摘要:企业倒闭、裁员、员工减薪等现象在疫情期间已经屡见不鲜,作为员工或求职者来说,提升技能、提高自我认知能不能曲线救国提高求职成功率?在线职业教育需求又是否呈现跃迁式的增长?

导语

“不是工作需要你,而是你需要工作。”这句话,放在平时可能会显得有些偏激,但疫情之下,却成为了人们的普遍共识。企业倒闭、裁员、员工减薪等现象在疫情期间已经屡见不鲜,作为员工或求职者来说,提升技能、提高自我认知能不能曲线救国提高求职成功率?在线职业教育需求又是否呈现跃迁式的增长?

裁员浪潮来袭,在线职业教育需求提升?

小宁,北漂3年多的山西女孩,之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事销售工作。3月初返回北京,22号隔离结束后,等待她的不是复工,而是被老板“劝退”。现在小宁已经回到山西老家,准备报一个成人自考班,提升完学历再回北京奋斗。和小宁有相同遭遇的人并不在少数。疫情下,企业倒闭,公司裁员,薪资打折或停发的事情屡见不鲜。据不完全统计,疫情发生后,多家知名大型企业进行了名为“组织结构优化”的裁员,其中包括新潮传媒、OYO酒店、途家、华夏幸福、大搜车、DaDa等,涉及房地产、二手车、旅游业、在线教育、广告传媒等多个领域。

这种裁员浪潮让人不禁联想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学慧网CEO高燕和鲸媒体分享到,“2008年金融危机给美国带来了一连串的失业,当时咨询、金融行业是裁员最严重的,我有一些朋友当时在美国金融公司工作,上午还正常地去上班,中午就抱着箱子回家了。而且2008年金融危机所产生的就业问题一直持续到2012年。”

这次疫情与2008年金融危机虽然都造成了整体经济的动荡,但就影响人群来看,此次疫情有很多不同之处。疫情之下,虽然全行业停工,但线下服务业受限于线下的消费场景,影响最大。同时,在几乎全行业受损的情况下大部分公司招聘收窄,没有工作经验且不知能否顺利毕业的应届毕业生们在求职过程中必定荆棘丛生。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表示,就业形势总体平稳,但就业压力仍然比较大,特别是后期随着经济下行的压力,重点群体比如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大学生的就业压力仍比较大。在2020年2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表示,今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预计今年上半年就业形势更加复杂严峻。

在日趋严峻的就业形势之下,如何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获得一份好的工作,是当代求职者关心的重中之重,那么职业教育是否会成为求职者突破求职屏障的救命符?

职业教育一般意义上分为两类,一种是学历型的,另一种是非学历型的。学历型的职业教育又分为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两类,学历型职业教育的学生都以获得文凭提高自身学历为目的,非学历型职业教育多以技能类学习为主,学生以学习后通过考试获得技能证书为目的,例如营养师证、证券从业资格证。

成年人使用互联网频率最高,但大部分由于工作的原因,学习时间相对碎片化,因此在线教育在职业培训领域的渗透难度最小,最易被普及。加上发证机构的考试通常多为全国性考试并没有区域性的差异,使得从事考证类培训的在线职业教育能通过标准化的教学内容和完善的前后端服务(考试报名、考前培训等)快速赢得市场。

学慧网自2014年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在线职业教育领域,打造了营养师、心理咨询师、人力资源管理师、教师资格证、学历自考培训等一系列培训项目。高燕表示,新冠疫情对在线教育的确会提高渗透率,但聚焦到职业教育赛道,并未看到爆发式的增长。

究其原因,高燕认为主要有两个影响因素。第一,职业教育的刚需性没有那么强,疫情期间会影响大家的就业和职业发展,但每个人从开始焦虑到最终展开行动之间,缺少一个环节:知道自己应该展开怎样的行动。这需要一段时间的思考,或长或短,但只有想清楚了焦虑才能变成需求。第二,职业教育机构受政策影响较大,发证机构推迟考试,培训就会被推迟。比如人力资源管理师的考试时间到现在依旧不明朗,许多学员会顺势推迟学习计划。需求递延加之内部员工也不能如期正常复工导致学慧网前3个月的收入情况未达到年前的增长预期,直到4月份业绩才有了明显的回暖。不过从长期来看,疫情带来的就业压力和一些行业的转型会逐渐加深人们对自我能力提升的认知,职业学习的需求增加也将是一个必然趋势。

“除了业绩回暖之外,最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学慧网的整体人效有了明显提升。”高燕说到,“在2019年之前我们每年的业务都呈倍数增长,为此我们也招了更多的人。但人员规模的扩大却未必能带来同比的业绩增长,于是我们一直在思考是否首先能够在产出和人员规模之间保持一个线性的增长关系,比如公司招2倍的员工能带来2倍的收入和2倍的利润?更好的结果当然是能不能增加更少的人而带来更多的业绩增长?去年底做2020年的战略规划时,核心管理层已经统一了思路,必须在全面提高企业人效的基础上实现健康增长。”高燕告诉鲸媒体。

为了达到理想的人效目标,学慧网在人员规模不断扩大的前提下,从工具层面、管理层面为员工赋能。从工具层面来说,为员工提供更专业的、有效率的工具,例如:在相同的单位时间内增加销售与客户的沟通次数,进而提高沟通效率;从管理层面来说,做更加清晰的目标管理,给予每个员工更多个性化的关注,更有效地对员工进行培训,提升服务客户的能力。“从过去这几个月的数据表现来看,我认为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对的。”高燕和鲸媒体说到。

在高燕看来,一家在线教育机构能否走得长远与商业模式息息相关。“一家教育机构不应该为了上市而上市。融资不是目的,资本只是企业发展的助力,实现健康的增长才是企业长久发展的根本。”高燕说到。

而这种健康的增长,高燕认为从经营面来讲,需要建立在理想的平均人效之上,而从业务本质上来讲一定是以学员的学习结果为目的。“疫情虽然对学慧网的业务有一定的冲击,但也给了我们时间把组织基础打牢固,为学慧网实现健康的增长留足空间。”

在线职业教育机构必将从“考证”转向赋能

在线职业教育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的同时,每个人自我提升的意识也发生着跃迁式的变化,包括提升学历、培养爱好、学习健身知识、提升技能等各个方面,这必然推动教育机构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本身也要发生变化。国家政策决定从2020年1月起,要用一年时间分步有序将其他水平评价类技能人员职业资格全部退出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不再由政府或其授权的单位认定发证。与此同时,推行职业技能等级制度,制定发布国家职业标准或评价规范,由相关社会组织或用人单位按标准依规范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评价、颁发证书。这预示着职业技能等级评价和证书颁发会开放给越来越多的第三方的社会机构和企业来完成,而当政府的背书从这些证书上离开,学员对于证书背后的“真材实料”、对于考取一个证书之后是否真的能够赋能于自身的职业发展必将报以更高的期待。学慧网的业务数据显示,疫情期间一些非证书类的职业培训需求开始增加,比如大家都隔离在家的时候,催生了在家做饭营养膳食的需求;部分一线人员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出现了心理咨询辅导的需求。因此,学慧网研发了营养和心理等方面的微课和短课。

高燕进一步举例说,随着企业复工,每个企业最先忙碌起来的就是人事行政部门,他们除了需要研究防疫、企业如何复工等政策之外,需要安排好所有员工的上班时间以及对即将复工的员工进行心理疏导等等,对于一些经验不够丰富的人事行政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针对这种情况,学慧网开设了相关的短课,帮助有需要的HR们快速完成复工前准备。“如果学员在学完6-8个课时的短课之后,能够真正用到工作中、生活中,我想我们的目标就达到了”高燕表示。

学慧网成立的初心是让学员收获的不止是一本证书。高燕表示“证书受政策影响太重,一旦证书停发了,我们这部分业务就无法进行,这对于我们来说风险是比较大的。而对于职业教育来说,考证也不是目的,目的是学生能力的真正提高。回归教育的根本,打造赋能型职业教育,是学慧网未来的发展目标和战略。作为一家职业教育机构,我们希望回归到教育的本质,能够真正为职业人士在漫长的职业发展历程中,一路保驾护航和持续赋能。”

赋能型职业教育与当前的职业教育有着怎样的本质区别?高燕认为,赋能型职业教育更关注的是学员的能力获得以及职业成功,学员在学习完一系列课程之后能够运用到生活、工作中,助力到他们的职业发展,是以内容和教学结果为目的而不是主要以取得证书为目的。“虽然转型不易,但我们整个管理团队都相信,这个方向是对的,我们会不断为这个目标而努力。”高燕表示。

学慧网在回访时发现,疫情之下,学员的焦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担心自己免疫力低下感染上新冠肺炎;另一方面是职业方面的焦虑,担心自己会失业,失业之后又能干什么,该不该转型,如果转又应该转到哪方面。针对身体方面的焦虑,就如前面所说,学慧网打造了一系列微课来对学员进行心理疏导、传播防疫知识。

针对职业方面的焦虑,学慧网正式成立“学慧职业发展研究院”,并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周文霞教授作为荣誉院长,希望通过典型案例,剖析职业人士在职场上遇到的难题与困惑,给与专业意见。同时,职业发展研究院也计划定期能推出一些专业的分析报告,帮助更多的职业人士直面职业发展的问题和困惑同时探索自己的解决方案。

成立“学慧职业发展研究院”是学慧网布局赋能型在线职业教育的重要策略,高燕表示:“我们成立‘学慧职业发展研究院’,也是希望能让市场和学员慢慢接受赋能型职业教育的价值所在。”在OMO概念风靡一时的情况下,学慧网并没有盲目去追随一个概念。高燕表示,“其实模式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们在各地都有线下的学员服务中心,如果研究院发展得比较好,我们也希望通过线下的学员服务中心来实现对学员更加个性化的帮助。”

在线职业教育未来会驶向何方?

高燕表示,在线职业教育机构和所有在线教育机构面临的难题一样,就是如何保证公司实现持续的健康增长。对于在线职业教育来说,客户基本都是一次性的,目前以考证为主的职业教育产品同质化相对严重。拿到销售leads容易但用户的转化和服务却并不简单。随着用户量的增长,销售规模的不断扩大,如何保证服务的质量和提高公司的人效,如何实现持续的健康增长是对机构的重大考验。《中国在线职业教育市场发展报告》中提到,职业教育目前存在的缺陷大致包括三点,一是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体系的相对定位不合理;二是有终身化的职业教育概念,缺乏实现终身化教育的体系;三是职业教育在授课方式、课程内容等方面的局限性仍然比较大,导致课程体系的迭代不够迅速,适用的人群不够广泛。这可能是职业教育所面临的共同难题。

在学慧网赋能型教育机构转型能否弥补目前职业教育的短板,为学生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终身化、体系化的职业教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赋能型的教育从对学员能力的提高上必然强于以“考证”为目的的职业培训。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短期内要实现这样的转变很难,学员对职业教育的需求是找到好工作,而“考证”和就业直接挂钩,能让职业培训形成以考证为目的的闭环。但赋能型教育带来的能力提高从短期来看很难被验证,它带来的好处是长期的,市场和学生对它的接受将会有一定的门槛,不可能一蹴而就。

随着中国进入经济升级转型的关键期,新的产业、新的职业大量涌现,而原有行业也在面临业务转型的迫切需要。新旧交替之际,对劳动者能力的转换、晋升提出了新的要求,相应地,当这种变化成为常态,则预示着终身学习的时代真正来临。如何在经济转型期更好地帮助职业人士获得新的职业能力,同时帮助不同行业培养符合需求的新型职业人才,为国家和社会的持续发展提供人才支持则成为企业需要更加严肃面对的课题。

高燕认为未来的在线职业教育机构应该是回归教育的本质,真正赋能于学员的生活和工作。课程可以是标准化的,但服务一定是个性化的,以赋能型教育为出发点之后,从内容和服务形式上看,一定是趋向个性化的,尽力让每一位学员都能实现自己在职业上的最好的可能性。从机构方面来看,随着课程内容越来越同质化,人们获取知识碎片化的习惯越来越牢固,提供个性化服务和指导将是各大机构争夺存量用户的重要方式;从学员方面来看,每个人的基本情况不同,同质化的课程难以满足学员在职业教育方面更高层次的需求。在人机互补、人机协作的模式下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方案是未来人工智能和在线职业教育融合的主要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