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玛丽华盛顿大学讲师杰西斯托梅尔打算这学期给他所有的学生评 A 。

导语

新冠疫情爆发使教学的“连续性”被打破,学校关闭,授课转移到线上。在这个特殊时期,教育工作者思考是否需要改变对学生传统的评分标准。是继续使用“ A/B/C ”的标准还是用“通过/未通过”的标准呢?

危机往往会给我们的词典增加新的词汇。对处在冠状病毒流行期的教育者们来说,新增的词汇就是“连续性”。它既是现阶段的战略也是不得不进行的选择,因为学校关了,授课转移到了线上。

“现阶段,追求“连续性”可能有点不切实际。或者说它违背了事情的轻重缓急。”数字学习研究员、玛丽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Mary Washington)高级讲师杰西斯托梅尔(Jesse Stommel)表示。

“我不希望保持‘连续性’”。杰西斯托梅尔(Jesse Stommel)说:“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够处理好自己的生活。”“我对课程的连贯性没有任何期望。早在病毒爆发的时候,我就放弃期望了。”

像斯托梅尔一样,一些教职员工和管理人员也在考虑,是否要放弃传统做法(至少暂时放弃),而非不惜一切代价地维护老方法。他们正在思考的就是传统的评分标准是否符合当下的实际情况。

截至 3 月 18 日,包括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和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在内的十几所大学改变了过去的评分标准“以应对冠状病毒危机带来的压力和混乱”。根据“危机时期备用评分标准”,这些学校允许学生以学分为判定成绩的标准改为以“通过/未通过”或“满意/不满意”为判定标准。这份新标准由俄克拉荷马大学(the University of Oklahoma)的线上讲师劳拉·吉布斯(Laura Gibbs)编纂。

正如史密斯学院所说,这些措施旨在“适应当前特殊时期的环境特征”。

“我们改变了授课模式,我们必然也应该改变对学生分数的预期和评估标准。”该学院在其 COVID-19 应对指南中写道:“我们不能要求教师和学生在陌生的新教学环境中拿高分。”

斯托梅尔支持这样的改变。《混合教学法》(Hybrid educational )杂志的执行董事兼创始人花了 20 年的时间研究和试验可代替传统评估学生方法的标准。他的结论是:即使在理想的情况下,教师给出 A、B 和 C 是弊大于利的。例如,研究表明,分数会挫伤学生的内在动力,使他们更关心自己如何被衡量,而不在意他们的学习内容。

斯托梅尔担心,在危机期间,坚持使用传统评分方法可能会向那些正在努力应对危机的学生传递错误信息。他指出,无论如何,这个特殊学期用考试成绩可能无法准确地衡量学生的学习状况,而应该评估其他变量,比如学生在压力下的表现如何,或者他们是否碰巧拥有合适的技术工具。

“在这一时刻,学校如何处理评分问题几乎成了它们如何处理各种其他问题的风向标。”斯托梅尔说:“我们需要互相沟通、给对方反馈、问对方的感受。而分数对这些对话产生的阻碍大于帮助。”

申请“通过/不通过”评估标准

3 月 18 日,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高级学术顾问大卫·M·佩里(David M. Perry)在 CNN 发表的一篇观点文章中指出:放弃打分而采用“通过/不通过”的评估方法可以鼓励学生在不担心会拉低 GPA 的情况下去尝试和提高自己。他认为,对师生来说,新打分方法在这个“实验性”学期或许特别有用。

佩里顾问写道:“无论如何,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总会搞砸很多事情。这段时间,每个人都应该转换成“通过/不通过”的评分标准,尽可能地宽松一些,同时认可我们在做的工作;我们还应该保持联系,努力记住正常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这一观点。一些教育工作者质疑,如果没有分数,学生还能保持积极性吗?为了学生的教育和保留机构教育认证的资格,学校还能保持学术的严谨性么?

此外,并不是每个大学都有废除分数的自由。精英院校不太能受到这种政策变化的太多影响,但如果四年制大学不接受这些课程的学分转换,那么社区学院允许学生采用“及格/不及格”学分的做法反而帮了倒忙。

“高校的教育系统有很多不同的组成部分”斯托梅尔说。“每个部分都需要基于人道主义来做出决定。”

至于学生们想要什么,一群人表示沮丧,因为“通过/不通过”的评分方法可能会让他们失去因努力学习而得到的肯定。但来自全国各地的另一群人正在向他们的学校请愿,要求允许采用这种评估方法,目的是不耽误学生为了满足专业和学位要求而开展的活动进度。毕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的学生们在一份请愿书中指出,冠状病毒的传播已经使取得好成绩变得“极其艰难”。

一些教育工作者建议,让学生自己决定这学期是否采用“通过/不通过”的评估方法。斯托梅尔说,他通常倾向于给学生选择的机会,但他不确定所有的学生都会选择不同于传统评分标准的“通过/不通过”。

因此,他向学校提出改用“通过/不记录”标准。他已经告诉他的学生,他会找到方法让所有学生在这个学期都能获得好成绩,同时还会有尽可能大的灵活性和犯错空间。

如果学校不采纳他的主张,斯托梅尔有一个备用计划,他说:“我打算给我所有的学生评 A 。”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RebeccaKoenig

编译: 鲸媒体阿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