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以电商入局的阿里巴巴,对教育是漫不经心,还是暗暗发力?

导语

疫情下,阿里巴巴顺势入局,前有钉钉,后有「帮帮答」。从前些年的「漫不经心」,到如今的加速布局,阿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改变?

BAT 布局在线教育,钉钉异军突起

早在 2012 年,BAT 就开启了抢占在线教育赛道的「副本」。

(百度教育战略时间线)

在更早的 2009 年,百度先于其他两家进入教育市场。2009 年 11 月 12 日百度推出百度文库平台,第二年的 7 月 8 日,百度文库手机版上线。随后百度继续推出百度知道、百度百科,并在 2015 年 12 月 3 日,成立百度教育事业部,主要业务线包括:百度文库、百度阅读、百度传课。其中,百度传课成为核心业务线。

从 2014 年以来百度在教育方面的投资可谓是一路高歌猛进,先后投资了智课教育、沪江网、万学教育、作业盒子等机构。

但 2017 年 1 月,百度开始转向 AI,所有资源开始向人工智能倾斜。2019 年  5 月 13 日,百度正式对外宣布,归属于百度新兴业务事业群的百度教育事业部已被撤销,百度智慧课堂业务被划分至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百度文库、百度阅读则由百度内容生态部门接管。至此,百度自己重金打造的教育事业部分崩离析,自研教育产品告一段落。

腾讯在 2014 年正式开始布局在线教育,现已搭建出腾讯教育、腾讯教育云、智慧校园、智慧幼儿园、腾讯微校、腾讯新工科、腾讯课堂、企鹅辅导、腾讯英语君九条业务线。腾讯对教育的投资也不甘落后,2020 年初始,腾讯便向两家企业投去橄榄枝,最新的 Doubtnut 和 VIPKID 新孵化的大米网校先后获得了腾讯的 A 轮融资。

(数据来源:IT桔子)

疫情之下,腾讯教育助力教育主管部门搭建了全域在线学习平台。同时,针对不同区域、不同人群的多样化、个性化需求,打造了一整套包括在线直播、在线点播、在线课堂互动、协同办公、教务教学管理在内的“全家桶”解决方案,供学校、师生和家长们自由选择。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腾讯教育将用最快的速度,最优的产品能力,为各地教育厅局、学校和师生的在线学习护航。

百度从内容转向技术,腾讯凭借社交流量求合作共生,阿里围绕电商平台交易布局,但细细地品,阿里的教育之路似乎走得更加「漫不经心」。

(阿里在线教育布局图)

2012 年阿里上线「淘宝同学」,聚合了线下教育、O2O 和在线教育视频直播功能。2014 年推出家校互动产品「阿里师生」,淘宝同学招生频道上线。2015 年阿里成立湖畔大学,将淘宝同学升级为淘宝教育并上线了「乡村云端课堂计划」,后淘宝教育还联合农村淘宝推出「淘宝小课堂」。从上线的产品来看,阿里更多是在把线下课程搬到线上,或者发展能赋能阿里系商家的教育培训内容和工具,缺少可独立变现的教育产品。这样看来,阿里巴巴,好像并没有像其他两家机构那样热衷于布局在线教育。

(数据来源:IT桔子)

从IT桔子的数据来看,阿里对在线教育产品的投资次数屈指可数,不论是自己独立开发产品还是对外投资,阿里一直表现的很“冷淡”。相比而言,阿里对于在线教育并不像其他两巨头那样热情,投资在线教育机构跟阿里云在教育领域的涉足是阿里布局教育的主要方式。

2018 年阿里巴巴的阿里云占据国内云计算 50% 以上市场的优势,在阿里云上构建 IT 基础设施的在线教育公司超过一万多家,阿里云占据了国内教育云服务 85% 的份额。

反观今年,阿里在教育上的动作似乎和前些年大相庭径。疫情之下,钉钉的反应十分迅速,在线教育和在线办公双管齐下,阿里凭借钉钉异军突起,全国有  30 多个省份的 300 多个城市的教育局和学校选择钉钉平台开展直播教学工作,预计覆盖全国 5000 万学生。

10 月 15 日,在多鲸资本主办的“新教育、新风向| ECS2019 教育资本年会”上,阿里巴巴钉钉教育行业负责人卢涛表示,钉钉进入教育行业是数字化经济时代社会变迁的结果。

而多鲸资本葛文伟也曾表示,教育行业重视三个数据:90、90、00——90 后家长、90 后员工、00 后孩子。这三个数字未来将带领社会经济从传统经济转向数字化经济变迁。

阿里巴巴的时机到了。

「钉钉:跨过山和大海」

可以说,钉钉此前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成为阿里切入在线教育的入口。钉钉是阿里巴巴专为企业打造的免费沟通和协同办公的多端平台,支持 PC 端,Web 端和手机端。根据注册数据显示,钉钉的用户基本是企业高管、白领,疫情期间,钉钉支持了 2 亿上班族远程云办公。

企业管理者和钉钉的相遇,可谓是相见恨晚。员工有多恨钉钉,老板就有多爱钉钉。

为什么钉钉可以直接用于在线教育?因为学校和企业内部的管理逻辑相差无二。管理者需要一款工具来实现企业内部统筹、监督、协调的需求,老师作为管理者,可以在钉钉上实时关注学生的学习动态,可以随时直播召开家长会,作业也可以随时发布。

刘同学,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和我们抱怨:「每天早晨7点半到8点之间必须准时打卡签到,早一秒不算,晚一秒挨骂,我太难了。每天看的眼睛酸,还要发各种视频作业。要不是不能打零星,谁还会给钉钉打一星啊?」

截至 3 月 16 日,钉钉在 AppStore 的综合评分为 2.5 分,我们发现,给钉钉打一星的和五星的人占大部分,钉钉的评价出现两极化现象,可谓是“爱也钉钉,恨也钉钉,你我本无缘,全凭钉相见啊!”

面对被打一星的惨况,钉钉没有“一蹶不振”,反而开始在各个平台上“卖惨”,钉钉官方在 B 站上传的标题为「钉钉本钉,在线求饶」的视频,点击量达到 2130 多万,自黑的方式,也让钉钉“绝处逢生”在学生群体里获得一丝喘气的机会。

3 月 10 日,「钉钉崩了」上了热搜,在线网友一片欢呼(大多是中小学生),钉钉官微也自嘲到:「扛到了最后,没有想到还是摔了一跤。」可惜,一个小时后,钉钉再次复活。

钉钉有阿里云作支撑,一般情况下想崩也难。据说第一周当钉钉的工程师首次把资源需求提给阿里云的时候,阿里云的同事以为钉钉是在吹牛。看来,不是钉钉不行,是阿里云错估了全国老师的使用热情!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钉钉作为在线教育的一种工具,已经逐渐被大众所认知。钉钉数据显示,至今为止,钉钉支持了全国超 30 个省份 300 多个城市的大中小学开课,覆盖超过 60 万老师、5000 万学生。

报道显示,2 月 5 日,钉钉首次超过微信,跃居苹果 AppStore 排行榜第一。钉钉还登顶七麦数据发布的 2020 年 2 月移动应用增长榜全平台榜首。

钉钉也成功打入日本的中小学生家庭,随着日本疫情急转直下,3 月 2 日,日本也宣布停课。为了控制疫情,日本的学校开始开设钉钉的在线课程。

在因疫情影响学校关闭期间,3 月 14 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家长、老师和学校推荐推荐了一份线上上课应用程序和平台清单,其中钉钉为首选视频会议、教学直播和团队协同通讯平台。上榜的软件被联合国科教科文组织认为有比较广的人群触达,用户群强大,有影响力,大部分免费,支持多种语言。

看来,钉钉很有可能会跨过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进入全世界中小学生的生活。

「没有交易就搞不活教育」

不过,相比于其他巨头,阿里的在线教育版图数来数去旗下只有一个阿里教育,延续的也是阿里的电商基因:通过秒杀等促销方式推销课程。淘宝教育总监房卉林曾说过,「没有交易就搞不活教育」

作为电商平台起家的阿里巴巴,就像其一直以来高呼的公司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一样,阿里,确实也是一直在这么做。

比如阿里旗下产品淘宝网、天猫、聚划算、全球速卖通、阿里巴巴国际交易市场、1688(前称「阿里巴巴中国交易市场」)、阿里妈妈、阿里云计算、阿里云、支付宝、菜鸟网络。

又比如阿里这些年投资和收购的企业,2018 年 5 月 10 日,阿里巴巴已经与百度签署正式协议,百度香港持有的饿了么股权转让给阿里巴巴,总金额为  4.88 亿美元。2018 年 5 月 30 日,菜鸟网络和中通快递宣布达成战略投资协议,阿里巴巴、菜鸟等向中通快递投资 13.8 亿美元,持股约 10%。2018  年 6 月 4 日,宝宝树宣布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资本战略合作,获得阿里巴巴新一轮融资。2018 年 8 月 2 日,星巴克咖啡公司与阿里巴巴集团在上海宣布达成新零售全面战略合作。

我们可以看出,不论是自己开发产品还是投资收购,阿里一直都是在围绕自己核心的电商平台交易来布局,有的是为电商平台导流,有的是为电商平台的企业做生态服务。

钉钉也发挥了同样的作用。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钉钉用户数突破两亿,企业组织数突破 1000 万家。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拿这个数据和淘宝对比:「这是什么概念呢?就像淘宝帮助一千万个品牌实现电子化一样,钉钉这个平台,也在帮助一千万个企业实现组织的在线化和移动化。我认为这两件事情的意义是一样大的。」

钉钉的意外出圈,阿里并没有止步于此,近日,趁热打铁继续推出产品。

据 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消息,阿里近日推出了一款名为「帮帮答」的产品,针对中小学生课业问题的付费问答平台。这是除钉钉推出的在线教育功能之外,阿里在入局在线教育领域后,首次推出的独立产品。

「帮帮答」可以通过在线付费,获得课程辅导。支持以拍照、语音、视频等方式,对不懂的题目进行快速讲解。遇到不会的题目,可以通过 App 发布悬赏,让更专业的老师进行在线教导。

目前「帮帮答」仍然处于测试阶段,未来功能是否改动需要一起期待。但从目前「帮帮答」的功能来看,从钉钉的直播上课、打卡、监督到「帮帮答」的题目讲解,「帮帮答」极有可能是阿里形成整个在线教育闭环的关键一环

可是,阿里巴巴又什么时候刻意的去布局过哪个行业呢?阿里云、支付宝、钉钉,可能都一样,只是增加了阿里获得流量的一种可能、一个渠道、一种工具罢了,殊途同归,可能最终还是服务于阿里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