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病毒把我们隔离,信任和爱却让我们仅仅紧密联系在一起。

导语

新冠肺炎突如其来,教育行业大受冲击。尤其武汉本地的一线教培机构,封城之下,面临停课、退费、成本压力、线上转型等重重难题。鲸媒体专访一系列武汉本地教培机构,以期在寒冬之中,互通有无,共克时艰!

以下为鲸媒体对武汉一线教培机构的采访实录(经删减整理):

武汉绿鹦美术创始人黄海琳:

作为美术老师,用绘画安抚孩子和家长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1 月 18 日我从南京出差回到武汉,知道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庆幸地是,今年过年早,绿鹦美术三家线下直营店早在 18 号之前就放假了。接下来几天,武汉和周边地区相继宣布实施交通管制,市民居家隔离。

「封城」之下,不少家长反映孩子在家很无聊,没事做,会哭,会闹。武汉的民间机构一直在尽己所能,有的捐赠物资,有的自觉接送护士上下班。绿鹦美术作为绘画辅导机构,在特殊时期,用绘画来安抚孩子和家长的焦躁不安是我们最好的选择。时间紧迫,我立刻跟同事们开视频会议讨论具体方案。

第一次将线下美术课程转移到线上平台,遇到了不少难题。有的孩子放假在农村,爷爷奶奶带,老人不会操作直播平台,所以我们选择微信建群,把身边的学生、家长拉进群,在群里做「每日一课」的主题免费公益课,通过「视频讲解+课后点评」的方式,跟孩子们互动。

「每日一课」在线教学,除了要求老师 PPT 备课外,还增加了拍摄、剪辑的工作;过去在线下,点评可以当堂完成,现在孩子在家,画画完成时间不一样,老师们需要全天关注微信群消息。有时凌晨一点,家长在群里发孩子的作品或者咨询,老师也耐心点评或解答。

虽然工作量大大增加,但最让我感动的是,每位老师都不辞辛苦,积极准备更优质、更有吸引力的授课内容。家长和孩子也很喜欢我们的「每日一课」。孩子们对老师有种天生的崇拜感,老师们又亲切,所以每期课程效果都很好。我的朋友 Earth 24H 的创始人王子豪听说之后也加入进来,分享科普知识。甚至非洲、法国、德国以及塞尔维亚的朋友得知中国疫情消息,也来「每日一课」进行文化交流。病毒把我们隔离,信任和爱却让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

(图来自绿鹦美术)

但七天一周期的「每日一课」并不是系统课程,美术需要人和物的接触,随着时间推移,孩子们的热情会散去。更棘手的是,我和老师们都在老家,画材有限,估计只能维持三个周期,而有些孩子家里已经没有画纸了。我们还要承担房租压力,疫情持续时间越长,亏损越大。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也有些束手无策。

不过至少眼下,「每日一课」效果很好,只要有条件,一定会坚持做下去。我和家长们都期待疫情早日结束,孩子们能回到教室,正常地学习,快乐地画画。

智北辰教育总经理吴凡:

武汉是我们的家,现在她病了,需要我们一起照顾她

智北辰教育做公务员遴选,一开始团队只有 3 个人,后来极速扩容到 300 多个人,一直是「线上全域辅导」和「线下实感教学」的双「点」双「线」策略。在武汉,大概 1 月中旬多多少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不过那个时候没引起重视,直到 1 月 20 日疫情范围扩大了,愈演愈烈,于是我们当天就提前放假了。

2003 年非典期间,我还在上小学,疫情远在北京,感受不是很深。这一次疫情就在身边,铺天盖地全是消息,政府也启动封城、封市、封县、封乡、封村等严厉措施。我跟家人 1 月 21 日返乡,武汉 1 月 23 日封城。直到封城,我们才意识到事态比想象中严重得多。作为武汉返乡人员,我们第一时间向村委会汇报情况,春节期间自我居家隔离,取消了一切走亲访友的安排。村委会和旅游局驻村人员也多次给我们打电话、发微信和上门检查,用各种形式确认我们的健康状况。

这次疫情对武汉的绝大多数创业者来说,都是一次难关,特别是对线下场景要求比较高的传统教育行业,冲击很大。所幸智北辰是「线上全域辅导」和「线下实感教学」两条腿走路,除了线下所有班次延迟开班,很多工作还可以线上开展。我们的模式是产品在线化、服务在线化、业务在线化,现在困难的是管理在线化和办公在线化,没经验,只能摸索前进。1 月 31 日,公司启动了全面的在线办公、在线打卡、在线汇报工作。目前来看,市场销售工作受影响较大。一方面,我们部分客户是基层公务员,特殊时期,多在一线战斗,没充足时间学习;另一方面,大家的注意力大多放在疫情上,不太能静下心来。

不管是学生、家长还是老师,即使封锁状况下,都没有闲下来。疫情总有控制下来的那天,该学还要学。家长们趁着这段时间陪孩子线上学习,反而能对孩子的学习情况有更直观的了解。孩子们对线上学习场景也没有多抗拒。我知道的几个教育行业的从业者,原来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的,现在继续加大线上投入力度。原来没有线上教学的,也开始重视起来,逐步摸索适合自己的线上教育模式。逆境前行,才能生存。

智北辰教育作为武汉本地的教育机构,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款了 10 万。捐款只是作为一个企业尽了点绵薄之力。我知道武汉缺的不是资金,而是物资。但我没有更多渠道搞到物资,只能尽点心意。武汉是我们的家,现在她病了,需要我们一起照顾她。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只能默默守护,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坚守武汉,居家办公,团队合作,加强防控,不给国家添乱。

武汉翼秀星创始人李博:

身体素质是我们真正抵抗疫情的关键

2019 年 12 月,华南海鲜市场还没封的时候,通过同济医院的一个朋友,我知道了新冠肺炎这个病。但因为之后没再收到疫情严重的消息,我也只是提醒家人出门戴个口罩。等到 1 月 23 日政府大面积干预的时候,我们武汉本地 4 家做舞蹈培训的直营店都已经放假了。

我平时工作忙,没时间陪家人孩子,现在居家隔离,提前感受退休生活,也挺好的。但我作为公司的法人,和所有企业经营者一样,在资金和运营上面临着很大的压力,预估至少要经历两个月只出不进的纯断粮状态。即使当下有免房租水电的政策,但是两个月之后,高额的工资成本、房租水电等硬性成本还是会让不少现金流短缺的中小型企业面临关门的风险。

这次疫情可以说是提前了教育行业的大洗牌,有实力的机构会活下来,而那些小机构、没有战略布局的、财务模型本来就不太健康的会被迫退出。翼秀星工厂的运气很好,我们舞蹈培训体系中包含了体适能的训练,线上布局得早,这次机缘巧合正好用上了。同时我也在动员更多老师,不仅要做线上课程,也要在教学群里进行互动和基本功训练,鼓励每个孩子或家长在家锻炼。因为要真正抵抗疫情,身体素质还是最重要的。然后我们本来就是武汉市体育局下属武汉市体适能协会的培训研发基地,今年疫情爆发之后,教委更重视学生的身体素质了,所以我们年后会更深入地跟各大学校进行培训合作及教务开发。

目前最大危机就是会员对教育机构的信任危机。即使疫情结束,家长也会有一个身体和心理的安抚过渡期。在这个期间,除了必须要学的刚需课程,家长会尽量避免孩子与外界多接触。我们能做的,就是强调提高身体素质的重要性,给予家长和孩子正确、科学、有效的训练方法,做一些正向的内容话术,发起并引导大家参与线上活动,增强用户粘性。线上课程是不可或缺的,但不能指望现阶段或者以后纯靠线上课程变现,不过线上课程一定是很好的辅助工具,就算以后步入了正常生活,也会起到很大的训练辅助作用。

艾曼国际少儿英语创始人Amanda:

转型线上,特殊时期的唯一选择

艾曼国际少儿英语在武汉有三家线下直营店和一家大脑地图线下加盟店。武汉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和「封城」,给公司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我们员工中有 80% 非湖北省人,他们有的在封城前离开了武汉,有的被滞留。后来教育部发布通知严禁提前开学,我们判断这可能是个长期「战役」,春节后员工不可能线下复工了。面对不确定的将来,公司不得不做出选择,要么停课,要么转型线上。

如果要做线上,艾曼英语作为线下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没有任何互联网基因,怎么做?用什么平台做?教师没有经验,课程要推倒重来。

如果不做线上,选择停课,停多久?目前许多大型在线教育机构已经开始赠课引流,如果我们反应速度不够快,家长极有可能直接选择退费。如果掀起退费潮,对我们来说无疑雪上加霜。此外,我们的员工居家隔离,停课会让他们失去薪资、失去工作、失去生活保障,公司会从内部瓦解,面临垮台风险。如果内部难以稳定,如何让员工去安抚家长和孩子?

经过慎重考虑,我们选择先把课程搬到线上,转型线上,放手一搏。至少可以让孩子继续上课,让家长看到我们有所行动,让员工居家隔离期间有事可做,不用担心停薪失业。

大年初一到初三,我和团队开始了解线上教育平台,考虑如何做线上以及确定大致方向;初五到初七,公司中层以上团队开始线上办公,期间初六召开中层以上管理团队会议,正式向所有员工通知工资、绩效和奖金正常发放,给他们信心和宽慰,同时明确线上开课事宜,以及接下来的分工协作和具体实施方案;初八召开全体员工大会,把制定好的政策宣传下去;初八以后我们陆续展开线上课程调试和老师试课、磨课、录课培训,同时逐渐建立各部门线上协作沟通机制;现在老师们已经进入线上教学状态,每节课都会经过教学主管和全员审核。尽管我们是第一次做线上课程,但也一定要保证质量,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做到最好。目前大脑课堂在线课程已经开课,艾曼英语在线课程也会在 2 月 12 号上线。

转型线上是我们在新冠肺炎特殊时期的唯一选择。在场地成本、人员开支等所有成本都没有降低的情况下,公司面临着巨大压力。目前计划能坚持 6 - 7 个月,希望在这期间线上转型能有所突破。如果再往后情况没有大的转机,就很难再撑下去了。现在我身边行业内的朋友大部分心态都不太好,不仅是武汉,湖北及全国的教培机构都受到很大影响。艾曼英语作为中小企业,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就算没有线上基因也要立刻行动起来探索线上教学,力求在这次危机中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