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教育产业正迈入“黄金时代”,无论从整体行业规模还是市场活跃度来看,皆处于扩张阶段。

中国教育产业正迈入“黄金时代”,无论从整体行业规模还是市场活跃度来看,皆处于扩张阶段。2015年,中国教育产业的总体规模为1.6万亿元,我们预期至2020年,这个数字将增长至近3万亿元,并实现12.7%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特别是培训领域,包括早教、K12培训以及职业培训,都将成为未来的主力增长点。

图1:中国教育产业市场规模

1

 

总体来说,四大宏观因素正在推动着中国教育产业站在“风口”上:

政策利好:

政府对教育领域整体投入增加,民办教育相关法律及配套政策修改提速,有望迎来产业化发展。从不同教育阶段来看,相应政策为细分行业勾勒了未来的发展趋势:学前教育在政策引导下积极发展,《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了至2020年的普惠学前教育发展目标;K12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推动了信息化加速,且义务教育入学政策促进优质资源公平分配;高等学历教育阶段则是围绕“提升就业”和“规范独立学院”展开;而职业教育受益于相应发展计划和“一带一路”战略,未来“集团化办学”、“民间资本办学”以及“走出去”将成为发展趋势。

资本涌入:

社会资本注入总金额与频率均高速上升,2015年教育领域的投资总金额为2014年的两倍多,并购总金额同比增长165%,上市挂牌总案例数同比增长76%,随着政策放宽,预期将有更多资本涌入。

跨界频繁:

业外企业跨界教育已成常态,竞争日趋激烈。入场者包括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大型房地产公司以及寻求转型的非教育类型上市公司。它们跨界动力来源多样化:互联网公司寻求纵深开发的细分领域,以完善自己生态布局;地产公司深度涉足教育地产领域,以谋求业务间协同作用实现整体利润增长;而寻求新型增长点,也是其它业外企业跨界教育的动力来源。

科技创新:

在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大环境之下,在线教育影响力渐长,概念热度超过传统教育。除了与传统教育结合之外,在线教育利用技术细分化与订制化,还将创造更多应用场景,多元化可行的商业模式。

在上述四大因素驱动之下,中国教育市场正在经历着六大变革:

趋势1—-资本驱动教育行业高速发展:

投资、并购以及上市这“三驾马车”将不断推动教育行业的高速发展。投资为行业发展注入活力,并由K12、垂直平台、早教以及职业教育领航;并购则是改变教育行业生态的推手,同业与跨界并购齐头并进,打通行业价值链,实现产业链闭环,追逐新商业模式与转型机遇;上市则推动行业加速向前,随着政策开放和产业整合,新三板市场也将保持增长态势。

近三年教育行业内的投资案例和单笔交易规模均呈现出跨越式增长态势。2015年,投资案例数量达到270例,相比2014年的190例增幅达到42%,而投资总金额达到159亿元人民币,相比2014年的61亿元更是增长至两倍多。

2
3
11

趋势2—-在线教育及个性化差异化是关键:

经过几年的发展,在线教育公司认识到仅仅提供类似中介性质的平台或一些教育资源整合的在线产品是远远不够的,深刻理解用户需求,提供相应的内容、完善的产品和服务是价值链的核心。在盈利模式探索上,在线教育未来将尝试在线增值服务、平台佣金、网络广告和软件包月等不同的收费模式组合,精准定位,提供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以提升竞争力。

4

 

趋势3—-O2O经历资本追捧后需要回归理性:

国内教育企业在互联网化的进程中目前普遍处于初期探索阶段。虽然O2O家教类平台和题库类的产品在教育互联网化进程中均有突出的表现,各自在线产品的设计理念也被市场认可,但仍然缺少纵深的挖掘。教育O2O发展需要向专业化,场景化和生态化突围。

5

趋势4—-政策改革将带动教育产业化与多样化:

“分类管理”改革通过对非营利性教育与营利性教育的清晰界定,落实了财政、土地、税收、收费、招生等方面的差异化扶持政策。从而吸引以企业资金、慈善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资本涌入教育行业,并同时带来了行业内部管理模式的改革,以及对外合作的增加。早教、职业教育、国际学校等可能更会偏向营利性,凭借企业战略上的灵活性,以市场化方式吸引资金,实现多样化发展。

6

趋势5—-多元模式助力外资渗透中国教育市场:

外资教育机构目前已经在学前教育、语言培训、国际学校以及高等在线教育市场进行积极的布局。截至2015年底,中国的1.3万家早教机构中,外资投资占比18%;K12教育方面,据新学说统计,中国已有597所国际学校,是世界上拥有国际学校数量最多的国家;高等教育方面,75%的本科院校具有国外教学资源,超过70%的一本院校拥有国际化办学项目;职业教育方面,中外合作的项目也在逐渐增多。未来随着中国教育产业的发展,外资进入教育市场的机会将逐步增加。

7

 

8

 

9

趋势6—-中国教育未来如何“走出去”仍需探索:

中国教育行业“进出口”差距甚大,“输入”模式较为成熟,“输出”模式仍待探索:在学前教育阶段,鉴于国内相关内容同质化严重且竞争激烈,国际化输出或成为中国在线早教公司发展的出路之一;在K12教育阶段,大型K12课外辅导机构已将国际化作为重点发展战略,未来可期待有更多布局;在职业教育阶段,因为授课标准不同等原因,目前输出几乎为零,但是受“一带一路”政策的激励,职业教育出口仍有机会。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