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教育机构的掌舵者们在面对寒冬的挑战下,会有怎样的感悟?

导语

不知不觉2019就这样过去,崭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2019可以说是及其寒冷的一年,资本寒冬,给各个领域都带来了或多或少的影响,教育行业也不例外,在资本市场回归理性和教育政策关卡更加严格时,许多教育机构的发展受到了严重的阻碍。

那么教育机构的掌舵者们在面对寒冬的挑战下,会有怎样的感悟,又会有怎样的改变与惊喜?接下来,跟随鲸媒体的步伐,来看看34家教育机构面对寒冬如何砥砺前行。

(以下内容按姓名拼音排序)

运动宝贝教育集团CEO 陈芸 

2019经济寒冬,有1.2万家教育培训机构倒下了,从早幼教从业者直观的感受是大量的友商活跃度明显下降,还出了一些措手不及的暴雷事件。

从我们运动宝贝集团本身业务看,投资人在加盟和课程授权的选择上,投资会更加理性且准备更充分,虽然决策会比以往更慎重,但这反而是我们品牌方希望看到的。

从个体中心看,家长们报名现在更加谨慎,除了距离和价位,家长愿意花更多时间对比多家品牌和课程,付款方式等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美术宝教育创始人兼CEO 甘凌

在2019年,我们每个人可以感受到的是市场大环境变差了,投资机构手里的钱变少了,对于投资项目的选择越来越趋于冷静和谨慎。

但是反观教育行业则是利好消息,从进入信息时代后的两次经济危机来看,全球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让客户有更强的危机意识,同时客户也有更多的时间通过这个时间点进行教育投资进行自我提升,对下一代进行教育投资等。

从美术宝今年的业绩情况也可以印证这一点,今年美术宝教育迎来了新一轮的高速增长,全年完成了超过7亿的营业收入,超过了年初制定的业绩目标。

学慧网CEO 高燕

我感受最深的,第一是很多的创业公司融资不易。资本在投资的时候,会非常注重投资标的健康度。一个企业保持一时的增长相对容易,但是保持持续的、稳定的健康增长是非常不易的。经济寒冬大家能看到,那些浑水摸鱼的、只是凑风口的企业,是不太容易拿到钱的。这是我们感觉到第一个方面,融资不易,拿钱不易。

另外一点,能看到国家在新一轮经济转型中,有些行业被看好,有些行业遇到了困难,不同行业之间的不对称性发展特别明显。很多企业即使是在健康增长的过程,也更加注重降本增效。降本增效非常考验一个企业的内功,这种内功不仅是做好在外攻城略地,而是能否以一个更有效率、效能的方式去做,这是对组织内部能力的深刻考验。

聚师网创始人兼COO 何玉龙

在寒冬中破冰前行。对于创业者来说,每一天都是在不断地“破冰”中生存与发展。过去一年的经济寒冬只是一个“缩影”,只有怀揣着勇气和希望,才能破茧而出。幸运的是,随着国家对智慧教育、职业教育的关注以及学习者的对学习需求的不断增加,在线职业教育迎来了“风口期”。聚师网作为一家深耕教师行业的在线职业教育公司,在浪潮中感受尤为深刻,科技创新辅助教育,深耕下沉市场等策略帮助我们在过去的一年“破冰”而出,但是创业之路注定铺满荆棘,作为创业者,不忘初心方能获得迎接挑战的勇气和魄力。

伴鱼创始人兼CEO 黄河 

产品能力、建模能力带来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了。

龙之门教育董事长兼CEO 黄向伟

感受最深的是工作即生活。因为每周7天都是忙碌,但年终结果离年初目标还是有一点距离。

开元股份董事长 江勇

2019年,经过战略转型,开元股份脱离了仪器业务,成为了真正“纯粹”的教育股,这对于企业是极大的利好,但同时也给予了教育模块更大的期望和伴随而来的压力。2019年经济寒冬,作为教育机构感受最深的是学员们对产品的多元化和适用性有了更严格的要求,如何做到“好就业,就业好”是每个机构面临的学员最迫切的需求。以开元股份属下、聚焦财经赛道17年的恒企教育为例,除了一些常规的考证项目外,适应“管理会计”的行业大趋势,特别推出了重点提升实操技能的“行业管理会计”系列课程,覆盖十大热门高薪主流行业,帮助财会人员获得知识和技能的“系统化升级”。此外,5G、AI等创新技术也给教育机构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开元股份聚焦“教育+科技”自主成功开发了“智适应系统”、“多模态系统”、“智答系统”等,有效提升学习的效率。

松鼠AI 1对1创始人 栗浩洋

在2018年上半年时,我已经预料到了经济寒冬。董事会定下7亿资金投入在线教育,预计2亿亏损。但公司在6月份尝试之后,发现投入回报率不成正比,就停止了投放,把战略改成"练内功",打赢教学质量。

在2019年初的时候,我们留了6亿的现金给到公司“过冬”。到今天,公司帐上的现金还够未来2年使用。

其次,2019年由于教学质量的提升、产品不断的优化和全国学校总数的扩张以及总部对每家学校的支持、服务质量的提升,第三季度全国在校学生人数,高付费的学生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13%。在寒冬里,大多数竞争对手的销售额都在下降,少数公司通过大量的市场投放销售额才能够增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在市场投放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学生人数却增长了513%,算是一个行业奇迹了。

我向来认为,在经济寒冬中奢侈品会受到一定的影响,非刚需产品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而真正质量够硬、性价比高的刚需的产品,会逆势增长。

寓乐湾CEO 刘斌立

无论是从融资事件的减少,或从线下门店的关店潮都能看出,经济寒冬之下的教育行业已经进入了一轮洗牌的阶段。不过在我看来对于行业来讲,这样的调整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市场回归理性,大家可以静下心来回归教育的本质,让更多真正踏实做教育的企业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

轻轻家教CEO 刘常科 

2019经济寒冬,教育行业好像格外的冷,经历了资本寒冬和政策管制的双重打击后,曾经喧嚣的教育资本市场变得冷静。大浪淘沙后,那些经历过时代艰辛和磨练的企业,那些为用户真正创造价值的教育机构将会继续进化,没有坚守价值理念的机构无论曾经多么辉煌,都会被淘汰。教育将重回原点,回归教育的本质。

而对于轻轻来说,会抓住这个“冬季”强身健体的时机,去踏实做好我们的教学服务、科技创新。过往的经验让我们深知,所谓教育行业的“风口”、“捷径”、“颠覆”可能都是过眼云烟,教育是一份长久的事业,需要时间的打磨,更需要有耐得住寂寞的定力,唯有持续为用户提供价值,这样的日积月累才会带来用户的信任、企业的发展。

学为贵教育集团创始人 刘洪波 

感受最深的是,英语培训行业第一次出现很多企业陷入经营困境。看似突如其来,其实是行业问题积累到一定阶段在某个临界点爆发,当然经济大环境以及行业变化是催化剂。

这对我们整个行业算是一个警钟,原来的粗放型模式,持续通过高额的市场营销费用来获客,没有核心竞争力,在经济寒冬下,它就会非常危险。

可以说2019年是教育行业,尤其是培训行业的转折点。众所周知,教育行业是刚需、是抗经济周期的。宏观经济好,行业好;宏观经济不好,人们投资会谨慎,会更多的对自身技能提升进行投资,所以培训行业也不受影响。所以,在2019年,教育培训领域都出现了运转困难,这更多的是一个行业发展到一个阶段,内部洗牌优化的信号,大家要对现有的商业模式进行重新思考,找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不是甩锅给宏观经济。

VIPKID创始人兼CEO 米雯娟

今年的感受我用一个词形容——“水落石出”。

刚过去的2019年,可以说是在线教育行业挤水分的一年,从六年前在线教育起步到爆发期的“水涨船高”,进入了“水落石出”。聚焦于效率,品质和服务,不仅是从业者,而是整个在线教育的生态环境都在进一步提升。作为这个行业被聚焦的企业,我们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用户价值上,光鲜的故事不重要了,而是如何将价值做到极致,在服务上实现品效共同提升。

爱乐奇创始人兼CEO 潘鹏凯博士

我觉得今年行业的关键词是“迷惑”。无论传统经济是互联网经济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教培行业也受到了影响。一方面国家颁布了各种新的政策和要求,另一方面有些机构还不具备应对变化的能力,其管理财务模型也会遇到很大的挑战。就像原来大家都在热带雨林里,突然温度降到了零度,这其中肯定有很多地方是不适应的。因此今年,我感觉大家都比较迷惑。

小步在家早教创始人兼CEO 彭琳琳 

今年的确看到了非常多的企业暴雷、跑路这样的新闻,各行各业都有。但是同时,我仍然认为教育市场是充满机遇与挑战的,我们看到用户并不会因为经济寒冬而减少对教育的重视。对于企业来说,认真打磨产品、服务好用户一直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资本市场的冷静,会迫使企业更专注自身竞争力的提升,而不是忽视用户体验的盲目扩张的话,我想寒冬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格伦教育集团董事长 乔红波

资本寒冬给各个领域带来了不小的震动,教育行业也受到影响,但寒冬中也是有丝丝暖意的,比如格伦是一个具有行业沉淀积累、把深耕产品和运营精细化当做根基、把客户切身利益、市场刚需和公司的核心价值放在同等重要的首位的公司,能在寒冬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有灯塔,就有温暖。

新东方比邻东方CEO 乔蕾

资本的理性。潮水褪去后的泳姿才刚刚开始比拼标准。

咿啦看书创始人兼CEO 任晖

2019年经济寒冬是外部环境压力和内部结构调整共振的结果,一个企业,只有始终坚守创造核心价值,拥有核心技术,方能长久穿越时间与地域。

悉之教育CEO 孙一乔

这一年教培机构由于内部竞争激烈,盲目扩张,头部机构降维打击、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开始出现包括老牌培训机构在内的企业大规模关门、欠薪甚至是跑路的现象。数据显示,今年12,000家课外培训机构倒闭,与几年前的无限风光比起来,不免让人唏嘘。

天学网CEO 汪福安

华为在科技领域坚定突破的信心、决心与行动;国家教育向育人方向坚定的变革。

小站教育创始人兼CEO 王浩平

2019年,虽然大家都在说经济寒冬,但尊重运营效率和尊重用户体验的企业是没有寒冬的。回望2019年,小站教育的关键词便是增效,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19年小站教育对外和美国考试服务中心(ETS)达成了全方位的战略合作,这对于我们教学产品和服务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作为教育机构,内容始终是最为重要的。对内,我们优化效率,人效得到极大提升,并确定了未来3年的战略规划,使得团队目标一致,凝聚力大大增强。

2020年,小站依然关注学生,将为他们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这是我们企业价值观中的“成就学员”的体现;同时,小站也将更加关注团队,为团队提供更加多元和广阔的发展空间,实现我们企业价值观中的“成就自我”。

凯叔讲故事创始人 王凯

环境就是会有这样不稳定的变化出现,当大家在面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时候,其实是一件好事,环境的改变让大家能够更务实,踏下心来去专注于产品本身,在任何时候产品好才是硬道理,只有产品受到用户的认可,才能将受到环境影响的风险降到最低,就像我经常会说的一句话:“我们拼尽全力,但可以接受任何结果。”

金色雨林CEO 王卿

减少失败的可能,就是成功。寒冬之后是春天,能够看到春天的太阳,就是企业的成功。

从产品、资本、企业变得更加冷静,这也是一个大浪淘金阶段。

云舒写教育CEO 吴本文

猪肉自由,成了餐桌上的调侃

鲸鱼外教培优CEO 吴昊

“教育资本寒冬”,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投资案例的数量、金额体量均呈现腰斩之势。资本市场回归理性,教育政策趋紧,都使得自身缺乏核心竞争力、经济模型不健康的机构发展开始受阻。

之前领跑的很多头部企业都相继出现各种困难,2019年以来线上线下已有近百家知名教育企业暴雷,停业跑路的消息层出不穷,这部分企业的“东窗事发”对行业和用户都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信心消磨和负面影响。这些暴雷企业多数都没有把握好教育的本质,用纯互联网的方式烧钱请明星做流量,在盲目扩大规模的同时,忽视了产品效果和经营效率。

西瓜创客创始人兼CEO 肖恩

最直观的感受最深的就是每天朋友圈里经常看到各种悲观情绪。这种感觉似曾相似,像极了 2015 年的冬天。尤其对于人才市场,用人单位觉得薪资平移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候选人心理预期都在 15% 以上涨幅,甚至部分到了 50% 的涨幅。双方的预期严重不匹配,导致应聘者说不好找工作,招聘者说招不到人。这几乎和 2015 年冬天后情况是一样的。

如果考虑上宏观经济环境, 2020 年可能会更冷。短期看,我是悲观的。但是,把时间轴拖到历史长河,曾经很多个让人倍感痛苦和焦虑的时期也被称为“经济寒冬”,但回看时不过是小小的波动,当我们真正穿越了周期的公司或企业或人,才会知道一年有四季,并不只有春夏秋。所以长期上看我是乐观的。

我和西瓜创客更愿意关注在变化中不变的东西。无论在周期的哪个阶段,对于个人,不断学习、反思、成长是不变的;对于企业,聆听用户、挖掘背后原因、为用户持续创造价值是不变的。 无论 2020 年更寒冷还是转暖,都是在疯狂增长后给大家喘息,打好内功的时间。

KaDa故事创始人 谢琳斐

寒冬最深的感受就是,第一,要潜下心来,回到初心打磨产品;第二,加强组织能力建设,提高团队人效。

纳米盒创始人兼CEO 徐进

2019年经济寒冬对在线教育行业本身的影响并不直接,但对资本市场的和对在线教育行业造成的间接影响是显著的,所有想在2019年进行融资相关的企业,都能直接感受到资本市场的寒意。这个寒意既是经济大背景的真实映照,也是在线教育经过几年高速发展后,很多业务模式尚未完全跑通甚至被证明失败,从而导致资本市场逐渐趋于理性的结果。

洋葱学院联合创始人兼CEO 杨临风 

洋葱自2013年底创立,已经走过了6个年头。我们从成立第一天定下做人机交互学习的课程产品,就认准了方向从来没有动摇过。我们的风格一直是不太受外界的影响,不会因外界扰乱自己的发展节奏,因此对于所谓的经济寒冬,在我们身上并没有太明显的感受。

过去一年,从市场角度来看,大众对在线教育的认可度有了明显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为孩子选择线上学习的方式,越来越多的学校和教师开始借助线上学习平台探索信息化教学模式。

从政策角度来看,教育主管部门相继出台多条政策文件,引导和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有序健康发展。这些政策的出台,为行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对于真正想创造教育价值、推动教育生态发生改变的互联网教育企业来说,这是非常好的机会。

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杨正大

经济寒冬最大的感受是看到像WeWork等这样的伪共享经济破灭,令资本变得非常谨慎,不再盲目投资。

在我们教育行业,经济寒冬来临,资本方变得谨慎,家长也变得更加理性,对于教育机构的选择不再只看市场营销和广告,而是更注重教学效果与服务。

三好网总裁 余敏 

房市、车市、手机等为代表的消费市场萎靡,资本市场上O2O、共享经济、长租公寓、P2P等风口也换了一批又一批。寒冬下的经济增速放缓,用户的获取成本越来越贵,流量红利到顶的互联网,开始回归做生意要赚钱的逻辑,说明烧出个商业模式的思路不灵了。

经济增速放缓,说明市场的天花板越来越近了,以前以移动互联网技术为基础的狂飙突进的黄金年代结束了。另外可以看到很多退出者开始向新兴行业转移,例如越来越多公司、从业者和资本进入在线教育行业,这两年教育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革。

宏观是我们必须要接受的,而微观才是我们能有所作为的。在宏观周期的力量面前,每个人都很渺小,只能被动接受。如果对周期缺乏清醒的认识,微观上再怎么努力也很容易变成徒劳。作为企业站在拐点上,必须首先看清楚长周期的变化。未来一段的时间里面,市场上投资的机会、投资的方式相对比较简单,就是买好东西,只为价值买单,现在是一个赚慢钱的时代。所以企业千万别沉迷于过去赚的快钱,存量经济之下资产的厮杀将更加激烈,我们需要把资金配置到最“硬核”的资产上,企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平常心。

学霸君创始人兼CEO 张凯磊 

这一年,我国在线教育行业历经高歌猛进式发展、大浪淘沙式竞争,正在迎来从“速度较量”到“质量比拼”的理性转型。这同时也是在线教育进入合规化发展阶程,向教育本质——“以人为本” 回归的过渡,即回归到对学生、家长、老师需求的关注。相信做教育本质上是服务行业,保障教学质量和体验优于一切。

核桃编程创始人兼CEO 曾鹏轩

其实,我们对经济寒冬的感受并不是很明显,今年感受比较深的是,少儿编程赛道正在进入“爆发期”,市场规模实现了一个数量级的提升,与2017年的几亿、2018年的几十亿相比,今年应该到了百亿规模。少儿编程教育行业也告别了早期粗犷发展的状态,随着市场渗透率的快速提升,行业要求每一位从业者都需要进入“精细化运营”的阶段,势必要更加关注正规化、标准化的发展。

我们认为,无论是经济寒冬还是经济爆发增长,教育行业是一个只有给用户带来价值才会成功的一个行业。从事教育工作是一个比较重的事情,也是一个比较慢的事情,踏踏实实干就是核心竞争力。

掌门教育创始人兼CEO 张翼

过往每隔数年都会出现一次经济寒冬,这是正常的周期现象。而在这样的周期低谷里,许多提早做了应对之策,长期注重积累修炼内功、打造起了自己高壁垒护城河的公司反而能更加凸显出其优势。在这样的低谷时期也会让所有人意识到,无论身处哪个行业,坚守初心与内在打磨都是抵御周期影响的关键性因素,得益于过去几年的积累与磨练, 公司也将会有更强的逆周期发展能力。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

当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这一年我接触了不少教育行业的创业者,最深的感受是大家更加务实,把精力和资源花到了用户身上,所以这一轮的经济寒冬是不见得是坏事,我相信能够坚持熬过这个经济寒冬的公司一定会见到春暖花开的景象。

篇幅有限,鲸媒体特别策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