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Uversity,曾经被叫做Inigral,最初是一个基于Facebook平台的,为未来大学新生提供给一个安全环境的社交媒体。

原文作者David Bank,鲸媒体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6-08-14-unintended-consequences-how-gates-foundation-s-investment-steered-uversity-into-trouble

 

Jamie Glenn,一个曾经火爆一时的社交媒体的CEO,也曾进退两难。或者说,在法律条款和模糊的商业模式之间举步维艰。

Uversity,曾经被叫做Inigral,最初是一个基于Facebook平台的,为未来大学新生提供给一个安全环境的社交媒体。两年前,收到来盖茨基金的20万美金投后,Uversity答应了将其业务范围扩展到社区大学,而他们原来的主营业务范围主要集中在大学本科里。

在2012年年底,Glenn坐在他的办公室,想着他将如何在年底前签下8所社区大学。公司为了获得盖茨基金的投资签下了这个附加条款。但是Uversity的渠道很薄弱,与社区大学签订合同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对于盖茨基金来说,这个附加条款是确保社区大学大学生,尤其是低收入的学生,能够方便快捷的使用Uversity的APP。有一个理论,那就是社交投入会带来更强的记忆力,因此也就能带来更高的毕业率,这也是盖茨基金想推进APP进入社区大学的原因之一。

Glenn和他的团队已经临近截止日期,但是为了明年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公司给了社区大学非常大的折扣,专门委派一个全职销售人员去跟进这个项目,并且在谈判后期和销售总监一起介入。

最终,Uversity签订了31家社区大学,超过了既定目标。但是每家签订的平均价格为每年3000美金,而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全日制4年大学本科每年的费用则是18000美金。

对于Uversity的投资是盖茨基金的第一个股权计划相关的盈利创业公司的投资,而且Uversity也十分需要这笔投资。除了资本之外,这项投资还给了Uversity很高的曝光率,因而帮助他创立了很好的品牌形象。盖茨基金让公司将业务扩展到社区大学是帮公司认识新的顾客同时也将业务拓展到高级教育市场。

但是这笔投资最终变成了一项为了慈善要求而做出的努力。现在回顾一下,Uversity和盖茨基金都能够认识到,为了满足这些要求,公司将其核心业务转移,只是为了迅速扩展其商业模式。这个转移也推迟了公司在现金流达到收支平衡的时间。Uversity在财政上的弱势表现也让它的估值下降并且最终被收购。Uversity最终在2015年被TargetX收购了。

“这就是引进资本的代价。”Glenn说,“你需要去投入时间和金钱”他补充说,“所有创业公司转型的时候,面临的问题都是,慈善资金可能会和公司的发展方向不一致。”

准确的说,Uversity面临着很典型的早期创业企业会遇到的问题,包括一个未经证实的商业模式,企业销售问题,不成熟的管理团队和融资困难等。但是,“慈善基金让公司从更加容易盈利的领域中转移到更难盈利的领域。”Greg Ratliff说,他是盖茨基金高等教育委员会的领导人。

Larry Mohr,一个经验丰富的硅谷风投家和Uversity的早期投资者表示赞同。“今天,如果你和任何人讨论这笔融资的话,瞄准社区大学这块市场都是错误的决定。他们做的是一个错误的转向,这并不是企业的主营业务。”

这项经历告诉投资人,如果你要的这块市场并非是企业的主营市场的话,将目光投向那些被忽略的市场或者非优势消费者,可能会让公司失败。盖茨基金附带的这些要求并不能够很好的和新兴的教育科技公司的发展需求兼容。

这个警世故事告诉企业家和投资者们去关注那些带着目的和条款来的投资家们。引入他们的资本可能也会让我们付出相应的代价。尽管来自一个像盖茨基金这样高知名度的基金的前会帮助提高企业的知名度,然而如果企业和基金的目标不同的话,也有可能会导致企业的失败。

Julie Sunderland,当时盖茨基金的战略投资人,说她并不对这笔投资感到后悔,但是她希望当时能够知道她们现在掌握的信息。“我们现在知道了社区大学的学生们需要什么样的支持了,同样我们还知道了怎么样去投资。”她说“我们现在更加的注重公司的目标和我们的慈善事业的重合度。如果二者之间有很明显的冲突我们就不会去投资了。损害了公司的长期利益也就损害了我们的慈善目地。我们现在首要的考虑目标就是不要造成伤害。

一个教育科技类的社交媒体创业公司和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基金的合作能够创造出无限的可能。在2010年,社交网络的概念还没有被完全普及。Uversity当时吸引了很多知名的基金的投资。

这个公司的“Schools”App是在Facebook上建立的,在一个熟悉的界面上建立了一个为新生提供安全环境的软件。这个想法是结合一些新生,工作人员和学校管理人员的经验产生的。一个招生委员说它是一个在线的学生联盟。其它的社交网络则更像是学生们在一起聊聊天而已。

这个想法被盖茨基金高等教育委员会的人注意到了。如果一个在线环境能够在大学制造出一些同辈支持或者友谊,并且能够提高同学们之间的亲密度的话。Ratliff就觉得它在社区学院也能行得通。

“我被投资委员会问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什么是社交媒体网络技术?”Ratliff说:“人们那个时候还不清楚这个概念。”在那个时候,Uversity只有十二个顾客,收入只有区区10万美金。这个公司的创始人,25岁的Michael Staton,急于想拿到盖茨基金的支持。他和Mohr一起飞去西雅图去见投资团队。

这项投资谈了几个月,一部分是因为盖茨基金第一次投这样的公司需要走很多流程。盖茨基金的法律和投资团队希望通过这笔投资来打开投资这类企业的大门。和传统的金融收购条件一样,这个团队也有一堆附加条款来保证其慈善目标的实现。作为投资的条件之一,盖茨基金和Uversity达成了关于将Uversity业务一部分转移到社区大学的协议。而Uversity也同意了这一条款。

盖茨基金将需公司满足其慈善需求列为了一项法律条文。这项法律条款囊括了退股协议-如果公司达不到这些目标的话需要退款给盖茨基金。Ratliff说到他告知Glenn要赶快实现慈善目标。“坦率说,如果你对这些学生没有价值那么你对我们也没价值。”

有了法律条款保驾护航,盖茨基金用200万美金收购公司百分之20的股份。这笔投资是2010年该B轮融资的一部分,B轮融资340万美金,是由Retro基金的Mohr领投。

盖茨基金同时还提供了100万给一个社区大学的团队来帮助他们测试这个社交网络项目的有效性和实用性。这笔基金支持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员来和公司内部研发人员一起去调查学生们的留存度和参与度。“有盖茨基金加入给了我们很高的知名度和信用度,这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Glenn说。

大多数Uversity的早期社区大学客户是这项调研的对象。该公司在2013年才开始将社区大学作为其目标市场。但是要满足这些慈善条款让公司整整花了6个月时间,而这段时间里公司忽略了报酬丰富的私立大学市场。因此公司没达到收入目标。在经历过裁员和骨干跳槽后,Glenn的销售团队也不复存在了。

在2011年和2013年间,很明显问题不是社区大学不能像四年制大学那样花钱,而是Uversity本身是为了四年制大学设计的,和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并不能够很好的兼容。Uversity的核心价值是一个针对四年制大学生的招聘工具,而这对于社区大学的学生来说并不能很好的匹配他们的需求。

虽然这项研究显示社区大学的学生确实通过使用他们的APP获得了更高的GPA,但是学生们还是没有很好的利用好这个APP的招聘功能。而且大多数社区大学都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很好的合理使用这些产品。

尽管如此,公司还是选择了继续这个项目,而盖茨基金也仍然支持着他们。

盖茨基金团队也试图改善它的慈善目标和公司的商业目标之间的冲突,他们允许一些四年制大学市场去做出一些违反Uversity慈善目标的决定。他们给介绍了一些社区大学作为公司客户。他们也召开了一些发布会来告知市场社交媒体是能够促进大学生学习的。“我们不停的说服别人去相信这个公司的潜力。”

Mohr表示现在新的投资人也有一些战略投资人的特点,而且也总想去寻求一些可以收购的科技企业。有影响的投资者也总会去寻求一下机会来扩展一些更大的战略。

Mohr说:“我们都有一些完全和公司不相关的目标。作为一个风投家,我想要公司挣钱,但是对于盖茨基金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他们的目的。”

尽管困难重重,Mohr说他还是会和盖茨基金再次合作的。基金给他们带来了大量的资源,让他们能接触到大量的客户和合作伙伴。“有盖茨基金这样的投资者对我们来说非常有价值。”

Glenn也同意。他说这些弯路是每一个创业公司都会经历的。最终这些产品会进化并且不再适配社区学院,而且公司也会发现集中精力在四年制大学的招聘的需求研发的时候,能找到更多机会。创业公司的转向速度要比基金快得多,他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够更快的调整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