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直播赛道上的光芒太明亮,有点晃眼。鲸媒体从老师们口中听到的,或许在他们眼中,便是直播平台中老师们的生存状态。

如今在万千直播舞台上,他们不是最耀眼的主角,也不是黯淡的配角,而是带着知识的光芒穿行在无尽头的直播赛道。他们或许被称为“网红老师”、“明星老师”,而这些标签都不足以诠释他们的全面孔。

叮当课堂的杨波老师回想起直播课上最难忘的事情,还要属自己出糗的事。

有一次上课太嗨,往后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防止出镜的椅子,没有掌握好平衡的那一瞬间,脚一软就摔了。摔的时候连视频信号源的线都扯掉了。此时此刻,学生在评论区里哈哈大笑。再次插上视频电源,非常淡定地站到摄像机前面,“同学们,你们刚看到的全是幻觉。”评论区又再次笑疯。一堂课就这样以轻松欢快的曲风过去了。这也许就是大部分线上直播课的整体氛围与气息。

或许,这是许多人对上“网红老师”直播课的印象:老师幽默风趣、会讲段子、容易听进去。今天,很多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娱乐卦闻、网红直播等等的内容掀起大波后浪。曾曝在线课堂老师讲课月入千万,堪比网红。如今在万千直播平台上,老师从传统线下的面授课程到线上直播课,他们不是最耀眼的主角,也不是黯淡的配角,而是带着知识的光芒穿行在无尽头的直播赛道上。他们或许被称为“网红老师”、“明星老师”,而这些标签都不足以诠释他们的全面孔。

直播赛道上的光芒太明亮,有点晃眼。鲸媒体从老师们口中听到的,或许在他们眼中,便是直播平台中老师们的生存状态。

(顺序不分先后)

1名字/昵称:杨波、bo叔
2直播课程内容:英语
3直播时长  :两个小时
4工作日空闲时间:周末结束一周的课程之后,会选择好好放松一下   
5加入直播至今时长:2016年6月加入,至今三个月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线下的独立老师

1名字:张庆男
2直播课程内容:数学
3直播时长  :两个小时
4工作日空闲时间:上课的时间都是学生有空闲的时间,工作日和别人有时差的。 
5何时加入直播:今年暑假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在新东方上了6年课,在一家教育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的运营管理。

1名字:万姿廷
2直播课程内容:英语
3直播时长  :一般上1到2个小时
4工作日空闲时间:一天能有3到4小时做工作以外的事情吧
5何时加入直播平台:今年暑假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线下机构教托福雅思

1名字:苏巍
2直播课程内容:出国考试
3直播时长:每天一个半小时
4工作日空闲时间:除了直播课一个半小时外,主要时间带孩子
5何时加入直播平台:2013年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新东方老师 

1名字:曲根
2直播课程内容:英语四六级
3直播时长:每节课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
4工作日空闲时间:主要空闲时间段,六月中七月中,十二月中和一月中。
5何时加入直播平台:2013年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新东方老师

1名字:石学新
2直播课程内容:高中物理
3直播时长:每堂课大概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最多有600多个学生参与。
4工作日空闲时间:每天除了3个多小时之外都是自由时间
5何时加入直播平台:今年八月初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老师

1名字:孙潇
2直播课程内容:初中英语
3直播时长:每节课大概半小时到一小时,最多大约700多个学生参与
4工作日空闲时间:每天两个小时用来直播,平均每天5个小时空闲时间
5何时加入直播平台:暑假,至今有一个月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中学英语老师,对自己的规划是成为全国范围内的金牌教师

1名字:李金澶
2直播课程内容:肚皮舞
3直播时长:直播半个小时左右,最多大约一千多位学生参与
4工作日空闲时间:每周大概直播3小时,工作时间自主性较强
5何时加入直播平台:八月开始直播,至今一个月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肚皮舞老师

1名字:郝辉
2直播课程内容:日常英语口语交流
3直播时长:时长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最多有三千多学生参与
4工作日空闲时间:平时大概有4个小时空闲,工作时间比较自由
5何时加入直播平台:八月开始直播,至今一个月
6加入直播前的身份:做留学的老师,未来是学习外贸知识充实自己,从事外贸方面的工作。

在线出路

苏巍从2002年开始在新东方担任老师,托福口语资深教师,2013年从新东方离职开始自主创业。从2013年至今,他利用YY平台自主授课,独立老师,一个人做课程推广、联系学员等。他的直播课主要是以出国考试为主,班级人数不多,最多的时候,线上人数是53人,一般都是20多人的小班教学。“除了每天会有一个半小时的上课时间之外,其他的空闲时间就是看孩子。”目前,工作压力不大,月收入三万,对于今后的规划主要是以家庭为主。

“2013年底开始,在线教育比较火,”他这样描述当时在线教育发展的情况,“雷声大雨声小。”2013年是在线教育元年,这也让不少传统机构中资历较深的老师看到了新的契机。除了像苏巍这样的个体教师,还有一支据称是“大神”的团队同年创立。

同年年底,考神团队创立,由前新东方教师赵建昆创立。曲根老师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考神团队,主要走幽默兼内涵的曲风。记词汇和阅读是他的优势,且微博粉丝众多,同学们会叫他“根哥”。2013年底考神团队开始了为期1年的YY平台上的授课阶段,2015年初与有道合作,拓展转型模式,由纯线下的面授转型纯线上的直播。“相比于传统线下的面授课,线上教学则相对比较随意一些,线下会比较注重老师的形象和肢体语言,线上教学主要是以视频和PPT的形式呈现。”目前,曲根老师的一节单词直播课参与人数最多可达上千人。

从2013年到2016年,在线直播平台用三年时间在跌宕起伏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挑战直播

杨波踏入直播课之前是一名独立老师,参加过陕西卫视的《超级老师》,他是2016年6月加入叮当课堂直播平台,至今快3个月。“当时加入直播也是希望能够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在自己所在的城市里能够有足够的影响力。”

此前,6月疯狂老师获由景林资本领投的C轮1.2亿元融资,主要发展在线直播课和“名师孵化器计划”两个方向。而在线直播课主要是指是疯狂老师旗下叮当课堂APP,主要采取完全线上的模式。

从备课到上直播课,杨波把这个过程叫做“战斗”。杨波在叮当课堂里面又称bo叔,直播课程主要是以高三高考英语为主。“每时每刻都在想直播课要怎么上,怎么改进,话该怎么顺。”线上课程的上课内容如果不够吸引学生,学生可以随时退出课堂,用户的主动权比较强。吃饭的时候在想,有时候做梦都在上课,所以一堂直播课最终呈现,其实几乎都在脑子里过了很多遍了。直到一周的直播课任务完成,然后休息,下一周又开始准备直播课,一个无休止的“战斗”。

张庆男是叮当课堂的数学老师,加入直播课程之前,他在新东方上了6年课,在一家教育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的运营管理。但他最后还是选择在直播平台上当老师,张庆男提起这个词“享受”,“享受这个讲台,享受跟学生分享和互动。”

他的数学课程平均下来,一堂课两个小时学生的花费不到20块钱。相比之下,线下课程每个学生每小时的费用将近100块,这也是他看好互联网教育的理由。从原有完整的线下课程到线上课程,“其实压力更大了,”他说,“以前线下的课程,学生听到的是我完整的课程,而如果线上学生可能只听到了我的一小段内容,不联系前后文的话就可能产生误导,所以这就要求我在准备课程的时候需要更谨小慎微。”

网红气质

bo叔,又称“语法怪才”、“能说会唱”、“不会Rap的演员不是好老师”。而在他的课堂上经常一言不合就开始“唱歌”,他认为所有选择直播的老师,都要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而这样的魅力就是吸引学生长期跟随的核心。

教英语的万姿廷给自己的定义就是“霸气”、“逗逼”的女老师,“没架子,和学生没有距离感,镜头前不拘谨。”而她的课大部分都是趣味英语,从电影中获得学英语的感觉,她认为网红老师一定要有特点,就是要有明显的个性和标签。同是教英语的曲根老师认为,最重要的是“业务上要熟练、幽默”。对于线上课程,主要是要通过语言和内容去征服学生。

“知识丰富、亲切和善、责任心强、幽默风趣、有很强的互动技巧。”这是入驻老师好平台的孙潇认为网红老师应该具有的“五大法宝”。有一次上完直播课,一位家长对直播课非常感兴趣,追问孙潇以后的课程如何安排。这件事情让他感觉“成就感爆棚”,第一次感受到作为老师的归属感和荣誉感。

入驻老师好平台的石学新认为,网红教师上课一定要有活力、有逻辑性、知识连贯,并且用最幽默的方式来讲解。

张庆男谈起“网红气质”,他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区别于其他老师的特点,如果把这样的特点发挥出来,就会在互联网上形成自聚集,自然能吸引一批对这样的特质感兴趣的学生。而对于他而言,“自己最大的特点就是书读得多,知道的东西比较广,讲课的时候可以旁征博引。”

当下思考

杨波成为“网红老师”之后,对于他而言,思想活动发生了两个改变:从一开始的纠结到释怀。第一个阶段是纠结,纠结的理由是知识产权的保障,自己在线下花了很长时间研究的教学成果会轻易就被其他人收入囊中,这种情况纠结了非常久的一段时间。第二个阶段是释怀,在经历了第一个阶段一段时间之后,就渐渐地释怀了。其心态变化是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固然重要,但作为一名网课直播老师,更重要的是不断扩大自己影响力,让更多的孩子通过我的教学方法受益,影响力足够大,抄袭也不会再发生。

八月份入驻老师好的郝辉刚踏入直播平台时,对这份职业满怀憧憬,梦想着一小时挣上千元。但经历了第一次直播后,“就开始比较理性的看待这份职业了”。有平台老师说,学生有时多有时少是正常现象。和刚开始直播时的憧憬相比,郝辉现在对直播这件事的看法更加现实和理智了。

张庆男在一年之前也有过挣扎,当时自己思考的是“从事的到底是互联网教育还是教育互联网。”之后,他在一年后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即便我们包装宣传的噱头再好,真正能够吸引学生长久的留下来并且切实的带来学习上的帮助,仍然是依靠内容为王。”

杨波思考现在互联网对于整个教育行业的影响,信息透明化与对内容的挖掘将会使教育行业挖掘出更多的潜力。目前,“任重道远”是他作为一名直播老师最大的感受。

目前,越来越多教育机构和互联网涉足教育直播,其能够改变录播视频互动性不强的缺点,实现用户粘性。但是目前在线直播教育平台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对教育内容进行规范与知识产权的保障,教育直播和大众娱乐直播不同,其受众的大部分是学习者,如果教学内容不规范,将会对学习者造成不利影响;对知识产权的保障,老师研究的教学成果容易被其他人收入囊中。

准备线上一小时的课程是否轻松?据鲸媒体了解到,通常情况下,一节线上课的备课时间大概是线下的3到4倍,而线上课的容量却是线下的两倍,线下大概1个小时的课程内容,线上半个小时就能讲完,因为线上教学缺少跟学生的互动,省下的时间主要集中在互动的部分,这也是一大难点。线上课堂不具备实体课堂的现场感,线上备课对老师来说是一个挑战。

网红老师是否都是高收入?高收入的网红老师是有的,但是仅仅是极少数的,一方面很多老师的收入和平台的流量是有直接关系的,对平台依赖严重。另外一方面,备课的时间,以及所耗费的精力远远超过线下授课,对于备课、招生、运营,有的网红老师背后实际上是一个团队在运作。

互联网对于整个教育行业的影响,信息透明化与对内容的挖掘将会使教育行业挖掘出更多的潜力。未来能否涌现出更多年薪过千万甚至过亿的网红老师?网红老师又能否成为引领未来在线教育的“弄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