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近两年,少儿编程似乎火得一塌糊涂。很多城市的创业者纷纷入坑。

最近两年,少儿编程似乎火得一塌糊涂。很多城市的创业者纷纷入坑。

日前编程猫宣布了4亿元的C轮融资,累计融资额已达10亿,并开始筹划科创板上市工作。资本的青睐,从来都建立在行业规模和未来成长空间上。这一消息,在整个互联网的“资本严冬”当中火了一把,无疑相当引人注目。它标志着少儿编程行业进入了如火如荼的高速发展时期,少儿编程成为新一轮风再无需质疑口。

我们可以确信的是,国家推动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和推广编程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让教育,适应未来的大数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稳步发展。但是,资本带来的往往是“蒙眼狂奔”与“拔苗助长”。

“百城千店”用户数突破千万暗藏隐忧?

在今年6月21日举办的战略发布上,编程猫公布了市场、品牌、服务、科技、课程体系五大战略体系升级内容,将推出“百城千店”计划。

编程猫联合创始人兼CEO李天驰发布会现场演讲

编程猫以工具作为切入点,实现全面的市场覆盖和更有效的获客。据透露,公司用户已突破千万,合作学校超7000家。编程猫所谓的“百城千店”计划,并非以自营的方式落地运营,而是采取与各地线下机构“加盟”合作的方式。既然采用加盟的方式,自然需要合作机构缴纳相应的加盟费用。按照公开的加盟政策,各家合作机构仅首批进货费就需支付3.5万至4.5万元。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编程猫即以2B的方式开展与线下中小培训机构的合作。

有加盟商向记者表示,他们按照正常的品牌方指导流程,将学生信息录入编程猫的后台信息系统,随后发现编程猫品牌方“无耻”地将学生信息向线上教育模块导流。很多加盟商最后才恍然大悟,自己辛苦招生而来的结果是帮编程猫线上教育做了“地推”。

而且加盟商在与编程猫官方交涉过程中,其品牌方往往拿出一贯傲慢且无所谓的态度,令人气愤至极。随后在加盟商群中纰漏后,得知受到损害的不仅仅是某一个体,而是普遍现象。

编程猫官网

有知情人士表示,编程猫此举是为融资和扩张,想尽一切办法做高线上学员数量。但是,结果却在损害加盟商的利益。实际上“编程猫”虽然是少儿编程培训赛道的领先者,但绝不是唯一玩家,而其他竞争者中也不乏线上与线下相融合的发展模式。只不过除了“编程猫”之外,并没有其他平台在线下扩展过程中像“编程猫”般激进,且以加盟为主。

教育机构暴雷教研支持方面零支持

资本的需求或者说欲望是“一个没有上限且能不断快速增长的模式”。为了获取高速的用户(即生源)量成长,换得资本持续注入,以编程猫为代表的少儿编程机构,除了线上招生以外,在线下都大量采用了加盟招商的模式。然而另有媒体报道,编程猫缺失商务部特许经营备案,这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因为很难办下来”、“大家都是打擦边球”。

光鲜亮丽的数字背后,是令人深深的隐忧。土壤有限,如何能够维持资本想要的疯狂生长?

“百城千店”仅仅宣布4个月,网上就有披露“砍加盟”

必须知道,特许经营的手续齐备,意味着平台的信用背书、资源的必要共享和管理措施的支持,以及监管责任的到位。否则所谓的加盟,就只是一个模糊的品牌授权,没有任何实际的共同体存在。

这种在法律上“绕道而行”的背后,是标准化和规范化的缺失。

“没有完整的课程体系,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甚至有机构从淘宝店买一些教具,招两个大学生便开始授课”,“ 一个在简历中毫无专业背景的人,都能面试少儿编程老师成功”因此有评论称,少儿编程“打着高科技的旗号,快速开店实际跟奶茶别无二致。”关乎千万少年儿童成长的教育产业,其扩张过程岂能如此粗放?

资本愿投入、肯投入的前提,看重的是商业模式;而商业模式万变不离其宗的基础,始终是企业在收入高速增长和分羹市场容量的能力。编程猫对资本喊出的口号是“未来三年内,打造‘百城千店’的目标”。我们相信,这就是资本想听到、也愿意相信的行业故事和收益前景。但是“所谓百城千店,并非自营方式落地,而是采取各地线下机构加盟”的形式。

按照国务院第485号《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企业需到商务部进行相关备案并获得许可,才有资格从事特许经营。“编程猫”并没有进行相关备案,即没有资格开展加盟业务。正因如此,在后续与某加盟商交涉过程中,编程猫改口称双方是合作关系。“既然是合作,为什么还要收取加盟费?”

不仅如此,按照管理条例规定,特许人还应按照合同内容向被特许人提供经营指导、技术支持和业务培训,这些“编程猫”也都没做。

看到不少加盟商积累半辈子的血汗钱被各种品牌方“忽悠”掏光。

最终,想起那句名言:世界上可怕的不是恶人的叫嚣,而是善良人的沉默。

标准也能蒙眼狂奔?请还教育原本模样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商业消费项目,那么多推广、多开店,当然无可厚非。问题的关键是,少儿编程面对的市场是可塑性非常强的儿童、甚至可以说心智上是一张白纸的孩子。那么,站在资本以外的立场来看,这个企业乃至行业目标的达成过程就发人深思了,务必要谨慎对待。

更有甚者,近日编程猫主动公布一则新闻:“在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的组织下,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编程猫领衔起草了首个《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系列团体标准,并由全国高等学校计算机教育研究会、全国高等院校计算机基础教育研究会、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和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于清华大学联合发布。”

编程猫官方微博主动报道

这条微博一发可说让编程猫再次成为焦点,“全国”、“清华”、“等级”,要知道这些词可是数以万计家长们心中“疼”与“希望”。

《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团体标准相关文件

但仔细研究就可发现,整个公告中的官方文件中没有任何“清华大学”和“理工大学”的正式公函(章),也并未对公众阐述这样的《能力等级》会对青少年未来的学习成长有着怎样的指导作用和价值。暂且不论是否存在企业“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危害性存在,难道这样能力能力等级的制定,也能成为商业牟利和增长的突破口?

按照“编程猫”公开说法,他们将在两年内启动上市计划。而大量的下线实体店、无限的线上生源、行业标准制定的唯一参选企业,都是支撑他们上市故事的绝好素材。只是,这个故事背后,可能有着上百个这样血本无归的加盟者和更多被蒙蔽双眼的家长们。

而这个数字,还可能会进一步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