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类对火星的探索永不止步,我们对科学教育也具有探索精神,也永不止步,这就是‘火星人俱乐部’名字的由来。”

2

手制电子钢琴、声控灯、全系投影、手摇电磁发电机、简易空气净化器……位于昌平众创空间的“火星人俱乐部”办公室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教具。门外,一排3D打印机正在打印着公司的吉祥物“小火星人”,还有七八个天文望远镜摆成一排。

“以前用天文望远镜看见月亮山的时候,觉得科学真是太奇妙了。”说话的这位是火星人俱乐部的创始人刘扬,前不久他刚用天文望远镜把一张纸点燃了,“很多事情的发现完全是出于好玩的心理”。

这位北京大学微电子集成电路专业在读的硕士研究生,在2014年底创办了火星人俱乐部。一脸书生气的他内心有一个装载着各种科学知识的小宇宙。“人类对火星的探索永不止步,我们对科学教育也具有探索精神,也永不止步,这就是‘火星人俱乐部’名字的由来。”

 

  • 从学生到创始人,兴趣到创业

在大学期间,刘扬为了生活费去兼职做家教,主教数学和物理,这也是刘扬第一次接触老师这个职业。一个数学水平中等的学生,经他辅导不止一次考到全年级数学第一名,这让他倍感振奋。后来他总结:“要让学生自己去探索一些知识,而不是单纯的背公式,我教他从一个公式可以把其他的公式都推出来,即便孩子没记住公式,但是在考场上现推也来的及。” 比如三角函数公式,刘扬只让学生记住正弦定义和余弦定理,其他的公式都让学生自己推出来。

这几年的家教经历,刘扬思忖着,能不能把应试教育变成兴趣?起初刘扬并没有想做创客教育,他只是想做科学兴趣教育,“想试试把学习科学知识变成一种乐趣”。他透露,自己从2011年时就想做兴趣教育,到开始创业的时候,电脑里存的相关资料已经十多G了。直到创业以后,他发现自己正在做的其实有个官方名词:创客教育。

3

(火星人俱乐部创始人刘扬)

2014年暑期,通过大学生创业扶持项目,刘扬从中关村学院获得一间教室,当时还没有团队,只有他一个“光杆司令”,这间教室就是火星人俱乐部诞生的地方。“火星人的logo还是我找同学的同学花60块钱帮设计的,我自己还改了改。”

最开始刘扬把自己目标人群定位在了成人白领上,做的是成人的物理兴趣教育,于是他通过在贴吧和QQ群发“小广告”,豆瓣上发布活动等渠道来招募成人学生。

很快他发现小朋友学员对自己的课程更感兴趣。转折点是某次一位白领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上课,刘扬发现孩子对他的课程表现出了更加浓厚的兴趣。“成年人一般都是因为一时兴起而来,黏性差;但是孩子不同,他有了兴趣就会长久的来。”于是火星人俱乐部开始面向青少年招生。

后来刘扬拉来自己的同学一起创业,还有两个合伙人是因为兴趣就找过来,在2014年年底时,公司初期的5人团队凑齐了,但是授课老师还只有刘扬一人。他们开始招聘兼职老师,慢慢地,也有兼职老师留下来变成全职员工了。到了今年上半年,全职老师有20多人,有意思的是,前高思知名物理教学总监郝秋雨因对火星人俱乐部的模式非常感兴趣,主动加盟了刘扬团队,郝秋雨有五年教研经验,累积编写12本物理讲义,设计物理实验30余项,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在做的事就是“从应试教育跨越到了素质教育的探索”。

因为创业,刘扬推迟了一年到明年才能拿到毕业证,想起一个人起步的种种,他回忆:“那时对我来说最难的不是当老师,而是我不再只是单纯的当老师,我还要招募这些热爱科学的孩子,还要涉及公司经营,还要了解税务法务知识,我当时也没有管理经验,管理让我觉得很累,但是那却是我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

 

  • 鼓励学生成为会问问题的“小小发明家”

7月的野三坡风景正好,刘扬带着学生们来到这里做起了科学实验。孩子们沿着河岸,时而观察水中的小鱼,时而抬头看看天空中飞过的小鸟,沿途采摘些野果,捡起几块造型新奇的石头。回到教室后,刘扬和孩子们一起欣赏石头上的花纹,给孩子们讲起了石头的性质,进而研究起了地理学,之后刘扬给他们发放公司自制的太阳能电池板等材料,孩子们把石头垒起来固定,加上电路板,做成一个个太阳能的小喷泉。这些稀疏平常的石头在孩子们丰富的想象力下变成了新奇的工艺品。

“创客也可以拿到户外去做。”刘扬告诉鲸媒体,“起初我们只是包下野山坡一家酒店的一层做创客教室,而现在野三坡已经成为了我们的课程基地。”

4

(学生制作太阳能喷泉)

火星人俱乐部的学习基地不止野三坡一处,营地教育只是火星人三大核心竞争力之一,还有两项分别为室内课程和户外科学。在北京,火星人还有多家直营店和十几家合作校区,室内课程包括“小小发明家”、“机器人编程”和“3D打印。每个班学生在8到12人左右,60课时的费用为6000到8000元不等。

例如学生“小小发明家”课上每次制作一个科技作品,这就是刘扬最初想开设的课程,课程其中穿插理论知识,介绍各种现象原理,每次课程包含2课时,一周一次。课程根据基础物理大纲编排,涵盖光学、电子学、声学、电磁感应、能量转换5个模块。

5

(小小发明家物理模块课件)

创客的精神就是要创造东西。” 刘扬这样定义创客精神,火星人俱乐部里几乎所有的课程都需要学生自己动手制作完成,每节课都要动手做一个科学发明。

两个小时的课程分为四个部分,前40分钟先讲解本章节的科学原理并演示小发明的制作过程。之后的20分钟孩子们可以自由体验教具,向老师提问交流。后一个小时的前40分钟孩子们每人会得到一个材料包,里边装着制作小发明的材料,这些材料都由火星人俱乐部自主研发,这个时候孩子们可以自己开始动手制作了,遇到问题,老师现场会为孩子们答疑解惑。最后20分钟的总结时间里,老师总会让孩子们提出一些跟课程相关的问题,大家一起讨论,并鼓励孩子用自己所学到知识解答——往往这个时候孩子们总会提出天马行空的问题,经常逗得在场的小朋友和陪同的家长哈哈大笑。

“我鼓励孩子提问,因为提问了就说明孩子思考了。”刘扬说:“我在每次上课的时候都会说:如果今天有人把我问倒了,我给大家发礼品。”在鼓励小朋友向自己提问的同时刘扬也支持家长们向自己提问。

一次刘扬在讲电磁波的时候,提到手机信号的问题,就拿出iPhone举例:手机后面有两条塑料条,这两道条的目的是为了不让手机的后盖形成一张块完整的金属,如果手机外壳是一块金属是无法向外面传递信号的。这时候一个家长拿出自己的手机向刘扬提问,说自己都手机后盖是一整块的金属。还没等刘扬开口解答,他的孩子跑过去拿着他的手机研究了起来,发现在手机的侧边有一个小开口,一块完整的后盖其实并不“完整”。“原理教给小朋友们了,小朋友可以自己发现问题也可以自己解决问题。”

刘扬自己会被问倒,如果答不上来,他在下课之后一定要找到准确的答案,用一个简单易懂的方式在下次课讲给学生听。在火星人俱乐部里有这样一个规定:老师回答问题时自己先要懂,如果不懂,也不能给一个错的答案。“科学这种东西一定不要去敷衍。”

小小发明家的成功也让刘扬在研发的投入越来越大,相继研发了机器人、3D打印课程等。

 

  • 8场招聘会招了8个人,自建生产线做元件……“火星人”这样做创客教育

今年火星人俱乐部在全国8所211、985高校开设了专场招聘会,最后总共找到8名老师。“懂技术的不太适合做教育,做教育的又没有做创客的精神。”这是刘扬对招聘会最深的感受。

招聘之所以严格,是因为刘扬觉得老师是创客教育极其重要的一环,现在火星人俱乐部的老师大多都是211、985高校的工科生出身,对于科学都有严谨的态度。不论是全职还是兼职老师,每位老师在上岗之前都会接受专业培训,以便熟悉教学方法和教学理念,培训通过才会到北京的各个校区教小朋友科学知识,“青少年创客教育不是托管班,不是早教,不是只帮家长看孩子,学生来到这里要学习对待科学的精神。”

无疑,科学老师的培养和课程的持续研发将成为决定未来火星人俱乐部扩张节奏的关键要素。目前火星人俱乐部有正式员工50人,全职老师接近30个,其中还有15个人要参加研发工作,目前公司自主研发的电路板已有200多种。

火星人俱乐部正准备出版火星人系列教材,教材跟一般介绍科学知识的课本不同,教材与课程配套,每一课通过呆萌的地球人和可爱的火星人的对话和故事情节来启发学生。这系列教材的前身是课堂学案。以“小小发明家”为例,最初的学案就是每次课一张A4纸,上面有八个知识点六个问题,后来逐步整理编辑成册并配上了图片。“因为我们上课是以问题引导为主,孩子要在听完课之后回答学案上的问题,2个小孩一组,如果回答不出就一起讨论。”此外,刘扬团队也在录制一些实验视频,例如用元器件模拟电磁炮的威力等等。

6

(刘扬和他的团队)

自从拿到坚果创投400万天使轮投资之后,火星人俱乐部开始加大了对研发的投入。去年公司已经实现了盈利,今年加大力度做研发,但还可以实现盈亏平衡;未来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短期内或会牺牲利润谋求更长远的发展。

火星人俱乐部的教具原料的供应商来自北京、深圳、青岛等各地,20多家供应商都是刘扬一家一家跑出来的,但是在国内很难找到一家能生产满足火星人全部需求的加工厂。往往一个产品所需的不同元件由不同工厂生产,如果出现偏差,元件最后的集成就成了问题,所以今年刘扬决定自己建生产线。

目前火星人在山东淄博建了一家生产教学用具的加工厂,具体而言是租用厂房,自购组装机器,生产线工人仅有1人,但产品会有北京的团队来把控质量“我们教具现在已经可以称得上‘产品级’了。”刘扬称,“学生自己制作完的东西,例如一个无线输电小台灯在家里放个三五年使用都不成问题。”

7

(火星人俱乐部部分教学用具图片)

鲸媒体了解到,火星人俱乐部现在在北京已经开设7家直营店和11家合作校区,其中合作校区以微加盟的方式进行,即按实际情况收取部分保证金。其课程也已经走进人大附中、人大附小、北大附中、22中学、北京市海淀实验小学、进修附小等北京市数所中小学校。

他们还在尝试在微信群里上微课,主要面向外地学生。“先放一些小视频,然后老师和学生在群里交互。”当然,火星人俱乐部主要精力还是在线下课堂,选择跟小朋友进行面对面的传授知识,实践出真知。

目前为止,火星人俱乐部在全国有两家加盟商,加盟商还不是火星人自己找的,而是他们自己直接找上门来。“我们之前没有想过加盟的问题,怕我们控制不了,关于加盟的规范和管理问题我们一直在摸索。”今年9月28日全国第一个加盟商火星人无锡站即将开业,目前火星人俱乐部在广州有一家分公司,在青岛还有一个子公司。

谈及对中国创客教育的看法,刘扬认为创客教育在当下的市场还并未得到完全的开发,国家也没有对创客教育规划出具体的教学大纲,大多的创客教育公司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安排教学,很难跟应试教育挂钩。现在家长对创客教育还没有足够重视,更关注于应试教育,现在的创客教育多以低幼龄学生为主,对初高中学生的渗透还并不深入。但他相信,在将来,创客教育会像学习钢琴、美术那样得到家长的认可。

“我们的学生主要来自文化水平比较高的家庭,来的孩子主要就是靠家长口碑和微信公众号,尤其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家庭会转介绍同一个圈子的家长。”目前,“火星人俱乐部”会员数约为3000人,累计培训人次达3万次,学生七成为男生。

谈及未来,刘扬还有一个设想,他想把火星人俱乐部打造成“青少年创客空间”,孩子们想学知识随时都可以来,不用等到周末上课的时候,在这里学生可以随意体验“青少年创客空间”内的教具,动手组装小发明,在放松娱乐的同时也能学习科学知识,“青少年创客空间”可尝试以会员制的方式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