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托育这门生意,亏损是常态,关店是风潮。

导语

问:托育为什么不是门好生意?

答:被忽悠着去开托育店的,90%都是亏损,剩下的10%进退两难。

亏损是常态,关店是风潮

10月16日,有媒体爆料,爱乐乐享大悦城中心店的家长突然收到名为“爱乐排课”的微信助手发布的通知,称因其他爱乐乐中心问题,爱乐乐享大悦城中心暂停营业,具体恢复上课时间未知。事发后,上百名家长前往维权,但并未有明确结果。根据爱乐乐享龙湖中心店贴出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10月20日,爱乐乐享拖欠公司189750元租金未支付,处于欠租状态。该店目前同样处于关闭状态】。有家长反映,自己此前在销售处购买的价值上万元课程,暂时都没办法退款。

7月底,凯瑞宝贝被爆出多家门店关停,人去楼空,教师发不出工资,家长投诉退费无门。很多家长在听闻上海总部出现资金链问题后,担心学费被“卷走”,开始申请退费。随后凯瑞宝贝在外地的加盟店相继收到了大量的退款申请,并接连出现闭店的情况。

此前,我们曾做过汇总,托育机构的倒闭潮,多是由于现金流断裂造成的经营问题,但为何相比起其它教培机构,早教和托育机构出现关店倒闭的情况更多呢?为什么又多集中在这几年呢?

托育的前世今生

(我国托育发展进程)

我国的托育机构最早的记录是在1929年;托育体系的建立,是从1980年,卫生部正式颁发《城市托育所工作条例(试行草案)》、1981年《三岁前小儿教养大纲(草案)》开始。之后经历了消亡和再次兴起,2019年10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制定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以下简称“规范”),自2019年10月8日起施行。我国托育市场,更加符合群众需求。

从发展来看,我国托育市场一步步从无走向繁华、从草案到意见,政策层面一直是支持和利好的状态,但2018年11月学前新规的推出,禁止幼儿园资产上市,是一个大的转折点。

投资幼儿园前路渺茫,资本被迫寻找出口

这项新规的出台,基本断绝了投资幼儿园后的退出通道。已经收购幼儿园但无法退出的投资机构,需要寻找新目标。由于托育和幼儿园针对的人群是0-3岁到3-6岁这个年龄段,具有很好的延伸性。资金需要新的出口,托育顺理成章成为唯一出路,大批类似投资机构进入过渡到托育市场。

随后,资本开始跑马圈地,多家机构在2019年拿到融资,收购和兼并也成为常态。据烯牛数据统计,企业发展初期就拿到融资的大有人在,2019年1月至今,B轮前拿到融资的机构有9家。

(部分获得融资的托育机构)

托育市场的数字最具欺骗性

2015-2017年期间幼儿园行业投资的景象,重现于托育行业,现在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虚假的繁荣之上,托育的真实需求被严重夸大,被戳破是迟早的一天,关门、跑路、接盘成为常态。热钱在目前也烧不出一个托育行业的独角兽,虚假繁荣终会落幕。数字最善于欺骗你的眼睛。

欺骗眼睛的数字——入托率

很多分析师在对比入托率的时候,得出的数字是:丹麦62%、法国56%、韩国53%,中国4%。并简单的认为,只要我们国家的入托率在未来5-10年达到发达国家的50%的水平,托育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千亿,一片蓝海在等着你来开发!

我国的家庭结果多属于“4+2+1 ”,受计划生育政策影响,90 后大多为独生子女,新生儿的出生率在逐年递减,虽然有二胎政策的开放,但大走向不变;中国家庭老人和我们的托育意识,和国外有较大差异,意识的差异无法在短期得到大幅提升;国内的养老制度接近完善,老人时间充沛,有较多时间照看小孩。

欺骗眼睛的数字——人均支出

根据专业机构调研,托育线下价格在 4000 元/月左右,一二线城市略有差异,年内付费时间以 10 个月为主 (参考幼儿园)。由此预估 2019 年托育的客单价约 4 万/人/年。根据测算2019 年托育市场渗透率大约在 5%, 最后可得出托育行业市场规模约 930 亿元。

但在另一项我国家庭子女阶段性教育支出的问卷调查中显示,早期教育的教育支持占比最低,仅有1成,根据《2019年中国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分类》来看,目前的发展和科学性都很合理,但是想教育其它阶段的教育支出,仍占不到大头。

2019年中国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分类

政策鼓励托育没错,资本疯狂追捧没错,但托育的真实需求已经被严重夸大。

千亿规模和超高增速,对实操没有太大意义,甚至是误导。托育机构多属于线下生意,有很强的区域属性,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虽然情况肯定不一样,但做的多是周边生意,影响得仅有方圆5公里的托育需求。

真正和一个托育店有关系的,可能仅仅是方圆5公里之内的需求。有个做托育加盟的投资人,一家直营店没开,却在全国推广加盟,私下不无得意地透露:“我知道现在自己开店不赚钱,但卖加盟赚钱啊,我先吆喝吆喝,让大家一起把市场做起来,时机成熟了自己再开。”

欺骗眼睛的数字——净利率

假设定位中高端的托育机构,使用面积 600 平方米,师生比在 1:5 左右,单纯经营托育,收入规模约 594 万元,税后净利润 130.87 万元, 对应净利率 22.03%(托育服务在 2019 年 6 月 28 日出台税收优惠政策后,净利率提高了 5-6pct)。若在托育基础上,周末增加一天的早教班,则收入规模约674.64万元,税后净利润182.71万元,对应净利率27.08%。

但在托育机构实际经营中,师生比1V5已经很高了,1岁以下只能1V1,老师的成本非常高,中高端的托育中心收费比幼儿园还贵,但托育大概率还是要亏损经营,受学生人数限制,未来收入受限,成长的天花板极低。

而托育针对的0-3岁孩子,进入托育中心后的实际复购率极低,销售花大力气招来的孩子,在1-1.5年都就会离开托育中心,进入幼儿园。家长们的想法,也多是把托育中心当做孩子进入幼儿园的一个过渡。

托育市场的数字最有欺骗性,你看到的市场规模、入托率、人均支出、净利率都只是数字上的美好,实际天花板低、不具备规模效应、安全事故高发。那么托育的未来形态在哪?

“托育早教一体化”或成发展趋势

对于托育行业未来发展趋势,有行业人士表示,“托育早教一体化”可能会成为行业发展一个趋势。他表示,托育机构和早教机构所面对的都是0-3岁的孩子和家庭,客户对象是完全重合的。托育和早教一体化一方面可以降低机构运营成本,扩大生源。另一方面,对于家长来说,可以给孩子更好更全面的教育。让“教”和“育”有机结合起来,更好地满足孩子的成长发展需要。

之前在净利率部分的计算,在托育基础上,周末增加一天的早教班,对于净利率便提升了5.05%。虽然托育不是个好生意,但我们不否认托育行业发展的必要性。

我们了解到,目前已经有很多早教托育机构实行“早教+ 托育”,未来托育这门生意怎么做,我们拭目以待。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说出你对托育、早教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