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短视频或是倒逼教改的绝佳武器。

2014年,五位中国教师前往英国汉普郡的博航特中学,与当地教师同台竞技:双方分别用中英方法教育各自学生一个月,以月底测验的形式,证实谁的方式更有成效。成绩一出来,英国人当即傻眼:中式教育在数学、科学、英语、普通话和体育这五大科目全面获胜,其中理科平均分高出英式教育18.33分,英国老师惨败。BBC将这段对决拍成纪录片《中式学校》,引发中英教育模式的广泛热议。
相信所有对教育感兴趣的短视频平台都做过同样的梦,快手抖音也在此列:每个静谧的午后,或地铁到站前的十几分钟,学生们打开短视频观看十五分钟的英语课。他们记住了一个单词、一个语法、一个句式。在下车之前,孩子们都能自信地对车窗外的人群比出一个大拇指:“妈妈再不用担心我的英语。”

短视频与知识下沉

今年4月17日,央视网突然对二次元圣地B站发出书面表扬:《知道吗?这届年轻人爱上B站搞学习!》。央视在文中大赞B站的社交型学习,行文不乏溢美之词:“如今在B站学习已成为无法忽视的现象,它与它的用户共同创造了这种新式社交型学习平台。有趣而快乐的学习似乎没那么困难。”如果你了解官媒对抖音的历来态度,就不难想象春风得意的B站背后,一定站着口水直流的抖音。

每逢教育话题,抖音习惯把厦门大学易中天、华中师范大学戴建业这两位百万级大V搬出,以显示抖音在知识领域的海纳百川。在今年8月的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信誓旦旦地表示:抖音将面向教育内容创作者,大力扶持,加强知识类内容的发展。

抖音的教育梦画面很美,做起来很难。

短视频能在16年井喷式爆发,在于成功抢占现代人的碎片时间。网友们习惯于把自己一天之内的精神状态分为紧绷态与松弛态,各用于学习工作与业余时间。

在松弛态的无尽内容中,以短视频的多巴胺分泌量最高:猎奇、刺激、搞笑、魔性……大量娱乐信息在极短时间内充斥人的脑腔,带给人精神的无上愉悦。以至于网友将郭德纲的相声剪成短小精悍的集锦后,热度竟比原作更高。

脱离了高频刺激的娱乐属性,短视频的优势也就不复存在。这使抖音的教育内容制作者们不得不对知识本身浓缩提纯,使成品更贴近趣味科普。尽管一条教育抖音的最高时长已从15秒延长到一分钟,但仍洗不掉浓郁的段子风格,学习型短视频离真正意义的教育内容仍有差距。

在抖音的头部英语教育作者中,大多人运营着单一英语知识点与英文相关的生活段子,并谋求自身品牌的带课或带货。其中拥有340万粉丝的大V英语学堂,第一畅销书已经售出16.4万本,带货达人之名当之无愧。

在新媒体内容人的职业课上,有几句传世名言:你的标题要像鹰爪的倒钩,把野兔一样乱蹦的用户狠狠钩来;你的主内容要像层层递进的沼泽,让用户沦陷其中;你的内容过渡部分要有金句或名梗,让躁动不安的用户不再挣扎着想跳走;你的结尾要像足球射门,必定要狠踹一脚,浑浑噩噩的受众才会转发内容。因为众所周知,转发是新媒体的生命线。

所有的教育短视频制作者都心知肚明,几乎没有人会把一堂中学课按时间轴切分逐个上传至短视频平台。在这里,段子化的知识被普遍认为是“教育下沉”的必经之路,即便十多年前的百家讲坛,也在授课中穿插进大量人物段子和故事性的起承转合,使整个内容更贴近评书。

这也是互联网时代的困境:纯度越高的知识,传播劣势越大。百家讲坛尚且如此,到抖音这样的UGC平台,就不可避免地成为知识下沉的新战场。

内容与雪花牛排

做内容有个永恒不变的真理。每个事实内容(资料、数据、常识等),像是人的吸气,是对内容的摄入;每个观点内容(总结、论断等),像是人的呼气,是对内容的整理吸收。好的内容,应像雪花牛排:两种内容呈大理石花纹状分布。一个完整的“摄入——吸收”流程,会让人脑对内容的印象更深。一个显著现象是,国内的文科课堂,往往是观点内容的比重偏大,许多学生尚不知李清照的性别时,就知道此人是婉约词人,又号易安居士。而理科课堂中,往往是事实内容比重偏大:先背定理,再问为什么。就像要求人在文科课上大口呼气,而在理科课上大口吸气。被此类课堂节奏淘汰的“慢”孩子甚至不用单独举例,几乎每个班都有几位。

当这种规律转移到短视频身上,就形成鲜明矛盾:短视频的形式适合抖包袱玩段子,或简单的画面刺激。当短视频强行来讲教育,事实与观点往往缺其一,最终产出管中窥豹的内容。

易中天与戴建业是少数几个在短视频中讲好知识,同时也具备传播性的作者。易中天口中的曹操动辄“开party”,戴建业描述的杜甫正事不干,跟着李白“采仙草,找仙人”。其它作者并无谈笑风生的本事,只好找来教育类抖音运营教程,把内容做成几大流派:

打动人心派:深夜时间搭配直戳人心的声音,极易引起关注,如某段英文深夜独白获赞两百万。

搞笑段子派:寓教于乐的方式,如某段“泰式英语发音”。

干货内容派:指向性强,收藏率高,带货能力最强,同时最难制作。干货内容的头等要务,是做好精确定位,确保每一个点进阅读的人,都没有受骗感。

如果单看抖音人制作的知识内容,你极易沉浸在知识的魅力当中无法自拔:这里的诗词歌赋饱含深意;几何题充满玄机;一句“我太难了”竟有多种英文说法。只有读到最后你才会发现,一切抖音知识都是“免费试吃”,真正的内容隐藏在各作者的付费长课中。你所看到的知识,只是作者想让你看到的那部分。

最佳武器

教育改革是个永恒难题。如果具体到教学者身上,当前改革对教师的要求是,从单方面灌输知识的教书匠,转变为互动型课堂的组织者(大意,非原文)。这意味着决策层也意识到,填鸭教学越来越成为国内教育的核心弊病。在纪录片《中式学校》中,博航特中学的教职人员就曾对中式课堂有段名言:“我很生气,学生们在如此乏味的上一堂课。老师在前面照着幻灯片讲课……我只在教室里待了20分钟,就已经受不了了,所以我对这些学生深表同情……我想起我小时候一节课,天气炎热,我昏昏欲睡,而我的老师还在讲个不停……”信息时代,填鸭式教学已无法“独步武林”。古人的形象历来分为历史形象和文学形象,如今要再加一个网络形象,对历史人物或原著的解剖重读已成为网络文化的重要部分。在讲授庄子《逍遥游》时,大量学生都能想起那句网络名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

对此,有的教师一笑置之,有的对此类打岔深恶痛绝。不论发怒与否,被学生打岔几乎是必然现象,所有教师不得不团结起来,以正视“一锅炖不下”对《逍遥游》的影响。

短视频等新媒体的出现,可以对传统教育产生倒逼改革的作用。短视频对知识提纯的思路,本就是传统课堂中新课导入环节的变体。过去老师们在讲海伦·凯勒《我的老师》一文前,总要请两个学生站上讲台,体验聋哑盲人的生活状态。抖音人把诸如此类的内容放到线上,并比线下做得更有趣。学生更乐于在抖音接受这段导入,远甚课堂。

短视频应当是教育改革的助燃器。在教师主导的知识传授延续几千年后,短视频以新的姿态出现,展示了受众主导的知识传授当如何操作。这种感觉类似四大行坐享垄断时,一个余额宝横空出世,用此前未有的,几乎保本的高收益吸去所有储户的青睐。四大行自利率管制来第一次猛然坐直身子,看到了故步自封的危险。

由此看,短视频或是倒逼教改的绝佳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