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乐队的夏天》火了,很多人都撞上了摇滚的胸口。细数《乐队的夏天》里乐手的音乐教育背景,大多数是因为热爱音乐而自学苦练成才或者是在音乐小作坊练习成才,仅少数乐手在专业音乐院校接受过体系化音乐培训。乐队热的背后,乐手的教育出口与入口在哪里?音乐教育会“趁热”火一把吗?

导语

乐队的夏天》火了,很多人都撞上了摇滚的胸口。

据统计,《乐队的夏天》里30支乐队中的117名乐手有超过20种职业,其中超过一半的乐手都是斜杠青年,有着隐藏职业,这些职业中有教师、设计师、媒体人、理财规划师、互联网公司从业者等,涉及十几个不同的领域。

细数《乐队的夏天》里乐手的音乐教育背景,大多数是因为热爱音乐而自学苦练成才,或者是在音乐小作坊练习成才,仅少数乐手在专业音乐院校接受过体系化音乐培训

在中国做摇滚乐队并不容易,既要挣钱,也要有傍身之技。比如摇滚乐队的基本配置有主唱、吉他手、贝斯手、鼓手及键盘手等。若要修炼傍身之技,从小到大接受相关的音乐教育培训显得尤为重要,与之相伴的音乐教育市场也越来越有意思,覆盖从成人、青少年及儿童等多个领域。

职业乐手的“教育出口”

即使《乐队的夏天》里极少有人在专业音乐院校接受体系化的音乐培训,乐队的文化仍然需要传承。“专而精”往往属于少数人。在这档节目中,痛仰乐队主唱高虎、新裤子乐队的贝司手赵梦就来自于迷笛音乐学校。

迷笛音乐学校是一所于1993年初在北京成立的民办院校,被称为中国摇滚音乐的“黄埔军校”,为中国的现代音乐产业培养了不少人才。这所学校主要做的是现代音乐的考级培训,比如电吉他、电贝司、鼓等乐器的考级,这些乐器都是摇滚乐的重要组成部分。迷笛学校校长张帆也是摇滚音乐的爱好者。

因音乐考级面对的人群分布广泛,占据了音乐教育市场的大部分份额。诸如迷笛音乐学校、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等主要面向成人艺术教育领域。

由于音乐教育对于师资、教学环境和教学用具的要求更高,这也使得音乐教育培训产业的门槛不仅高,而且有一定的特殊性。

而艺考音乐培训则属于音乐教育市场的另一类。据鲸媒体观察,在超百亿的艺考培训市场中,美术类艺考获得资本的关注最多,但音乐作为门槛较高的细分行业,其整体的融资额仅有2亿。不过在市场的催热下,音乐艺考会变得更加火热吗?

对比于其他艺考项目,音乐类艺考的要求要更高。音乐领域所需要的文化产业人才专业性较强,要求学生既要有良好的音乐基础,又要有良好的音乐表演技能和音乐学理论基础。

一位从事音乐表演方向的教授向鲸媒体表示:“音乐类艺考市场较乱,根本原因在于对艺术的评判标准不同,考生都有鲜明的个性,艺术追求百花齐放与百家争鸣,每个考官都有自己标准与注重特色。

在《乐队的夏天》中,九连真人就有乐手参加过艺考。对于参加艺考的考生,未来的出路则更多会结合音乐领域人才所需的特质,集表演与创作为一体,职业方向也可以考虑教育家、表演家、音乐家、作曲家、职业乐手、歌唱家等。

乐手转向音乐培训机构

较之极少数成功转型音乐培训的乐手,其他绝大多数乐手还仍在浅滩中游走。

为了延续音乐教育的传承性,有不少音乐爱好者纷纷办起了音乐教育机构。其中不乏一些由明星主导的教育项目,如胡彦斌创办的音乐培训班“牛班”、任威与胡海泉创办的学音悦网等等,以及曾获巨资关注但已经陨落的星空琴行等。

牛班和学音悦网都属于在线音乐平台,依托线上直播开班。而星空琴行则依托琴行开班,大部分情况下只能靠卖钢琴挣钱,教学所带来的附加值很少,线下传统模式学钢琴枯燥无趣,且付费率低。在这种模式下,师资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钢琴老师的不可复制性。

另外还有一些由摇滚乐手参与创办的艺术培训机构,例如战斧乐队贝司手张新伟参与创办的当代节奏艺术教育等战斧乐队组建于1992年初,是国内最早的重金属风格乐队之一。

线下音乐培训机构普遍遇到的问题是,小作坊类不靠谱的机构居多,缺乏成规模的教学体系以及师资团队。张新伟表示:“乐队里面经常会有打拍慢一拍的鼓手,碰到不靠谱的培训机构,教熟了之后不好纠正。”在乐队工作之余,他与合伙人安子联合创办了当代节奏艺术教育机构,平时主要负责各条线音乐老师的招聘及培训等。另外乐队也有配音人员担任机构鼓手老师的角色。

“对于初创小机构而言,师资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安子对鲸媒体表示,目前当代节奏艺术教育机构仅在天通苑开设一家中心店,计划将在两年内逐渐扩张至三家,“谨慎起见,不会考虑大规模扩张”。

低龄艺术类音乐获青睐

目前家长越来越重视对孩子在教育方面的投资,且这一趋势正不断向低龄化发展,尤其是偏艺术类的音乐。这一类的艺术教育都在与K12大市场里的应试教育抢时间。

从近年融资情况来看,据鲸媒体梳理,2016年有6家音乐教育机构发生融资,其中最大的一笔是艺评网获北京互联美盛文化集团数千万元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2017年有15家音乐教育机构发生融资,获投最多的是涌铧投资对SIA国际艺术教育的5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投资;到了2018年,共有11家音乐教育机构获融资,其中,VIP陪练一年之内分别完成了B轮+C轮数亿元融资,成当年最大一笔音乐教育融资。

直到2019上半年,有8家音乐教育机构发生融资,其中快陪练获1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以及AI音乐学院获数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

通过以上梳理,鲸媒体发现,随着政策利好的释放,素质教育赛道愈加受到资本青睐,但获融资的音乐教育机构数量有限,且大额融资多出现在钢琴等乐器教学、在线陪练或是与AI相结合的音乐教育方向。

传统音乐教育大多偏向线下教育,因其标准化及扩张程度较低,很难获资本青睐,从近几年的融资情况来看,资本也将目光转向了带有互联网与AI技术元素的音乐教育,更关注跟线上相结合、和科技相结合的模式。

在线乐器陪练模式就是关注点之一。目前在线素质教育渐渐成为教育行业发力的方向,在线陪练模式也开始慢慢变成通用模式。

真格教育基金副总裁姜敏曾公开表示:“之前因为地理位置和成本的客观条件限制,陪练的需求和供给不能连接在一起。但由于直播的出现,供给和需求终于可以有效地连接起来,所以在线陪练的市场会迸发得特别快。”

直播的出现,催生了诸如快陪练、VIP陪练、小叶子音乐教育等在线音乐陪练平台。不过教学效果是否更契合用户心智,以及模式是否能解决传统乐器陪练的弊端,还有待市场验证。

从成人到低龄儿童,音乐教育已经深入人心。《乐队的夏天》火了,音乐教育会“趁热”火一把吗?

拓展阅读

1.乐队火了 音乐教育机构如何竞逐蓝海?

2.在线钢琴陪练独领千亿级音乐教育市场

3.资本虽进场,在线音乐陪练跑出来还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