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外专局的官方统计,2017年中国从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已达40余万,合法外教数量仅占三分之一。会说英语的,甚至是只长了一张外国面孔的,统统被等同于能教英语的、会教英语的外教。但在多方关注外教资质的现阶段,家长将更加趋于理性,借噱头捞快钱的时代接近尾声,口碑和教学效果将成为外教培训机构的生存法则。

导语

7月15日,首个全国性在线教育规范文件发布,其中一项是对外籍教师资质进行规范。意味着以后外籍教师在中国线下教学也必须持有外专局发放的专家证明;在线外籍教师,则必须提供学历证明及相关的教学能力证明。

就在几天前,英孚英语、红黄蓝等多家业内知名教育机构则因外教涉毒、违规等问题进入公众视野。据公开信息显示,英孚教育在北京、上海、广州等70多个城市开设了250多家分校。目前已雇佣52000余名教职工。老牌实力企业,在外教师资上出现如此大的问题,引发担忧。

警惕:家长迷信带来“外教热” 个人隐私论调成保护伞

近年来,我国教育培训市场持续火爆,针对中教老师英语发音不够纯正的问题,有机构打出了英语“母语”学习法,引入外教教学,逐渐风行,根植在中国家长心中。

然而在教学实践中发现,主打口音纯正的外教并不能很好地把控应试教育提高考分的诉求;使得外教英语课外辅导机构将目光聚集在5-12岁、语言学习黄金期的少儿群体。

的确,一名合格的外教可以纠正读音不纯正的问题,还能激发孩子英语学习的兴趣。但家长无法分辨外教的资质是否合格。在一些家长的认知里,会说英语的,甚至是只长了一张外国面孔的,统统被等同于能教英语、会教英语的外教。让一些英语培训机构有空可钻。

据湖南经视报道,长沙一幼儿园聘请了一名美国黑人外教后,改名为国际幼儿园,托育费用直线上涨近3倍。后被查实,所谓的美国黑人外教来自非洲,只会有限几个英语单词,大部分课程由这位“外教”的985院校毕业生“助教”进行,而他只负责“刷脸”就可拿到高薪。

外教行业恶性事件频出,家长开始关注外教资质问题,于是很多机构开始寻求国外专业背调公司的帮助,并标榜将调查报告列入外教录取的考量标准。然而,这些考量标准却鲜见公示;在被问及“为何不按照规定,公示所聘用外教的基本信息及资格证书”时,一些机构表示是基于对外教个人隐私的保护。

但也有声音认为,在十分注重个人隐私的欧美,这些背调公司的信息来源合法性存疑。因此,此类背调报告的准确度和真实度存在极大不确定性,被质疑仅仅是宣传噱头。

现状:机构外包监管缺失  外教行业实应补课

伴随着“外教热”,主打外教课程的语培机构越来越多,而外教来源查找及档案溯源的较大难度,使得很多机构选择将招聘及师资培训外包给第三方。

这对于很多新入局的玩家来说是利好的,包括今日头条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入局教育,创办少儿英语品牌gogokid,也可能是看中了完整的外包模式:由第三方全权提供师资,并承担相应责任,新玩家得以快速发展。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一家外籍人员线上招聘平台上,外教被分为母语外教、低价外教等类别,其中低价外教一栏多为无两年语言教学经验,也没有国际认可的语言教学类证书的外教。公开列项招聘这类“三无”外教,令人咂舌。

师资招聘及培训的系统化业务线外放之后,监管必然失焦。机构对于外包公司提供的外教也很少会再次严查,这就导致目前培训机构更像是中介,对接着外教和学生。所以近年来频繁曝出外教失德违法的恶性事件,其实可以说是行业内玩家增多、乱象痛点集中之后的必然爆发,也是整个外教行业应该补的课。

USKid中美双师学堂事业部总裁翟少成也提出,家长的饥不择食,导致合格外教供不应求。“外国人不能等同于外教。”他表示,USKid严查外教老师学历证书、美国各州颁发的教师资格证以及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证书,三证齐全才能够保证教学效果。

VIPKID方面对鲸媒体表示,平台目前的外教100%为线上兼职,大多只是在个人空闲时间进行线上授课,其中超80%的老师有合规的教学资格证书。她认为,在线下外教管理越发严格的未来,线上兼职外教可能会成为更多机构的选择。

关于线上兼职外教的来源,她表示,初始阶段是通过外包机构提供,后期机构自主审查监管之后,逐渐变为以转推广为主。同时她也表示平台关注到了新规的出台,会在规定时间内自查调整。

回溯:“毒”外教危害学生事件层出不穷

据媒体报道:2018年,北京某培训机构一名持旅游签证而无教学资质的美籍“外教”,在一对一课程中猥亵一名5岁女孩。

同年,上海一所高校被爆雇佣一美国逃犯任英语教师。据称该名老师因被指控谋杀妻子和猥亵儿童,已在逃14年。

2017年7月,温哥华太阳网报道,在北京某著名私立学校教授英语,同时任女生足球、排球、垒球等项目教练的男子Robert John Robertson,因引诱女学生、性侵等行为,被加拿大卑诗省教育部无限期取消教师资质。

我国成为了“毒”外教逃脱法律制裁的避难所,一定程度上是无良外教招聘中介机构的推波助澜。今年4月,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黑外教”案件:一家名为“柏克莱”的教育咨询公司涉嫌非法组织外籍人员偷越国(边)境、骗取工作许可。

经查,这家公司常年为毫无工作经验的外国学生进行劳务派遣,有的“外教”甚至只有高中学历,甚至有犯罪纪录。而就重庆警方在“柏克莱”公司的电脑里查获的资料,这些外教所持有的“无犯罪纪录”证明及学历均系伪造。

梳理:政策并未缺位 肃清还需多方配合

尽管外教行业乱象频频,但查询资料发现,政府及各地方对于外教的监管政策并未缺位。

对于外教本身,外专局曾作出相关规定:首先,合格的外教需来自母语国家(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爱尔兰、新西兰、加拿大、南非),如来自非母语国家,则需在上述列出的母语国家完成本科学历。其次,外专局对于外教学历要求是本科及以上水平,且需要在本科学历完成国的中国大使馆进行认证。另外,下列三个条件中至少需满足其一:大学专业为语言专业或教育专业;或是具有TEFL、TESOL、CELTA等国际认可的语言教学类证书;或是在本科毕业后,从事过至少两年的语言教学工作。

对于聘请外籍教师的学校及机构,外专局和国家教育委员会曾颁布《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聘用外籍专业人员管理办法》。相关学校及教育机构,必须经外专局批准,取得聘用外国文教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后,方可开展招聘工作。

线上培训机构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取得资格证书的机构,需按规定参加外专局和有关主管部门组织的年检注册。

同时,2017年外专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外交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全面实施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的通知》。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关于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从事培训活动的教师,必须遵守我国宪法及法律,取得教师资格或符合相关要求。

尽管政策从未缺席,但据外专局的官方统计,2017年中国从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已达40余万,合法外教数量仅占三分之一。

在多方关注外教资质的现阶段,家长将更加趋于理性,借噱头捞快钱的时代接近尾声,口碑和教学效果将成为外教培训机构的生存法则。

拓展阅读

1. 红黑榜|我换了十个外教,“我就事儿妈了”咋滴?

2.有教未来宣布破产,创始人退出,在线外教面临生死关?

3.【鲸视角】输血与造血:送外教进公校的微语言如何走2B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