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利好政策不断出台与资本的持续投注下,这几年以互联网为载体的线上钢琴陪练赛道愈发火热。

导语

数据显示:2017年,以美术、钢琴(音乐)为代表的素质教育,其青少年参培人数均超过了3000万,其中钢琴教育的人数仍在以每年10%的速度不断增长。有投资机构报告也显示,截止到 2022 年,整个音乐教育市场预计会达到4000多亿的规模,在线陪练市场的需求大约占1000亿左右。利好政策的驱动加上庞大的市场潜力,吸引了众多创业者竞相涌入这一赛道。

资本催生的行业“独角兽”正在崛起

毫无疑问,资本绝对不会错过品尝这块“大蛋糕”的机会。在资本的持续投注下,这几年以互联网为载体的线上钢琴陪练赛道愈发火热。甚至引得头部教育企业也开始布局音乐教育业务,如K12品牌机构掌门1对1,2018年也推出了掌门陪练,专注培养孩子们的音乐素养。

同时,资本也催生了几家崛起中的头部企业。据鲸媒体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134家素质教育机构获融资,总计43.6亿元,11家音乐教育公司共融资15.34亿元,占比达35.2%;其中,专注在线钢琴陪练的VIP陪练一年之内分别完成了B轮+C轮上亿元融资,成当年获融资金额最大的素质教育企业。另外,致力于TheONE智能钢琴+线上陪练软件研发的小叶子音乐教育也在这一年完成了数千万美元D轮融资。

今年上半年,在获融资的57家素质教育机构中,有8家与音乐教育相关,其中,同样是钢琴陪练教育服务平台的快陪练获得音乐教育赛道最大一笔融资,其次则是智能互动音乐教学平台AI音乐学院

从资本的倾斜方向来看,不单是钢琴陪练,包括专注在线音乐教学的Finger、美悦钢琴以及研发智慧钢琴的Find智慧练琴等也曾获得真格资金等大佬的加码支持,但大额融资多出现在钢琴等乐器教学、在线陪练,或是与AI相结合的音乐教育方向。从投资趋势上看,在行业领头羊规模初显,占据大部分行业份额和资源的情况下,资本也在愈来愈多地向头部企业进行倾斜。

为解决痛点而生的在线陪练模式

对比国外与国内的现状来看,我国钢琴陪练市场还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VIP陪练创始人兼CEO葛佳麒介绍说:“在欧美有近40%的琴童正在接受陪练服务,日、韩则有大约25%的比例,而在中国,接受陪练服务的琴童仅占全国3000万琴童中的4%,这是一个亟待修葺的领域。”

其实,摸索出在线陪练这条路径之前,许多企业都曾尝试在线教学模式,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以VIP陪练为例,先后试水音频自动识别监测、教学曲目视频化示范、并推出师生作业系统三种业务模式,但均因未达到理想效果而告终。当然,前期历经模式不断推倒、重建的企业并不止VIP陪练这一家。小叶子创始人叶滨也表示,今天在线钢琴陪练已经被市场接受了,但这种模式要变成主流还需要时间。

在与几位相关企业创始人的交流中,我们了解到目前钢琴教育的痛点和难点集中于以下三点:一是钢琴教育的消费者与使用者是分离的,这就出现了家长与琴童的矛盾,有些孩子在压力和无奈之下对钢琴很难产生学习兴趣;二是对于想学钢琴的人来说,即使有了学习兴趣,但如果没有专业指导和陪伴练习,尤其对缺乏独立性、自主性的孩子,效率根本无法保证,练琴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三是主课费用高,为了保证练琴效果最好采用一对一教学,但这样每节课费用都要上千元,而且去线下琴房的路程非常耗时,家长每次陪练也会落得心力交瘁;此外,尚未实现标准化教学等问题,也是困扰家长和琴童的几大难题。

为此,各家主打在线钢琴陪练的企业给出了各具特色的解决方案。比如,小叶子推出了真人+AI陪练的模式,通过在APP中内置游戏化的设计帮助琴童提高练琴体验和自主性。“通过AI陪练,首先能够保证孩子每个练习的步骤都正确,然后让他的练琴体验得到十倍以上的提升。”小叶子创始人叶滨说。

而在主打真人老师在线陪练的VIP陪练平台上,老师主要扮演辅助性角色,在课后帮助琴童及时消化主课钢琴教师授课的知识,在课后练习中进行系统化、具体化的梳理。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家长陪练的负担。

钢琴大师郎朗也非常看好线上陪练这种模式:“通过专业老师的线上陪练来解决琴童日常练琴时的问题,是对线下主课的一种很好的补充和协助。

而营收数据也印证了这种模式的可行性与正确性。7月11日,VIP陪练的CEO葛佳麒宣布:“VIP陪练日均销售额已经突破500万元,仅今年一年,VIP陪练新增付费用户数预计将超过前三年总和的2倍以上。”

从获客方面来说,真人在线陪练的付费用户多集中于一线城市,且触角已经开始向国外延伸。

“这是由学习成本决定的。目前整个行业是线上为主,基本上不可能下沉。”不过叶滨表示,小叶子已经通过智能化以及与全球5000家线下琴房合作的方式实现了下沉,其陪练业务的客户多集中在二三线城市。

据葛佳麒介绍,VIP陪练已服务超100万名琴童,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其中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在内的国内用户占80%,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海外用户占到20%。

音乐教育还需“殊途同归”

目前,在线陪练平台上的老师几乎都是兼职的,教学多是在工作日的晚上和周末的白天进行,晚上6点到9点是约课高峰期。师资选任上,钢琴老师除了具备专业知识和教学经验外,还需拥有少儿教育背景,善于和孩子交流互动。

叶滨曾说,“AI陪练解决了孩子练琴的痛点,但AI没有感情,它识别的只是技术层面的东西,具体的教学还是交给真人老师来做,我们做的是更好地为老师赋能,因为老师才是传道授业,带动学生感受音乐之美的重要角色。”

纵观行业趋势,虽然大多数企业都意在借助互联网和AI等技术手段来解决行业痛点,但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归教育本质。无论是线上陪练还是线下教学,在打破技术壁垒的前提下,只有更懂得如何做教育,才能更好地利用技术为音乐教育赋能。

针对目前过分注重考级而忽视对琴童的音乐鉴赏力、情感表现力以及内涵理解力的培养等问题,行业人士也呼吁要重视艺术对孩子的熏陶。郎朗曾提及孩子硬性练琴易产生的误解,即“亚洲小孩弹琴怎么这么机械化。其实,这就是因为孩子没有真正理解音乐,没有理解钢琴这门艺术,我们要弥补这方面的空白。”

目前,虽然音乐教育行业已经成长到千亿级别,但还是一个需要不断投入才能产生正向循环的行业。葛佳麒说:“2016年,美国音乐教育产业的产值大概2000亿美金,而在2018年,中国音乐教育产值是300亿美金,这个数字实际相差蛮大。在中国过去3年里,音乐教育产业产值增速在15%以上,所以我想音乐市场会迎来非常富有想象空间的未来”。

未来,这个千亿级市场还将产生什么样的财富风暴和模式变革,我们拭目以待。

政策背景:今年6月19日和6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相继印发了《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以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这两份文件分别是我国新世纪以来,第一份推进高中阶段教育和第一份聚焦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教学改革的纲领性文件,其中均明确指出学校应当重视美育,表明了国家对进一步深化落实素质教育的态度,预示着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成时代新风向。

拓展阅读

1. 30年6次变革 雅思考试的变与不变

2. 做成功学的生意,这家企业对标创业黑马拟IPO上市

3. 线下少儿英语将回潮?线上少儿英语如何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