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AI教师应该对标真人教师服务?“AI教师的定位从来都不是取代真人教师,我们需要更懂学生的教师,而不是‘傻瓜般’的AI教师。” AI教师应该定位于一套互动性略强于课本的学习内容?“AI教师应该对标课本、录播课程,而不是对标真人教师服务。”

AI教师两面派

AI教师应该对标真人教师服务?“AI教师的定位从来都不是取代真人教师,我们需要更懂学生的教师,而不是‘傻瓜般’的AI教师。”

AI教师应该定位于一套互动性略强于课本的学习内容?“AI教师应该对标课本、录播课程,而不是对标真人教师服务。”

现在“AI+教育”赛道很火,光是典型的AI伪直播细分赛道,从去年至今就已经有多家教育公司获得融资,比如葡萄智学、GKid英语等。

AI伪直播赛道备受关注的同时,AI教师概念也被牵出。所谓AI教师指的是用AI代替老师来上课,通常做法是通过准备大量的授课视频素材,运用AI技术来判断学生上课时的实时反馈,从众多的视频素材中选择一些素材,“拼接”成一节模式与真人直播相似的课程。

之所以称之为“AI伪直播”,其原因就是在现有的产品模式中,学生看到的“外教”其实并不是在线的,而是提前录制好的视频素材。产品希望借AI的加持可以呈现出类似直播的教学体验。

AI教师究竟是应该对标真人教师服务还是课本?对于这一点仍有很多争议

有观点认为AI教师应该对标真人教师服务。现在会有教育公司给“AI教师”包装很多语音识别与评测、对话系统、图像识别、注意力模型、知识图谱等技术,以期达到对学生进行个性化教学的目的。他们认为教师精力有限,无法全面顾及学生整体的学习情况,更谈不上个性化教学。

实际上,在AI伪直播场景中的“AI教师”还不能完全做到像真人一样流畅自然。在所谓的直播教学场景中,如果核心的教师角色是由AI教师来承担,而缺乏真人教师的引导,学生则很难完全融入完全的数字化课堂当中。

如果要想让学生完全融入AI伪直播教学场景中,就需要在观感与互动上率先占领学生的心智。这意味着需要加大前期的投入,需要大量素材和符合儿童认知的设计。比如采用大量的真人教师录制视频,但这种模式下的“AI教师”并不自然;或者是采用动画互动合成,创设一个动画形象的“AI教师”,但是这种模式并不适用于更成熟阶段的学生,那这样无异于把学生交给一个卡通学习机。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更认同所谓AI不能取代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尽管是线上教学也应该是一个灵魂影响另一个灵魂,更不能把学生交给一个冰冷冷的、缺乏强互动感的“AI教师”。即便AI技术已经逐步渗透在线教育的各个教学场景,这当中的教育也应该是有温度的。

我们认为AI教师可以对标真人教师服务,但不能完全取代真人教师在教学当中的重要性。AI教师的定位从来都不是取代真人教师,而是成为真正老师的助教、学生的教练。

也有观点认为,AI教师应该对标课本、录播课程,而不是对标真人教师服务。这是从学习角度重新“AI教师”的定位。对比于其他学习形式,AI教师的教学效果要远远大于学生自己做练习、做题目、看教材。

对于学习场景而言,AI教师如果作为技术切入可以丰富学习的形式。AI伪直播模式就可以当做互动性略强的录播课堂,学生更多要关注录播课堂里的知识,降低对AI教师的期待值。

也有投资人向鲸媒体表达过,技术解决的是学习问题,而不是教学问题。我们可以通过更好的、互动性更强的书、视频、学习工具,甚至更好的作业错题本来帮助我们学习,这中间不牵涉任何的人力成本与服务型内容。

如果将AI教师对标录播课,那么AI教师产品的价格就应该要低于真人教师的服务。现在的家长比较在乎一个所谓学习产品的性价比以及学习效果,即便AI教师带给学生的观感并不如真人教师服务,但作为互动性略强的教学产品能够给学生提供好的学习内容,最终达到学习效果,或许家长也会愿意为AI教师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