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政府对于托育行业的利好政策层出不穷,这也使得2019年成为行业内所称的“托育年”。上到国家,下到各地政府;从注册审批降门槛,到调整税收减负担。面向1700亿的市场需求,背靠利好政策扶植,托育行业如今风高海阔,赛道中的老玩家和新成员能否轻而易举地一飞冲天?且看鲸媒体的观察。

导语

5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部署了进一步促进托育、社区养老和家政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措施。会议指出,将加快发展养老、托幼、家政等服务业,对上述行业加大税费优惠政策支持。

政策显示,从今年6月1日到2025年底,对提供养老、托育、家政等服务业收入免征增值税,并减按90%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

同时,对承受或提供房产、土地用于养老、托育、家政服务的,免征契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不动产登记费等6项收费。

如此实实在在的减税扶植政策,得到了托育赛道内各位玩家的广泛关注,有利于减轻托育行业的经营负担。同时,税收优惠政策对解决当前行业缺口,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目录

  • “托育年”利好政策频出,0-3岁托育赛道或成新风口
  • 托育行业多个顽疾待解,助力发展还需全局优化
  • 政策引导行业早期规范性发展,“托育早教一体化”或成发展趋势

“托育年”利好政策频出,0-3岁托育赛道或成新风口

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2015年起,新生人口数量有小幅度的稳定回升,数据显示,到2018年中国0-3岁婴幼儿群体超过5000万名。

居民收入的提高、家长群体的年轻化、育儿观念的转变,高质量的、专业科学的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巨大,更多家长会考虑将孩子送到托育机构,预计2019年中国婴幼儿托育市场规模将突破1700亿,0-3岁的托育机构迎来广袤市场

同时今年,政府对于托育行业的利好政策层出不穷,这也使得2019年成为行业内所称的“托育年”。

今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宣部、工信部、财政部、广电总局等18部门联合印发《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 《方案》指出,在增加托育服务有效供给方面,制定行业准入标准、管理规范和监管标准,明确婴幼儿照护服务对象等规范标准。调动各方面力量,在城市建成一批示范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在农村和贫困地区进一步提升婴幼儿照护服务能力。利用社区中心、闲置校舍等存量资源建立婴幼儿看护中心,鼓励有条件的地方举办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提供日间照料服务。

3月29日,国家卫健委发文表示,为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规范发展,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设置标准和管理规范,以保障婴幼儿安全和健康

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对于托育行业有了明确的政策规定,明确了监管发牌的部门,同时大力发展多种形式的托育机构,民办托育机构实现备案制,不必要申请行政许可,降低了准入门槛,同时允许民办托育机构进行盈利性注册

在国家各项政策的指引下,各地也纷纷出台了相应的托育行业扶植地方性政策。

早在2018年4月,上海市政府印发《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从托育机构设立标准、监管单位、管理体制和保障措施等方面,对构建托育服务体系提出规范发展要求。

而日前,上海出台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1+2”政策文件,包括指导意见和配套的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及设置标准,明确“政府引导、家庭为主、多方参与”的总体思路,促进托育服务健康有序发展。

2018年12月10日,四川省卫生健康委联合多部门发布《关于加快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的意见》,提出建立健全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的政策体系、标准规范体系和服务供给体系,满足广大家庭对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到2020年,婴幼儿托育服务政策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初步建立,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初步形成,婴幼儿托育服务水平明显提高。

上到国家,下到各地政府;从注册审批降门槛,到调整税收减负担。面向1700亿的市场需求,背靠利好政策扶植,托育行业如今风高海阔,赛道中的老玩家和新成员能否真的轻而易举地一飞冲天呢?

托育行业多个顽疾待解,助力发展还需全局优化

托育行业看似一片蓝海,舟行平稳,可引千帆竞逐,但是老水手们则纷纷表示水下有许多暗礁,如果不彻底处理,航行速度很难实质性提升。

他们所说的暗礁阻隔,第一个就是专业0-3岁托育师资匮乏。“师资是我在做托育中心遇到的最大的痛点,整个行业预计专业性人才缺口数以百万计。”艾乐教育创始人丁一鸣曾对鲸媒体表示。

他提出,专业师范学校毕业的幼师一般都针对幼儿园教学,有着专业知识的他们可以很好的完成“教”的任务,但在“育”方面,他们学习面对的往往是已经基本掌握了日常生活能力的3-6岁的孩子,但是对于托育中心0-3岁的婴幼儿,效果就可能会打折。

而市场中常见的保育员和育婴师,虽然在“育”的方面资历深厚,但是如果想要真的做到“教”,缺乏相关教学经验和知识储备的他们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但随着家长育儿理念的转变,单纯看护孩子保障孩子安全的传统托育方式,显然已经无法满足要求。而实际上,现阶段合格的托育师资应当是既有科学专业的早期教育领域的专业理论知识,也有从事托育行业的实践经验,属于复合型的托育师资人才。

尽管5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也明确提出,要加强师资队伍建设,职业院校和高校要根据需求开设婴幼儿照护服务的相关专业,加快培育相关专业人才。

但由于托育行业服务对象的特殊性,托育教师承担的责任和工作压力将会更大,如何才能推动有相关意愿的人才进入到专业托育教师的储备中,可能还需要相关教育部门和高校积极研讨尝试了。

对于托育赛道的玩家而言,还有一个顽疾令他们很是头痛,那就是家长对于托育机构的信任度不足。

很多托育机构从业者都表示,因为托育行业服务对象是0-3岁的孩子,但是客户却是家长。加上孩子在如此低龄段并没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毕竟在孩子婴幼儿阶段,托育机构选择的试错成本可能大到无法承受。”曾有家长这样说。

于是很多托育机构设立了全天候360度无死角的监控系统,但是面对十余个不可控的低龄段幼儿,教师工作压力极大,虐童事件时有发生,这都在损耗家长的信任度。

其实在0-3岁的阶段,孩子第一教育主体依然还应该是家庭。在这一阶段,机构教育无法代替家庭教育,因此,鲸媒体也建议相关托育机构多安排一些家长和孩子共同参与的互动活动,引导家庭科学地参与低龄段孩子的教育,让家长能够学习到专业科学的育儿知识,从而真正有效的促进家园共育,同时也可以一定程度上打消家长对于机构的不信任。

另外,相较于幼儿园,托育中心的运营成本会相对较高。低龄段孩子会需要更多更全面的关注和照顾,同时对于机构的配套设施等硬件要求也会很高。因此,很多托育机构都会选择走高端路线,但是较昂贵的学费也会损失掉很大一部分用户。

因此,很多托育机构都在烧钱中走向终结。随着政策利好扶植,资本的相继涌入能否缓解机构经营者的压力?托育机构会否像幼儿园一样走普惠化路线?如果托育机构在办学规范标准上参照幼儿园的办学标准进行,在场地、师资、招生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合规成本是否将会更高?这些问题也都有待思索。

政策引导行业早期规范性发展,“托育早教一体化”或成发展趋势

对于国家免收托育行业增值税的最新利好政策,丁一鸣对鲸媒体表示:“目前托育行业在国内的发展还处于较为原始和初级的阶段。国家税收政策的优惠,降低了从业机构的经济负担,对于托育行业整体的起步有推动作用。

他也表示,这一政策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于想要进入赛道的观望者的顾虑,降低了行业准入的成本,有利于行业早期规范性发展。同时也说明了国家加强对于托育行业的政策引导和扶植,对于行业而言实为重磅利好。

对于托育行业未来发展趋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原常务理事朱建新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托幼一体化应该是一个趋势,但是0-3与3-6是两个不完全相同的体系,幼儿园能做好3-6岁儿童的保育工作,不代表就能做好0-3岁儿童的托育工作。要避免把幼儿园小班的内容迁移,办成小托班。”

而丁一鸣则提出“托育早教一体化”可能会成为行业发展一有利趋势。他表示,传统的早教机构大多作为家庭教育的辅助,一般在下午、晚上或周末的时间进行,而周一到周五工作日的时间就被浪费掉了。“这个被浪费掉的原因,也是因为家长对于托育的不重视以及科学育儿观念的缺乏。”

“但是,其实托育机构和早教机构所面对的都是0-3岁的孩子和家庭,客户对象是完全重合的。”丁一鸣表示,托育和早教一体化一方面可以降低机构运营成本,扩大生源。另一方面,对于家长来说,可以给孩子更好更全面的教育。让“教”和“育”有机结合起来,更好地满足孩子的成长发展需要。

另外,丁一鸣也提出,利好的政策环境下,会有大量新玩家涌入托育赛道,这时行业规范性就显得至关重要。“建议国家尽快出台更加详尽的规范性文件和措施细节,有助于处在发展初级阶段的新兴托育机构更好地有章可循、有法可依、规范办园。”

拓展阅读

1.聚焦婴幼儿托育品牌经营,艾乐能否实现2021年香港上市?
2.封面报道 | 民办幼儿园求变记:资本与良心、营利与普惠的博弈
3.【鲸视角】注意,来自台湾的“安亲班”正在抢滩托育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