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深圳富源中学高考移民事件已然解决,但回望“高考移民”事件背后,关于相关问题的讨论依然余热不减。深圳富源高考移民事件为何引发全民讨伐?高考移民问题为何“一年一度”屡禁不绝?32名违规考生是否应该彻底取消高考资格?被称为“教育倒退标杆”的衡水中学真的不应存在?“衡中代培”、“华侨联考”,高考或将迎来“合法移民”?

导语

距离2019年高考仅剩20余天,各省纷纷发布新高考政策、最严自主招生的到来、深圳富源高考移民事件,一桩桩热点事件的接连爆出,家长和考生的心理素质似乎提前经历了一次大考。

近日,深圳市教育局通报了富源中学在深圳二模中,有6名学生进入全市前10名,超过深圳市传统四大名校事件的调查结果。经查实,深圳市富源学校2019年高考报名考生中,有32名考生属“高考移民”。对此,深圳市教育局将取消这些考生在深圳市的高考报名资格,核减富源学校2019年高中招生计划的50%。

为何高考移民问题屡禁不止?

尽管这次深圳富源事件使得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高考移民”这个字眼,但是只要在搜索平台上打上这四个字,就会发现,高考移民问题几乎年年伴随着部分考生高考资格被取消、有关人员被查处等新闻引发公众热议,俨然已经成为“中国高考的一大特色”。

高考移民这条道路上已然最不缺“前车之鉴”,可是为何还有“后事之师”们有条不紊的安排好一切,在这条尸骨横陈的“康庄大道”上“大胆向前走,永远不回头”?

因为“高考移民”钻了异地高考制度的空子,甚至经过多年的发展,总结出了一套合规操作!因为涉事各方都可以从中“分一杯羹”,“互助互利”、“各自安好”!

什么叫“合规合法的高考移民”?富源事件背后的“合作办校”、“衡水代培”就称得上是标准操作。“代培模式”和“高考移民”两者性质不同。“高考移民”是违规办理或伪造户籍、学籍,侵占本地户籍考生的高考权利,是明确要治理的。

(富源中学和衡水中学成立合作校)

但是“代培模式”却符合政策要求,甚至是包括广东在内的一些地方教育部门,所鼓励的教改措施之一。根据广东省教育厅公布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广东省参加高校招生考试实施办法》,2016年起,经政府主管部门认定的具备“两个合法”、“三个三年”的非广东户籍人员,其随迁子女在广东省参加中考并在父母就业所在城市具有高中阶段3年完整学籍的,可在广东省报名参加高考,并可与广东省户籍考生同等录取。

通过和名校、“高考工厂”的联姻合作,将考生以类似大学间的“交换生”模式,送去“代加工”,既可以一定程度上打破优势教育资源分配间的偌大地域差距,还可以提高地区和学校的(名校)升学率,家长满意、学校升级,教育管理部门与有荣焉。

这样想来,富源事件中深圳教育局做出的“几名头部考生全都符合深圳当地有关外地考生的资格规定”审查结果,有可能并非“睁眼说瞎话”。但是程序合规是否就合情合理?到底是不能管还是不想管,可供商榷。

为何深圳容不下高考移民?

其实在富源事件曝出的几乎同时,贵州招生考试院就通报了关于对三名已经成功“上岸”清华北大复旦的高考移民的处理结果,三个人均被取消学籍、勒令退学。

相同的事件、“大快人心”的处理结果,却并没有成功抢到富源事件的热度,难道仅仅因为被处理的三位考生是“已过期”追责?

显然不是。网上有一个几乎是共识的观点:“因为富源中学在深圳。

为什么深圳容不下高考移民呢?大概因为在深圳,富源事件已经不能仅仅局限于“高考公平”,而已经上升到了一场“素质教育精英”与“应试教育杀手”之争。

通过各种教改规则的发布和实行,可以看到广东几乎可以说是教改新规的“试验田”和“风向标”。深圳更是将沿海经济特区开放和包容发挥到极致,深圳考生的家长表示:“深圳最引以为傲的就是素质教育。

深圳各大名校都将“素质教育”作为教学基本原则。深圳实验中学最早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素质教育课程体系,除了基础学科的课程以外,还有形体课、陶艺课等等。以“阳光,进取,平实,包容”为校训的深圳第二高级中学,学生的社团参与会影响在校的评分,甚至作为优秀毕业生的重要考核标准。深圳中学则在2010年12月被评为课程改革和艺术教育两个素质教育特色学校。

(深圳第二高级中学校训)

可能有人质疑这种“重视学生综合素质而非高分”的培养方法,能否吸引到名师。深圳中学近期公布了其2019年拟招聘的教师名单,名单共35人,其中清华北大的毕业生有20人,还有1人为哈佛大学毕业。27人为硕士学位,5人为博士学位,还有3人是博士(后)。

也有人疑惑深圳素质教育所培养的“精英优生”能否平安度过高考的“独木桥”。2017年,广东省高考文理科排名,深圳就独占6名,全省最多。深圳实验,每3个高中生,就有一个能上重点大学,深圳中学2018届26人录取清华北大。

(2017年广东省高考文理科前十名分布)

当然,深圳可观的高考数据,确实离不开地区特招、降分等优待政策,但是保护素质教育作为地区趋势,这种福利也是深圳人民应得的。

而衡中空降的“高考机器”却直接抢占了深圳精英们的清北名校名额,以“应试杀手”的凛冽刀锋,在深圳人民好不容易缝制好的素质教育大旗上生生划了一道口子。深圳人民自然想把这些外来入侵者永久驱逐。

一棒打死涉事考生和学校是否可以根治高考移民?

目前,富源中学高考移民事件已经得到解决,但家长们的怒火却并没有完全得到平息。微博等公共平台的评论中,关于“高考移民处罚过轻,违法成本过低”的讨论和质疑屡见不鲜。

虽然说违规考生只是被取消了在深的高考资格,富源中学也只是核减2019年高中招生计划的50%,这些处理办法远没有“取消违规考生2019高考报名资格,1-3年内不能参加高考”和“封停富源中学,取消学校十年招生资格”等“民意”来的大快人心。

但是,一棒打死这32名违规考生和个别操盘学校真的可以根治高考移民吗?

用一个在网上收到高赞的知情人士观点,高考移民现象归根结底,是“公平法治的人口迁移制度与高考录取名额的省级配额制度之间的持久战”。

本来,保障公民迁移自由是我们身处的这一个法治社会的共识。但是高校在各地的招生名额分配不均则直接和各地高教资源配比、各省财政上缴水平、沿海城市或特定地区的特招福利政策等因素息息相关。这甚至可以佐证上述知情人士的观点。

(2018年985、211院校各省录取率)

有数据显示,2018年北京大学在北京的招生计划为105人,清华大学录取人数为162人,两所学校本科一批次中共录取北京学生267人,再加上保送生等特殊招生计划的学生,清华北大两所高校每年在北京招生总人数在500-600人之间,录取率为1%左右。

清华北大录取率比较低的是河南省,广东省,贵州等地,平均录取率为0.04%,也就是万分之四左右的比例。

2018清华北大各省投档线汇总)

河北省2018年总计达到清华北大投档线的不超过147人。清华在河北省的理科一批投档线为704分,北大今年在河北省的理科一批投档线为707分。最“惨”的是河北理科考生,考700分还上不了清华北大。

有网友评论:“在收费拨款时,清北复旦是全民的清北复旦,招生时是北京人的清北、上海人的复旦。”

“千夫所指”的衡中是否真的是“教育倒退标杆”?

无论轻重与否,富源中学已经得到了相应的处罚,然而“始作俑者”之一的衡水中学也“理所当然”沦落到千夫所指的境地。

提到衡中,最多的评价是“生产高考机器的流水线”、“剥夺孩子个性的魔窟”、“教育倒退的标杆”。但是今天一篇名为《骂完了衡水中学,也应该学学衡水中学》的文章,对于衡中细节化管理,老师们的用心程度和奖励制度的公平加以赞赏,一经发布竟刷爆了朋友圈。

其实作为应试教育中名副其实的精英校,“衡水模式”也体现了二三线中小城市,对于高考意义的理解。作为中国的“第一大考”,高考其实还承载着促进阶层流动,增加底层民众上升渠道的责任和意义。

对于没有那么多优秀“兴趣特长培养”、“家庭资源积累”的二三线城市考生,高分意味着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象牙塔的唯一“入场券”。有衡中学生家长表示:既不让“高考移民”,又不让“衡水代培”,是一种“以更大的不公平制裁更小的不公平”。

(网传衡水中学时间表)

也有人建议是时候推行全国统一试卷,统一分数线录取。但这种想法于现实阶段似乎过于理想化。生在河北的学子,或者是深圳普通家庭的孩子,其教育条件一般来说较那些深圳中产家庭的孩子有一定差距。统一试卷、统一分数线可能会直接扼杀一大部分二三线教育资源薄弱地区的考生的“高考公平”。

有文章指出,目前近20各省份宣布推行新高考改革方案,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高校在录取考生时要考虑其在高中阶段的综合素质”,“唯分数论”的高考录取已经成为过去式,高考移民现象也将随之走向终结。

然而这种推测也未免过于乐观,全民素质教育虽然是教育发展的大趋势,但在并没有实现大范围普及的情况下,很难保证家长和考生为了分数去上各种本没兴趣的兴趣课、参加各种不擅长的竞赛,这样“素质教育”可能会迎来“应试化”。这大概也是今年被称为“史上最严”的自主招生新政出台的原因之一。

华侨联考”会不会步“高考移民”后尘?

各地如此严防死守,“高考移民”之路已经不太可能走得通。于是,一些高招辅导机构为焦急寻求捷径的考生家长指了一条新路。近日,某教育机构的一则营销广告让很多家长眼前一亮,“对不起,没能早点告诉你,其实200分就能上 211 大学”。

(2018年各高校华侨联考录取情况)

在他们的表述中,这条名为“华侨联考”的新路不仅“合规合法”,而且得到国家支持,十分安全。并且由于竞争对手很少,成功“上岸名校”概率极高。

通过他们的“安排”,摇身一变成“华侨”的“土著”考生不必参加将普通高考,而是获得参加难度较低的中国普通高等学校联合招收华侨、港澳地区及台湾省学生入学考试(简称“华侨生联考”)的资格。

(教育部官网2018年5月30日发布的华侨联考报考条件)

华侨联考因政策宽松、录取分数低等优势,一直被视为华侨学生就读清华北大等中国名校的一条捷径,颇受中国父母的关注,华侨生联考招生指标单列计划,不占用各省招生计划。由高校确定后于每年5月31日前报送联招办,并由联招办汇总后统一向社会公布。

资料显示,华侨生将迎来又一利好消息,2019年华侨联考新增20所本科招生院校,本科招生院校共计336所,预科招生院校16所。但是,2019年起,国家教育部对华侨生资格作出重要调整,例如首次要求考生本人及其父母一方均须取得住在国长期或者永久居留权,并已在住在国连续居留2年(截止报名结束日),2年内累计居留不少于18个月,其中考生本人须在报名前2年内在住在国实际累计居留不少于18个月。

但是,对于原本就指望“高考移民”的考生家庭来说,在距离高考仅剩20余天的情况下,这也不乏是一条生路。那么,既然地图已经画好了,保障“高考公平”的相关主管部门是否已应该加强关注了。别让“华侨联考”步了“高考移民”的后尘。

 

拓展阅读

1、严查!多地出台政策严防“高考移民”

2、吐血梳理:一文看懂新高考改革总体进程丨图文

3、浙江英语高考成绩异议尘埃落定,新高考改革遭遇“冰山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