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教育内容才是本质、是核心,IT技术只是手段,不能本末倒置。

为营造良好的“互联网+教育”育人环境,保障中小学生健康成长,教育部办公厅在2019年1月2日印发了《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通知指出,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校要建立健全日常监管制度,明确监管责任和办法,切实保障进入校园的APP安全健康、科学适宜。强调要开展全面排查,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及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等内容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要将涉嫌违法违规的APP、微信公众号报告当地网络信息管理和公安部门查处,要采用多种方式提醒家长慎重安装使用面向中小学生的APP。

随着互联网科技的深入发展,学习类APP作为“互联网+教育”最典型的应用,在信息化2.0时代进入校园是顺理成章之事。2018年4月13日,教育部提出《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面向校园的互联网教育企业迎来了一轮新的发展机会。《中国教育类APP行业发展及用户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教育APP应用程序总数超过7万个,约占市场份额的10%,仅次于游戏类排在第二位。

线上学习APP越来越火,然而科技为学习提供了便利的同时,带来的种种弊端也开始呈现出来:有的孩子靠APP获得标准答案抄作业、有的孩子沉迷游玩系统、有的APP隐匿着“小黄文”、“色情交友”等不良内容……

这些含有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及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等内容的APP进入部分中小学校园,影响学生身心健康。学习类APP也因此被推上“风口浪尖”,在教育行业引起热议。

在线学习类APP到底怎么令孩子“上瘾”了?

2018年10月,一起教育科技旗下“一起小学学生”APP被曝出隐藏网游界面;2018年10月,“互动作业”APP因包含低俗色情信息和未经许可擅自开展网络出版服务等问题被北京扫黄打非部门责令停止运营;2018年11月,“纳米盒APP”因违法违规经营等问题受到上海市扫黄打非部门查处,进行整改;

同时,央视还曝光了“我要当学霸”、“阿凡题”等学习APP充斥不良内容,如在“我要当学霸”页面中,学生圈被细分为“小学自拍交友”、 “暗恋心事房”、“异地零距离”等板块,发帖记录中涉及内容不堪入目,有多人参与了留言,软件中隐藏的不良信息让人防不胜防。

从2018年10月20日至今,已有超过15000个学习类APP被下架处理。

2019年1月5日,由光明网主办,以《学习类APP发展与规范》为主题的“互联网+教育”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在会上,一起教育科技等企业共同发布了学习类APP行业自律倡议,倡导建设高效、健康、有价值的“互联网+教育”行业,做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

与会多名专家学者认为,“互联网+教育”对于推动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质量的确有积极作用。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杨念鲁阐明了“互联网+教育”的6点益处:学习不受时空限制、有助于实现个性化学习、多种学习形式促进知识结构的建立、多种受教育途径有助于思辨意识养成、表达门槛降低有助于培养社会责任感、帮助学生实现合作学习。

但光明网副总编张宁表示:“不可否认,作为一种先进的载体,在解决教育城乡和区域不平衡,因材施教、个性化发展这些方面,学习类APP起到了很多独特的作用。但部分APP内含的违规内容,也严重影响了学生身心健康和正常学习。所谓“趣味学习”与网络游戏之间如何界定?学习类APP进入校园如何审定?用软件学习同时如何保护眼睛?这些话题都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办好教育事业,家庭、学校、政府都抗着不容推卸的责任。

因此,有关教育科技产品如何进行长效规范,在规范的同时又该如何切实保护和调动市场积极力量,是当下教育市场亟待讨论和解决的重要问题。

视新技术为“洪水猛兽”,一规范就把“脏水和孩子一起倒掉”

凡麦资本执行董事肖雁认为:“目前绝大部分学习类APP没有自己的内容研发能力,尤其是将知识点融会贯通的能力,不能真正起到事半功倍,减轻学生负担的作用。教育内容才是本质、是核心,IT技术只是手段,不能本末倒置。”

科技产品本无原罪,之所以近些年来,走入课堂的手机、PAD成为各方绕不过去的“博弈点”,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互联网时代教育的新场景与新技术带来的新问题,以及技术背后复杂的利益诉求。如果我们简单的追求“短平快”的战役,面对学习类APP的“野蛮生长”,一味的反对和禁止,结果只会得不偿失。

互联网介入教育领域,是真正可以让孩子在新的科技革命中走到世界前列的。科技产品本不是“洪水猛兽”,但在“互联网+教育”的大潮中,却最能体现教育企业是否坚守社会责任。主管部门、教师和家长都需要认真甄别技术背后的利益诉求,将真正以责任、情怀、爱心为驱动的技术留在校园内,将以单纯牟利为目标,不惜伤害孩子身心的产品赶出校园。

学习类APP在学校市场依然具有前景,教育主管部门此次出台政策可谓是及时亮剑,在未来我们更需要逐步建立起学习类APP使用管理的长效机制,并搭建科学的信息管理体系。学生、家长、老师以及相关主管部门等都能成为监督教育技术与产品的责任主体,让对教育新技术与新产品的规范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做到科学前瞻、审慎预判,也要避免视新技术为“洪水猛兽”的想法,一规范就把“脏水和孩子一起倒掉”的现象发生。

在线教育的优质资源,让老师和家长都有了更多的选择

尽管政策监管趋严,但是学习类APP大量市场需求是存在的,关键还是产品本身有没有竞争力,商业模式是否简单可行。作为工具的学习类APP,需要在内容上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领一席之地。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孩子们的学习方式和学习工具也需要与时俱进。

在线教育APP如果使用得当,将会成为学生学习的“助推器”,使家长学校双方受益。线上线下一起发力,不但能推动着教育市场的扩增,还可以帮助学校、机构获取学生学习的数据,推动“互联网+教育”的不断深度融合,未来依然具有很大的前景。

教育要从初心出发,当“互联网+教育”乘风而上,如何让新的技术手段成为提升教育效率、助力个性化教育和因材施教的得力助手,并且在同时最大程度避免其可能带来的弊端?相信此次出台的学习APP规范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能够启发教育行业认真思考“互联网+教育”创新模式,真正发挥信息技术促进教育教学改革的有益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