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高思往后的战略,在未来五年,是百分之百按照to B的战略去发展,今天须老师也给高思下了定义,我们就是一个K12教育的赋能平台。”发布会后,高思教育集团总裁兼爱学习事业部CEO李川接受了鲸媒体独家视频专访,他表示,从体量上看,高思或许已经可以上市,但是还是想在业务上进一步精进和发展,或许未来会在香港或者美国上市。

导语

4月18日下午,高思教育举办了主题为“一起向上”的爱学习3.0发布会,并宣布获得由华平投资领投的1.4亿美元D轮融资

据了解,本轮融资后,高思将面向行业开启平台化战略,坚持S2b2c的路线,致力于打造以内容和科技驱动的K12教育赋能平台,同时在北京以外不会开设直营校。

此外,高思教育公布了五年战略:将以五年为期,聚焦OMO(Online Merge Offline)教育场景,打通课程、师资、服务、技术等链条赋能行业,计划覆盖全国90%以上的县市。

发布会上,高思还宣布与腾讯云达成战略合作,同时成立钉子学院,定位于开放式学习交流平台。

发布会后,高思教育集团总裁兼爱学习事业部CEO李川接受了鲸媒体独家视频专访,他表示,从体量上看,高思或许已经可以上市,但是还是想在业务上进一步精进和发展,或许未来会在香港或者美国上市。


(鲸媒体专访高思教育集团总裁&爱学习事业部CEO李川)

 

平台化战略:做K12教育的赋能平台

据须佶成介绍,高思教育早在2010年就开始公开出版核心课程,种下了开放连接的第一颗种子;自2014年起,高思开始尝试行业教学to B赋能的探索;2015年,正式发布爱学习平台;2016年11月,向行业开放双师资源;2019年4月18日,高思宣布,将公司定位于实行S2b2c模式的平台。

“高思往后的战略,在未来五年,是百分之百按照to B的战略去发展,今天须老师也给高思下了定义,我们就是一个K12教育的赋能平台。”李川说道。

从高思业务来看,所谓的“S2b2c模式”指的是高思通过给机构和老师赋能再去服务于C端的学生,“也就是我们帮着他们一起去做服务”。

事实上,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随着教育监管政策频发,K12机构们加快了探索to B开放平台的速度。诸如新东方、好未来、卓越等教育机构也不例外。

在李川看来,高思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三年半,形成了一定的规模:目前高思to B的学习平台已经与全国1600多个县市的5000多家教育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服务学员总量超过1200万。从去年高思10个亿的营收来看,仅to B就占了1/3。

此外,高思表示坚决不会“在北京以外开设直营校”,对高思而言,北京有两个定位,一方面它是一个实验田,“我们所有的产品,无论是语文还是双师,都是先在北京使用半年到一年,然后再到外地去找一些愿意尝试的机构去共同打磨。又是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会向市场去推广。”李川解释道。

而另一方面,北京还承担着高思实行to B战略的人才基地作用。在李川看来,北京有最好的人才,“你要给机构赋能,就要比机构有更好的办学经验、教学经验,这些经验从哪来?它实际上靠的是北京人才的这种积累培养。”李川告诉鲸媒体。

尽管目前做to B业务的机构着实不少,李川仍坚信这个市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to C大家都在做,但是to B都是刚开始做,现在还远远没有到达一个竞争的层面,而且有更多人进来的话,会使整个行业提升水平。”李川说道,“因为to C满足的是C端用户比较精准的痛点需求,但是to B可以赋能并且改变整个行业。”

为了更好地实现平台化战略,发布会上还宣布成立了钉子学院。据介绍,钉子学院是高思教育为中国民办教育行业搭建的开放式学习交流平台,也是国内首家专注赋能K12教育行业的公益组织。

钉子学院主要是把我们B端当地的校长和老师从线上聚集起来,共同交流学习办学教学等经验,类似于一个社群;不过,也会适当组织一些小型的线下沙龙。”李川说道。

 

OMO多场景融合,推出“三阶课”

发布会上,高思还进行了爱学习平台3.0的全场景升级。

在李川看来,教育应该将线上线下教学效果相结合,进行OMO的多场景融合,形成线上线下互动,从而提供高品质、全场景、个性化的学习体验。

李川将传统教育变革方向与新零售进行类比,在他看来,以纯在线教育企业为代表的“天派”和以线下教育机构为代表的“地派”可能都不是教育行业的终局:“线上和线下都不是本质,而近年来因为大数据、云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OMO逐渐成为主流商业模式,阿里带领兴起的‘新零售’就是零售业的OMO模式,同样在教育领域,下半场的主角会是拥抱OMO教学模式的新派企业。”

高思新产品“三阶课”的上线可以说是这一模式的代言。

据介绍,“三阶课”指的是将学生的线下、线上及课后三个场景进行贯穿,其中,线下课堂学习主要是夯实基础,线上专题课巩固重难点,课后AI辅导则用来查缺补漏。

李川解释道,“三阶课”主要针对的是当前教学存在的痛点:个性化问题没法解决;每次课时间有限,难点没法充分消化。

据悉,AI辅导老师主要结合大数据来提供个性化学习体验,同时,通过大数据推送类似错题,自动生成专属学情报告与错题本,达到精准教学、查漏补缺的目的。

谈及对AI的使用,李川认为,现在的教育行业其实还没有哪一家能真正把AI用好,因为要用到AI,首先要有场景,其次是数据,接下来才是人工智能。

他直言:“教育整体来说十分复杂,尤其在数据积累上,它不是单纯的行为数据,包含了人的思想、成长经历的数据。从当前来看,我们虽然覆盖了全国大量的学生,也抓住了场景和数据化的一些可能,但是从数据走向全面AI的阶段,还得在未来一两年再看。”

除了“三阶课”,发布会上还宣布了思泉读写3.0、思高英语3.0、爱学习双师课堂3.0等产品升级,试图用互联网+AI人工智能解决学生学习中遇到的问题。

以爱学习双师课堂3.0为例,升级后的双师课堂,会将辅导老师线上化,学生的反馈可以一键投放到屏幕上,主讲老师就能马上看到;家长可以在孩子下课前十分钟收到老师的反馈:由系统自动生成的一个报告,以及自家孩子的视频。后者采用AI识别技术,既可以记录孩子的高光时刻,还能个性化分析孩子的学习情况。

爱学习从1.0到2.0,再到今天的3.0,不变的是教育本身,变化的是与教育结合的技术。

“你会发现,我们之所以升级了,是因为有更好的、更新的技术出现了。”

李川告诉鲸媒体,比如说1.0,它可能就是互联网和教育的结合,它还比较浅层,只是一些信息的传递,把教研教学的一些内容传递给各个机构和老师;2.0实际上是因为整个的直播技术有了非常好的发展,有了高清的、实时的、动态的直播,使北京的老师可以给县城的学生上课;3.0则是因为大数据和AI的发展,可以实现线上线下数据的打通,也就促成了OMO的发展。

“所以你会发现整个的变化来自于新技术和传统教育场景的结合,不变的是教育的本质,也就是给到学生更好的学习体验、学习效果。”

未来,李川期待着更好的技术出现。“必须要实时地去吸收新的思想、新的观点、新的技术,并与对教育本身的理解做深度的融合,这样才能保证未来更好的发展。”

据悉,融资方面,高思教育于2012年完成A轮融资,晨兴资本投资;2015年,获九鼎投资的4亿元B轮融资;2017年,获得5.5亿元C轮投资,由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和沸点资本领投,创新工场、中金公司,正心谷创新资本等参与跟投;2019年4月,获得由华平投资领投的1.4亿美元D轮融资。

高思教育曾在2011年筹备搭建VIE架构,并在2012年完成;2015年,高思教育终止VIE协议,开始回归国内资本市场;2016年正式挂牌新三板,并于2018年摘牌。“或许未来会在香港或者美国上市。”李川说道。

 

拓展阅读

1、【鲸视角】摸底高思爱学习:双师课堂下的“样板间”与“鱼池”

2、2C加上2B,工具内容“两手抓”,家长帮扩张的下一步是?

3、To B 业务线首次系统公开,好未来如何走向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