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文介绍了近二十年来最有影响力的在线学习工具,其中包括学习管理系统、数字创作系统、适应性学习、大规模的开放式在线课程MOOC等。

导语

从数字教育的一开始,一直存在的一个大问题便是:“如果学生不与他们的教师面对面,他们如何才能有效地学习?”自从数字教育首次出现以来,紧接着90年代万维网令人陶醉的早期时代,在线学习面临着一个难以捉摸的障碍,即如何将虚拟的学生和教师转变为活生生的、会呼吸的学习者和教师,让你能感受并理解他们的思想和情绪;你可以想象和他们一起坐在一个演讲厅里。聪明的技术人员凭借其独创的技术克服了该障碍,将远程的学生转变为有心跳的有形生物,设计出不可思议的创新方法,如今大多数不可思议的创新成为了校园主流教育的一部分。二十多年前,当我被史蒂文斯技术学院(Steve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聘用,担任网络远程学习的主任时,远程学习就被冠以在线学习的古怪称呼,极少有工具可以帮助教师将在校课程转移到线上。我安排教师们上虚拟课程,但是教师们实际上是完全靠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支持。是要沉下去还是学会游泳?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先锋教师们潜下去,然后在没有任何高科技设备的帮助下,往往以鼓舞人心的方式,通过他们的智慧和独创性,简单而创造性地实现了远程教育。回望过去,以下是我认为过去出现的最有影响力的在线学习工具,这些工具帮助数字教育从仅仅只是一种实验变成了一种主流实践。

学习管理系统

现在,几乎所有国内外高等教育机构都安装了学习管理系统(LMS),教师们可以用它来创建课程材料,评估学生的学习进度并生成定制考试。学生们则可以通过它来实现点对点交流,也可以直接以文本、语音和视频的方式与教师交流,既可以先录下来供以后访问也可以立即实时运行。学生可以无缝地报名参加课程,并且系统会自动将学生的考勤和成绩上传到学校的中央记录里。教育科技专家兼广受关注的e-Literate博客的联合发行人Phil Hill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承认“LMS不仅仅只是大学核心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而且它还使教师和学生在课堂上可以创造性地使用技术”。Hill表示,“虽然LMS不性感而且经常被打击,但是没有它,学生就无法得知考试成绩或找到自己的作业。”在LMS学术供应商竞赛中排名并列第一的两家公司分别是Blackboard——早期进入LMS领域并且曾经占据主导地位的选手,以及后来者居上、相对较新的竞争者Canvas。这两家公司各自为650万学生提供服务。如今LMS的市场价值为92亿美元。

数字创作系统

面对日益复杂的通信技术,如语音、视频、多媒体、动画。大学教师以及本学科的专家们发现自己在技术上感到不知所措,他们大多数没有准备好创建数字课程。在线课程给教师们带来了负担,而这些是他们在签约学术生涯时未曾预见到的。毕竟,大多数教授在开启学术生涯时相信他们注定是要做学术工作、进行研究、发表研究成果并在课堂上教学。但对大多数教授来说,他们根本不曾想过有一天要进行在线教学。由于复杂的数字技能——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能力在学生中更普遍——变得具有决定性,因此出现了两种新的趋势。最大的趋势是长期受雇于业界的教学设计师参与到在线学术团队中,与教师们密切合作,上传并整合那些具有互动性且引人入胜的教学内容。另一个重大举措是教学设计作为他们技能的一部分,教学设计师转向数字创作系统,一种可以用来调动学生参与性的软件,鼓励虚拟学生像玩电子游戏一样敲击键盘或触摸屏幕。大多数创作软件还集成了教学评估工具以及学习成果测试。借助创作软件,教学设计师可以通过混合数字内容,如视频、图形、网络链接、PDF、拖放活动、PowerPoint幻灯片、测验、调查工具等来引导在线学生。一些系统还提供视频编辑、录制和屏幕下载选项。“好消息是,创建高产值的在线课程并不需要你成为程序员。”前纽约大学同事John Vivolo上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你所需要的只是想象力。”

与运营在线单元的成本相比,通过对教师、摄像师和招聘人员的补偿,创作工具相对来说是便宜的。

据一位分析师称,该创作系统市场目前相对比较平静,在北美的运营价格低于4亿美元,但随着数字课程的不断增加以及越来越多的学校转向教学设计师,该市场肯定会飞跃发展。

适应性学习

与运动中的风车一样,人工智能、认知科学、语言学、教育心理学和数据分析等众多学科共同促成了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即学习科学,其又推动一种新的个性化实践的进步——自适应学习。自适应系统可以根据每个学生先前的知识和技能实时进行调整,其根据学生能力的差异以及背景的不同采取不同的举措,对每个学习者的独特需求十分敏感。根据每个学生的行为,当一名学生在学习上遇到阻碍时,系统会自动建议该学生如何克服该障碍并继续往前学习的策略。和许多教育科技一样,对适应性学习的研究结果也是模棱两可的,有些人认为它比传统的课堂教学要好一些,而其他人则报告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在最近的年度校园计算调查中,大多数学术CIO得出结论:“适应性技术具有改善学习成果的巨大潜力。”

MOOCs

最近的虚拟新贵,MOOCs——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当2011年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家Sebastian Thrun和Peter Norvig想出了通过互联网传播机器人讲座的好主意后,MOOCs便迅速登上了全球学习的舞台。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开始,但当16万人签约MOOCs时,他们还是被震惊到了。(MOOC 一词是由其他人在2008 年创造的。)

从那以后,已有900多所高校陆续加入,共计提供11000多门课程。现在MOOC已进入第七个年头,跨过了1亿学员的目标,最近已经达到1.01亿。在顶级供应商中,由斯坦福大学取得突破的华尔街融资公司Coursera位居首位,拥有3700万学习者,其次是麻省理工学院与哈佛大学合资的企业edX,拥有1800万学员。中国平台学堂在线于2013年推出,声称有1800万学员。

MOOC主要提供视频讲座,其中一些还提供阅读、问题集和互动等功能选择。论坛通常支持点对点互动。在一些传统课程中,MOOC还补充校内课程。

起初,大多数MOOCs课程都是免费的且不限定参与者的数量,但由于经济现实迫使供应商重新评估他们前所未有的慷慨,MOOCs发展了。今天,除了继续免费提供一些课程材料外,学习者还可以获得一系列付费选项,从单次访问的适当费用到付出数千美元获得MOOCs与一流学校合作学位,这些学校包括麻省理工学院、佐治亚理工学院和伊利诺伊大学。据报道,Coursera 的估值接近10亿美元,这将使其成为硅谷用语中的“独角兽”。

MOOC评论家说,这种流动媒体讲座的方式并不是非常具有创新性。就像校园里的讲座一样,他们没有让学生参与主动学习,这可能是导致保留率低得令人沮丧的原因,大约85%到90%的学生在注册后很快就会退出。但是,由于入学人数非常惊人,所以最终完成课程的人数比任何大学的学生都要多。

曾在Coursera担任了几年首席执行官的前耶鲁大学校长Rick Levin在上周的电话采访里面说到,对MOOC在数字经济中的作用持乐观态度。Levin认为,“MOOCs在企业界被高技能员工所接受的程度十分高,特别是当劳动力因工作岗位转变而被迫要求转变时。正是MOOC发挥重要作用的最佳时机。”

虽然这些例子有助于鼓舞数字教育中的幽灵,但我可能给你们产生了一种错误的印象,让你们认为虚拟学习只是一种技术,是另一种是教育科技小工具。然而,事实证明,这些巧妙的系统作为传递在线指令的信封在运行,如同纸张和墨水以及传统教室中的椅子和桌子。

在虚拟教育中,是教育学而不是技术,真正驱动了从无形到存在的转变,使幻想变为现实。熟练的在线教学引进点对点学习、虚拟团队合作和其他教学创新,激发了主动学习。在线学习不仅仅是另一种教育科技产品,而是一种创新的教学实践。将数字教育仅仅视为一个像车库门一样可以打开和关闭的设备是错误的。

令人惊讶的是,尽管这些创新是在线上开始活跃起来的,但许多创新都进入到了我们的模拟领域,也为校园内的学生和教师提供了高效的服务。

拓展阅读

教室视频捕捉、自动语音识别……智慧课堂上还有这些新鲜物值得探索
美国2018年教育科技投资再次达到峰值,关注中国公司出海计划
3 种将在2019年重塑教育的新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