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在ClassIn Cloud发布会上分享了对在线教育及发布ClassIn的一些看法与观点。

鲸媒体讯 (文/琴不白)近日,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在ClassIn Cloud发布会上分享了对在线教育及发布ClassIn的一些看法与观点。

  • 我们不能用线上线下的思维来考虑未来,我们需要打破线上线下教学的区隔,用一种空间或者场景思维来思考未来。当我们用空间来思考我们的教学时,就会发现,在线教育其实早已进入到空间时代。
  • 教育服务是一种长期的服务产品,是一种长期的人与人之间关系,如何建立一个线上线下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混和着教学练测评,将机构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案体现出来,才是应该探寻的路线。
  • 校外培训市场是市场竞争强度最高的市场,因此对科技的应用会更加注重,校外市场将会是中国教育科技的源动之地,也会是一项教育科技是否真有效还是花预算的实战检验之地。

以下为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的演讲实录,经鲸媒体编辑:

大家好,我是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欢迎各位参加今天ClassIn Cloud发布会。

今天我的演讲主题是:“创建教育新世界”,这个标题,不是正式标题,正式标题不好意思印在宣传的纸面上,只能在这里写:“为什么翼鸥教育要发布ClassIn与ClassIn SDK?”

这个是正式标题。我们现在这个行业,是个收学费为主的行业,创业的主方向是收学费,这个没有毛病,因为几千亿几万亿什么的都是在谈学费,不是铅笔文具费。因此,从五年前开始,在线教育便从流量与产品时代,进入了服务与运营时代,能够获得大额的收入获得大额的融资,都是做服务的公司。翼鸥教育,作为一个行业拿着最好教学工具的公司,由教培行业的老兵创办,居然不卖课不收学费,居然做在中国长期不被看好TO B赛道,收一块两块的系统使用费,这是为什么?

三年半前,ClassIn刚面世时,张永琪老师就问我:你不收学费赚大钱,却把系统开放出来赚小钱,你安的什么心?我解释了一大通,他都不信,不过他相信贺骞与谷岩的人品,所以依旧选择了与翼鸥合作。前两周我与他一起吃饭,他说:“我不再担心你偷我数据,偷我课件,乱涨价了。翼鸥现在有上千家付费客户了,如果你干了坏事,你都出不了家门。”

张老师的问题,我一直在努力解释。2014年,我写了一篇文章《从直播工具到在线教室》,发表在芥末堆上,用来解释这个问题。但是我自己当时也没看的那么清楚,所以文章写的不清不楚。今天这个会议现场,我尝试着再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谈谈为什么我们要将ClassIn开放出来?为什么我们坚决地做一个不吃香的TO B公司。

我们现阶段的在线教育,是这样的一个等式:在线教育=在线+教育。这个加号不是1+1=2的那个加号,这个加号就是把两样事物放在一起。这个等式,这个视角,显得极端的,比较荒谬。但是我们再看下列两个等式,就觉得这个等式没有这么荒谬了。

这两个等式,看在眼里,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新东方等于新东方在线+新东方学校,好未来等于学而思网校+学而思培优。他们都是翼鸥教育的投资人与客户,对ClassIn的产品完善支持很大。我们发现,无论是新东方还是好未来,最终的业务结构都是这样的,这种结构代表了现阶段行业的商业模式,也代表了行业的整体结构。整体在线教育行业,基本可分成了新兴在线教育服务公司与传统线下服务机构两大群体。这种分类方式如同我们把零售分成电商与线下卖场一样。我们对行业未来的判断,无论是认为行业未来趋势是集中还是认为行业未来会分散,都是基于这种分类逻辑的。

我们再看一下四种目前的主要模式,第一种模式是从线下招生到线下招生,便是我们提到的传统机构。第二种模式在线招生,线下教学。这样的模式被我们称为有互联网基因的传统机构,家长帮与学而思是这个模式下大成者。第三种模式是在线招生在线教学,这种模式便是我们正在风口上的模式。第四种模式是线下招生在线上课,这是一种不走寻常路的模式,新东方下的东方优播是这个模式的引领者。这种模式最近非常吸引眼球,因为在招生成本与教学效果上,都有独到之处。

东方优播正在极速进化,并非线下招生线上教学这样简单。这是因为,第四种路线,并不是自己简单的招生与教学变换,在这条路线里,在线教育打破了线上线下的界线,完成了从一种商业模式到一种教学能力的进化。这些进化,在ClassIn上线的第一天星星点点也有迹象,正是这些迹象在当时影响到我们,正是这些迹象让我们冒险地选择了一条艰难的创业路线。

在ClassIn上,我们看到很多有意思的应用场景,在这里我写了一些:

  • 一个老师,用ClassIn中的免费教室,给他的学生日常答疑。这个做一对一的伙伴们很容易理解,课外辅导老师在晚上没时间,学生在白天的课间有时间通过手机向辅导老师问问课上没听明白的地方,跟上学习进度,对学生的学习帮助很大。
  • 一个小学老师,给她生病的学生,病床上的学生补课。这是一位优秀的老师。
  • 一所小学给因水痘停课的班级“正常”上课。这是一年武汉的小学,被传染病影响的所有班级的所有老师,语数外三门课,期末成绩表明学生成绩受影响很小。
  • 一位创业的妈妈在给孩子辅导作文。我偶尔也这样给女儿讲课,我们都是创业者,经常加班到深夜的创业者,看到这句话都会很心酸,希望ClassIn能够帮我们缓解一下。ClassIn里不但可以辅导功课,还可以远程讲绘本故事。我曾经很冲动地想在ClassIn的云盘里放上5000个免费绘本,这样我们这些创业者就可以远程给孩子讲睡前故事了,但是这事情不是ClassIn应该追求的,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贪欲,我们就放弃了这事情。
  • 北大附中的几位学生在讨论合作项目。这种合作式学习模型,我看到了多个的创业项目,在未来会越来越多。
  • 翼鸥公司每周的例会与内部培训均在ClassIn上展开。翼鸥几乎所有的伙伴,都拿ClassIn来开会,个别伙伴甚至只开会不干别的。对此,我们几位朋友对ClassIn的稳定性表示不满,认为ClassIn太稳定了,他们在高铁上、沙滩上,都被公司搞来开会,他们要求我们加LBS功能,如果发现参会人员在沙滩上,在度假村里,信号就自动变差。

这些应用场景,除了第一个,大多不在我们教培行业的视线中。但是这些迹象却提醒我们,我们不能用线上线下的思维来考虑未来,我们需要打破线上线下教学的区隔,用一种空间或者场景思维来思考未来。当我们用空间来思考我们的教学时,就会发现,在线教育其实早已进入到空间时代。

我们现在的线下机构,早已在微信中管理我们班级,早已给我们的班级构建了一个线下线下的空间。不仅如此,我们还用各种小程序管理作业,管理课前课后的行为。我们的教学早已是这样的一个形态,线上线下在一个空间里混做一团,有序又无序地向前推进。这种有序与无序未来会如何演化?如同电商一样以纯在线作为龙头直接杀到腹地?还是装备了新武器的雄兵突进攻城略地?我们也不知道,战术层面的成败与执行者的能力与决心关联度太大,我们无法预测。

前两周,在杭州拜访了一个我们的客户。我们讨论到一个问题:未来的在线教育,线上线下的比例是多少?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不考虑这个问题了,管他多少比例呢,这不重要。在这个新零售的年代,在这个乞讨都已经微信付款的时代,得放弃用比例来思考了。由于教学特性,每一种学科可能会有一个相同固定的比例,但是要给出一个从K12到少儿英语的统一比例,是给不出来的。教育服务是一种长期的服务产品是一种长期的人与人之间关系,如何建立一个线上线下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混和着教学练测评,将机构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案体现出来,才是应该探寻的路线。

所以,我们有了这样一张图,一张向李善友老师致敬的一张图。在这张图里,第一根曲线,在线教学是一种商业模式,是一种教培领域的商业模式。第二根曲线是第一根曲线上产生的,但是在第二条曲线里,在线教学是一种能力。对于教培机构,将这种能力在课前课后融入的能力,从招生环节,到辅导环节,到答疑环节,还有组织学生讨论,在线教学都将变成一种能力。不仅如此,在线教室与还将成为其他非教培辅导机构的能力,刚才我们公司的副总裁刘舒已经向大家介绍了很多基于ClassIn SDK的新型应用,我在这里不多讲了。

我们现在大概在这个位置,第一曲线上的这个点,我需要承认,第二根曲线,还早着呢。三年前翼鸥就意识到这这两根曲线时,当时的点大概在这里,三年前的位置比今天还低,只是通过ClassIn上一些少见的场景,我们想明白一件事情:在线教育现阶段是一种商业模式,但是在线教育将是一个全行业都拥有的基础能力。未来的行业,一定是一个2亿人都会使用在线教室的行业,至于在一个学科里,10%的在线还是100%的在线,这只能是伙伴们根据自己的教学特点来定了。

世界这样大,我们去看看。我们就想看看:过了十多年,一个2亿人使用在线教学工具的世界,会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会出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这真是一件“好奇害死猫”的事情,为了一个十年后的事情,翼鸥教育从商业服务降为工具提供,再从工具沦落为PAAS服务商,当然我们不会再降到基础云服务层了,因为一个新的在线教育世界里,需要保持媒介沟通标准的统一,才能维持最大的整体效率。

这个我们不是指翼鸥一个公司,是很多的人一起去,这是个行业共同的愿景。三年前我们做出那样的选择,说不上有什么情怀,也说不上有什么理想,设身处地想想,还是一句话:好奇心害死猫。如果你们正好开发出一个ClassIn,如果你团队中有一堆不嫌事大的伙伴,看到一些有意思的迹象,自然而然地就会想着去看看。这样想,你们也会被害惨的。

我在这里还划了第三根曲线。这根曲线里,在线教学是人人都具有的能力,这根曲线就比较远了。所以,在线教育的发展,在我们看来刚刚开始,至少还有二十年的风云变幻,教学底层还在不断变化,可盈利的商业模式还没有找到,谈什么格局已定太早了。

至于行业的未来,我给大家看两张图与一句话。左边这张图,是一家一扇窗的公益机构老师,在给乡村孩子的学生们讲梵高的《酒馆》,右边这张图是我在纽约大都会艺术拍的,是一位美国老师正在给学生们讲梵高的《星空》。乡村的孩子去不了纽约,但是在教育科技的帮助下,他们也可以听老师讲讲一片星空。下面这句话是微软的现任CEO在《刷新》里写的:Σ(教育+创新)×科技应用强度=经济增长

教育、创新、科技应用强度,这三点,我们这个行业都遇到了,这是一件值得我们大家自豪的事情,这三点一起,才能够推动经济的增长。校外培训市场,是市场竞争强度最高的市场,因此对科技的应用,会更加注重,校外市场,将会是中国教育科技的源动之地,也会是一项教育科技是否真有效还是花预算的实战检验之地。

最后,将2014年文章中的两句话摘出来,这两句话写在三年半前,那时ClassIn还没有什么用户,我们在那一天便向伙伴们表白:

 

拓展阅读链接:

翼鸥教育联合腾讯云教育发布ClassIn Cloud,将把ClassIn的底层服务能力向全行业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