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双师课堂于2018年年中上线以来,无论是纯线上面向的C端用户,还是加盟贝尔编程使用双师模式的200家线下中心用户,在“小贝老师”的指导下,操作“悟空”与外界战斗拯救世界,一跃成为他们学习编程知识的手段。

导语

打开贝尔编程的网站,进入眼帘的是一个个色彩艳丽、动画一样的作品,点击可操作、可改编,而这样的设计正是出自贝尔编程学员之手。在每节课后半段,他们将利用学到的编程知识,完成一个DIY的作品。

这些作品中,“悟空”是最为常见的角色,诸如“西游寻宝之旅”、“悟空站在太空船上”、“猪八戒的筋斗云”等等。此外,“悟空”这个元素还贯穿于贝尔编程整个课程体系中。

双师课堂于2018年年中上线以来,无论是纯线上面向的C端用户,还是加盟贝尔编程使用双师模式的200家线下中心(这些线下中心是贝尔编程母公司贝尔科教早先布局的800家机器人活动中心的200家)用户,在“小贝老师”的指导下,操作“悟空”与外界战斗拯救世界,一跃成为他们学习编程知识的手段。

而这一课程模式的转变,给贝尔编程带来的是完课率的提高:与之前的85%相比,97%是双师教学模式+游戏化闯关学习系统交出的成绩。

尽管贝尔编程的“双师课堂”不同于线上线下的双师教学模式,林钊仕却告诉鲸媒体,其依然可以做到有针对性地个性化教学,并且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解决了模式复制过程中极为紧要的师资问题。

游戏化闯关学习系统

“对孩子来说,学习少儿编程知识,首先要有兴趣,这一点很重要。”林钊仕坦言,“如果一上来就给孩子一个工具让他去学编程,对孩子来说,这无异于‘下马威’一样的存在。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贝尔编程采用了5C1E的教学模式,即先将知识点拆分成模块,然后让孩子在游戏化的闯关过程中,分模块地学习。并且在每节课的末尾,孩子被要求补充完成一个做了一部分的项目,以检验其学习效果。

当然到了L2(图形化编程进阶)阶段,孩子则被要求独立完成一整个项目。


作为源自北美的少儿编程教育品牌,贝尔编程主要是面向K12阶段的孩子提供基于美国CSTA(Computer Science Teachers Association)课程体系的少儿编程课程。这也是目前,国内少儿编程教育普遍采用的参考标准。

而游戏化的闯关形式则是贝尔编程对CSTA标准的一个本土化改造,贝尔编程在课程体系中,融入了AI与西游元素。

“每节课都是一个趣味性故事。我们将西游世界与AI世界游戏化,并且设置的背景是这两个世界发生了碰撞,造成了混乱。”林钊仕介绍道,“故事的主人公悟空,在碰撞中失去了法力,它需要通过学习‘编程之力’去拯救它的朋友跟整个世界。”


(课程内容截图)

此外,为了做到针对性地个性化教学,课程中很多关卡是被锁住的,系统会根据孩子的学习程度,比如闯关得分,推荐其进入后面的学习内容。


(课程内容截图)

贝尔编程还专门在学习内容比较难的部分设置了一个puzzle工具,他举例道:“比如悟空需要躲避闪电,这个工具会给出智能提示,教孩子如何操作悟空完成躲避闪电的动作,当然完成这个操作的方法就是学习编程知识。”

林钊仕补充道,孩子在编程过程中,会遇到各种case,“我们会给出不同的提示,引导孩子去探索”。

这种游戏化的闯关学习模式,给贝尔编程带来的效果是完课率由85%上升为了97%左右。


(课程内容截图)

为了让家长看到孩子的学习效果,贝尔编程出具的学习报告专门设置了一个“特色讲解”模块,由孩子来讲解他的作品,做一个2-3分钟的录屏。

这在另一方面也提高了家长的转发率(70%左右),对于口碑传播跟获客也有一定的帮助。

目前贝尔编程的教研团队有20多人,约为公司总人数的1/5,课程会根据每周收集的数据进行更新优化。

 

“小贝”IP式双师课堂

如果想要探讨双师最早的原型,大概可以追溯到2006年。2006年,主打IT培训的达内开始用“远程直播、双师模式”授课,可以算是业内最早布局双师课堂的机构。

而如今双师已经算不得什么“新物种”,模式也在不断创新中,如今为人所知的大概包括:传统概念的“双师”,如线下1对1模式中的“班主任+辅导老师”;线上线下结合概念的双师,如“线上主讲老师+线下辅导老师”;纯互联网概念的双师,如“AI老师+主讲老师/班主任”。

可以说“双师”是一个被人为制造出来的概念。本质上,“双师”其实指的是不同的老师根据自身不同的定位,用不同的方式来服务于学员,从而满足学员的各种需求,从这个意义上可以有“N师”。

2018年年中,贝尔编程“双师课堂”诞生,其主讲老师是一个叫做“小贝”的IP,小贝贯穿于整个课程体系中。贝尔编程的课程采用的是剧情引导式的视频形式,小贝作为视频里的“常住居民”,承担的是“传道授课解惑”的职责。

(图片来自官网)

视频中,小贝将知识点传授给学生,学生利用编程知识操作视频主人公“悟空”闯关,“这样的方式很容易增强学生的代入感。”林钊仕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纯线上的C端用户,“双师”中的另一位老师指的是专门答疑的老师。

课程系统设置了自动回复,学生有问题可以直接在后台提问,系统会给出反馈;此外,针对系统无法做出回答的问题,贝尔编程还专门设置了一个由10多个老师组成的团队,用轮班的方式随时替代系统给学生答疑。

林钊仕特别提到:“实际上,孩子们更多是寻求家长的帮助,家长则到微信群里来提问,然后我们群里的老师会及时答疑解惑。”目前,贝尔编程纯线上的付费用户已经有数万名。

与纯线上双师不一样的是,加盟贝尔编程并且使用双师授课的线下中心,则设置了指导老师这一岗位,配合视频中的“小贝”完成教学,线下中心每个班级学生人数不超过6人。

而对于线上线下这两种双师模式的教学效果,林钊仕表示各有优势:“线下因为是一个集体,互动性强,指导老师也能做分层式教学。不过,线上也有线上的优势,由于我们的课程是围绕孩子自主探索构建的一个产品,比如线上的视频学习、puzzle的探索,整个过程都是由孩子自己来完成的,可以锻炼他的自学能力。”

 

to B与双师课堂

贝尔编程的to B模式几乎与双师课堂绑在了一起,随着双师课堂的面世,贝尔编程在商业模式上也开始了to B的尝试。之所以能达到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主要源于母公司贝尔科教早先布局的线下机器人活动中心(贝尔科教线下直营店叫做“贝尔编程机器人活动中心”;加盟店叫做“玛酷机器人活动中心”),这些门店成为双师课堂的最先使用者。

“目前只推进了其中的200家,我们先服务内部用户,一步一步来。”林钊仕表示。

从当前来看,做品牌加盟的编程机构不在少数,林钊仕认为,贝尔编程的核心壁垒就在于,其与加盟店绑定式的运营模式。通俗解释就是,加盟店与贝尔编程用户的一致性,所以贝尔编程给到加盟店的是一个一体化的方案:双师课程内容本身+师资培训+运营服务等。

对于双师教学来说,线下指导老师如何与线上小贝配合尤其重要。用林钊仕的话解释就是“并不是说我们把双师这套模式给到你就完了,我们会跟你一起做运营,一起去上好这个课”。

具体运营服务包括机构/班级/老师/学生管理、销售工作等。机构一旦加盟使用双师课堂,先要接受一个为期15天的培训,内容包括如何从各种渠道招生、如何开设一个班级、如何培训老师、第一节课怎么样教好等等。此外,在对线下指导老师的培训上,贝尔编程做得尤其重,频率在1次/两周。

今年,除了C端市场用户的拓展,贝尔编程计划将目前现有的200家线下中心用户量扩充到每家中心200个用户,达到线下付费用户4万的目标。“因为我们to B市场的最终目标不在于有多少家加盟,而在于机构有多少用户,真正做到为机构赋能,为用户创造价值。”

 

后记

2019年开年,少儿编程赛道获得的融资实在让人眼花缭乱,单就2月份,就有乐芒iMango、小码王、核桃编程等获得融资,并且数额还不算小,比如核桃编程是1.2亿元人民币,小码王也是近亿元,加之信息学奥赛重新回归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少儿编程的春天似乎已然到来。

然而在林钊仕看来,2019年整体的投资环境仍旧是冷的,资本更倾向于那些商业模式已经跑出来的公司。“品牌已经树立起来,如果新进入者无法在课程产品上创新的话,基本上就没有机会了。”

不管是怎样的商业模式,在他看来,核心仍在于课程产品能否吸引用户。“你的课程产品好了,转化率就高了,获客成本自然就低了。”目前,贝尔编程的体验转化率超50%,复购率超90%。

编程作为STEAM教育的一个类别,起的是基础性作用,“可以在编程的基础上做一点结合,比如APP的开发、H5的开发或者硬件的开发等等。”林钊仕表示,“在编程能力的基础上,做好跨学科的结合,这对孩子的创新能力将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他认为少儿编程教育的一个效果出口,除了参加各种竞赛外,还应该体现在对编程的真正应用上。“实际上,我觉得少儿编程本身是需要教会孩子这种编程技能的,而不是单单给他一个启发。”

对于少儿编程的未来,林钊仕充满期待。

“去年信奥参赛人数增长了30%多,意味着在整个时代发展的大环境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编程教育的价值和重要性。”

在他看来,这其中,除了社会各界力量的普及推广,还与国家相关教育政策支持,以及相关赛事含金量的背书密不可分。未来会有更多的家长关注到编程教育,关注到少儿编程。

拓展阅读

1、信息学奥赛回归全国性竞赛,编程教育的春天来了?

2、少儿编程洗牌期在即,这家机构的突围法则是?

3、【鲸视角】复购率超90%,这家公司突围少儿编程市场的诀窍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