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面对难以取悦的家长和风云变幻的教育行业,亚洲教育科技类创业者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日本以出口各行各业的优秀产品和服务而闻名。在科技领域,索尼和任天堂是其中的国际知名品牌。在教育领域,名为Kumon的辅导中心连锁产业遍布全球。

然而,论教育科技产业,全球驰名的日本公司并不多。Norihisa Wada是一名教育行业的投资人,他在全球范围内搜寻有潜力的教育科技创业公司。他认为,曝光率不足是日本教育科技产业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日本的教育类创业公司并不少。11月,Edvation x Summit峰会在东京举办。企业家们齐聚一堂,展示从编程套装到语言学习应用等各项产品。但实际上,“日本以外的投资人几乎不知道这些公司。”Wada在活动中表示。

今年三月,总部位于波士顿的EduLab资本(Edulab Capital Partners)成立,其前身可追溯至日本一家名为JIEM的教育类研究与评估公司。该公司的目标之一是在全球范围内为日本公司与教育科技投资者和市场之间搭建沟通联系的桥梁。Wada在这家投资基金担任普通合伙人。EduLab已经投资了7家教育科技类创业公司,并且是Fresco Capital、GSV Acceleration和Learn Launch这三家专注教育类风险投资的美国公司的有限合伙人。

Wada认为,过去五年来,日本投资者对早教类公司的兴趣已经有所减退。一部分原因是国内市场规模较小且还在不断缩小——根据国家的人口统计,日本一直面临着人口下降和低出生率的问题。这意味着为了吸引投资,企业家们必须寻求海外市场。

只有少数日本教育科技公司做到了这一点。成立于东京的自适应学习工具Cerego在旧金山也有业务。视频教学和学习管理平台Quipper在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菲律宾市场均有增长。

Wada认为,本地教育界企业家们的融资环境有望得到改善。他举了几个例子:去年,位于东京的Arcterus赢得了全球教育科技创业奖(Global Edtech Startup Awards)。这项一年一度的国际性竞赛始于2014年。另外,日本经济产业省(Japanese 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推动本国的教育体系改善,以适应变化的劳动力需求。(这项活动还包括三小时的闭门研讨环节,由政府官员讨论教育体系改革的各项计划。)

其它位于亚洲的投资公司也希望能将教育科技公司与新兴市场联系起来。新成立的香港基金Creta Verntures在全球寻找有潜力在中国发展业务的处于早期阶段的、盈利的教育公司。这家公司还在筹募资金阶段,但已经投资了一家位于旧金山的非传统型学校Make School,该校主要教授计算机科学技能并提供学位。

Creta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Vince Chan表示,教育界企业家们面临的另一项挑战是企业和家长们重视的技能之间存在分歧。尽管职场和雇主们强调沟通、协作以及创造力是最重要的技能,但最后家长们仍然希望看到量化的结果,比如成绩、考试分数以及被名校录取。

对于帮助当代学生找到工作的教育类企业来说,调和这之间的差异将是一项艰巨的挑战。

John Tan是Saturday Kids的CEO兼联合创始人,他负责为5至16岁的孩子打造教育营。他说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成功的解决方案。学生们通过工作坊学习使用数字创意工具,然后用来创作动画、游戏和应用程序。这些课程包括Scratch等编程工具,但“目的不在于培养出工程师,”Tan在一次座谈会中说,“我们不是一所编程学校,而是一所创意学校。”

而一旦涉及市场,这所位于新加坡的学校对自己有着不同的定位。“当我们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时,我们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编程班,”Tan说道,“家长们根本不会为兴趣班付钱,但是他们会为了学编程付钱。”

在创业过程中,Tan发现比起其它在线服务,父母更容易接受可以亲身实地参加的技术营。即使大多数技术工具都可以通过网络来学习。对他而言,这种现象说明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家长们愿意为一个实体营地支付500美元,却在为在线内容支付10美元的时候犹豫再三?他的猜想是:“大多数消费者被免费的在线内容惯坏了。”

改变教育价值观念相关的思维模式和习惯需要耐心。Wada表示,作为一个市场来说,“教育行业的确需要投资人花更长的时间产生收益和盈利”。和任何行业一样,教育容易受到炒作和跟风的影响。投资者们需要时间去分辨,哪些趋势是真实可靠的,而哪些只是昙花一现的噱头。

Wada补充道,“没有人能够预测教育行业的未来。”他指出,如今教育类创业公司的融资演说充斥着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而明天,谁又能知道将发生什么呢?

本文来源:https://www.edsurge.com

作者:Tony Wan

编译:鲸媒体 Jo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