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成长保被爆解散,部分学员被掌门接盘。从心理咨询到家庭教育到注意力训练再到少儿思维训练,成长保在主营业务方面把能想到的都走了一遍。摊大饼的发展,让成长保走到这一步或是必然?

近日,鲸媒体发现在一个名为“在线教育吧”的贴吧中出现了“成长保APP这是跑路了吧?”的帖子。该贴发帖人称:“我钱还没退……下图是成长保位于上海市徐汇区宜州路180号B401楼3层的总部。人去楼空……”发帖时间为2019年1月20日下午17时46分。

(成长保被爆跑路,图片来自某贴吧)

目前,该贴下并未有相关人员进行互动。不过,鲸媒体在打开成长保网站时,得到了“该网站暂时无法访问”的提示。


(成长保网站)

在鲸媒体下载成长保APP登陆时,也出现了注册/登陆bug,无法正常享受服务的现象。

鲸媒体试图联系成长保创始人,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成长保成立于2015年,专注于4-12岁儿童的在线素质教育,通过有趣的在线互动直播课堂提供拼图、小游戏等互动学习体验,训练孩子的语言逻辑、数理逻辑、记忆力、专注力等能力,授课以小班课为主,也有部分1对1课程。

 

是跑路而非解散,掌门将接盘?

天眼查信息显示,成长保所在的“育宁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提示自身风险12,周边风险5,预警提醒77。更新时间为2019年2月23日。


(天眼查信息)

相对于近期不少教育机构的疑似跑路事件,此次成长保被爆跑路,网站、APP也确出现异常运行的情况,但目前尚未爆出消费者集体维权的新闻。

不过,据某媒体联系到成长保员工给到的反馈中提到:成长保解散了。员工在去年12月份下旬和公司签了遣散协议。员工遣散费用为“n+1”模式,通过正常法律途径得到了相应的赔偿。

“解散”一词,或许对“成长保被爆跑路”的说辞给予了正面回复。而这种“n+1”的遣散方式,也与此前鲸媒体报道的,诸如学霸1对1跑路之后拖欠员工工资、员工一纸诉状提起诉讼的情况显得有些大相径庭。

与对员工给予相应补偿相对应,在课程方面,这位员工还向该媒体透露:由相应的课程顾问及班主任沟通,若(家长)同意即转入另一家培训机构接着上课,不同意则退还相应费用。

对于该员工提到的另外一家培训机构,鲸媒体经过多方辗转,联系到了成长保的离职员工,证实了这种做法确有实施。


(成长保课程通知)

据该离职员工给予的两张截图显示:成长保进行了课程服务升级,将与掌门1对1进行深度合作,孩子可通过掌门1对1旗下的素质教育品牌掌门少儿进行正常授课。时间显示为2018年12月份。

鲸媒体特此联系了掌门1对1的公关团队,对方表示:“成长保被掌门少儿收购”、“成长保所有的退费和上课问题都找掌门”这样的消息不属实,掌门少儿与成长保机构没有任何收购或者股权上的关系。

不过,掌门1对1表示,接收成长保部分学员、提供正常授课的情况确实属实。“掌门少儿对成长保一部分学员给予人道主义支援,学生在成长保未完成的课时,掌门少儿将为其提供同等课时的掌门少儿培训课程。”

至于为什么“接盘侠”是掌门,鲸媒体在双方的共同投资人中发现了“达晨创投”的身影。作为同样参与了两轮掌门以及成长保融资的投资方(达晨创投参与了成长保A轮、B轮融资,参与了掌门B轮、C轮融资),或许达晨创投起到了关键的搭桥作用。当然,双方注册公司同处上海,或许也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对于课程接盘/退款这一关系到家长学员切身利益的环节,成长保是否真地有力解决了呢?鲸媒体在另外一个贴吧中发现了家长的维权信息,就家长反馈的信息来看,事件仍有较大待处理的空间。


(家长维权信息,图片来自某贴吧)

 

扩展激进诟病重重?

事实上,去年6月,就有消息称成长保在新一轮融资中被爆存在刷单问题。某投资方在对成长保做新一轮融资尽职调查时发现其营收数据造假。消息还称,新一轮投资方已决定放弃投资。

当时,鲸媒体就刷单问题联系了成长保,成长保方面表示默认了公司的确存在刷单行为,成长保公关总监称:“我们发现,因为扩展激进,或有部分员工为了业绩有刷单行为,所以内部正在严肃清查 。”

不过对于新一轮投资方放弃投资的说辞,对方当时予以否认。“目前我们的投资人和股东全部支持公司,依然看好公司的发展,没有任何股东撤资。”

与此同时,成长保的融资速度也一直呈现“扩展激进”的态势。


(成长保融资历史,数据来自IT桔子)

仅就2018年的最新两轮融资来看,两个月融资两轮,共计3个亿。在紧跟着B+轮的6月被爆出刷单的时候,成长保还在融资。

如此高频的现金流为什么会导致其最终解散/跑路的局面?如业内人士所说:成长保的模式一直以来就不太健康,饼摊太大了,就容易出现问题。

全国养成教育研究总课题组湖南中心负责人、湖南海马先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唐立鹏告诉鲸媒体,从心理咨询到家庭教育到注意力训练再到少儿思维训练,成长保在主营业务方面把能想到的都走了一遍。

除了业务的广伸手脚,鲸媒体了解到,出事之前的成长保始终坚持B、C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成长保看重C端用户量的增长;另一方面也在向B端开放合作渠道,与四川省、河南省、青岛等城市的教育局合作,向幼儿园提供包括测评、评估报告、人工分析以及培训儿童游戏咨询老师等服务。

不过,成长保创始人路小得在此前接受鲸媒体专访时还透露“B端只是获客渠道,不向B端销售”。当B端成为了获客渠道,成长保的获客成本下来了吗?据鲸媒体此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成长保平台上的客单价为1万-1.5万,这个数据看上去“并不低”。

况且,成长保针对的B端市场普遍是二三四线城市。这类城市对于成长保提供的幼小衔接、数学思维课程是否有那么高的需求度,能否成为有效获客渠道还有待商榷。与此同时,幼小衔接以及数学思维赛道也还在直面“蓝海市场的新机遇”与“模式尚未跑通、存在较多不成熟不确定”的矛盾冲突。

“成长保选择的产品都是热点,但并非刚需。家庭教育就不说了,注意力训练和少儿思维训练同样如此。另外无论注意力训练还是少儿思维训练都很难量化,也就是效果外化。对于注意力训练,线上这种静态训练通常都只能走到治标的作用,而不能走到治本的作用。儿童注意力的根本在前庭能力和触觉统合能力,这需要进行动态的针对性连续性的训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而在思维训练的需求度方面,唐立鹏分析称:“思维训练在儿童九岁之前其实并没有那么紧要,因为感知觉统合能力才是这个年龄阶段最需要发展的能力,如果感知觉统合能力没有发展好,思维能力的发展同样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与此同时,不能忽视的一个背景信息是:就整个在线教育目前发展的大环境来看,一方面,国家对在线教育监管越发严格,尤其体现在在线教师资质、教学内容、收费模式等严卡严打严落实的新要求之下,在线教育想要发展必须付出高额的合规成本;另外一方面,在互联网寒潮的加持之下,资本逐渐向业内的大头靠拢,这也是为什么众多跑出来的独角兽/准独角兽依旧在寒冬之下拿到大额、巨额融资的原因。

这也就导致一种现象:为了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为了抢占资本市场的青睐,进而获得更充足的合规或是发展的资金支持,越来越多的教培机构剑走偏锋,用“刷单”的方式来维持虚假的高营收。这里其实也解释了为什么成长保在准备投资时,出现非常高频刷单的情况。

“成长保可以说兴于资本也败于资本,如果能够保有耐心,成长保做上面无论哪个业务可能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取得成功。但资本投入巨大,很难有等待的耐心。这也导致出现后面的刷单行为。刷单行为是典型的资本压力下的失控或者失态行为。此招一出,败局立定。”唐立鹏分析称。

除了资本和产品的因素之外,唐立鹏认为成长保的倒下还有一个原因:价格策略。

“免费体验后用户马上面临的就是高价或者说高额的课程费用,中间缺乏一个过度价格产品让客户可以充分体验,减少决策风险。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课程本身很可能无法保证客户续费不得已手段。这种单一的价格手段也使得如果流量不能转化便陷入无法储备二次转化。这更加加剧了流量成本。”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成长保在准备融资、乃至做出过激刷单举动的时候,一定是希望这个机构能够长存、常青下去。只能说,还好成长保对此次“凉凉”的结局给出了较为完善的解决方案,但这种结局或许不是必然,而可以避免——

在线教育赛道的玩家要想获得更好的生存,就需要提高转化率、提高续费率,最终靠教学质量、口碑驱动前进,这才是长期可持续的一个方式。

 

拓展阅读

1、满足新生代家长需求,成长保怎样用在线脑力训练“嫁接”幼升小?

2、【深度】学霸1对1陷财务危机,背后是K12在线1对1的哪些乱象?

3、K12在线1对1“厮杀盘”,曲折转型之路为哪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