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针对昨日空城做空报告,新高教今日正式发布详细版澄清公告,针对报告的四点质疑,新高教一一作出回应反驳,并指明对方旨在破坏本公司声誉,操纵本公司股价,蓄意阻挠市场运作及进行恶意竞争。近期,新高教将邀请投资者前往下属学校实地考察,以正视听。

导语

针对昨日空城研究发布的做空报告,今日,新高教正式发布详细版澄清报告,称:报告载有本公司认为于报告中使用的事实错误、误导性声明以及针对本公司的毫无根据的恶意指控,旨在破坏本公司声誉,操纵本公司股价,蓄意阻挠市场运作及进行恶意竞争。

针对空城研究报告提出的四点质疑,新高教分别作出回应,称:报告对贵州学校、云南学校的指控并不真实,其从未为招收学生支付任何佣金;东北学校的交易不应视为关连人士交易,订立独家技术服务及教育咨询服务协议在商业上属合理;就师生比例而言,所有学校每年向地方部门提交该比例,从未遭受行政处罚;每学期在校学生的教学满意度随机抽查都超过95%,并表示拟于近期邀请投资者前往下属学校实地考察,以正视听。

此外,公告表示:本公司保留就损害赔偿或其他补偿向有关实体及╱或相关人士采取法律行动之权利。

昨日,空城研究(empty city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新高教的做空报告,题目为《新高教:一个坑害学生的造假者》。报告称:新高教2017年的上市数据严重造假,并且通过表外支付以及关联交易的方式,其披露利润的注水成分高达50%,2017年的招生佣金高达5100万元

此外,报告还提到新高教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润;基本办学条件不合格,教学质量严重不达标;学生评价极低,以次充好包装上市。

报告“义正言辞”地表示这是在“对新高教进行了尽职调查,走访了大量学生和老师,实地勘察了众多合作单位”之后出具的结果。

鲸媒体采访了此前接近新高教的业内人士,对方表示:“所谓2017年的招生成本为5100万简直耸人听闻。我在新高教两年时间里,可以肯定没有这笔费用。

受做空报告影响,新高教2月21日收盘时大跌13.39%,报4.4港元/股。

 

新高教回应:报告所指为空穴来风

新高教在澄清公告中表示:对报告中指控之驳斥本公司已细阅报告,并认为编制报告的实体╱个人并不专业及缺乏高等教育界方面的基本知识。以下所载乃本公司对报告中各项指控的回应:

·报告的指控一:花费巨额佣金招收学生公司回应:

本公司确认该针对贵州学校、云南学校的指控并不真实,其从未为招收学生支付任何佣金。原因是本集团严格按照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依法依规开展招生工作,得到了教育主管部门、中学老师以及众多考生的支持与认可。报告中大篇幅攻击的贵州学校,贵州省招生考试院公布的该校最低录取分数线均高于贵州省控制线(详见下表)。故无需花费巨额佣金招收学生,而本集团销售费用占比与同行业水平保持一致。


(图片来自公告)

本公司注意到,报告提供了有关贵州学校广告的数张图片。本公司认为,发布广告在高等教育机构中非常普遍。此外,本公司无法定位报告中所述的12名受访者,且其中有5人经查确认为虚构(按原文所述信息,在册学生中无此姓氏),亦从未招聘当中所述的实习生。因此,报告未有为该指控提供有效证据。

本公司没有任何未披露的「小金库」;贵州学校及云南学校坚持实施「规范招生和品牌招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有偿招生费用,且学校招生行为受到集团监察审计部全程合规监督;该报告没有任何有效证据表明本集团存在表外支付有偿招生费用。

·报告的指控二:有关东北学校的关连人士交易的溢利公司回应:

本公司表示,独家技术服务及教育咨询服务协议乃于二零一六年八月订立,而当时东北学校仍为独立第三方,因此,该交易不应视为关连人士交易。本公司亦认为,辉煌公司与东北学校订立独家技术服务及教育咨询服务协议在商业上属合理,乃由于当时尚未取得主管部门对收购的批准以致无法订立结构性合约,而本公司已就收购结付大部份代价。此外,本集团能够与东北学校共享其资源以促进其进一步发展,并收取服务费。

本公司已透过正式刊发的公告向股东及潜在投资者提供更新资料,有关收购东北学校已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完成,因此,东北学校的账目自此合并至本集团,而先前的独家技术服务及教育咨询服务协议自动终止。辉煌公司拥有充足资源履行其于二零一六年八月的独家技术服务及教育咨询服务协议项下,以及二零一八年十二月的结构性合约项下的责任,辉煌公司下设信息部、在线教育事业部、教学部、基建部、财务部、法务部及国际合作部门等并聘用了相应专业人员,且辉煌公司亦能调动本集团资源提供上述服务。

·报告的指控三:教育质量差及生师比例低公司回应:

本集团已为其所有学校取得经营民办学校的许可证,且有关许可证须进行年度审阅。就师生比例而言,所有学校每年向地方部门提交该比例,从未遭受行政处罚。以二零一八年为例,云南学校、贵州学校的生师比都低于20。

此外,作为一家专注于应用型学科的民办高等教育集团,本集团旗下院校拥有高就业率(如招股章程所披露的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及上市后其业绩公告所披露的灼识报告中所示,集团学校就业率保持在97%以上),云南学校连续九年荣获云南省高校就业工作一等奖,并获评教育部「全国毕业生就业典型经验高校」等荣誉;云南学校、贵州学校师生多次在各类国家级、省级大赛中获奖,从而可证明其教学质量得到广泛认可。

·报告的指控四:来自学生的反馈差公司回应:

报告未有提供从公众网站获取的通讯摘录的来源,而本公司不排除报告作者拟进行恶意竞争的可能性。相反,本集团能够从公众网站找出更多来自学生的赞美。本公司相信,其声誉得到其学生的认可。本集团高度重视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和生活体验,每学期在校学生的教学满意度随机抽查都超过95%。同时,我们还通过「校长信箱」等渠道,让学生充分表达意见与提出建议,并由专人负责处理。本公司拟于近期邀请投资者前往下属学校实地考察,以正视听。

 

做空报告提出四点质疑

做空报告中,空城研究主要提出了四点质疑:

·通过表外支付的方式隐瞒招生佣金

报告称,新高教让招生人员花钱打入高中进行推广销售,有偿获取高中班主任的配合,唆使毕业生报考新高教学校,在开学后,招生人员根据实际到校人数向高中班主任结算回扣,最后,新高教按照实际招生人数向招生人员结算招生佣金。根据新高教的招生规模,估算其2017年的招生佣金高达5100万元。

报告称其“在贵州工商职业学院的校园,随机挑选了12名学生进行访谈”,并且得到的结果是:其中无一例外都是在高中班主任或招生人员的推销下报考该学校。

学生提到的新高教的推销手段包括:串通高中班主任共同宣传、在高中校园张贴广告传单、在教室内摆放日历和倒计时、在大会场内举办招生讲座等。

报告将访谈结果做成了表格: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报告表示,为了证实学生的描述而走访调查了位于贵州省遵义市赤水三中、贵州省瓮安县瓮安二中、贵州省普安县普安一中等学校,均发现了新高教的日历。

以贵州省遵义市的赤水三中为例,报告表示:在高三14个班级中,共有10个班级发现了新高教的日历。日历上独家展示贵州工商职业学院的图片、Logo和二维码。并且报告称,日历的摆放位置“非常显眼”,位于教室门口的黑板旁边,“确保全班同学只要坐在座位上就能看见广告”。

对此,鲸媒体采访的这名业内人士表示:“每年我们招生渠道的人都会到下面的中学去做路演。”在他看来,报告中提到的所谓“利益输送”可能是说“我们会印一些倒计时的台历、笔记本,会在上面印上我们学校的logo,然后作为礼品无偿赠送给学生和老师”。

这在他看来,只能算是一种宣传推广的方式,“如果这要跟利益输送挂上钩的话,太牵强了”。他认为,这是新高教在“严格遵守当地一些规定的前提下,做的市场化推广”。

空城研究在报告中,称其联系到了新高教某招生工作人员,得到了新高教的佣金结算标准:平均4000元一个大专生,1000元一个本科生,另外还有一整套激励措施,对超额完成任务的招生人员提高结算标准,对未完成任务,或浪费招生指标的予以惩罚。

报告称还采访了某高职一位骨干招生人员——他负责西南各省的招生超过10年,对方透露的高职招生的潜规则为:高中班主任每卖出去一个毕业生,将获得高额回扣,当前普遍的市场行情为2000元一个大专生,生源竞争激烈的高中甚至会要求3000元的高价。

报告表示,高职院校的生源买卖现象已经多次被媒体曝光,曝光的内容无论在手段上还是金额上都与其调查结果吻合,可以支撑其结论。

对于报告中提到的这种现象,该名业内人士坦言:行业里面确实存在这种现象,每个省里好像都有这种学校。甚至他提到市场上有这种专门的招生公司,专门负责为这种类型的学校招生。

“但是新高教从来不跟这样的公司合作,我们从始至终都是严令禁止的。”

报告通过对贵州工商职业学院和云南工商学院每年的招生费用进行测算,得出的结论是:新高教2017年未披露的招生佣金高达5100万元。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对于这个数据,该业内人士表示:“所谓2017年的招生成本为5100万简直耸人听闻。我在新高校两年时间里,可以肯定没有这笔费用。”

他还披露了一个数据:“事实上,新高教的生均获取费用(招收一个学生的费用)为几百块钱,按照报告中提到的5100万招生费用,新高教2017年招生不到2万人,算下来,平均一个人招生达3000元!相差太大了。”

他解释道,几百块钱里包括招生和宣传的费用,比如做微信公众号、在百度上的一些投放,这些所有费用加起来每个学生不会超过几百块钱,并且,这个费用呈现一个逐年递减的趋势,而这个逐年的降幅,会作为考核学校招生工作的一项重要指标。

2014、2015、2016年新高教披露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88万、338万、317万,报告认为,“按上述披露,新高教的销售费用仅占营业收入的不到1%,可谓是躺着销售”,而“新高教作为社会认可度低,知名度低,可替代性强的高职院校,想要零成本招生,几乎是天方夜谭”。

·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润

报告指出,新高教为了冲刺IPO利润,以不具有任何商业实质的“独家技术服务及管理咨询协议”,向其刚收购的东北一间高校收取所谓的服务费4380万元,并确认为收入。通过偏离公允价值的巨额关联交易,资金在一进一出之间,凭空生成了4380万的利润。

报告认为:新高教在IPO前夕施展财技,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操纵利润。

报告中提到,2016年4月新高教以3.819亿收购东北学校全部举办者权益,但是由于教育部尚未批准举办者变更手续,一直无法合并报表,也无法合并东北学校的利润。新高教拥有的辉煌公司在2016年9月与东北学校达成“独家技术服务及管理咨询协议”,并按照该协议收取了共计4380万元的服务费,报告认为这是“为了强行创造利润”。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报告指出,辉煌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天眼查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这家位于西藏的公司成立时间恰好在天价服务合同签订的一个月前,即2016年8月,公司参与缴纳社保的人数为1人,公司地址为拉萨某工业园的一间办公室。

报告对于一家远在西藏的只有1个人的刚成立1个月的公司,提供了价值4380万的服务表示质疑,嘲讽其为请“大喇嘛来作法”。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报告表示,所谓“独家技术服务及管理咨询协议”属于新高教VIE结构下若干份结构性协议中的一份附属协议,原目的是把境内并表实体的利润合法转移到境外上市主体。报告认为新高教是套用了这份残缺版的VIE协议,把非并表实体的利润转移到并表实体,把表外利润转移到表内,违背了VIE协议的设计初衷,因此质疑其商业实质。

报告指出,新高教在2016年4月签订收购协议后就取得了对东北学校的实际控制权。按照新高教的付款进度,新高教在2016年向东北学校原股东支付了41%的投资款,在2017年累计支付87%,剩下13%余款未付。报告按照常理推断认为:若原股东未在重大事项上服从收购者,就拿不到剩下的尾款;新高教也一定是在取得了对东北学校的实际控制权的前提下才付清了大部分投资款。

于是,报告得出结论:东北学校愿意花4380万“冤枉钱”来购买所谓的服务,是因为交易双方都是自己。

·基本办学条件不合格,教学质量严重不达标

报告指出,新高教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削减师资,生师比高达26:1,违反中国教育部要求的生师比低于18:1,也远差于全国平均水平17:1,反映了其教学质量严重不达标。经测算,如果要满足教育部规定的基本办学条件,新高教2016年的用工成本将要上升约5500万,导致其2016年利润缩水98%,真实利润逼近0。

生师比是教学评估中用于衡量高校教学质量的重要指标。在中国教育部发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指标(试行)》中,对新高教的生师比划了两档要求:大于18即为不合格,大于22即被限制招生,如果连续3年大于22,则将受到暂停招生的处罚。

报告认为,新高教2016年的生师高达25.85,远差于及格线18,也远差于全国平均水平17.5。此外,新高教的生师比已经连续3年高于22,因此,认为新高教按规定应红牌罚下场。报告表示,对于这种情况,新高教没有在任何上市文件中披露,而是选择抱着侥幸心理带病上市。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此外,报告认为,新高教为了不披露可能造成IPO障碍的生师比红牌,“故意扭曲教育部定义的生师比计算公式”——报告指出,《普通高等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指标(试行)》中定义教师总数=专任教师数+聘请外校教师数*0.5,而新高教私自把聘请外校教师的权重由0.5改成了1,以夸大教师总数,起到美化数据的效果。

而在满足教育部规定的基本办学指标的条件下,报告认为新高教需要在2016年多支付近5500万的用工成本,这将导致其2016年利润缩水98%,真实利润逼近0。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报告称新高教这一行为是“赚取了不可持续的带病利润”。

·学生评价极低,以次充好包装上市

报告认为,新高教在招股书上给自己贴了各种光鲜的标签,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好学校,然而,其学生对自己母校的评价却惨不忍睹。并称“新高教以唯利是图的办学理念,和一塌糊涂的口碑,证明了自己是一家坑害学生的无良学校”。

报告中所谓的“各种光鲜的标签”指的是,新高教在招股书中对自身的定义,包括“中国领先的高等学历教育集团”、“高质量应用型高等教育”、“在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成就获得了广泛的认可”、“领先的行业地位”、“受到广泛认可的声誉”、“全行业领先的就业率”、“巨大的先发优势”等。

报告称其通过“百度知道”搜索了贵州工商职业学院以及云南工商学院,发现评论如下: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报告总结道,几乎所有学生都对学校给了差评,反映的问题主要包括:学费贵、住宿费贵、乱收费、设施简陋、教学质量差等等。如果要用一个字概括,那么就是“坑”,如果要用两个字概括,那么就是“后悔”。此外,报告还补充了其对新高教学生的采访,称其得到的也是负面。

报告对此形容是:学生的评价“惨不忍睹”,为“大型翻车现场”,再一次否定了新高教的“依赖口碑招生”。

·估值与结论

报告根据其掌握的证据,最终得出的结论为:新高教的利润严重造假,因此在商业上不具有投资价值。

报告表示,按照将其利润打20%的折扣,以及18倍的行业平均市盈率计算,给新高教的最终估价为 1.62 港币/股,与当前价格相比,预计下跌空间为 68%。

(图片来自做空报告)

此外,报告还提出:新高教的招生模式具有长远的社会危害性,在中国受到学生和家长的深恶痛绝,因此被中国教育部和各省教育厅明令禁止。我们认为,任何具有社会责任感的机构和个人不应该继续持有新高教的股票。

而受做空报告影响,新高教2月21日收盘时大跌13.39%,报4.4港元/股。

 

拓展阅读

1、启示录|浑水袭击好未来背后

2、合集 | 投资人眼中的教育行业走势

3、商誉频频暴雷,重组密集终止,并购之路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