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月21日,空城研究(emptycity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新高教的做空报告,报告题目为《新高教:一个坑害学生的造假者》。

鲸媒体讯(文/Pamela)2月21日,空城研究(emptycity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新高教做空报告,报告题目为《新高教:一个坑害学生的造假者》。

新高教于2017年4月在香港上市,主要拥有两所民办高职院校:贵州工商职业学院与云南工商学院。空城研究对新高教进行了尽职调查,走访了大量学生和老师,实地勘察了众多合作单位。在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前,空城研究发现新高教的上市数据严重造假。通过表外支付以及关联交易的方式,其披露利润的注水成分高达50%。

空城研究在报告前文质疑称,“新高教披露的2017年财务数据堪称完美,销售净利率高达56%,销售费用率低至1%。这家登记为非盈利组织的学校,为什么拥有如此强大的盈利能力呢?”

在报告中,空城研究对新高教提出了四点质疑:分别是通过表外支付的方式隐瞒招生佣金;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润;基本办学条件不合格,教学质量严重不达标;学生评价极低,以次充好包装上市。

第一通过表外支付的方式隐瞒招生佣金。据了解,空城研究通过获取的证据还原了新高教昂贵而违法的招生模式:招生人员花钱打入高中进行推广销售,有偿获取高中班主任的配合,唆使毕业生报考新高教学校,在开学后,招生人员根据实际到校人数向高中班主任结算回扣,最后,新高教按照实际招生人数向招生人员结算招生佣金。根据新高教的招生规模,空城研究估算2017年的招生佣金高达5100万元。“而在新高教公开披露的任何上市文件中,从没有提到过这种赤裸裸的学生贸易以及相关成本。”空城研究称。

第二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润。空城研究称,为了冲刺IPO利润,新高教以不具有任何商业实质的“独家技术服务及管理咨询协议”,向其刚收购的东北一间高校收取所谓的服务费4380万元,并确认为收入。通过偏离公允价值的巨额关联交易,资金在一进一出之间,凭空生成了4380万的利润。新高教在IPO前夕施展财技,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操纵利润。

第三基本办学条件不合格,教学质量严重不达标。空城研究称,新高教为追求利润最大化,削减师资,生师比高达26:1,违反中国教育部要求的生师比低于18:1,也远差于全国平均水平17:1,反映了其教学质量严重不达标。经测算,如果要满足教育部规定的基本办学条件,新高教2016年的工资福利费用将要上升约5500万,导致其2016年利润缩水98%,真实利润逼近0。

第四学生评价极低,以次充好包装上市。“新高教在招股书上给自己贴了各种光鲜的标签,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好学校,然而,其学生对自己母校的评价却惨不忍睹。新高教以唯利是图的办学理念,和一塌糊涂的口碑,证明了自己是一家坑害学生的无良学校。”空城研究在报告中称。

空城研究在报告中给出的关于估值与结论的结果是,按照18倍的行业平均市盈率,新高教的估价为1.62港币每股,与当前价格相比,预计下跌空间为68%。

据雪球数据显示,截至2月21日15点46分,新高教股价为4.72港元,总市值为67.55亿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