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教育部官网发布了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公示名单,拟批准科技创新类、学科类、艺术体育类全国性竞赛活动共31项。

1月28日,教育部官网发布了2019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公示名单,拟批准科技创新类、学科类、艺术体育类全国性竞赛活动共31项。

主动选择“违规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五大学科竞赛中,信息学奥赛(NOI)的名字并未出现在此次名单中。根据教育部此前的规定:如果未通过审核的竞赛活动继续举办,是属于“违规办赛”的,所以这个名单也引起了很多竞赛考生的担忧。

对此,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信息学竞赛举办时间较晚,材料来不及准备,而在今年3月的集中申报时,信息学一定会顺利过审。

就在所有人都对信息学奥赛充满信心的时候,1月29日信息学奥赛主办方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秘书长杜子德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解释了此次信息学奥赛没有出现在公示名单中的原因,并非像大家所猜测的材料准备不足,而是根本没有申报:

申报单位要提交的申报材料中,包含一份“举办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承诺书”。承诺书中包括“本单位及承办方不向学生、学校收取成本费、工本费、活动费、报名费、食宿费和其他各种名目的费用,做到‘零收费’”、“竞赛以及竞赛产生的结果不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的依据”等要求。

杜子德称,信息学奥赛没有申报的原因是,由于举办夏令营、竞赛活动等存在成本,而学会并没有经费覆盖成本,因此“零收费”就等于扼杀了竞赛。学会也不能申请国家财政资助,因为这只是学有余力的学生在业余时间自选的科学活动。此外杜子德表示:“竞赛结果能不能和升学挂钩是学校的事,而不是竞赛的事,教育部应该去管学校。让主办单位承诺上面各条并不合理。”

不仅如此,杜子德还否认了“计算机学会会在3月份向教育部提出竞赛申请”的猜测: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信息学奥赛将在2019年3月申报。29日,杜子德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这一消息,称目前学会常务理事会并没有重新作出决议的打算,当前信息学奥赛相关活动未受到影响,中国计算机学会将继续开展NOI相关活动。

就此,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彻底被打上了“违规”的标签,理论上,所有违规的中小学生全国性竞赛都逃脱不了停办的命运。

 

“违规”办赛实是无奈

从杜子德的回应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整个中国计算机学会的无奈:承诺“零收费”是硬性规定,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而现实情况是计算机学会根本无法独立承担全部信息学竞赛的费用,如果要收费,那就很难通过教育部审核。

但信息学竞赛奖项作为每年自主招生报考的重要条件之一,一旦竞赛停摆,那就意味着数十万的在信息学方面有独特天赋的考生从此与梦想无缘,多年为竞赛、为自招所付出的努力化为泡影。

面对这般两难的处境,计算机学会骄傲的展示出当代学人风骨:他们为了万千学子,为了学子们的竞赛路,为了学子们的名校梦,为了每一块奖牌的“含金量”,他们没有选择退让,没有选择妥协,他们选择向教育主管部门说“不”,向规则说“不”,向“不合理的制度”说“不”!

正如杜子德所说:对于信息学竞赛而言,零收费就意味着扼杀竞赛、断绝竞赛生的上升通道,而面对如此境况,计算机学会主动选择了不进行申请、“违规”办赛。就如同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根据杜子德透露的消息,信息学奥赛并非是“没有通过审核”,而是根本没有提交申报材料,这也意味着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信息学奥赛将在今年彻底失去“转正”的机会。

要让NOI停摆并不容易

其实信息竞赛党们也不用担心信息学奥赛就此成为一条“死路”。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NOI不仅是单纯的全国性学科竞赛,它同时肩负着选拔“国家队员”参加国际奥赛为国争光的使命,所以如果信息学奥赛停摆,那明年的IOI谁代表中国去比赛?所以无论NOI是否“违规”,它都要继续举办下去。

其次,NOI作为国内水平最高的信息学竞赛,曾为国家选拔和培养过无数位信息学人才:搜狗CEO王小川、创建信息学初学者之家(OIBH)的刘汝佳、获得ACM-ICPC金牌的陈启峰、自动驾驶行业领头人楼天城皆是出身于信息学竞赛,仅2018年就有50名信息学竞赛考生被保送进入清北深造。试问拥有如此辉煌历史的一项学科竞赛怎么会就此停办。

最后,也就是各位竞赛党们最关注的问题:高校是否还会承认信息学竞赛奖项?内参君认为虽然此次计算机学会与教育主管部门就“收费”问题未达成一致,但这丝毫不影响信息学竞赛奖项的含金量。虽然信息学竞赛目前已经成为“违规竞赛”,但从主办方到参赛选手水平甚至竞赛本身所肩负的责任,都未发生本质改变,所以内参君大胆预测:2019年各自主招生高校依然会认可信息学竞赛奖项。

 

规则与现实的角力

信息学竞赛面临这种“尴尬”的局面,其原因就在于教育部关于竞赛活动的规定与信息学竞赛现实情况间的矛盾:规定要求竞赛要做到“零收费”,其目的是为了避免竞赛活动沦为主办方的“摇钱树”,是为了维护竞赛活动的公益性;而信息学竞赛所遇到的经费有限、“零收费”难以支付活动成本等现实问题也成为了信息学竞赛合规的制约条件。

那么,信息学竞赛会就这样一直的“违规”下去吗?内参君认为这是不现实的,作为教育主管部门,这样一个重量级的竞赛竟然是不符合教育部规定的存在,不仅会影响教育主管部门的公信力,更会成为一批“山寨”竞赛活动的托词和“保护伞”。

而要让NOI背负上“违规”之名,从此要与“野鸡”竞赛活动混为一谈,这样“双输”的局面是谁都不愿见到的。

以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学为代表的五大学科奥赛,对中国基础教育人才的培养,对我们科学领域的重要贡献,其深远意义早已超越竞赛本身,内参君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可否在规则之外,单独为它们开一道口子,允许其具有一定的自主权?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自主招生内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与鲸媒体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