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2018年,互联网巨头纷纷在教育行业发力,在资本寒冬下寻求新的突破口。

导语

· “这可以说是我二十几年教育行业从业史中,最严的一次整顿。”业内人士透露,“这届政府很有韧劲也很有毅力,整顿将会成为一个常态化的工作”。在2018年,国家对教育行业给予了高度关注,这是危险信号还是暗含机遇?
·有人说“流量不等于流水”,但也不否认如今流量最贵。在2018年,互联网巨头纷纷在教育行业发力,在资本寒冬下寻求新的突破口。这是个好选择吗?大额流量就意味着能够做好教育吗?·“AI未来会像自来水一样,每个人都能用。”俞敏洪在鲸媒体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中说道。

 

在2018年,AI在教育行业的落地应用不断被关注,成为最热的话题之一。科技究竟能在教育中产生怎样的作用?又要如何运用科技来助力教育呢?

以下内容根据鲸媒体创始人兼CEO迟耀明、深海巨鲸COO 赖沛骏在《2018-2019,历史转折中的教育行业》系列音频课程节选整理而来,购买课程请扫描文中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另赠送重磅纸质版《2018教育行业投融资报告》!

 

短期“阵痛”不可避免,长远机遇不容小视

教育行业目前处于一个怎样的历史阶段和大周期中?我们可以总结以下几点特征:第一,整个资本一、二级市场处于低迷甚至是萧条的状态,但教育行业又是整个低迷的资本市场中相对活跃的一个行业;第二,国家从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真正开始关心教育行业,大力整治教育行业;第三,科技对于教育行业的影响和推动进入了第三次的增长曲线,开始在教育行业发挥出真正重要的作用。2018年下半年,整个教育行业一级市场资金的供给变少,可投资资金的存量也被快速消耗。整个一级市场基金的数量锐减、筹资总额锐减、募资遭遇人民币和美元的双降,这三个具体数据表征的变化即是最好的证明。不管是从已有的表征还是2018年上市的教育公司的股价来看,投融资的萧条周期在教育行业已经开始,并且可能在2019年持续下去。2018年以来,国家对教育行业的关注和监管是前所未有的。学前教育新规、校外教培机构规范意见、线上教培机构规范意见、中小学生减负通知、民促法送审稿等政策法规不断出台,给教育行业内的各个机构带来了焦虑和恐慌。短期内,每个企业和个体都可能因此利益受损,但从长期来看,这是促使整个行业规范化、优质化发展的有利时期,是现有机构转型、洗牌和新兴机构进入的机遇期。科技对于教育行业的推动进入到一个收获期。流量的获取在大部分线上线下机构的成本中占据重要部分,科技使得各种社交流量、信息流量、电商流量更加广泛和深入地覆盖到教育行业的各种消费人群,以及这些技术变革所带来的通信技术数据累积算法,移动支付的突破和发展,都使教育行业的基础设施变得越发完善。因此,短期来看,行业的阵痛变革和不确定性是不可避免的,但从中长期看,这是中国教育行业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期;同时,这个行业也一定会伴随着整个行业资源、财富的重新分配进行行业地位的重新洗牌。
 

科技进步对教育的推动力体现在商业本质层面

科技能够解决的问题实际上是非常有限的。它能够解决的问题往往是在特定场景下的一些具体问题。科技推动行业进步,真正的难点是去定义、抽象出那些科技可以解决的问题,并将其产品化。很显然,在不同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科技能够作用的点也是不一样的。由于整个教育服务的长周期、长结转特性,人力以及科技在其中的参与是不间断的,无论是场景还是结构都是十分复杂的。不能因为科技在一开始有强大的、强有力的推动力,就认为它是第一增长曲线,当它的斜率平滑之后,后面的增长动力其实是这个行业在商业本质上的能力提升,例如对于行业的理解,内容的运营,流量的大规模获取,继而加以规模化复制等问题都是需要面对和待解决的问题。所以我们要从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来看,科技对于教育行业的推动力在第一阶段时,可能是单核单引擎推动就可以,当它跑过第一增长曲线之后,它一定会变成一个多引擎推动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引擎,其他的引擎例如营销驱动、流量驱动或产品驱动等都没有变化。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都是企业到了一定阶段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必须要从一个单核单引擎驱动变成多核多引擎驱动。因此我们不能够简单的或者是理想化的认为只要科技创新能力足够强,它就能够带领企业从天使轮走到A轮、B轮甚至C轮。教育行业的商业本质跟其他行业没有什么不同,即将用户价值满足到极致。科技对教育行业的推动我们可以从商业价值这个总的层面来看待。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将用户价值满足到极致是科技能够作用的层面。在这方面,科技进步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标准化服务复制。

对于行业从业者来说,充分地了解当今世界上的一些相对成熟的前沿科技,且可以通过你的行业专家能力定义出某些问题,并加以解决,进而大规模的复制,这就是相对清晰地能让科技对教育行业产生推动作用的点,同时也是创业的机遇所在。

(扫码获得更多干货课程)

 

科技如何赋能教育?四个“一”为核心突破口

四个“一”是指什么?第一个“一”是指一个对象,我们教育行业的产品,最核心的一个对象;第二个“一”是指一个场景,即我们和我们的用户发生最核心交互的一个场景;第三个“一”是指一个效率点,通过信息化迅速提升效率的一个点;第四个“一”是一把手,指公司以及客户公司的一把手。最核心的一个对象是谁?也就是说在互联网产品里面的用户是谁?画像和标签都是什么?对教育行业而言,用户对象较多,产品切入点也不一样。普遍看来,教育行业能覆盖到的人物和对象会有四类:学生、家长、老师以及特定的关键人群。学生是教育的最终目标对象,根据学生的年龄段不同,会分成学龄前儿童、K12、大学职场等职业教育以及知识付费等,每一个学生的不同阶段,特点和标签都会非常的不同。家长同样会有身份、地位以及年龄段的区分,70后、80后或者90后的家长,身处一线城市或者二三线城市的家长等都会有不同的需求变化。老师其实是传递知识最核心的一个角色,但是在很多教育产品的设计和利益分配上往往没有考虑到这点,所以对老师用户画像的关注也很关键。若涉及一些交易信息,to B的企业会针对公立学校的一些关键人物,甚至是政府部门的一些关键人物去设计。

一个场景是指产品与用户发生交互的时候,最核心的一个场景是什么?因为我们在找到最核心的场景的时候,往往这个场景就是我们的业务和产品的突破口,是和我们核心用户交互最高频的点。

例如,在没有在线作业辅导系统的时候,学生和老师或者学生和学校去做题和交互的时候,往往只能通过纸和笔,在这个场景中纸和笔所产生的所有的信息和数据,并没有办法进行图像化和数据化,也就意味着这其中的交互和信息是滞后的。当定义出学生学习最核心的场景是在做作业的时候,我们所做的信息化核心优化的点就在这个做作业的场景里面。

一个效率点,就是能够通过信息化迅速提升效率的一个点到底是什么?这个能够提高效率的点往往不是个性化的一个点,而是同时符合在这个业务过程中可以通过信息和系统去帮助实现数据化和在线化的点。

从刚才的例子来看,当我们定义出来高频点,同时把这个点通过信息化、人工智能以及在线数据化以后,学生做的作业就能够实时和培训机构、在线老师进行交互,老师也能实时得到反馈,同时所有的交互都能以数据的形式存到系统中,通过这些数据的分析和反复实践,我们就有可能定义出并产出能使效率变高的产品。

最后一个“一”是指一把手,也就是说所有的信息化都必须是公司以及客户公司的一把手去重视,才能自下而上去进行去推动。因为信息化不是一个IT部门,或者说不能只靠一个互联网化就能解决,这是一个深入到产业互联网,整个产业上下游协同合作才能一起打通的事情,所以无论是自己公司的一把手,还是服务客户公司的一把手,都需要去重视,才能够去完成教育的信息化。

以上内容根据鲸媒体创始人兼CEO迟耀明、深海巨鲸COO 赖沛骏在《2018-2019,历史转折中的教育行业》系列音频课程节选整理而来,后续更多干货、行业认知,敬请关注课程更新!

扫描文中海报二维码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获得完整干货课程!另赠送《2018教育行业投融资报告》纸质版!购买后请添加小鲸微信:【jmedia01】~

 

拓展阅读
1大整顿+资本寒冬,新东方好未来最新财报释放了哪些信息?
2封面报道|教培机构的拐点:从百家争鸣步入黑白时代
3全年融资579起、523.95亿元,2018教育行业投融资上下半年“冰火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