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财报中不难看出,好未来2019财年Q3净收入接近新东方2019财年Q2净收入,且涨幅均在30%左右。

导语

1月24日,好未来公布其2019财年Q3(2018年9月1日-2018年11月30日)业绩,财报显示,2019财年Q3净收入5.860亿美元,同比增长35.3%;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1.238亿美元,同比增长204.5%。

而就在此两天前,新东方公布了其2019财年Q2(2018年9月1日-2018年11月30日)业绩,报告显示,新东方2019财年Q2净收入逾5.97亿美元,同比增长27.8%;归属于新东方的净亏损约为26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约为400万美元。

从财报中不难看出,好未来2019财年Q3净收入接近新东方2019财年Q2净收入,且涨幅均在30%左右。在2018年大整顿背景下,尤其最近年关将近,正是整顿攻坚期,两家巨头的营收及学员数依然有较大幅度的增长,足见其坚挺。透过财报看,两家业绩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对于资本寒冬与一连串的整顿背景,两家又是如何应对的?

 

好未来与新东方最新季度净收入相近

1月22日,新东方发布2019财年Q2(2018年9月1日-2018年11月30日)业绩,报告显示,新东方2019财年Q2净收入逾5.97亿美元,同比增长27.8%;归属于新东方的净亏损约为26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约为400万美元。

新东方2019财年Q2学生报名人数约为232.08万人,同比上升23.6%。截至2018年11月30日,新东方学习中心总数达1125家,与去年同期相比新增185家,与上季度相比增加25家。截至2018年11月30日,学校总数为89家。

新东方在财报中特别提到,业绩变化原因之一是:为了符合不提前收取超过三个月课程费用的新规定,新东方将春季学期分为了两部分,2019年第二季度招收的学生数量和收取的费用仅覆盖春季学期的上半学期。在此之前,新东方一直是在第二财季收取春季学期的全部学费。

财报指出:在监管方面,由于新出台的政策目前正在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地执行,新东方预计在短期内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变化和一些增加的费用。到目前为止,这种影响符合新东方的预期,未来,新东方预计这种影响也将符合新东方的预期。

关于教师资格证,新东方仍在推动所有教师通过教师资格证考试,最近一次考试的通过率很高,新东方将全力确保所有教师都具备所需的资格证书。

1月24日,好未来发布2019财年Q3(2018年9月1日-2018年11月30日)业绩,报告显示,好未来2019财年Q3净收入为5.860亿美元,同比增长35.3%;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1.238亿美元,同比增长204.5%。

截至2018年11月30日,好未来在54个城市共设有666个教学中心,多于截至2018年2月28日设于42个城市的594个教学中心。总学生人次从上年同期的约154.37万增长到本季的约259.92万,同比增长68.4%。

而关于好未来第三季度取得的业绩,好未来首席财务官罗戎表示“得益于线下业务的健康发展以及在线业务的持续扩大”。同时,将“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特别提了出来。

新东方的业绩到底还是受了整顿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在此之下,新东方开始下大力气在新项目如内部教研产品、双师、AI、在线教育等方面进行投资。

事实上,整顿伴随了2018年全年,不只是新东方,其他机构也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冲击,或者另谋出路,或者一蹶不振,或者绝地突围,上演出一番惊心动魄。

尤其最近年关将近,正是整顿攻坚期,两家巨头的营收及学员数依然有较大幅度的增长,足见其坚挺。

据悉,从元旦起到1月24日,俞敏洪已经和集团内部的各类管理人员累计开了100小时的会,俞敏洪表示,2019年将把所有精力、时间、思想全部投入到新东方里面,期待2019年新东方所有的部门、条线、板块形成一个真正的合力,发挥出更大的创造力。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好未来取得这样的成绩在于布点红利,在“大后台、小前台”的管理体制下,其已经被市场证明过的产品能力、教研能力、运维能力可以在扩张过程中相对轻松地被标准化地复制,这给其攻城略地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而早前在教研、科技等方面进行的投入也在对业务进行反哺。

 

新东方和好未来不约而同谋求变革

一、新东方布局:“三化”、AI、人才

在战略定位上,俞敏洪在新东方内部表示:苦练内功是一个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不管形势怎样,竞争对手怎样,只有我们强大了,才能够抵御风险,并同时抓住发展的契机。

因此,2019年新东方将在教学产品、科技应用、教学质量、创新布局方面,全力以赴。新东方过去几年所积累的资源和财富,可以实实在在用在对新东方的升级迭代上。

接下来,新东方将狠抓人才、做好“三化”(标准化、流程化、系统化),发扬吃苦耐劳的团队作风,淘汰平庸的人,推动新东方的进一步发展。

俞敏洪提到的“三化”主要包括如下几个方面:1. 产品内容标准化;2. 产品定价、薪酬、优惠标准化;3.组织架构标准化;4. 教师招聘和师训流程标准化;5. 学生招新流程标准化;6. 客户服务流程标准化(线上线下报转退续班扩科);7. 设班排课流程标准化;8. 开新教学点流程标准化;9. 店面管理流程标准化。

为此,俞敏洪表示:2019自然年和2020财年,将成为新东方“三化”强烈推进的一年。在这一年半中,所有标准化的内容,都会要求全面落地。“这个过程,需要我们脱胎换骨、洗心革面,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在这个背后,需要我们厘清业务思路,调整组织结构,改变利益格局,推动思想变革。”

在AI布局上,2018年7月,新东方成立了AI研究院,作为内部人工智能方向的专业研究基地。10月,研究院正式发起N-Brain联盟,并发布“教育+AI”产品——新东方青少外教直播BlingABC“AI班主任”。

在人才管理上,支持年轻人上台。12月25日,新东方在线启动第三届千万名师计划暨网师学院战略合作,联席CEO孙东旭亮相。作为“85后”的孙东旭现任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席CEO,在一众管理层中,显得极为年轻,他曾担任合肥新东方国外部主管兼前途出国合肥分公司经理兼中学部主管、优能中学部主管等职位。这也体现了新东方让年轻人上台的决心。

此外,新东方对内部孵化的创业公司也极为重视,甚至让一些干将去操刀,比如比邻东方(乔蕾)、大塘小鱼(罗沫鸣)、爱学慧思(罗娉)、东方优播(朱宇)、乐词(施鹏)等。

二、好未来:做好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

好未来2018年的整体行动规划,似乎可以从其8月30日举办的媒体开放日中窥见一二。

好未来总裁白云峰代表好未来团队重新定义好未来的业务发展布局:在未来,好未来将以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为主体,以素质教育和课外辅导为载体,在全球范围内服务公立教育,助力民办教育,探索未来教育发展模式。

作为好未来To C业务的支撑,学而思旗下拥有学而思英语、学而思语文、学而思国际等品牌。此外,学而思还连接投资或自建爱棋道、科学队长、摩比等其投资或自建的素质教育品牌。

监管政策频出,在此情况下,好未来频频释放转型信号,向B端市场进攻。白云峰表示,好未来的任务是,面向于未来综合素养和能力培养的教学形式,探索中国基础教育未来改革的方向。

2018年,好未来成立了两大事业群,智慧教育事业群和教育云事业群。其中,智慧教育事业群是用来为政府和公立学校服务的,而教育云事业群则用来赋能中小学的教育机构。

好未来方面提到,将纵向连接产品,横向连接机构。好未来CEO张邦鑫曾公开谈及对纵向平台和横向平台的区别,横向平台会给所有机构提供某一个或多个领域的水和电。一个区域做得好的机构纵向平台可以连接产品。

他表示:“由于这个行业的变化开始出现产业分工纵横交错,会有一批企业做横向的开放平台,把它的教研、教学、技术开放给全国的中小培训机构。这样的公司将来会非常多,他们的特点定位就是把技术和内容输出给行业,当然好未来也在做这样的开放平台的业务。以前很多机构跟我们是一种竞争关系,以后变成合作关系了。”

当然,好未来为加码To B业务,也借助了资本手段。比如对双师课堂系统服务商威渡科技的投资与收购。根据2018年9月的公开数据显示,威渡合作了近400家教育机构,近2000间双师教室,收购威渡可以说是好未来的新尝试,坐实了好未来在双师业务上的力量。

此前,好未来还推出了面向教育行业的To B线上线下全场景、系统级的开放平台。好未来CTO黄琰表示,好未来将从教育产业联盟、智能教育加速器、SaaS服务平台、家长生态、教育家培训营以及开发者社区六个方向,在教研、技术、教学等方面全方位赋能教育机构。

此外,2018年8月,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正式发布素质教育课程谱系,将素质教育课程体系细分为编程、音乐、财商、人工智能、美学、天文等二十余个品类,每个品类聘请行业内的专业组织或专家共同进行课程开发并上线学而思少儿编程课程。

就在不久前,学而思网校发布0元双师直播寒假体验课(价值168元),覆盖小初高全学科。有报道称,2019财年是学而思网校业务开展营销活动的第一年。好未来CFO罗戎曾表示,将尝试通过不同渠道来做在线营销推广活动以获得更多市场份额。

 

鲸观察

对教培行业来说,2018年,杀机与生机并行。

先说资本寒冬。资本寒冬给2018年整个大背景染上苍凉的底色,尽管教育行业抗周期性极强,却难免被风霜侵染。资本寒冬下,企业资金链断裂事件频发,前有K12在线1对1机构学霸1对1被爆陷入财务危机;紧接着又有媒体爆料,理优教育陷入财务危机。

就在12月最后一天,北京有教未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破产,原因在于公司严重亏损。

无论是K12还是在线外教,都极为烧钱,能走到相对繁荣的局面是资本在背后角力的结果,然而当资本投入减少,给其带来的影响将是致命的。此外,二级市场上也出现了部分新上市的公司,面临破发、下调发行价的尴尬。

在此背景下,裁员似乎成为各大机构应对寒冬的“侥幸”做法。比如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所讲的“市场不相信眼泪,要在组织内进行新陈代谢”;再比如任正非签署的两封电子邮件,直言:“未来几年,整个大形势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我们要有过苦日子的准备,甚至不惜放弃部分平庸员工,降下人力成本。”

再说政策。自2018年2月减负整顿要求下发开始,各种政策就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砸下来,让教培机构好好地“喝了一壶”。这其中包括:预收费三个月、教师资质、公办校老师兼职、消防通道、课程大纲这些严卡严落实的问题,一次又一次给教培行业一线从业者带来强冲击。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而言,还有特属的“隐私”、“网络安全”、“近视”等致命隐患,在线教育行业留下的只有“只求活下去”的无助。

政策整顿与资本寒冬的双重背景确实令教培机构措手不及,但此外,我们还应该看到,焦虑之外,经过挣扎与洗礼的教培机构给整个行业带来的生机。

寒冬之下,口红效应明显,更多的资本集中于好的项目上,让好项目更加凸显;那些原本单纯依靠资本烧钱而生存的机构,会将更多的资源投放在业务能力本身,最终受益的仍旧是消费者。

此外,随着整顿的加快,行业资源将越来越集中于头部,在监管和资本不乐观的情况下,头部机构优势明显。

雪球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1月23日16:01收盘,好未来股价为31.22美元/股,增幅为0.06%,最高为31.74美元/股,最低为30.88美元/股,股价相对较为平稳。

1月23日凌晨,新东方股价以71.03美元/股报收,涨幅达到7.78%,盘中一度大涨18%,冲高至77.85美元/股。这也是近三个月来,新东方股价重新站回到70美元以上。之后继续上涨,截至美东时间1月23日16:02收盘,新东方股价为72.81美元/股,增幅为2.51%。

美东时间1月24日收盘,好未来股价跌幅4.52%,新东方股价涨1.61%,两者市值分别为169亿美元和117亿美元。

 

拓展阅读

1、封面报道 | 教培机构的拐点:从百家争鸣步入黑白时代

2、【年度复盘】2018教育行业十一大政策,焦虑与风向同在

3、整顿重拳+ 资本寒冬来袭“双气流”施压,校外培训市场将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