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2019年,刘畅提出“八字方针”:坚守校内,做大校外。8个字,似乎对之前“在线对公教育公司的B2B2C将走不通”的说法进行了驳斥。

导语

1月22日,在“突破2019·一起教育科技迎新年会”上,一起教育科技创始人兼CEO刘畅表示:2018年,一起教育科技完成了四件事:小学三方产品完善;中学产品矩阵完成;市场服务团队积极转型;直播收入可期。

对于2019年,刘畅提出“八字方针”:坚守校内,做大校外。8个字,似乎对之前“在线对公教育公司的B2B2C将走不通”的说法进行了驳斥。

刘畅提到:“我创业7年,从来没有任何政府文件告诉我们,是允许进去还是不允许进去。直到今年1月份(的文件下来),国家彻底告诉我们,只要你不是有害的你就可以进校,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告诉我们,我们是获批准,有权利让这个业务存活下来。”

而关于B2B2C的两手抓,刘畅也提到,一起教育科技越来越笃定知道校内和校外的分割应该怎么做:一手大大方方进校,改变中国公立的基础教育;一手毫不犹豫地做大校外,在校外赚钱,让企业能够实现左右两边的平衡。

 

左手公益、右手生意,刘畅的抓手足够坚挺?

此前,在《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下发之后,一起教育科技立即反应,于通知发布当天发表声明:一起教育科技经与教育部、各省教育厅充分沟通,目前“一起小学”、“一起中学”积极在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进行备案。此外,一起教育科技还就自身的定位做出庄重承诺:做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

在通知下发后的周末,一起教育科技还牵头做出在线教育行业自律倡议。

表示在内容上,杜绝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及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等内容,杜绝抄作业、搞题海、公布成绩排名等应试教育手段的内容;在商业模式方面,坚决不向学生等未成年人收费或由未成年人支付相关费用;在信息安全方面,不断提升技术防护能力,保障用户数据安全,尤其保障学生信息和数据安全,防止泄露学生隐私。

或许,当时的刘畅是严肃的,严肃地接受政府的审视,严肃地接受政府官员的审视。

但如今的刘畅,是高度自信的,是充满热情和斗志的,笑容在他长达20分钟的演讲过程中,始终未曾淡去。

刘畅提到:“实际上我们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就完成了组织结构的调整、业务的调整,甚至还有一大批优秀的VP总监不断地涌入这个团队。在短短的一百天里面我们完成了这个变化,开始以崭新的面貌和业务形态来面对今天的进校业务,来面对校外的商业化。”

在校内,刘畅认为只需做一件事情,即“老老实实把内容做好”。其中,刘畅表示一起中学的产品矩阵已经完成,并同时具备作业、周测、月考、大考、直播服务五块内容。这让刘畅老老实实做内容的憧憬,显得无比美好。这个美好也寄托于他们的愿景“让学习成为美好体验”。

在他看来,中国不缺一个校外的教育公司,中国最缺的是一个愿意七年如一日,乃至未来十年一日踏踏实实进校,渴望改变中国的基础教育,为减负为平权奋斗的企业。这个企业最后能用大数据彻底改变传统的高考评价制度,能最终让中国回到素质教育的天堂。

刘畅觉得一起教育科技死不了,甚至会还会长存20年、50年乃至更长时间。“你能够真正地帮助到老师、学生、家长,有一天这些数据还有可能真正帮助到国家。这就是我们这家公司存在的意义和我们这家公司生存的重要理由。”

在校外的商业赚钱视角,刘畅也坦言,其家长用户已经开始慢慢地长出了商业的逻辑,真正地承担起一起教育科技整个平台中商业化的重任。“这是我们看到三方平台越来越完善、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在国家政策允许的情况下,今天可以大大方方地做企业,这真是一件让我特别开心的事。”

刘畅甚至提到,过去一起教育科技的同事,最擅长的无外乎就是走进校园服务公立系统,告诉老师作业、考试产品怎么用,但今天让他感到欣慰和高兴的一点是:今天每一个小伙伴,三点钟之前可以看到他们进去公校服务,三点钟之后,就大大方方站在学校门口与其他校外机构一起招生,为校外的商业化服务。

在刘畅的演讲中,鲸媒体也发现一起教育科技除家长端之外的另外一块商业支撑,即直播业务。“我们自己的直播也终于摸出了非常清晰的方式,这个业务就两个关键点,一是实现大规模获客;二是实现很好的续费。”

 

B2B2C被堵死,在线教育公司不敢赚钱?

总结刘畅的讲话其实可以得到这样的言论:他们要坚守校内、做大校外,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手大大方方进校,改变中国公立的基础教育;一手毫不犹豫地做大校外,在校外赚钱,让企业能够实现左右两边的平衡。

2018年11月26日,教育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应急管理部办公厅联合拟定了一份《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明确提出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

鲸媒体也在几天前的一篇《封面报道 | 教培机构的拐点:从百家争鸣步入黑白时代》分析道:看似线上等同于线下,但线上线下的整顿节奏、用户粘性和忠诚度、线上特有的一些包括信息安全等问题,都让线上的动荡似乎更加明显。

而伴随着2018迈向2019的新起点,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通知提出各地要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审查制度,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学校首先要把好选用关,严格审查APP的内容及链接、应用功能等,并报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审查同意。

教育部明确表示要从严抓紧、从严落实。

看似在线教育将经历重创,尤其是进公校的在线教育APP赚钱的路将被堵死。包括业内不少人士也曾悲观地认为:“对APP的管控,让一些初创企业生存之路彻底被堵死,完全市场化的运营方法以后行不通了。”

也有一些观点认为,随着禁止有害APP进公校、一切APP进校都要审查备案通知的下发,B2B2C的公司可谓是遭到当头一棒,基本只剩下两条路:要么老老实实当做公立学校的有益补充,要么自凭本事在C端市场血拼。

但B2B2C的商业模式真地走不通了吗?至少从刘畅自信满满的发言中,好像依旧有摸索前进的余地。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一起教育科技公益、生意两手都要抓之外,作为直系to B竞争对手,作业盒子也曾在有害APP禁入校园通知发布之后,称中央电化教育馆完成对作业盒子的备案审核,正式批复作业盒子纳入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并成为国内首批获得该体系认证的智能教学工具(后来又有消息爆料其并未得到认证)。

虽然并未像刘畅那样公开表示“坚守校内,做大校外”,但从之前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在一次产品发布会上,也可以摸索出蛛丝马迹:作业盒子早已打上了家长端、家庭辅导的生意算盘。

其中,家校盒子产品定义为一款致力于提高老师和家长沟通效率的教学辅助工具。此外,作业盒子也宣布已构建了“校内教学”、“家庭辅导”的完整教育生态。

两家似乎在B2B2C的路上始终保持好了一个平衡:B端公益服务公校、拓展口碑;C端收揽市场、变现赚钱。

这样看来,尽管一些学者认为随着层层政策、新规的下达,B2B2C的路并不能走得那么坦荡荡,但这一说法或许仅仅适用于一些初创公司。因为对于以工具类产品起家、已经打通了B端市场,有一批坚挺的用户站台的“独角兽或者准独角兽”来说,即使B端市场就此舍弃,依旧也有变现的探索空间。

 

拓展阅读

1、封面报道 | 教培机构的拐点:从百家争鸣步入黑白时代

2、按照线下节奏同步规范线上机构?线上培训机构将迎大考?

3、学习类APP屡次埋雷,未成年人网络安全谁来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