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收购锤子能给今日头条的硬件探索带来什么想象力?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在给媒体的回应中,今日头条的说法也是收购部分专利使用权,并未涉及对整个公司的收购。今日头条或许会收购锤子的硬件专利,但会去做锤子这一明日黄花的接盘侠吗?

导语

据媒体报道,1月22日,字节跳动方面表示,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用以探索教育硬件领域相关业务,但因为涉及保密条款,不方便披露,而锤子员工入职公司则是正常的人员流动。

据了解,锤子科技的部分员工已经与字节跳动签订了员工合同,至于具体工作内容还未进行详细对接。

 

今日头条不是冤大头

那么收购锤子能给今日头条的硬件探索带来什么想象力?公开资料显示,锤子的专利包括移动终端图像拍摄、外观设计、拨号界面、图片显示等等。目前来看,锤子的专利能带给今日头条的恐怕就是教育平板、教育机器人等支持,或许还会结合aiKID、gogokid的应用。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在给媒体的回应中,今日头条的说法也是收购部分专利使用权,并未涉及对整个公司的收购。更何况锤子一朝高楼坍塌,债务缠身,做接盘侠意味着要承接下锤子的烂摊子,“冤大头”恐怕没那么容易出现

今日头条或许会收购锤子的硬件专利,但会去做锤子这一明日黄花的接盘侠吗?

不过,出身新东方罗永浩又要和教育扯上关系了——即使是由专利使用权带来的间接关系。

2006年,罗永浩离开了待了5年的新东方。2年后,罗永浩创办了“老罗和他的朋友们”,主打英语培训,新东方名师的身份和罗永浩开展的全国高校巡回演讲为他带来了不少客源和流量。罗永浩在那时就充分发挥了他的演讲才华,并且其《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还一度引起轰动。


(来自锤子科技发布会)

锤子科技成立于2012年,IT桔子数据显示,锤子科技共获得5轮融资,成立之初获得900万元的天使投资,到了2017年的战略投资,金额已经达10亿元。

功夫不负有心人,锤子在经营的时候,罗永浩的演讲也起到了不可磨灭的历史作用,但产品却并没有因此沾光。买票听相声,不买手机,是在发布会上给罗永浩鼓掌的多数人心安理得的做法。曾有人戏谑说门票让发布会数次实现了盈利。但锤子手机销量却疯狂显颓。

人们鼓掌高呼“理解万岁”。可他们都不理解罗永浩。

“我恐惧演讲”,罗永浩在《燃点》中说。

 

对教育业务来说,或许自营才是出路

但无论如何,今日头条自身做教育已经是铁打的事实。为外界熟知的少儿英语品牌有gogokid、aiKID,在2018年,今日头条还悄然推出了一款知识付费产品“好好学习”,主要采用音频+文字,以及少量视频的课程形式来为用户提供内容服务。

今日头条对教育市场觊觎已久。三年前,张一鸣开始关注教育行业。2017年底,今日头条专门举办了教育行业的未来峰会。2017年底,今日头条专门举办了“eduTECH 2017今日头条教育行业未来峰会”,不仅发布了教育行业相关用户数据报告,同时张一鸣和俞敏洪还谈论自己对人工智能和教育的理解。对于“人工智能对老师来说是不是灾难”这个问题,张一鸣认为:“要区分教育和学习的概念。学习是学生自己可以做到的,但教育是由老师引导完成的。老师起到的非常大的作用是激励学生学习,这是机器代替不了的。”


(来自官网截图)

2018年,今日头条参与投资了一起作业、晓羊教育等教育公司;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今日头条内部在孵化包括外教一对一、少儿编程、聊天机器人等多个to C的教育产品……

教育对于今日头条来说意味着什么?在资本寒冬的当下可能更为明了。广告业务无疑会受经济下行趋势影响,对于主要商业模式为广告的今日头条来说,教育业务成为了防御性产品。aiKID较为低调,目前看来gogokid成为了专注投入的产品,鲸媒体了解到,仅2018年8月到12月,四个月时间内,gogokid实现了流水1个亿。

不过gogokid的流量并不是主要来自于今日头条本身平台投放,而是来自抖音。

gogokid极少对外主动发声,在成绩单交出来之前,一切定论似乎还为时过早。

其实不仅是今日头条,各类大平台诸如腾讯、网易等,都已经开始自身产出教育产品。腾讯在2018年推出了英语教辅解决方案APP“腾讯英语君”,网易旗下有道则在2018年上线了有道数学、有道乐读、有道少儿词典、有道口语和有道作业宝等五款基于AI技术的、学习工具型产品。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这种成熟的大企业来说,有了模块化能力后切入新领域并不难,毕竟标准化对他们来说小菜一碟。

但也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流量大和做成一个教育大公司完全是两回事”。

锤子与今日头条的交易,某种程度上也是资本寒冬下的折射:创业公司求生困难,面临着变卖资产的风险,大公司也在寻找各种方向。教育行业仍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拓展阅读

1、又推在线少儿英语品牌aiKID,今日头条教育梦不灭

2、今日头条有没有梦想?

3、再战教育!京东教育+2.0战略,能否打破教育平台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