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寒冬已至,泡沫破碎后,行业将会呈现怎样的走向?

近日,北京有教未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破产。相关告知函称,公司因严重亏损,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根据2018年12月31日形成的股东会决议,拟向注册地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告知函还提到,公司在近半年里积极寻求外部支持,全体员工亦在为扭亏为盈和持续提供课程服务而努力,但市场环境及政策的变化致使公司无法实现既定发展目标,也没有其他机构愿意接盘,因此公司无法继续提供服务。

(图片来自网络)

有教未来面向B端为客户提供运营、教学、教研、服务以及外教师资的一整套解决方案,帮助其实现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型升级。面向C端则有在线1对4小班课产品LingoBee小灵蜂。LingoBee小灵蜂以英语口语和分级阅读贯穿整个学习阶段,涉及自主阅读、互动主题课程、线下活动、家长课堂、预习复习等课程形式。

有教未来曾于2017年2月获得中文在线文化教育产业基金投资的1000万元Pre-A轮融资,此后再未有公开融资消息披露。

鲸媒体查询天眼查信息发现,创始人刘锴已于2018年8月退出,不再担任董事长,董事长职位由程航担任。2019年1月14日的工商信息变更显示,程航退出,郑黄伟担任董事长一职。

(图片来自天眼查)

鲸媒体就此事询问了刘锴,对方表示,自己在去年已不是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因此此消息需要找现有实际控制人和股东进行确认,“我现在没有办法确认这件事,你们能看到的信息就是这样的。我这边其实现在跟公司这块没有什么太多关系了”。

另一位前员工小刘表示:“最后COO拉到的公司收购了有教未来,听说是挺大的一个幼儿园硬件厂商。”

但现在看来,收购也并没能挽救有教未来。

事实上,有教未来的破产只是寒冬下行业的冰山一角,此前,业内一度流传着在线外教机构纷纷裁员的说法,涉及上市公司、独角兽及创业公司等。这其中有数家公司在去年已拿到大额融资,究竟是寒冬威力巨大,还是在线外教市场已至生死关?

有一位从业者曾向鲸媒体表示:“主要是创业门槛太低,融资太容易了,团队都有问题,怎么能成功呢?”

不得不承认,在线外教市场的繁荣有很大部分原因要归于资本的疯狂推动,这个并不算成熟的市场几乎是被催着走进了下半场。如何平衡烧钱和盈利,如何巩固一线市场口碑和下沉二三四线市场,如何打造有效且能不断产生续费的教学产品……在线外教机构并未实现大爆发,要解决的问题也不轻松。

随着用户数量和外教数量的增大,如何巩固和保证教学产品的质量也是一个摆在中型外教直播机构们面前的问题。

烧钱和亏损,市场培育投入高;来自资本方的压力大;品牌和教学水平优势不明显;教学体验参差不齐;1对1模式进入门槛低,小班运营不易;人员流动性过高……这些都是创业者们面临的痛点。

寒冬已至,泡沫破碎后,行业将会呈现怎样的走向?

 

拓展阅读:

传统巨头入局在线外教赛道,混战之下,行业已被催熟?

疯狂的在线外教小班课,究竟有什么问题不能逃避

VIPKID融资刷新业界认知,资本疯狂助推之下,在线外教玩家如何独辟蹊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