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乐知行的新高考业务已经为千余所合作校派驻了校园代表,贴身服务于学校各种各样的信息化诉求。

导语

年终将至,伴随教培机构层层整顿的,还有新高考改革的重重冰山。

12月5日,关于浙江高考英语成绩的争议在相关责任人被追责、恢复原始赋分之后落下帷幕,该事件也被定义为一起因决策严重错误造成的重大责任事故。

同月,与新高考推进省份相关的,是安徽省教育厅对外发布原定于在2018年开始实行的新高考改革方案,由于现阶段条件不成熟,决定暂缓实行。

如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所说,“高考牵一发而动全身”,改革启动与否都必须是一个经过统筹考虑、审慎研判的过程。

作为1999年成立、2016年正式组建教育事业群的科大讯飞,也在新高考改革的新形势下,开始发力新高考战场。2016年收购的乐知行,便是整条新高考产品线的探路者、行路人。

 

切入智慧校园,推出新高考组合拳

2016年,科大讯飞教育事业群成立,并收购了讯飞皆成和乐知行。科大讯飞正式从单纯的考试服务等边缘业务切入主战场。

2018年的科大讯飞,人工智能+教育的转型之路走得更为彻底。这一年,科大讯飞的教育版图上也刻上了两个关键词:“大中台”和“新高考”。

据乐知行联合创始人张少华介绍,2018年,科大讯飞对整个教育事业群进行调整,应用中台的概念,对科大讯飞各事业部的数据深度打通,并提出各个业务线聚焦各个细分领域的精细化战略。

“在这个大中台的战略下,各个产品线中间的数据越来越畅通、场景之间的融合也越来越紧密。”

自此,科大讯飞教育事业群正式划分成考试业务、个性化学习业务、智慧课堂业务、新高考和智慧校园业务几大板块的新格局。

在这场大的调整下,张少华告诉鲸媒体,讯飞乐知行已经从最初教学考评练的全业务覆盖,逐渐聚焦于智慧校园,新高考,云平台和大数据这三块主要业务。

其中,乐知行的智慧校园涉及师生管理、教务管理等;而新高考产品线则包括智能排课、生涯规划、师生评价、智能班牌等。加上大数据云平台的加持,乐知行主打的三款产品体系基本通过整体解决方案的形式向学校提供服务。

但需要明确的一点是,这三条产品线无论是组合还是单拳出击,其实都脱离不开新高考改革的时代背景。

天津大学招生办副主任许晶曾提到,新高考带来了包括文理分科变成混合科目、采取等级赋分模式、新的多样的招生类型出现等新变化,这些都让学生的选择增多;与此同时,学校竞争越发激烈,学生怎样选课、学校怎样指导,依旧是值得探究的事实。


(新高考改革几大改变)

当对未来规划性、自主性、判断力较弱学生的选择增多,多数学校在改革推进过程中因为经验缺乏、专业力量支撑产生矛盾时,乐知行反而迎来了更多发展机遇。

 

星空图和覆盖率帮助高中生选科

之前,教育部提出:全国所有高校、所有专业都需要从“不限选考科目、限选某一科、限同时选某两科、限同时选某三科、两科任选其一、三科任选其一”这六种方式中任选其一,作为本专业的报考要求。在这种高度复杂的选科背景下,以6选3模式为例,在理论上就已经有了77种组合方式。

为了这些对未来规划性、自主性、判断力较弱的学生,能做出符合自己生涯规划的选择,乐知行采用了专业星空图和专业覆盖率两大工具来帮助高中生理清选科思路。

其中,专业星空图定位于帮助高中生探索大学本科专业群组。

“我们首先对92个专业类的核心专业课程进行数据采集,共囊括近2000门课程;其次对每门课程最依赖的高中学科、最匹配的兴趣和能力类型进行数据挖掘,收集了超过20000个标签;然后以标签为基本计算单位,统计92个专业类的相关程度;最后依据2018年教育部颁发的《普通高校本科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要求指引(试行)》中各专业类的选科要求对专业分类进行微调,最终聚类成九大专业群。”

这9个专业群分别是:理学科研群、基础工程群、应用工程群、生物医学群、管理科学群、金融经济群、社会科学群、人文历史群和艺术体育群。

而张少华提到的专业覆盖率,指的则是学生的选科组合能够报考的大学专业占同类专业的百分比,定位于帮助高中生掌握不同专业群的选科规律。

“例如你是北京地区2020届的考生,计划报考985高校的理学科研群专业,你的选科组合是物理、生物和地理,它的专业覆盖率是90.7%。这就是说,在你理想的大学专业中,你能够报考其中的90.7%,剩下的9.3%是你不具备报考资格的。专业覆盖率还可以告诉你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政治六科中的任何一科能够覆盖的大学专业比例。”

值得注意的是,乐知行的选科指导方案并不限于学科成绩、专业覆盖率两种考虑。在此基础上,乐知行还绘制出了一册基于学生知识画像的图谱:学科潜能测评量表和兴趣测评量表,定位用于指导学生的生涯规划与选科行为进行匹配。

张少华提到,这两个量表的组合为学生推荐的选科结果与学生实际的选科结果基本可以达到95%的匹配度。

“学科潜能的测评结果,和学生在一年后的真实学习结果在趋势上是相符的”。张少华表示,很多学生现阶段对某个学科的薄弱不代表他就不应该选择这个学科,“比如当时你的历史或者物理学得不太好,但我们认为潜能比较高,你选了这个科目之后,可能会比其他同学有相对比较大的提升,我们就会推荐你选择这门课程。”

 

用智能排课突破人机配合瓶颈

与走班选科这一高考新走向紧密结合的,除了学生角度的选科之外,还有学校角度的排课。这对于一向习惯文理分科、无论是在硬件设施还是在师资配备方面都略显不足的学校来说,尚且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张少华告诉鲸媒体:“今年排课引擎取得了较大的技术突破,目前市面上主流的排课模式通常是人机结合,机器排完成之后再人工介入进行优化,而乐知行的一键排课只有在前端规则设定的时候需要注入人力,其余时间全部依靠机器自动处理,排课结果明显优于人脑结果,整个计算过程只需5-10分钟,且基本无需再次调整。”

例如,两节连上排课需要避开上午最后一节和下午第一节;体育课要放在放学前;为了保持不同班级的同一学习进度,同一个老师的课程要尽量安排在同一天……这些,都是乐知行的智能排课可以提前输入的规则。

此外,乐知行的智能排课系统配备了摸底选课系统,便于学校在正式排课前及时了解学生选课意向,进而合理分配教师、教室等软硬件教学资源。

不过,上述种种探索,对张少华来说,只能算是一个起步。在他看来,新高考在乐知行的地位远远不止一个产品,而是一种基于各个痛点提供的解决方案的组合。

“新高考来了之后,对教育是一个全面的冲击,它其实有很多个痛点需要解决,它对信息化产品的诉求也是一波一波、有层次递进的。”张少华解释为,“可能第一波上来的是走班排课,是走班考勤,后面可能我要做生涯规划、选科指导,再后来我可能要做教师和学生评价等等。”

甚至,当痛点解决之后,张少华还提到,教育局可能需要针对系统里反馈回来的数据做一些决策分析、趋势预判,那乐知行依旧会进行广、延、宽的继续渗透。

“新高考这件事,其实在我们看来,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据透露,目前乐知行的新高考业务已经为千余所合作校派驻了校园代表,贴身服务于学校各种各样的信息化诉求。“我们会积极利用IT化的工具去为涉及到的学校提供技术支撑。”

 

拓展阅读

1、发布多款AI新产品,科大讯飞能否挽救“增收不增利”怪象?

2、当新高考威力爆发窗口期延长,如何瞄准规划市场的核心需求?

3、浙江英语高考成绩异议尘埃落定,新高考改革遭遇“冰山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