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今,年终将至,教育部再次发文,可以说是首次将校外培训与校内减负直接挂钩。由此也可以窥探:受挫许久的教培机构在2019年的日子也许来不及喘息,或将更加难过。

12月29日下午,教育部网站发布《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内容涵盖中小学办学规范、校外培训机构规范治理、家庭教育、政府监管四个维度。

通知称,《中小学生减负措施》(减负三十条)已经国务院同意,各地政府要严格贯彻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教育部发起的关于校外培训机构整顿、校内中小学减负基本遵循两条不同的轨道。(关于减负史可查阅鲸媒体年度封面报道——《封面报道|一场声势浩大的减负整顿背后的故事》。)

如今,年终将至,教育部再次发文,可以说是首次将校外培训与校内减负直接挂钩。由此也可以窥探:受挫许久的教培机构在2019年的日子也许来不及喘息,或将更加难过。

 

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严禁设立重点班、快慢班、实验班

关于减负的号令其实已经吹响了若干年。

资料显示,教育部第一个“减负令”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1955年7月发布的《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据不完全统计,过去60多年来国家层面发布的“减负令”政策至少有10道,加上其他工作的文件计算在内,已经出台的“减负令”多达50多道。如果再算上地方出台的“减负令”,我们国家已出台上百道“减负令”。

对于减负年年提、年年推进,却迟迟不减的原因,大多数人归结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教学体制,导致竞技教育存在。更是有人发出“只要竞技教育在,减负就不可能成功”的呼声。

此次,教育部再次对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办学行为提出进一步规范。

· 杜绝“非零起点”教学。学校开展教学工作要严格执行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不得随意提高教学难度和加快教学进度。

· 均衡编班配置师资。严禁学校以任何名义设立重点班、快慢班、实验班,规范实施学生随机均衡编班。

· 严控书面作业总量。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作业难度水平不得超过课标要求,教师不得布置重复性和惩罚性作业,不得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家长代为评改作业。

· 不得在小学组织选拔性或与升学挂钩的统一考试。

· 限制竞赛评优活动。不得组织学生参加社会上未经教育行政部门审批的评优、推优及竞赛活动。

· 严禁学生将手机带入课堂。规范学生使用电子产品,养成信息化环境下良好的学习和用眼卫生习惯,全面提升信息素养。

· 建立弹性离校制度,严禁将课后服务变为集体教学或集体补课。提供丰富多彩的课后服务内容,合理确定学生离校时间。安排学生参与各种兴趣小组或音体美劳活动。对学有困难的学生加强帮扶,对学有余力的学生给予指导。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弹性离校、严禁电子产品带入教室这些尚处新鲜的细则条例之外,教育部对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培优、掐尖行为,也再次明令禁止。

但鲸媒体了解到,尽管之前亦有所规定,但“掐尖、培优”行为屡禁不止,甚至还延伸出了灰色产业链。

在鲸媒体3月份发布的《培训机构治理填“坑”?水木龙华培训学校停招退费》一文中,还对体制内进重点班、升重点学而产生的灰色产业链进行了曝光。

据悉,民间有一种“坑班”,在这里流传着“在这里学习考试,才可能获得某重点初中的重点班以及某附中体系点招机会”的江湖传言。

这种“坑班”不仅与体制内学校进行利益牵扯,还会有“坑中坑班”进行“勾结”。因为“坑班”是一个类似中介的存在,所以“坑中坑班”的意义主要是针对“坑班”制定教学内容,帮助学生考入一些知名“坑班”。

简单可以理解为体制内某些学校给“坑班”一些重点名额,“坑班”占坑后,由“坑中坑”班进行辅导培训。三者共同作用,在严禁精英、培优教学的大背景下,进行巧妙的“掐尖”操作。

如今,这一减负新号令再次对“掐尖”现象进行命令禁止,想必“坑班”与“坑中坑班”的生存空间将再度被压缩挤占,只不过,它们是否会卷土重来,或是重新开辟一片新天地、打造全新链条依旧是一个值得推敲的事情。

毕竟,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需求摆在这里,而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校外培训机构严禁超标培训、布置课后作业

自今年2月份教育部四部委下发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文件以来,关于教培机构的整顿在这一年未曾停止,而且节奏越发急促、力度越发加强。

不过,不管这一年的整顿动作如何,教育部都未将其与校内减负相挂钩。这也导致不少业内人士提出异议:“与其抓培训机构,不如看看体制内教育。体制内教育的需求给校外培训机构提供了成长的土壤。

这次教育部将二者直接挂钩,实则也表明了将整顿、减负进行到底,坚决攻坚,对违规办校、办学零容忍的决心。

条例明确,要严格校外培训机构管理。

· 培训机构取得办学许可证及营业执照(或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后方可开展培训。培训机构严禁夸大培训效果。

· 严禁超标培训,不得留作业,杜绝机械训练、强化应试等不良培训行为。开展学科知识培训的内容、班次名称、招生对象、培训进度、上课时间等要经所在地县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审核并向社会公布;培训内容不得超出国家课程标准,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县(市、区)中小学同期进度。

· 严禁聘用在职中小学教师到培训机构任教,一旦发现,坚决吊销办学许可证,并对教师本人予以严肃处理,情节特别严重的,取消教师资格。

· 严禁将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及排名。

鲸媒体也发现,为了保证条例的严格执行和落实,从2019年起,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每年通过各省自查、跨地区交叉检查、随机抽查、实地督查等多种方式对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开展减负工作督导,并向社会公布结果。

其中,教育部强调,在2019年5月底前,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针对行政区域内中小学生学业负担情况完成摸底分析,并制定详细减负实施方案,抓好组织实施。省级实施方案要于2019年6月底前报教育部。

在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下发的这一规定,似乎总结了这一年中国教育的风起云涌、教培市场的行业变迁,也为2019年的政策推进奠定了总基调:校内校外联合整顿,中小学减负将成为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