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贫困人口从绝对的角度上来讲,是难以绝对消除的,那么怎么样尽量阻止返贫,这是今后更重要的工作。

媒体讯(文/羽灵)近日,教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教育脱贫攻坚工作进展,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教育部承担了教育行业扶贫、定点联系滇西边境片区、中央单位定点扶贫等三项任务。教育部将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更好发挥教育扶贫作用,完成好“发展教育脱贫一批”任务,切实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介绍教育部教育脱贫攻坚工作的相关进展,主要体现在六方面:建立健全教育扶贫制度体系;实施一系列教育扶贫重大工程项目;着力推动精准到人的学生资助体系;推动落实教育扶贫倾斜政策;探索定点扶贫路径;履行定点联系滇西边境片区的牵头职责。

据悉,下一步,教育部将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在辍学高发区“一县一策”制定工作方案,实施贫困学生台账化精准控辍,进一步推进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工作,实施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健全贫困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实现应助尽助,确保贫困家庭适龄学生不因贫失学辍学。

此外,教育部还将继续推动教育新增资金、新增举措、新增项目等向“三区三州”倾斜,组织开展基层干部和青壮年农牧民普通话培训,在民族地区推广“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在人口集中和产业发展需要的贫困地区办好一批中职学校。

教育部还将深入推进乡村教师支持计划,改善贫困地区乡村教师待遇,均衡配置城乡教师资源,持续推动中央相关教育转移支付存量资金优先保障、增量资金更多用于贫困地区教育发展和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受教育的需要。持续推进教育系统扶贫领域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用作风建设的成果促进各项教育扶贫举措的落实。

谈到教育扶贫工作还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时,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表示:

第一,总体上看,教育脱贫攻坚任务越往后越艰巨,现在中央确定的“三区三州”都是属于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下一步面临的,一个是“三区三州”条件相对来讲要更困难,发展的基础更薄弱,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讲了,越往后任务越艰巨,越往后都是硬骨头、都是难啃的骨头,所以这是基础和条件的问题。

第二,下一步教育脱贫面临着更大的难题,就是城镇化过程当中,人口的流动所带来的教育脱贫面临的难题。人口流动是随机的、随时的,不好预测也不好确定的。但是教育怎么样跟上城镇化的步伐,跟上流动人口的变化,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我们一直讲一句话,教育的慢变量遇上了城镇化的快车道,所以在这一点上,城镇化过程、流动人口对教育脱贫带来的难题还是比较大的。

第三,下一步教育脱贫还有一个难题,就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能够进一步提升教师的水准,能够补齐教师方面的短板,难度还是非常大的。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采取了大量的措施来推进农村教师水平的提高,人员的流动、对口的帮扶,各地政策很多,最典型的就是西藏和新疆,中央都是按照万人的规模在做。所以应该说,怎么提高当地教师的水平,怎么样通过帮扶、通过对口,提升教育质量,这可能是面临的一个很大的困难。

第四,教育脱贫更重大的问题,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扶贫要先“扶志”“扶智”,脱贫攻坚是设定时限的,在这个时限之内,怎么让贫困地区的群众能够自愿、积极、主动地跟帮扶人员形成合力,尽快脱贫。特别是刚才有记者朋友提到的,脱贫讲的是现有标准,脱贫了以后怎么样持续,贫困人口从绝对的角度上来讲,是难以绝对消除的,那么怎么样尽量阻止他返贫,这是今后更重要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