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资本寒冬,时不时就有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被曝裁员,“裁员风波”也逐渐弥漫至金融、区块链等行业。教育行业或多或少会受到波动,求职也是。裁员、考研、职业培训需求增加,在资本寒冬里,你是“步履维艰”?还是“逆风而行”?

导语

“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就准备去便利店或者咖啡厅打工,毕竟要交房租、交社保,还有日常消费等。”刘洋洋向鲸媒体哭诉,离上一份正式工作辞职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她一直没有得到一个合适的Offer,正值资本寒冬,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刘洋洋上一份工作是在电商企业,她本来还打算找电商企业公关方面的工作。“但是知道的几家电商现在基本上都不招人了,很多公司年前冻结HC(注:人员预算的计划)了,听说只出不进,”她说道,“自己也对教育行业比较感兴趣,看招聘软件上,教育企业还在招人。”

她有点沮丧地说:“现在找工作都不容易,每天脉脉上就有好多人说自己公司裁员,整个互联网市场是人多坑少,最近面试的好几个职位都是初试完等好久,因为后续还有别的面试,企业的选择权比较多。”

“人多坑少”是当前招聘的普遍现状,“在这种情况之下去面试,也不好意思喊很高的期望薪资,找了一段时间以后,只要不低于现在的工资,我觉得就能去。”刘洋洋说。

今年,无论是企业主还是应聘者,大家的选择都尤为谨慎。资本寒冬,时不时就有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被曝裁员,“裁员风波”也逐渐弥漫至金融、区块链等行业。

“裁员”已经成为当前大事。国务院近期发文称,自2019年1月1日起,不裁员或是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将获得上年度50%的失业保险费返还。此外,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三年百万青年见习计划,将就业见习补贴范围由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扩展至16-24岁失业青年。人社部相关人士表示,今年以来,我国就业局势保持总体稳定,但经济运行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做好稳就业工作十分重要。

这个政策对不同企业有何影响?有业内人士称,这个优惠政策对创业公司的影响相对较小。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在人员少薪资低的情况下,失业保险费的数额相对也低。大公司的失业保险费相对比较可观。

在资本寒冬里,你是“步履维艰”?还是“逆风而行”?

不断蔓延的裁员危机,求职与招聘更加谨慎?

年末之际,一场全球化的裁员潮正汹涌而来,无论是老牌公司,还是新兴的大型私企,都难以幸免。

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少先后有17家公司被曝裁员、缩减招聘规模。碧桂园员工数量明显减少,京东和阿里巴巴都出现了员工数量增速环比下降的情况。而国外至少有11家公司被曝出裁员,其中包括捷豹路虎、通用和福特3家车企。

12月11日,知乎被曝大裁员,人数超300人。据媒体报道,有自称被裁的知乎员工表示,自己上午还在写程序代码,下午就接到自己被裁员的通知,“这次的裁员太突然了,没有一点准备”。

前段时间,天风证券对“前程无忧”网的招聘广告进行了统计,并就此发布了研报。研报称,今年4月,前程无忧发布的招聘广告数量为285万条。经过短短的六个月后,即今年9月,招聘广告仅剩下83万条,共有202万条招聘广告从网站上“消失”了。

研报显示,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是削减招聘广告数量的主力军。“经济周期性下行、需求走弱、融资成本增加,都加剧了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研报称。这些企业纷纷减少职位需求,迅速把就业寒意传导到求职者一端。

据不完全统计,8月,美团、拉勾纷纷爆出裁员信息;10月,阿里、京东等企业不同程度“缩招”。资本寒冬之下,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创业型公司都更为谨慎,捂紧腰包过冬。

近期还传出一些VC/PE被爆裁员。有一种说法是,一些机构在无钱可投的情况下只得遣散员工,仅保留合伙人,维持最低限度的运营。另外有一种说法是,一些投资机构的招聘也收紧了,尤其是不太招新人了,培养成本太高,而且留不住人。

资本寒冬已来,教育行业或多或少会受到波动,求职也是。

那天北京刚好是大雾霾天,适逢资本寒冬,在一场“互联网+教育”人才交流会上,各家招聘展台上的报名表大多略为空白,也就是说虽然台前有大学生应聘者前来询问,但有意向填写应聘申请的人却寥寥无几。

三位学前专业的大学生在一家幼教机构的招聘桌前徘徊许久,仔细向这家公司的招聘方询问关于教研老师、幼教老师相关细节,但迟迟未做决定。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共249.88万人,幼师缺口达到了380万。有政策也指出,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要达到80%,学前教育领域的工作岗位还未达到饱和。

一边是其他行业裁员的“冷局面”,另一边是以幼教为例的教育行业的多数岗位还未被填满的“热局面”。但是在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之下,求职情况也并非那么理想。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大学生求职指南》报告显示,2018年应届毕业生的就业意向仍然以就业为主,占比79.89%,同比上升6.39%。此外,6.99%的应届毕业生选择慢就业,4.98%选择国内继续学习,4.78%选择创业,2.63%选择出国继续学习。“和2017的数据结果相比,选择创业人群占比降低1.32%,说明在经济环境更加趋于复杂多变的大背景下,高校毕业生们对于未来的职业规划更加趋于谨慎。”报告称。

大学毕业生在选择时更谨慎了,用人单位对薪酬水平保持相对理性。报告还称,与2017年的调研数据相比,2018年应届毕业生的期望月薪相对有所提高,而实际签约月薪的分布情况基本保持一致。“虽然在生活成本、物价上涨等因素的影响下,高校毕业生的期望薪资水平也随之上涨,但实际签约的薪资水平没有发生明显变化,在当前宏观经济相对复杂的大环境下,用人单位对于应届毕业生的签约薪资不会发生实质改变,毕业生对薪酬水平的期望需要保持相对理性。”

教育行业不存在“大波”裁员现象?

两百万招聘广告凭空消失,大量VC被裁,对于教育行业而言,竟然不存在“大波”裁员现象?

在所谓的资本寒冬里,金融、贸易进出口、制造业、建筑业、影视传媒等行业受影响较大,除去季节性波动,还受到一些短期政策、宏观形势以及长期的产业转型趋势影响。其中最受挫的金融行业是对经济周期最为敏感的行业,资本寒冬对金融行业的人员招聘和流动影响较大。由于人们对教育的需求比较旺盛,与其他行业相比教育行业显得较为坚韧挺拔。

刘洋洋在求职的时候发现,教育行业的裁员情况不如电商行业那样严峻。“电商如果是自营模式的话,创业投资很重,需要建仓、物流、商品等等,相比之下,我觉得教育行业反而没有那么烧钱,成本可能主要在老师和宣传上,所以裁员情况可能也好一些。”

以金融行业与金融教育需求为例,价值立方创始人陈利俊提到,“今年以来,众多金融机构的招聘岗位锐减,学生就业压力高于往年。在这样的情况下,往年立志从事金融行业的学生往往会扩大自己的职业选择范围,以前只想进券商、基金核心岗位,现在也逐渐考虑银行、四大等。同时也有很多同学同步准备咨询业、互联网行业的求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如今金融行情遇冷,但是相应的金融教育行业是个典型的“逆周期”行业。金融行业作为解决商科就业的第一大户,有着接触资源广,能够对个人快速提升的特点,仍然吸引着大量的同学想要进入该行业。这部分群体对金融教育培训有一定的需求,也相应刺激了金融培训行业的发展。

对于其他行业频频被曝出的裁员大动作,在教育行业却比较少见。陈利俊表示:“目前公司没有新增裁员计划,甚至对于个别岗位还在持续地招募。由于职前教育市场在不断地发展,因此我们的招聘计划主要集中于销售和市场岗位,未来计划加大对更广泛的校园、机构合作的市场推广。”他补充说,“但是一个达不到公司要求的员工所带来的负面效应要远远高于失业保险费所带来的影响。”

校宝在线创始人张以弛表示:“目前没有裁员计划。近期刚新扩了场地,并增加了数百个工位,也有大量的新岗位。从实习生、应届生到高级管理人才都在开放招聘。”

对于近期有媒体曝出家教O2O平台“跟谁学”借业务撤回北京不断裁员一事,据鲸媒体了解,这属于跟谁学每年的正常业务变动。在资本寒冬的形势下,关于企业的任何“风吹草动”,包括机构跑路、公司业务调整等都会被无限放大。

表面上看,教育行业很少存在大波裁员的情况,但是在较为严峻的经济形势下,教育公司对企业员工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尤其是对于创业公司而言。

“以结果为导向做事”是众多公司的共识。职场教育从业者岳稀阳表示:“公司更侧重依照结果导向做事的人。”张以弛也表示,“公司一贯以来有末位淘汰的机制。”

 

在职考研、国考“火热”,资本寒冬最好选择就是“充电”?

王雨前几天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专业在职课程研修班(在职研究生)学费初步确定将由32000元/2年上调至42000元/2年,2019年起执行……”收到这条信息时她的心都凉了半截。作为想要在职场上“奋进”的一名年轻人,在职考研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她却没能搭上合适的“顺风车”。

据《新东方2019考研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报考北京高校硕士研究生人数比2017年多3.3万人,人数达到近7年最高。值得注意的是,往届生考研报名人数逐渐赶超应届。新东方国内大学事业部副总经理兼新东方在线国内考试项目部总监甘源曾指出:“考研火得有道理,就业‘难’仍是主要原因。”

除了在职考研热之外,今年的“国考热”也比以往要更为“火热”。据了解,在2019年度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公务员招考笔试日里,国考计划招录1.45万人,共有137.93万人通过报名资格审查,平均竞争比达到95:1,为近5年来最高,最热岗位的竞争超过4000:1。

在企业招聘较为谨慎的情况下,考研与国考内外竞争加剧,不仅增加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而且还给有意考研深造或者参加国考的在职人士造成一定的压力。

资本寒冬来临之际,对于成人而言,要想在职场或者是自身专业领域取得进步,最好的方式就是“充电”。“资本寒冬下,部分用户正在经历消费降级,相对降低效率,降低体验,降低个性、品味、态度,最高程度上实现物美价廉,体现在知识付费上,就是希望同样的成本获取更优质的学习体验。”千聊商业财商负责人王粤说。

她指出,根据用户画像在职业的分布上,在职人士的付费意愿会增加。“2019的职场人会比2018更焦虑,更需要付费学习来获得技能的提升,获得更多机会的青睐。不仅是在线学习,线下的各类职业培训也是职场人士的焦虑出口。尽量选择那些与自己职业发展方向有关联的知识,拓展优势区域,使时间效率最优化。”

在知识付费课程中,职场内容的需求最大。但她发现,商业类、理财类或将成为未来的大趋势。“随着女性的崛起,工作及投资遇到的挑战增多,除了职场技能和形象类课程受欢迎,男女用户都需要提升决策和判断的相关能力。未来在知识的获取上,用户进阶将很难绕开管理、金融两大方向。”

鲸媒体曾就关于资本寒冬对金融培训需求的影响,采访到高顿集团市场与品牌中心副总黄慧文。她表示,金融教育培训需求可能会大幅增加。“当市场机会特别好的时候,很想学习,但是可能你真的没有那么多完整的时间来学习,你得忙着抓住一个一个的商机把它变现,将其最大价值化。但是当资本寒冬来临之际,市场进入了一个调试期,刚好到了谨慎而动的时间点,可能最好的方法就是充电。”

 

职业培训需求增加,教育机构引入金融分期合作亦要谨慎

成人往往对教育有着多样的诉求,如成人学英语、小语种、学金融、学IT等,也相应促进了相关教育细分领域的发展。但水涨船高的培训费,也给年轻人们带来了不小经济负担,分期付款成为分散学费压力的选择。

以IT培训为例,市面上专业技术培训的产品如IT教育单价均在20000元左右,刚毕业的学生通常难有能力付全款。机构通常采用的做法是,学生通过培训机构报名,通过消费金融机构申请助学贷款,找到工作后,学员再分期还学费。

但是据鲸媒体的了解,实际的情况是,贷款的利息有时候并不低。虽然机构可以做到对学员免息分期,或者是培训机构代付利息。但由于培训课程的价格本身就是不透明的,机构往往会对课程提价,把学员贷款产生的利息算进学费中。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加入教育分期,加之没有严格的规定与标准,也容易造成教育分期市场的良莠不齐,从而衍生利息成本高、诈骗和跑路等风险。

在教育分期中,成人英语实际上是风险爆发的重灾区。职场激烈的竞争,让“学英语”成为不少在校学生和职场新人的需求。近日就有报道称,一名大学生在华尔街英语报课而背负了十几万元网络贷款平台“培训贷”。

据媒体报道,华尔街英语销售人员表示,如果学生确定学,可以办分期,目前在华尔街学习的三成学员都是学生,华尔街给他们做担保才贷款成功。鲸媒体日前就此事向华尔街英语方面询问,对方表示:“公司会统一回应,谢谢关注。”

某教育公司创始人曾明确指出,企业在风险控制方面,无卡分期是不能碰的,这种获客方式带来的销售额对企业本身的伤害是致命的。“比如说付一千块钱享受一万块钱的课,一个月供一千,不要随时停。当客户签单之后小贷公司扣除10%—20%的手续费之后,给到公司9千元,公司拿到9千元作为现金去运营,理论上是没错的。但是一旦当教学质量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家长)是要退费的,小贷无卡分期的合同可以随时退,合同一退,企业已经花了这9千元,拿什么退?整个资金的预算是按照9千元来安排的,这是个大问题。”

“当课耗变大的时候,企业支付教师的成本会变高,课耗增多的这个月,销售又没有得到大幅增长,开支一定大于收入,而企业的收入又是通过小贷得来的,这是非常危险的,无卡分期需要警惕,它不像信用卡分期一样,不是可以随时退的。”该创始人补充道。

在教育行业,产品的升级要考虑教学质量与成本结构,如果只是靠烧钱去维持生意的话,在资本寒冬是很难坚持下去的。学乐云创始人陈冬华表示,与To B类企业相比,资本寒冬对To C类烧钱的企业影响会更大,“他们是用高额的补贴或者价格去获取用户,花两块钱成本,赚一块钱,高成本,低收益。”To B企业怎么活?张以弛表示,“大环境的紧张会让基金更愿意集中看头部的企业。对于现金充裕的企业来说,‘资本寒冬’是加快业务发展,投资收购与整合的一个好时机。”

从微观再到宏观,反观的是资本寒冬形势下企业的发展需要更加谨慎,大家都希望可以存储好“粮食”以便过冬。当下很多市场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由于人们对教育的需求比较旺盛,教育行业与其他行业相比又较为坚挺。因教育行业的特殊性,校外培训机构的整顿以及民促法等都会对其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

资本寒冬,求职、创业都不易。面对这一次相对较长且路途艰险的寒冬,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曾公开发表几点创业主张:

1)产业创业没有风口,我们一步步把它做成风口; 2)产业的世界百花齐放,不只是赢家通吃;3)每个产业都可以重做一遍,与其跨界颠覆,不如就地升级;4) 抬头走进新物理世界,从数字经济到智能经济;5)供给侧创业,发现并云化被闲置的供给资源;6)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弯腰干脏活累活,习惯旷日持久的琐碎;7)在新领域成功的是有旧手艺的人;8)小公司更需要组织力,小前台,大中台。

最后他提到,“习惯没有大钱的日子,活着就有机会,坚持就是胜利。”

(应受访者要求,刘洋洋、王雨为化名)

拓展阅读

1、教育行业逆道而行:你在“裁员”,我在“扩招”

2、至合资本毕士钧:资本寒冬早已来,教育企业与A股、港股、美股如何双向选择?

3、【重磅】217亿、270起 !2018上半年教育行业投融资再掀热潮,下半年剧情反转或进入资本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