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学科类竞赛压缩了,科创类竞赛会受影响吗?

12月13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聚焦基础教育有关热点难点工作进展,会上再次强调了“清理规范竞赛活动”。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目前,正在进行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的清理认定工作,主要遵循这样几个原则:

第一,资质必须符合条件,主办方必须是在中编办、民政部登记管理的正式机构;

第二,导向必须正确,认真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体现素质教育导向,原则上不举办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

第三,数量要严格控制,特别是对学科类竞赛数量要大幅压缩;

第四,坚持公益性,竞赛一律不得收费,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嫁成本。

经过认定之后,清单之外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将一律不得组织进行。同时,要求各地也要认真制定区域内竞赛活动管理办法,健全工作机制,严格把关,加大查处力度,切实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各类竞赛活动。

学科类竞赛压缩了,科创类竞赛会受影响吗?

 

探讨点1:科创类竞赛是否受限?

今年2月份,教育部发出公告,对规范竞赛管理提出了“明确管理权限、重新登记核准、严格组织实施、强化日常监管、约束结果使用、推动社会共治”6方面举措,并查处了一些违规举办的竞赛活动。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在发布会现场也表示,要把培训等级证书、培训成绩与初中、小学入学脱钩。

9月份,教育部又印发了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对竞赛的申报、认定、举办和日常监管作出详细规定。

“原则上不举办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学科类竞赛数量要大幅压缩”、“竞赛活动一律不得收费”,3条原则像大山一样矗立,让学科类竞赛无所遁形。

“这次是动真格了、下狠心了。”

“连奥数都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学科类竞赛压缩了,科技类竞赛会受影响吗?”

在某教育行业交流群,清理竞赛活动成为热议的话题。大家讨论的焦点是:当语数外理化生等学科类竞赛受到压缩时,与之对应的非学科类竞赛,例如常见的编程、机器人、无人机等科创类以及音乐、舞蹈、兴趣爱好等艺术类的竞赛是否会“逃过一劫”?

鲸媒体了解到,某从事青少年无人机培训的机构依然可以正常上报无人机竞赛。“现在是正常上报,但是以后应该会被限制。”该机构负责人说道。

 

探讨点2:强监管下,科创机构进校受阻?

在该群里,鲸媒体还看到了几种这样的信息:

“有时间不如看看自己的工商执照,如果营业项目里没有培训、图书批发、零售,开不出发票,学校想给你钱都没戏。”

“以后进入公立校门槛会越来越高,培训资质也会更难获得,为了进公立校也许会产生一些灰色地带。”

“也许以后进校都需要校内培训资质吧。”

据鲸媒体了解,提供编程、机器人、无人机等培训服务的科创教育类机构,进公立校是他们主要的营收来源。

在北京,不少机构会参与到“课后三点半”活动中(北京市小学下午3点半放学后,学生可在校园里自主选择、免费参加校外创客机构提供的各种兴趣活动,包括校本定制课程、社团课、科技节等),这些都是由科创机构自己提供师资、课程及服务。

“因为这些课程及活动是学校所需要的,但是政策能提供的资金相对较少,所以很难形成一定(收入)规模。”某科创类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鲸媒体,“如果某天进校的渠道被堵死,非学科类的竞赛又同样遭遇压缩,那这些科创机构也许会面临危机。”

 

 探讨点3:人工智能会是科创教育机构的追逐点吗?

不过,大有乐观的人存在。一则“教育部积极推动人工智能支持教师队伍建设行动”的消息在群里传开。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12月14日,人工智能助推教师队伍建设行动试点工作对接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强调一是以人工智能助推教师的教育教学改革,提升教育教学能力;二是以人工智能助推教师培养和培训改革,提升教师教育质量;三是以人工智能助推教育精准扶贫,提升教育扶贫实效;四是以人工智能助推教师管理优化,提升教师队伍治理水平。

“把握(人工智能)这个机会,(科创机构)绝对不仅仅是开一些编程、单片机、机器人方面的课程。”群里有人说道。

人工智能会是未来科创教育主要瞄准的业务方向吗?

在鲸媒体举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国内STEAM教育公司寓乐湾创始人刘斌立曾表示,“所有的科创教育企业现在都面临一个新的课题内容就是如何运用AI。”

他认为:“我们现在有一些问题,也就是能解决其然不能解决其所以然的问题。教育本身是关于温度的问题,关于情感的问题,这在我们这个领域也是没有办法克服的。在科创领域,关于AI的应用路还很长。在学新技术的时候,我们在科技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拓展阅读:

又来?海淀黄庄画个圈儿,年度整顿何时收尾?|视频

【视频】速览2018智慧教育展上的新鲜物,2019行业风潮在哪里?

5.6亿元“肥肉”遭疯抢背后的反思,创客教育该拿什么拯救年幼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