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黄庄,再次被划进热点关注、重点整治区域,有机构更是发出“只求活下去”的喘息。黄庄,是否将只剩下白天的热闹和光芒?

目录

黄庄:从教育朝圣地到重点整改区

黄庄画个圈,北京整改动作步步加紧

公立校、竞技教育旧疾顽疾急需破局

后记:动了奶酪的改革归于何处

 

导语

在北京纵横交错的地铁线路图里, 10号线和4号线的交叉处,出了一个“海淀黄庄”。

白天,这里耸立着一栋栋高节奏、高压下的写字楼,来往匆匆的上班族脚下生风;夜晚,这里又通向灯火通明的培训教学点,可能还是这群上班族,只不过他们的手边又牵出了一个个承载着未来成才梦想的孩子。

黄庄在火着,火在了教育、火在了辅导。或许一把火点燃之后燎亮星空,但也同样可以催生出一片废墟。于是,在教育部加紧推进教培机构整顿的这一年年末,黄庄的“这把火”也撩来了教育部门的注意。

12月13日,距离海淀区长带领大批警察、记者夜查黄庄机构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北京市教委在教育部召开的基础教育专题的专场发布会上,再次表示北京市将以黄庄地区为重点,通过电子地图确定26个热点地区,实行市区共同治理,在治理的时候要突出重点,点面结合。

黄庄,再次被划进热点关注、重点整治区域,有机构更是发出“只求活下去”的喘息。黄庄,是否将只剩下白天的热闹和光芒?


(鲸媒体于海淀区街采,视频出镜记者:羽灵)

 

黄庄:从教育朝圣地到重点整改区

在黄庄方圆几公里以内,除了人大附、北大附、清华附、八一学校、101中学、中关村一二三小等各路名校,还有不计其数的教培机构深藏在一栋又一栋高耸的写字楼中。甚至一个孩子不用挪动几个步伐,就可以完成从学前教育到学科辅导再到出国留学的自我成长、完成从应试狂补习到素质全精通的自我蜕变。

这里是永远饥饿的,这里也是永远疯狂的,这里给予家长和孩子们的希望,丝毫不比所谓虔诚虔心、步行万里的朝圣之路给人的希望来得少。

鲸媒体也特意在几个接送孩子的固定时间点里,对部分家长进行了随机街采。有一位家长坦言,这次整顿确实有好处,可以规范一部分机构,但是弊端又恰恰在于正是这些不怎么规范的教培机构,它们的收费会比较低,作为北漂来说也相对能够承受。

关于“学”还是“不学”,有家长也明确表示“也不光是自家小孩在学,别人家小孩都在学,也是家长与家长之间赋予的一种无形压力”,或是“即使这个班整顿了,也总有别的班会开,我们还是得上,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亦或是“我也想做佛系家长,但是大环境在这儿”。

三言两语中透露的,都是这种对于教培机构的饥饿诉求。

但这种饥饿、这种疯狂,却在“2018整顿年”的年尾,裹上了一层冷静的外膜。

12月7日晚八点,一则《突发:海淀区长带领大批警察记者夜查黄庄机构》的帖子,刷爆朋友圈。据了解,为了在年底前完成对违规培训机构的初步治理和整顿,相关部门对黄庄教育机构进行了突袭检查,而本次检查的重点是消防。

受此次整改影响,信息学考试ACM-ICPC(前身为“迎春杯”)也于12月7日发出紧急通知,将活动转移到线上进行。事后,北京市教委也坦言“12月7日,根据群众举报,指导海淀区教委果断叫停违规组织的竞赛活动,并立即约谈和查处违规参与组织竞赛的培训机构,取得了较好社会效果”,言语之间流露出对于该整顿行动的欣喜和自豪。

值得注意的是,12月13日,距离海淀区长带领大批警察、记者夜查黄庄机构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北京市教委在教育部召开的基础教育专题的专场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北京市将以黄庄地区为重点,通过电子地图确定26个热点地区,通过各区多部门协同联合执法,对包括海淀黄庄在内的热点区域开展全时段、无死角集中检查,通过关停违规培训机构、压缩现有机构规模、引导规范办学等措施,推动热点区域迅速“降温退烧”。

黄庄再一次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

首次把黄庄作为典例、热点地区、重点整顿区,在教育部召开的基础教育专题会上提及,其背后蕴含的北京市教委的整改决心已经昭然若知。毕竟前两天,教育部还特意点名表扬了北京地区的整改成果。

用教育部的措辞来说,就是“北京市教委、海淀区教委、丰台区教委在推进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中态度坚决、反应迅速、敢于碰硬、措施有力、成效突出,特给予通报表扬;各地教育部门要高度重视,学习借鉴北京市的做法,会同市场监管、民政、人社和应急管理等部门对违法违规的培训机构和竞赛活动坚决予以查处,打赢专项治理攻坚战”。

巧合的是,就上个月底在教育部通报的《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情况汇总表》中,北京地区还因整改不力被提出批评。一月之间,北京似乎已扭转乾坤。

 

黄庄画个圈,北京整改动作步步加紧

如果说获得表扬是北京在被鞭策之后的砥砺前行,那么表扬之后的北京地区,在攻打2018最后一个月的整改攻坚战的过程中,着实表现出了“态度坚决、反应迅速、敢于碰硬、措施有力”的态度。

12月9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主任、市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刘宇辉在全市教育督导工作总结交流会,提出下一阶段要更加聚焦首都教育改革发展的重大问题,更加注重督导后的整改落实,全面做好新形势下教育督导各项工作,共同办好人民满意的首都教育。

从宏观层面,用“首都教育”四个字的高度,表达了北京地区在首都教育改革、角度督导方面要发挥的模范带头作用。

之后12月13日,在教育部召开基础教育专题的专场发布会上,北京地区再次表露出领头羊态势。

在过去成果上,北京市教委提到目前北京已经整改培训机构7079家,整改进度达到93.67%。

北京市教委还透露自9月下旬开始,组织督查组开展专项督查,主管副市长亲自带队,指导和督促各区加快整改;11月底,在治理整改进入攻坚阶段后,专项治理重点区书记、区长作为工作第一责任人,提高指挥规格,成立工作专班,统筹各部门力量,制定到年底前整改攻坚方案。

在制度建设方面,北京市教委明确建立分类整改机制,针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办学资质不全、违规办学行为等问题的培训机构,分类明确整改标准和时间表;建立信息通报制度,每周统计各区整改台账,每半月向各区政府通报整改进展情况;建立整改台账销号机制,明确各类问题机构完成整改的验收标准和整改台账销号流程;建立工作督查机制,对责任不落实、措施不到位的部门及相关责任人启动问责;建立信息化监管机制,开发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实现排查登记、整改跟踪、备案审核、信用公示等全业务监管;建立风险防控机制,对关停培训机构存在卷款跑路风险的,要求各区提前研判、制定预案、事中防控,防止引发群体性事件;建立综合治理机制,充分借鉴“疏整促”工作经验,通过网格化管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等有效机制。

在黑白名单制度和具体执法层面,北京市教委表示从11月开始,北京市累计向社会公布了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474家和黑名单51家;建立校外培训联合执法机制,累计开展执法检查4782次,对违规培训机构责令整改943次,依法依规对231家培训机构实施行政处罚,责令停止办学;建立中小学课后服务机制。截至目前,参与课后服务的学生98.25万人,占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总数的86.7%,参与课后服务的教师8.96万人,占义务教育阶段教师总数的74.9%。

在鲸媒体对教培机构负责人进行采访时,收到的也几近都是“现在是检查最严厉的阶段”、“这次整治是动真格了”、“只求能活下去”、“我们哪敢有什么想法,就是积极拥护”的剧烈喘息与强烈求生之欲。

如果只是汇报过去的成果,似乎对于这个冷清的12月份显得些许不尊重,对这一个已经红红火火一年的整顿年,也显得些草草收尾。

于是乎,又有了北京市教委接下来明确的一些升级动作。

· 市级抽调了60余名骨干人员组成3个督查大组15个督查小组,在月底前对分布在全市15个区的26个热点区域开展两轮重点督查。其中北京市教委还透露这两轮重点督查有明查有暗访。

· 从明年1月开始,专项治理将进入巩固工作成果,北京市将加强对专项治理工作的督促和检查,坚决防止校外培训机构违法违规行为反弹;切实加强执法力量建设,进一步完善各部门协同的校外培训市场联合执法机制,制定执法工作指南和流程。

可预知的两轮执法加上防反弹机制,足以彰显北京市教委将违法违规教培机构一网打尽的决心。

 

公立校、竞技教育旧疾顽疾急需破局

我们去追溯这一整顿年的开局之战,其实并不难,基本可以追溯到今年年初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这一文件上。

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辅导,浓缩起来便是“减负二字”,也基本可以将小裴培训机构的整顿等同于帮助中小学生减负上。

此前,在线下教培机构步步加紧、线上教培机构同步跟随的整顿政策下,有业内人士向鲸媒体透露这一轮对教育培训机构的整顿、治理,还是“雷声大,雨点小”,因为治理并没有找准核心问题。

“真实的原因是,我国对学生的评价,实行按分数排名的评价。只要竞技教育存在,培训热就不可能消除;体制内的学校的提前教学问题、超前教学问题如果得不到治理,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提前教学就是一句空话。”

如果说这是整顿在加紧节奏、保证完成整改任务的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那当整顿工作逐渐收尾、各方开始复盘反思之后,对于公立体制、竞技教育的顽疾、旧疾如何破局,显然各方也开始有了一定的思考,并付诸于行动。

在昨日召开的基础教育专题的专场发布会上,教育部也对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热、大班额、竞赛教育、素质教育等问题进行了明确。

· 竞赛规范、数量控制

今年8月,教育部就曾下发《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在此次教育部的专场发布会上,教育部再次重申严禁中小学校自行组织或与社会培训机构联合组织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考试、竞赛。

其中明确:竞赛活动主办方资质必须符合条件;导向必须正确,要认真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体现素质教育导向,原则上不举办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数量要严格控制,特别是对学科类竞赛数量要大幅压缩;坚持公益性,竞赛活动一律不得收费,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嫁成本。

对于部分机构“换汤不换药”的做法,教育部也明确关于社会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班的培训内容、教学内容要详列清楚、统一规范,“我们要求各地组织专家团队,发挥教研机构、优秀教师的作用,组成高水平的专家团队,对这个班的授课内容进行研判。”

· 遏制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热”

涉及内容包括推进免试就近入学全覆盖;均衡配置教育资源,广泛采取集团化办学、强校带弱校方式,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统筹保障不同群体学生入学;全面推行阳光招生。依托学籍系统和招生入学平台,禁止学校为违规招收的学生分配学籍,将招生权关进制度的笼子;严格落实“十项严禁”的纪律要求。

有趣的是,近日在海淀教育两委一室召开的2018年海淀区小学教育工作会上,海淀区还公布了首批认定的新优质学校名单,北医附小、双榆树一小、十一学校一分校、首师大附属玉泉学校等11所小学、12所中学被认定为首批海淀区新优质学校。

当时就有媒体一度解读为再次将“择校热、学区房”与“优质学校”挂钩。

· 化解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

对于大班额的原因,教育部归因于过去的义务教育资源不足,这些年国家也加大了投入力度,大班额比例也在下降;这几年来加大了控辍保学的力度,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多,所以也相应地造成了一些大班额的问题。

为此,教育部也明确要做好源头控制,严格控制存在大班额、大校额学校的招生计划,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

具体包括要合理分流学生,适当稳定农村学校生源;强化重点帮扶,重点支持中西部困难地区新建、改扩建义务教育学校,推进地方合理布局学校,增加学位资源供给;加强督导检查,对大班额比较突出的13个省份进一步加大化解工作力度;建立通报约谈制度。对工作进展缓慢、工作任务较重的五省一市进行了重点约谈,督促地方切实落实消除大班额任务。

要做好义务教育学校的布局规划,“按照我们经济社会发展、城镇化进程、人口发展趋势,做好布局规划,进一步完善;适当扩大城镇学位资源的供给;要提高乡村教育质量,稳定乡村学校生源。即着力加强乡村学校的建设,提高乡村学校的办学水平,适当稳定乡村生源,缓解城镇大班额的压力,这个工程也在实施当中;进一步强化招生入学的规范管理,防止在招生工作当中产生新的大班额。我们将继续关注、指导和支持做好这些特殊地区化解大班额的工作。”

· 素质类教育课程视情况扶持

在发布会后的记者提问环节,北京市教委虽然再次重申强调了关于学科辅导类教培机构的整改工作,但同时也明确了教育部门对于素质类课程的态度:我们要求确保安全,在符合要求、满足需求的情况下,我们是扶持的。

鲸媒体之前在一篇《艺术教育机构不在民办教学许可证管辖内,可直接法人登记》也报道过,当时就有教育部门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艺术教育机构不在民办教学许可证管辖内,只需要到工商部门登记一下即可,应该支持每个孩子发展兴趣特长。

今年4月份,在教育部网站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也明确了关于艺术类培训可直接法人登记的条款。当时条文表述“设立面向成年人开展文化教育培训、非学历继续教育,或者实施语言能力、艺术、体育、科技、研学等有助于素质提升、个性发展的教育教学活动的培训机构,可以直接申请法人登记”。

 

后记

在中国特殊的国情之下,我们能够看到每个家长在关乎孩子成才问题上的焦虑。人人皆知“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人人皆懂“教育这场赛跑,从胎教就已经开始拉开差距”。于是这种焦虑,伴随着每个孩子出生之时的身临其境,到长大为人父母之后的接过接力棒。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身上,这种焦虑谱写着一曲又一曲雷同的篇章。

教育需要改革,从这场整顿的拉锯战开启之时,其实就意味着这种改革、变革就已经步入了快车轨,只不过在此过程中牵扯到的家长、学生、学校、机构的利益,让改革之路走得并不是那么的顺风顺水。

中间总有一些声音冒出来,高举着“体制内改革、体制导致了这种局面”的大旗,当然这种高呼并非空穴来风、毫无事实根基,但正如这次发布会上教育部对竞赛、素质教育、大班额等问题的正面回答,体制内也在寻求破冰减负之路。这其中也包括人才选拔标准多样化的新高考改革的助力。

从古至今,改革都非轻而易举之事,也正因此,教育部提到的“态度坚决、反应迅速、敢于碰硬、措施有力”几个词组,多了几分敢于担当历史责任的厚重意味,也多了几分势在必行的攻坚决心。

鱼龙混杂的教培机构需要整顿,它需要规范有序、健康共生;沉重书包下的孩子也需要呼吸,在蓝天白云下欢笑地跑跳……

 

拓展阅读

1、海淀黄庄遭突袭,减负和整顿下的校外培训机构生存录

2、按照线下节奏同步规范线上机构?线上培训机构将迎大考?

3、整顿重拳+ 资本寒冬来袭“双气流”施压,校外培训市场将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