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线下面授更需要自身功底过硬、负责任、重服务的老师;线上直播需要的是一呼百应的名师;而双师课堂在众多技术的加成之下,主讲老师自身的人格魅力反而显得越发重要。

目录

起步竟是源于行业内大头促使?

三重培训,把关双师入局者品质

续班率高达89.4%,背后是学生时间的竞争差距

纯在线、双师、纯线下,不同模式下的不同素质模型

以直播形式探索录播可能性,从千人一面到千人千面

 

导语

鲸媒体上次见到温鑫的时候,是在半个月之前。当时他还是一身西装革履,在爱学习总部的一个双师直播间,为到场的几位媒体朋友讲解了爱学习最新出品的《双师课堂行业简报》。

这次再见面,脱去了一身西装的温鑫,穿上了爱学习双师课堂2周年的帽衫,倒更像是一个在高思讲了近10年课的元老级员工了。

从线下面授,到纯线上直播,再到双师课堂,温鑫说他什么模式的课都讲过,对于这里面的道道儿,温鑫也摸得门儿清。线下面授更需要自身功底过硬、负责任、重服务的老师;线上直播需要的是一呼百应的名师;而双师课堂在众多技术的加成之下,主讲老师自身的人格魅力反而显得越发重要。

三言两语之间,温鑫就概括出了不同模式下主讲老师的不同素质模型。

不久之前,温鑫还跟着两位双师授课老师从北京飞到了1500多公里之外的一所小学,去看双师在当地的实际效果。令温鑫感动的是,当孩子们看到从双师屏幕后面走出来的老师时,“那种欢呼雀跃、那种对知识的渴望是让人非常惊喜和动容的,你会感觉到即使隔着屏幕,老师跟孩子之间也是有感情的”。

或许是因为未毕业就加入了高思一直做到现在,又或许是至今仍然活跃在讲台之上、行走于边远山区的考察双师效果的队伍之中,相对于手把手带出爱学习双师课堂的副总裁身份,鲸媒体更愿意将这次的采访理解为与一位资深教师之间的对话。毕竟相对于高高在上的不食烟火,温鑫显得“生活”多了。

(鲸媒体对话高思爱学习副总裁温鑫)

爱学习&双师课堂:起步竟是源于行业内大头促使?

鲸媒体采访温鑫的时候是在一个周三的下午,距离爱学习双师课堂2周年仅剩2天的时间。关于2周年庆典,温鑫显然想了很多的创意,比如“我们2岁了”的帽衫,比如“2周年正青春”的纪念本,再比如线下的“生日趴”。

但同时,对于这个2周年的到来,温鑫显得非常悸动。其实在某种层面上,双师课堂的2周年,其实也是温鑫从0-1,带领双师课堂前行的2周年。

2015年1月1日,高思爱学习事业部成立,正式作为一个To B的教学平台向外发力。而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孵化这样一个To B项目,温鑫坦言在2013年到2014年之间,业内有个发展规模比较大的机构在迅速发展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整个教研水平需要一个大范围提升,并且在产品方面希望能够做得更为顺畅。当时这个机构就找到了高思,希望购买高思的某些产品。

“既然这么大体量的机构都有产品的需求,那我们也在思考其实外地的这些中小客户就更会有产品的需求了。”

基于这样的契机,围绕着“教什么、怎么教、教出彩”三方面的思考,爱学习经历了1.0时代的为全国大中小机构输出教学内容和产品,转型到2.0时代的培养老师、输出优秀师资。

温鑫告诉鲸媒体,这个时候爱学习做的就是一个“ST,Standard Teaching即标准化教学输出”。但这种赋能,在温鑫看来,还远远不够。

温鑫提到,办学服务往往分为教研、教学、服务、营销、管理这五个基本模块,通过标准化教学仅仅能停留在解决第一模块即教研产品的部分,无法管控到后面四个部分。“我是不能保证客户成功的,毕竟教学的比例其实只占到机构成功因素的20%到25%。”

于是,爱学习正式开始了内部孵化,除了专门培训老师的爱教师学院之外,于2016年11月30日,正式推出双师课堂。而温鑫,显然就是双师课堂的1号员工。

“以前我们提供的是一个教学产品,现在提供的是一个打包好的、成型的、工具化的解决方案,客户可以直接拿来使用,包括服务、管理等等。”温鑫解释说。

在温鑫看来,双师是在标准化教学的基础之上长出来的衍生物,“之前爱学习其实给双师提供了一个底盘,通过爱学习筛选一些优质合作的客户来为双师课堂的合作输入流量,”温鑫补充说道,“双师其实算是一个样板间,下面机构是双师机构的鱼池。既然机构不知道怎么上课,不知道什么样的营销方式更好,那双师就来为你打个样,这种模式就叫做S2b2c。通过我们给机构赋能,让它给C端带来更好的教学效果以及学习体验。”

而这个“样板间”与“鱼池”之间,温鑫将它们归纳为一个互相配合生长的状态。

 

三重培训,把关双师入局者品质

既然是样板间,爱学习双师课堂的标准显然要严格很多。温鑫坦言,首先在筛选考评机制方面,爱学习双师课堂就有一套复杂的考评流程。

“比如说我们会要求这个机构跟爱学习的合作达到一定的级别;针对机构本身,我们希望它的校长能够具备办学能力、愿意去接受新事物,我们也会定期对校长进行考核,如果考核不通过,那么他就不要做了;对于教室的环境我们也会有硬性的考核标准。”

这样听下来,似乎会有一批机构对这个标准望而却步,但温鑫表示爱学习双师课堂没有一个硬性的指标要求,因此他们也不会降低标准来增加“入局者”规模。

与此同时,在这一标准的“严苛”下,也并无丝毫“无条件赋能的救世主”的意味,“我们希望机构能够明白,双师并不是来帮助你去起死回生的。双师更多的是帮助一个优质的机构能够发展得更好。”温鑫提到,如果一个校长单纯指望双师去赚钱,那是不可能做好的。

鲸媒体了解到,在与机构合作的过程中,为了实现较好的线下辅导效果,爱学习双师对助教的培训可谓是层层加严、级级推进。

首先对于基础层面的辅导,要求线下辅导老师能够讲题、能够把整套服务流程顺畅地贯穿下去(备课)、能够开家长会、同时能够跟其它机构对接传递双师课程。“基础业务中这几条如果不达标,就没办法开课。校长就要重新派另外一批人来北京爱学习总部培训,直到培训合格为止,这是第一期培训。”

如果说第一期培训是开课之前的考验,那么在与爱学习双师的合作过程中,对于助教还有长线和系统培训。“例如要每周与主讲老师进行磨课,每周录制讲解视频供我们来考评。”温鑫甚至提到,在这套体系化的培训过程中,他们还会培训助教拥有培训其它助教老师的能力。而这,其实也是留取人才、打通晋升机制的方法秘籍。

目前,爱学习双师合作机构大概是300到400家左右,布局教室1000间,基本覆盖全国三到六线城市。伴随着发展的规模越来越大,与合作机构之间的打磨也越发成为一个关键点。

在这个摸索深化的过程中,爱学习双师有了第一个创新。“我们每个月给助教发工资,考评他的一些基本行为,比如说课堂课后服务、维护家长关系等等,我们来给他发工资,甚至给他发奖金,激励他更好地提供服务。”

但温鑫也意识到,一个学校只有助教做好起不到任何决定性价值,而是校长需要有充分的认知,需要招生运营方面的专业人才,因此爱学习双师的第二个创新就是从助教培训外延至校长培训,而后外延至主管培训。

“只有这三个培训先通过了,才可能合作双师,这样我们也会把控得更好一些。”对于早期已经建立合作、没有经过培训的机构,温鑫也表示会要求其补上,不然他们不会继续开通权限。

之前,有石家庄某小学事业部负责人向鲸媒体投稿表示,中小机构做双师,首先面对的就是三大难题:招生、运营、成本,如果说爱学习双师通过层层培训解决了前两者难题,那剩下一个显然是最直接要面对的。

“我们的课时费是按照学生的人头来收费的,是机构能完全能承受的,甚至机构把这部分费用承受完之后,它其实还有很大的利润空间。除此之外,我们还给机构提供分期付款的方案。”温鑫向鲸媒体透露,目前他们对所有机构收取的合作费都是一样的,6万元的教室费用和3000元/年的账号(流量、网络)费。除此之外,没有其它费用。

温鑫甚至坦言对爱学习双师而言,目前仍然是投入大于支出状态,原因也在于把更多的利润空间都让给了合作校。

续班率高达89.4%,背后是学生时间的竞争差距

在语文市场火热的背景下,爱学习双师的排课结构中也出现了语文排课量的大量提升。温鑫也透露目前在爱学习双师的选课模式中,平均选课量最多的学科就是初中语文。对于其原因,温鑫归结为庞大的市场需求与双师模式可以解决的问题进行了匹配。

“双师就解决两块问题,一块是老师的问题,一块是机构发展的问题。在老师方面,外地缺的无非是两种情况:没有老师以及没有好老师。这样就会导致有些课程没有老师上,有些课程老师上不好。”

温鑫解释说,没有老师和没有好老师尤其体现在语文教学上,因为语文的教授更需要老师自身的功底和素养,也没办法通过几周的培训就能让一个老师能够把语文课程上好。

但这是否意味着对线下的助教也要求具备更高的语文素养呢?温鑫坦言并不是。在他看来,助教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两块:教学可落地效果和现场体验感。在这两种需求之下,助教只需具备高度负责的特质即可。

或许是基于对服务模式的可见性成果的呈现,亦或许是爱学习这个底层教学平台的搭建,再或者是如温鑫所言,其每年在技术人才、教研研发方面的大额投入力度,让温鑫在介绍他的双师时,总是显得无比自信。

他甚至提到,不只是爱学习双师的B端合作已达数百家,不只是全国排名前50的机构大概有五分之四以上是爱学习双师的客户,他们在续报率方面,也拥有一个较为可观的数字:89.4%。

温鑫认为,续班做好,无非是基于两个方面:学员必须符合这个班的标准和需求、教学质量和服务要过硬。“我们会提到六个字叫做‘不会不让回家’,还有十个字叫做‘学到会为止,做到对为止’。”

对这十六个字的阐释是,助教老师会在下课的时候,第一时间拿到当堂课的学习报告,对个别同学不会的题目会进行单独课后辅导;而对于集体错的比较多的题目,则会反馈给机构,由机构统一组织时间进行二次课程安排和讲解。

除了刚才提到的教学质量和服务水平这些延后才可以判断的因素之外,温鑫还提到作业提交率也与续班率存在正向线性关系。

“我认为未来我们去竞争,主要竞争的就是谁可以占据我更多的时间。每周能让孩子在我这个学科,或者在我的品牌下花的时间越多,其实就证明我的能力越强,学生对我的粘性也会越高。那作业提交背后就是最直接反映学生对我教学的关注度。

虽然没有透露具体数字,但温鑫表示预计今年可以实现规划化盈利。随着之后规模的越发庞大,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质疑爱学习双师是否会开设分校、分站,是否会利用各个合作机构回收上来的数据进行变现探索,进而跟其他合作的机构进行商业化竞争。

温鑫讲了八个字“开放连接、成人达己”,这是高思的大逻辑,也是爱学习的大逻辑。也正因此,相对于单纯追求规模化增长带来巨大的资金回报,爱学习双师也一直在做一些普惠性质、公益性质较强的探索,例如他们发起参与并主导的“肩膀计划”。

据了解,爱学习肩膀计划是爱学习双师课堂参与主导的一个公益项目。由身在北京的老师通过远程视频直播的形式,为身处偏远地区的孩子进行知识授课。

鲸媒体在采访温鑫的时候,也有幸目睹了一场现场的肩膀计划双师直播课。在这个小小的直播间里,一位化学教师、一张桌子、两个显示屏、两个摄像头,就足以将“空气中的化学成分”随着时空中的大气,传送到几千公里之外的孩子们身边。

温鑫告诉鲸媒体:“通过榜样的力量能激励孩子走出山村,这就是我们做公益项目的初衷所在。”

 

纯在线、双师、纯线下,不同模式下的不同素质模型

如果说上述是温鑫对于双师模式的探索和感悟,那作为一个未毕业就曾在高思兼任辅导老师,如今已在教学一线奋战十年之久的温鑫而言,对于曾经的面授以及与之完全对应的纯在线教学,也有自己的理解和感悟。

“对于课堂本身家长最在乎的就两块,一块是课堂体验,另外一块就是课堂效果。这两块基本会围绕‘今天学了什么’、‘听懂了吗’、‘学的怎么样’这三个问题来展开。”温鑫提到,这是任何一种教学模式,都始终绕不开的命题。

温鑫解释说,对于线下来说,老师要想跟双师或者纯在线达到同样的教学效果,在没有互联网这些技术加成的情况之下,没办法很好地去解决数据收集以及场景化应用的问题,那就需要完全靠教师自身的业务水平(包括教学能力、服务水平)来实现教学效果。

但是纯在线或是双师就显然不需要考虑这么多。“同等水平的纯在线或是双师老师,因为有了诸如答题器、绿幕、美颜、大数据、学情分析等互联网技术加成,会实现较线下老师更好的教学效果。因此对于线下老师而言,如果想要实现同样的教学效果,对他自身的素质也会提出更高的要求。”

此外,温鑫提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议题。“线下老师的收入是有瓶颈的,老师只能在每节课的授课收入中抽取很少比例的一部分。但这一市场关系的瓶颈在双师和在线就解决了,”温鑫补充说道,“因为这两种模式可以通过解放生产力让更多的人来听课,使得单位小时的产出更高。”

基于此,温鑫也对这三种模式下的老师,表达了不同的能力模型。

温鑫归纳为,线下面授更需要自身功底过硬、负责任、重服务的老师;线上直播需要的是一呼百应的名师;而双师课堂在众多技术的加成之下,主讲老师自身的人格魅力显得反而越发重要。三言两语之间,温鑫就概括出了不同模式下主讲老师的不同素质模型。

有趣的是,鲸媒体也在爱学习总部的双师直播间里,见到了几位爱学生双师的教师。也正如民间传言所说“爱学习双师老师的颜值还是比较高的”。温鑫也笑称,在爱学习担任双师的老师颜值要过关,不论男女,都要略施粉黛。

没有丝毫戏谑的意味,只是因为“直播间录制的屏幕是86寸的,但是对外传播后的屏幕是放大至120寸的,在这种情况下,老师的瑕疵会被无条件放大”,温鑫表示,双师跟纯在线不太一致的一点是,纯在线不需要老师太多的露脸,而双师则需要高强的互动性和课堂渲染力,当一个老师的妆容出现了问题,其传播效果也会产生很大的折损。

随着各教育模式的越发成熟,温鑫也预估在未来的教育市场中,一定是OMO(线上融合线下)的教学模式会成为大头,基本会占据市场60%的份额;纯在线基本会占到30%;纯线下(没有任何一个环节通过互联网)基本只会保留10%的空间,甚至会消失。

而在温鑫看来,双师就是OMO的最佳表现形式。“家长其实来听双师老师授课,就说明他已经接受了线上教学,在双师的课堂模式下,家长还可以获得线上提供不了的一些服务,那对家长来说,这种模式就是具有吸引力的。”

目前,温鑫透露,爱学习双师在整个B端市场可以占到60%的市场份额,整个B端C端(机构自营双师+服务机构的双师)加起来,爱学习双师可以拿到20%-30%的比例。

 

以直播形式探索录播可能性,从千人一面到千人千面

对于双师,业内往往有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大多双师课程采用的都是录播的形式。而现阶段,为了提高调动和启发学员的效果,爱学习双师课堂采用了纯直播的教学。

当然,为了提高个性化的教学效果,仅有纯直播的形式,并不够,本地化工作必然是不可或缺的命题。

“我们发现有些区域,有统一的个性化要求。比如说A地区,我可能教授节奏会比较快,那比如说B地区可能我需要多做一些拓展的东西。那么既然整个片区的机构都存在进度差异,我们就配合地区进度进行本地化定制就可以了。”

也正因此,相对于单纯的人教版、苏教版、北师版,爱学习选择提供人教版北京专版、人教版天津专版等更细分的课程体系。此外,温鑫还透露他们还会给机构开放DIY系统,各机构结合本地的考区和考题,可以自己组织课件和试题。

在课程内容提供上,以语文为例,温鑫提到,同样是三线城市,也会存在地域方面的差异。对于东部沿海地区的学生,爱学习双师会提供相对视野比较广阔、更注重语文素养的课程;而对于较偏远地区的学生来讲,爱学习双师也会侧重于满足基本的学科要求。“我们还有一套读写体系,与相对拓展面比较广的语文体系并列融合,供家长和地区选择。”

如果说直播是现阶段个性化的最佳表现形式,那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与新时代的加成之下,爱学习双师也在探索未来的可能性:进行录播化探索,用录播形式做最好的分层教学。

但温鑫强调,即使是放录播好的视频,也要保证这个视频一定是可互动的,让学生感觉到自己在跟视频中的人或者老师互动。“因为纯录播是建立在一个能够针对学生的个性化动作有真实的反馈的基础之上,所以录播的价值也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AI的可执行性。”

或许是在双师行业摸爬滚打了多年,温鑫对这一模式的未来探索也有了自己的一些前瞻性思考。

“现在基本是千人一面的效果,我们所有人看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都是我在讲解。但当AI的技术成熟之后,其实可以先达到千人多面的效果。”温鑫举例说道,“比如说现在我在给1000个教室上课,但是我语速比较快、讲的难度比较高,发现有200个班跟不上我的节奏,于是这200个班就可以在例题二、例题三的时候切换到相对讲得更为细致、拓展更少的班级去。”

但温鑫想要追求的远不止于此,如何从千人多面进化至千人千面,是爱学习双师一直以来致力追求的方向。

“还是在刚才我说的那种场景下,我依旧只能做到评价1000间教室中有300间做得不错,但孩子们真正想听的是什么,是高思北京A班做得好、高思北京B班C同学做得棒。这个就需要借助AI来实现了。”

目前,爱学习双师也已经在AI方面有所布局。在此前的双师升级发布会上,高思爱学习方面曾透露,这次升级的最大变化就是让机构通过数据评价学生的学习效果,而不是基于老师的主观判断,使教学更加可视化,打破教育黑盒子。

具体包括增加师生互动方式、及时进行数据反馈的语音答题器;能自动识别学生的AI课堂监控,在每节课结束后出具多个维度的个性化诊断报告;基于绿幕技术的场景化教学,进而提升课堂教学效率与趣味性等。

随着AI在教学应用层面的逐渐发力,温鑫认为千人一面终将会成功过渡至千人千面,最终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分层教学。到了那个时候,温鑫也坦言也无需欺骗家长把录播课说成直播课,因为你会有足够的底气和自信向家长证明,录播的内容也会具有千人千面的效果。

 

拓展阅读

1、2018年双师课堂不可不知的几大变化

2、借公益渠道下沉,双师课堂爆发的突破点在哪里?

3、招生利器VS运营难题,中小机构能否乘借上双师模式的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