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政府部门来看的话,供给侧实际上能供什么呢?一个是学习的空间,比如学校。一个是课程,还有一个就是教师,但是还有一种类型的供给,我觉得是为供给侧提供供给的。比如说评价,比如说PISA考试。

鲸媒体讯(文/浪子)近日,在GES大会上,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张力,山东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主任张志勇,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李奕,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倪闽景,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崔昌宏,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与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联席院长黄荣怀等人就教育的供给侧改革进行了一场圆桌论坛。

以下为鲸媒体摘取的亮点:

  • 人民群众对教育和学习的需求在迅速地分化。但是我们这边从供给这方面提供教育和学习的服务,机构也好,体制机制也好,还是沿着原来的惯性在运作。没有很迅速地对这样一个需求的分化、变化做出足够的反应,这恐怕就是大家今天所关心的问题。
  • 从政府部门来看的话,供给侧实际上能供什么呢?一个是学习的空间,比如学校。一个是课程,还有一个就是教师,但是还有一种类型的供给,我觉得是为供给侧提供供给的。比如说评价,比如说PISA考试。

以下为论坛对话实录:

主持人:教育的供给侧改革已经成为近年来大家关注的核心议题,供给侧改革走向何方:教育的需求与满足将对此进行探讨。有请主持嘉宾,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与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联席院长黄荣怀先生以及对话嘉宾: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张力先生,山东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主任张志勇先生,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李奕先生,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倪闽景先生,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崔昌宏先生。

主持人(黄荣怀):各位朋友,下午好。我们已经开了大半天的会了,谈到很多关于未来教育的事情,也谈到很多跟科技相关的事情,更多的谈到的是我们今天的教育改革。谈到教育改革我们经常很容易把问题归结到我们今天的体制、制度,这样从政府角度来说的话我们对教育的供给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话题。所以这个论坛的主题是,供给侧改革走向何方,教育的需求与满足。我们今天邀请到了我们几个地方的领导同志来一起探讨目前的教育供给侧如何改革。第一位邀请到的是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张力先生。他是非常资深的专家,也帮助国家在政策起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另外我们请到了北京市教委的李奕副主任,一直在前线做了很多的工作。另外我们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倪闽景先生,山东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主任张志勇主任,还有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崔昌宏主任,他们各自从不同角度会有一些分享。所以谈到供给侧改革我想是不是还是首先请张力主任谈谈供给侧改革这个概念到底怎么理解?然后我再问问其他省的同志。有请。

张力:很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我是抛砖引玉,给大家谈一谈我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入到教育领域当中的一些体会。首先,我们谈供给一定是针对需求而言的。既然需求发生了很大变化,或者说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党的十九大报告做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新变化,这样一系列重大的历史性判断。可以说,人民群众对教育和学习的需求在迅速地分化。但是我们这边从供给这方面提供教育和学习的服务,机构也好,体制机制也好,还是沿着原来的惯性在运作。没有很迅速地对这样一个需求的分化、变化做出足够的反应,这恐怕就是大家今天所关心的问题。

因为我们也看到,这样一个对学习也好,对教育也好,它其实是一种服务。而这种服务的属性在需求的分化底下也相应地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分化。所以从我们研究政策角度来看,像世界银行通常会把政府也好,市场也好所提供的服务截然分成两个部分,也就是说,公共的和非公共的。在中国的政策话语当中已经把公共的服务切一刀,就是区分基本的和非基本的。也就是说,适应我们的需求的变化,我们将来有可能通过政府配置的公共资源和市场配置的非公共资源来对三类服务提供供给。而这种提供供给的格局现在看来我们有些学校系统,包括我们的社会的各个方面的用户,可能还在磨合期。所以我们今天在讨论这样一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够引入到咱们教育,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黄荣怀):谢谢张力老师。他谈到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资源,一个是服务。一个是北京、上海,我们还有四川和山东,我特别想从北京的同志李奕主任谈谈他们的理解。有请。

李奕:谢谢黄老师。非常高兴跟大家一块分享我们的体会。实际上关于教育的供给我们的理解是有一个逐步深化的过程的。从最早期开始我们知道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教育的供给者,我们都是家长,当然也是老师。只不过我们供给的内容不一样,我可能作为老师供给的是每天教案,每天的课堂教学,每天的作业。家长供给的是对孩子的每天的呵护。所以在2010、2012年那个时候我们谈到了一种想法,真的以人民为中心,以孩子的成长为中心,我们的教育的供给应该做什么样的调整。是不是还按照我们特级教师专家的想法去提供我们的供给?还是要满足他对未来发展过程当中成长的需要?

所以当时我们找了一个切入点,这个切入点也挺敏感,这个切入点是中高考的命题。中高考的命题也是一种供给,它供给的是学生在高利害的两个小时到两个半小时时间里怎么去消费这样的试题。是我们紧紧把它作为切分工具把它划分出等级来?还是让有不同能力的孩子在这样的消费过程中也有所展现?所以当时在试题供给结构上做了一个大的调整。这个调整就是题目的可选择。所以各位关注到北京高考,语文作文题是可以选择的,既可以选择第一个题目,比如议论文,也可以选择写记叙文。这当然给我们教育的阅卷和最后的评判带来一些困难,但是我们感觉这样的供给满足不同类型的孩子在这样的考试消费过程当中他的成长需要。

当然进一步的延伸,到题目的可选择,答案的开放性,合理即给分,这都是我们在早期供给中做的一些探索。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中央特别供给侧结构改革,我们关注到在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面向需求的教育供给侧结构的调整,其实都有它的拓展的空间。所以这些年我们围绕着政府,社会,学校,家庭四个层面来调整供给侧的结构。比如说在家庭里,其实供给的调整成长比分数更重要,要关注孩子的成长,家庭教育的供给是围绕孩子成长。在学校这个层面上其实环境和氛围比标准更重要,要为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和氛围。像我们最近推出的走班教学,包括给孩子更多的活动空间,包括劳动教育,艺术教育这种增长,其实都是创造一个良好的氛围。从政府层面上来讲,促进教育发展的新动能的形成,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比简单的硬件投入,资金的投入可能更重要。从社会层面上来讲,开放和合作比数量更重要,建立更广泛的统一战线,服务于孩子的整体成长。所以这些年我们在具体项目做了一些尝试,比如在北京有学生的社会大课堂,有面向初一、初二学生科学动手实践活动,都是把孩子赶到学校之外和新同伴一起接触新学习材料,接触新的教学和老师,让他有更广域的供给,突破一所学校的教育供给。比如面向老师我们有开放型的教师进修活动,也让老师穿越学科边界,甚至穿越学段边界,有更多广泛的教育的吸收和相互的借鉴。包括最近我们依托北师大高精尖研究中心推出的双师工程和智慧学伴。在网络虚拟空间上为学生提供一种新型的教育供给形式,在供给形式,供给节奏上面做出一些探索。让每个北京孩子有更多的老师,他能够跟他进行互动,交流,获取他喜欢学习的东西。还能够有更多的同学不再仅仅限于本校本班同学了,有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交流,形成智慧学伴。所以这方面我们在做探索,为这个国家,和这个社会提供更多的教育保障。

主持人(黄荣怀):谢谢。他提的关键词有几个,一个从高考命题开始,谁都可以进行资源供给。然后谈到资源有效配置,谈到统一战线,大家的协同工作,最后信息技术,通过双师方式怎么提供更好的服务。谢谢李奕主任。下面有请倪闽景同志谈谈上海的情况。

倪闽景:大家下午好。我觉得讲供给侧,教育这两个字就是从供给侧角度谈的。学习就是从需求方谈的。从政府部门来看的话,供给侧实际上能供什么呢?一个是学习的空间,比如学校。一个是课程,还有一个就是教师,但是还有一种类型的供给,我觉得是为供给侧提供供给的。比如说评价,比如说PISA考试。PISA考试可能家长并不需要这个PISA考试,孩子也不要这个考试。但是政府可能需要,它要知道这个学校到底教学情况怎么样,课程实施情况怎么样。就是上海从2009年参加PISA考试,当时我们的考虑并不是想去拿第一。这是真实的想法,从来没想到拿第一的。只不过我们想去看一下人家是怎么来做评估的。它的关于数学,科学和阅读用什么方式来可以普遍,在一个城域的层面上来判断教育质量的。通过两轮的学习,我们有团队深入到了命题的过程当中,整个运作的过程当中,就形成了我们上海自己的评价学校和区域教育办法,我们把它称之为绿色指标。而这个过程我认为它也是一个供给侧非常重要的一个改革。

从绿色指标来看的话,我们把原来的,可能很多没法儿体现的一些指标能够纳到其中。比如说,师生关系,我们甚至把它称为教育成功的第一指标。包括学生对学校的满意度,包括学生的体制健康,近视率,都纳到学校办学的质量当中去。所以用这个方式来引导学校的一个改变。

 我们从供给的角度容易产生一种错觉,什么错觉呢?比如说我对某一些学校我给予特殊的关注,给予特殊的投入,这个学校就好起来了。但是这种做法的话实际上可能是过去二三十年前我们重点中学、重点小学,中心小学的做法,这种做法的话我觉得现代这个时刻已经不适合了。在均衡的大背景下,它最重要的是从行政的资源的配置,从行政的命令开始转化为思想引领,专业引领。所以上海在做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叫新优质学校。新优质学校项目又是政府提供的一种新的办学策略,就是改变我们说要把这个学校变好,给它多一点钱,给它招好的学生,给它一些好的老师。而优质学校的做法不挑生源,还是原来这些老师,但是来改变校长和老师的办学观念。更多的关注学生,通过和绿色指标之间的互动,让我们的家长也开始关注孩子更多的成长,更关注的一些素养。而这样的话来改变一所学校。而且这样的做法都是学校自己提出的,我要加入新优质学校团队。所以经常我们有的专家会说,你们上海什么时候搞新优质学校了?你们老优质去哪儿了呢?实际上新优质学校不是挂牌,这个学校挂一块牌子它就是新优质学校了。它是一个项目,是一个行动。所以我想对政府部门来说,应该改变原有的一个行政思维方式。如果能够通过发一个文件,就能做到的事情,它就不是内涵发展阶段的事情。我们的供给方怎么更加体现它的内涵,更加体现它的思想性,这是我们教育部门应该考虑的。

主持人(黄荣怀):谢谢倪主任。我理解他是从评测的角度来看,其实后面的意思是目标导向,然后到行为改变。因为我也有一个感觉,就是好多年前,当时说要高考改革,我就对上海的校长说,高考改革将来很重要的一点,将来会有走班制。所以好多中学校长开始在琢磨怎么增加教室的数目,增加将来走班的教室和班级配比的制度,那是比我们高考制度好好几年,我觉得这个确实在形式上有很多改变。下面请四川,本来就是中国的缩影,看看这边有什么一些新的做法?有请。

崔昌宏:谢谢主持人。今天谈供给侧改革在教育,这个原来是延用了经济方面的比较多,但是经济方面准确的提法加了“结构”,供给侧结构。在经济方面都是按照我们说的三去一降一补,就是去杠杆,去产能,去存量,降成本,补短板。现在我们教育方面,实际上有很多也是应该从这个方面去思考的。怎样通过增加供给方,来提高需求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刚才几位领导都讲了,专家也讲了,就是让我们的需求更加的去跟我们的供给相适应。跟需求这方灵活性、适应性怎么适应?对供给实际上也提出了很大的要求。

结合到我们四川的实际情况,四川应该讲,刚才主持人讲了教育,应该算是中国的一个缩影。在我们四川的成都平原的教育实际上可以和我们东部整体比肩的。但是我们也有少数民族地区,像我们甘孜、阿坝、凉山。所以我们四川在供给侧教育方面关注的点仍然放在数量。还有怎样在民族地区的普及率。

还有就是我们说的规模。这个规模当中跟结构实际上是密切相关的。就是到底义务教育以后是往学前,还是往普通高中?现在我们感觉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就非常重要。上午专家、嘉宾都在讲,实际上我们从一个俗语,就是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像在我们凉山州这些贫困的地方,为我们的儿童提供良好的学前教育,对他今后成才、成人都非常有好处。所以实际上在这个结构上应该去统筹考虑。

另外,就是质量,效益和我们共享,怎样去让我们成都平原地区的优质教育资源在我们全省的贫困地区和我们的民族地区有一个共享。所以在我们四川,在很多年以前,就实施了民族地区教育十年行动计划,当中有一个比较突出的,就是我们搞的9+3。我们的民族地区的学生在民族地区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以后,三年到我们的城市来接受免费的中等职业教育。同时,我们还有实施了15年免费的教育,近期我们也在我们凉山州开了一村一幼,这个甚至在藏区很早就有了。同时我们也在关注,刚才说的是公平,实际上我们也在关注质量。所以我们七中的网校,四中的网校都通过我们的网络信息化来传播给我们的边远的民族地区。

主持人(黄荣怀):谢谢。我们谈全国的教育改革质量、公平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是相对四川花了更多精力,现在先解决公平问题,特别谈到很多信息化手段,四川做的非常好。下面有请山东。

张志勇:我对教育的供给侧改革有三个方面的理解。首先是教育资源的供给侧的结构改革,这是我们各地政府做公共服务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教育资源的供给侧改革方面,大家都比较重视校舍的标准化、师资配置的标准化、公共服务均等化,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其实山东在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我们更加重视人力资源供给的改革,从2008年开始山东把两个问题,比如说生源的供给,教育质量出口,大家都存在一个问题,我说我们现在很多地方存在高中抢生源,跨地域招生。我们山东08年开始就有一个重大的政策,坚持到现在哪一级政府办的高中,只能在这级政府的公共服务范围里面招生。比如说这个县的一中,对不起只能在本县招生,不能跨地域招生,因为他纳税人建立这个对象,你是为这个区域的人公共服务。

我们下来之后效果非常好,这是公共治理非常重要的方面。比如教师公共资源的配置,这是影响教育质量另外一个重大因素,我们在解决城乡教师资源的配置方面,我们采取了很多举措,比如说乡村教师,我们给它两房两贴两单列,什么是两房?我们希望乡村教书的地方有周转宿舍,比如城里优惠购房的政策,他的孩子可以在城里上学,解决后顾之忧。比如两贴,基层公务员的津贴还给他交通补助,比如说两个单列支撑的单列评审,比如说专业晋升机会单列。用这一套组合拳的政策来解决城乡教师资源配置的差距,效果是非常好的。这是我的第一个理解。

第二个我们在教育资源供给侧改革的同时,我们要想到教育内部的供给侧的改革,比如说今天讲党的教育方针的德智体美劳,我们的德育、智育、体育、劳动教育,这种教育的供给是不是我们当前应该关注的重大问题?包括统一的课程资源供给和差别化的课程资源供给,第二个供给侧改革就以后进入到教育系统内部的结构调整,这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我们山东省在高中大家推选课走班,但是我们的义务教育阶段我们2015年出一个重大政策,我们建立义务教育学校自主选课日,每周希望有一天或者半天,孩子可以自主的选择他的教育课程,这是我的第二个理解。

第三个,我们教育资源的供给侧改革,教育的供给侧改革,还有第三个很重要就是教学方式、学习方式的变革。这就深入到学生学习,我们的教育方式怎样有效的促进学生发展的这样一个供给方面的改革。我们山东在全国第一家做了高中教育质量监测,监测的结果让我们非常高兴,比如说记忆型的学习策略和建构型的学习策略,解决普通问题没有差别,但是解决复杂问题,建构型学习策略马上显出它的优点,这样的数学成绩高12分,物理成绩高16分,所以这需要我们全方位的进行系统的推进。谢谢大家!

主持人(黄荣怀):谢谢张厅长。他说的第一点就是把老师的待遇提上来,特别是山东东部西部的差距在缩小,这是非常非常符合实际的一个做法。第二点谈到生源问题,因为在我们不同学校的平衡问题,也涉及到这个问题,还是很严重,所以进行结构调整。第三就是课程的供给,以及课程跟要素是什么关系,谈了很多。所以我想北京、上海、四川、山东都有很多举措,现在回到另外一个问题层面那就是到底有什么成效?对于我们结构上面有哪些变革?变革的效果如何?我们倒过来说,先从山东开始。

张志勇:我觉得我们改革还是见到了很好的成效。重点大学到山东招生,比如说中国科学院招生,他们40个名额,山东省17个城市都有他的生源,我们建立了非常好的生态,各地把自己的教育办好,老百姓对于教育的满意度在提高,我们的教育生态就会越来越好。包括北大清华到山东招生,他们说山东招生最困难,为什么?因为生源分布太广,没有像有些省份集中在几所高中里面,那很好办,锁定几个学校就可以。到山东可能到一百所高中里面去,我说这就是一个重大的变化,我们的老百姓对于身边的高中更信任,对公共服务的质量更信任,这是我想说的一个效果。

第二点我们的老师,我就说工资的变化,15年前分管教育督导我们的教师待遇山东差别很大,东边老师3块钱,西边老师1块钱,现在缩小到3:2,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差别。我们最近开教育局长分管人事的调度会,他们说很多农村的老师不愿意动,交通便利待遇好了,他不觉得乡村工作有什么不合适的,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崔昌宏:刚才介绍了四川在公平对我们民族地区,我以我们的9+3,应该是十年前开始推9+3免费中职教育的时候,当时推行的时候非常困难。我们把藏彝的孩子放在成都和德阳,放在绵阳这些有产业基础的城市,刚来的时候我们很多教育人,我们执教的老师都在管这些,他们到了就像一个空降一样,他对环境不适应,但是十年过后我们先后有九万藏彝区的民族受益,有的留在城市的发达地区,还有大部分回到了他们家乡,去为家乡做贡献,对民族地区的发展、稳定做贡献。这是我想讲的我们对实行免费9+3,对于我们现在在彝区开展一村一幼,重点让小孩学会普通话,我们调研发现很多彝族学生的辍学就是听不懂普通话,上课接受知识有问题,所以我们现在一村一幼,重点说普通话,所以现在有的小孩跟他说四川话他听不懂,这是开玩笑,证明我们现在的普及程度和小孩的接受程度是匹配的。

我们刚才提到我们成都七中网校,这也是随着民族十年行动计划开始的,现在不仅在民族地区,实际上也辐射我们周边的省,比如云南、贵州、广西,今年开学的时候我们省委书记接到广西一个学生的信,就是说通过上七中网校他考上了清华,他向我们省委书记报喜,我们书记也给他专门有回复,当时提出我们将通过各种手段,信息共享来共享我们的优质资源,让更多人享受公平的教育。

主持人(黄荣怀):刚才谈到成绩的时候,嘴角都是上移的,特别自豪。尽管有广告嫌疑,但是工作确实做的不错。我们看一下上海。

倪闽景:我们每年第三方对于教育的满意度反应出来,越是发达的中心城区老百姓对教育越不满意,越是郊区的越满意。我们也是分析这个原因,主要是家长对教育的要求更多样化,我们以前可能是提供一种类型的教育,家长可能不满意,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当然还有一点我们现在学校改变很多,但是家长往往就一个孩子,他不了解这个学校现在改变很多,他脑子里想他自己读书的时候,这是一个菜市场小学。我们也是在推出身边的好学校,让家长走进学校,家长看了以后发现这个学校发生很大的改变。

当然,这个学校相对薄弱,我们派最好的校长过去,或者集团化办学。总体上海老百姓对于基础教育还是非常满意的。当然挑战还是很大的,我觉得要满足家长多样化的需求,可能还要更多的社会力量的支持,这个很重要。包括现在更多学校开始购买服务,走出校园到博物馆去上课,甚至是一些专业的体育公司购买服务,我们现在有很多学校的足球都是专业的人士到学校来上课的。所以这样的开放、多样,可能在发达地区是一个大的趋势。不能再关起门在学校里研究,这也是供给的改变。

主持人(黄荣怀):他说上海人民对上海的教育是满意的,现在看一下北京。

李奕:这个问题不应该让我们来回答,我们说出大天人也不信,真的看效果是不是好,要看孩子的实际获得。因为我们的教育供给,最终看能不能被消费者消费,不仅消费还能够吸收,还能够转化为自身成长的力量,其实回想我们很多教育供给,之所以效率不高,这是因为我们认为它很好但是孩子消化不了,吃不下去转化不了,这是有问题的。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待教育供给侧结构调整之后,孩子的实际获得的话,我觉得更多用行为数据来看。

比如谈北京我们有几个感受,比如高考试题的可选择,带来一个结果。那两年的时候当时看到北京的高考作文题的满分作文增多了,是不是判卷放水了?其实不是,这是因为我们这样的供给侧的结构调整之后,可以让不同优势的孩子在同样的一个时间段一张试卷中都有不同的表现,有写记叙文得满分,也有写议论文得满分。

从宏观我们看一下孩子的朋友圈子,是不是只有本班或者本校的同学,有没有其他学校?有没有跨地区的好朋友?从这个角度来看,教育部一直推进的学区制和集团化的改革,在本质不仅仅完成择校的问题,它在形成新的供给侧的结构,使我们由单一的学校供给变成集团供给和区域供给。

我们看孩子的交往面,我们看孩子的笔记本,给你讲课的老师是不是学校的老师,还是更多课外还是其他方面的?如果这个方面丰富,我认为供给侧结构调整可能对于教育的消费者来讲有真正的提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关注孩子的实际获得,其实也是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对未来的期待,特别是教育大会刚刚谈到的,未来我们期待合格的建设者和可靠的接班人。在合格和可靠这两个维度中,孩子能够消费多少?能够固化下来多少?将来不管对家庭还是社会和国家来说都是可靠,是我们指的上的一代,同时也是合格本领高强的一代,最终以消费所带来的结果为我们评价的指标。谢谢!

主持人(黄荣怀):谢谢李主任!说来说去还是满意的。先请张力老师总结一下,我再问一个问题,刚才在会前下面有同志说,一定问一下他们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对于校内外教育和线上线下教育的关系如何处理?每个人只能说一分钟,先请张力老师总结一下。

张力:很高兴受主持人的委托,对刚才几位厅长的发言做一个体会的梳理。大家一定发现,你看他们发言的时候我在记,我发言的时候他们都不记,这就是因为我有这个任务,我必须把他们要点给记下来。

我觉得大家谈的非常好非常接地气,可以说党和国家宏观的政策意图,我们可以在东中西部不同地区看到怎么在学校层面,在师生和家长和社会各个层面能够逐渐的推进,非常好。那么从刚才北京所谈的经验来看,我们可能特别感受到的就是你们在协同各个方面的资源去共同发力,而且在共建共享这篇文章中做的很努力。当然你们现在面临着整个这样个社会的需求,它也在更加多样化这样一个挑战。所以能够把现在这盘棋下好,可能需要更高段位的选手。

接下来是上海,上海是研究中央政策和地方的政策之间精细的结合点之间很有想法。他谈到与用户的需求非常高度的关注就可以知道,由此来去设计,不光是从国家宏观层面来考虑,就是从上海本地的这样一个老百姓的诉求来考虑,看一下怎样进行改革,进行调整。所以我觉得这样一种方式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可以不光是停留在资源的配置上,更重要是一些理念的引领这些方面,很有想法。

接下来是崔厅长,崔厅长是着重谈了欠发达地区你们怎么有差异化的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的印象可能最深的就是你们在保基础补短板方面所形成一些主要的思路,一定能够得到少数民族学生们的中心的拥护,他们感觉到的确从你们这样一个改革的举措中得到了实惠。这个牵扯到党的十九大说了让每个孩子能够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你们在这个方面做的是非常不错的。公平有质量,最终还是对他的谋生发展有用。

最后是张厅长,这边在山东的一些,可以说基层的改革实验方面,你们一直是走在全国的前列,从中小学家长委员会到普通高中这样一个普遍的提质量有很多想法,而且在结构性改革方面,不光是着重在资源配置,等于是资源的配置到教育的内部结构到学习方式这样一个变化,我觉得这种立体性的变化值得鼓励。

因为刚才我们黄主任谈到了对于校外的问题,其实我一边听一边感觉我们今天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这个方面还是稍微有一点,今后可能需要再补充的地方。比如说没有特别看重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的贡献。比如现在全国的公共的教育经费已经接近3万5千亿,而民间的投入如果宽口径算来不只是八千亿,你看一下民办的学校这里在高等教育层面已经占到五分之一,中小学这块基本是百分之十几,小学应该是8%,而幼儿园半壁江山,非学历的培训中更是占到,估计是三分之二。

我们现在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满足14亿中国人的教育和学习需求,除了公共资源配置的更加公平有质量,我们要更多的调动社会力量、民间资本进入我们的教育和服务学习领域,提供多样化的服务。所以这也是我作为一个补充的背景跟大家分享的。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黄荣怀):其实我想让你们畅想一下,未来教育校内外线上线下到底什么关系?目前在谈的就是校内的线下的为主,从你开始。

张志勇:三句话。第一线上教育已经成为常态,第二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不应该分道扬镳,应该走融合化道路,第三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都要不要初心,去功利化,回归育人本位。

李奕:面向未来,线上也好线下也好,课内课外也好,要构建穿越多种边界的资源和服务共享的教育体系,建立服务于孩子健康成长的教育供给的统一战线。

倪闽景:对于政府部门来说线上线下校内校外都是教育的供给方,我这里特别呼吁我们体制内的应该向体制外学习,他们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崔昌宏:我感觉线上线下和校内校外,首先还是要树立我们十八大决定新的发展理念,还是要创新,还是要关注它的协调,要去关注它的绿色,关注它的开放,关注它的共享。我想说一下绿色,教育的绿色就是有效益,而且能够符合教育生态,让我们的小孩能够茁壮健康的成长。

主持人(黄荣怀):谢谢几位。我们听的出来从几位领导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教育改革以及未来的方向他们有明显的认知,而且认知非常充分。第二政府稳步推进我们的政府改革取得很多成效,但是还有很多挑战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我们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