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二胎政策放开了,一波与教育行业沾亲带故的上市公司争相直冲涨停板。

好像听风就是雨了吧。

二胎政策放开了,一波与教育行业沾亲带故的上市公司争相直冲涨停板。

想当然地说,二胎政策放开了,将使更多适龄夫妻放开生,孩子多了对教育的需求也增多了,教育培训业的生源也大幅增加,机会也更多了,钱更好赚了。

可,多少人愿意生?多少人能生?实际出生的又有多少?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当时砖家们预测,受政策影响,我国大概每年增加200万人左右。然而据估算,在全国启动政策平均满一年时,申请数量仅有105.4万。新增出生人数也会远低于申请数量。人口大省河南去年6月正式施行“单独二孩”政策,一年内共受理单独二孩生育申请4.7万件,生育仅1.3万人。同样的,浙江预计2014年省内出生率为8万人,但实际出生仅为1.6万余人——这就是实际例子。

上好学校太难?学区房太贵?教育成本太高?孩子吃穿攀比?收入涨幅赶不上物价涨幅?不孕不育比例增加?……以上种种原因或者过于细碎,先撇开不说,有人反驳,不管现实落差多大,只要允许放开生,每年新增人口数量一定是增加的。例如人口学专家黄文政就表示,“全面二孩”每年带来的新增人口在300万-800万之间,估计中值为500万,生育高峰可能在2017年出现——多么乐观的判断啊,可惜除了实践外没有证据可以证实。

退一步说,也许受政策影响,中国生育率会短期反弹,但随着育龄人口的减少,生育率还是会降低。从世界各国发展规律看,人均收入和生育率呈明显的负相关关系。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携程网CEO梁建章的统计数据就显示,北京、上海的生育率只有0.7,远低于中国1.4的平均生育水平——1.4的生育率已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目前我国20岁到40岁的育龄女性中,符合政策的可能有五六千万人,据中国性别比和女性存活率,每对夫妻需要生育至少2.2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的可持续繁衍——放开二胎也生不够啊!

为什么收入越高,生育率越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教育(好吧,终于说到教育的事了)。收入越高,接受的教育越多,初婚的年龄也会越晚。如美国20世纪60年代时,男性初婚年龄是22.8岁,女性是20.3岁,到了2004年男女性初婚年龄已经提高到27.4岁和25.8岁。一方面,进入社会工作的时间推迟,结婚年龄推迟,不孕不育几率增加;另一方面,随着文化程度提高,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等观念瓦解——不一定都想生啊!

本世纪,市场上飘荡着“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名言,恐慌情绪成了这个教育培训市场的推动力之一。而新生代家长的收入水平和学历程度明显提高,文化意识逐渐苏醒,望子成龙、填鸭教学、强迫学习的思维模式和做法也将受到挑战。要不要学、爱不爱学、什么时候学、学什么,家长正在逐步脱离市场营销手段的摆布。

你会问,既然功利性的K12学习培训已没有市场,生二胎对早教幼教总该是利好吧?不好意思,也不是这样。

即便出生人口增加,根据上面的论述,长期看人口增量绝对值也不足以刺激早教和幼教市场大爆发。倘若一个家庭孩子生得多了,能一个个当贵族养吗,成本有多高?一个家庭的教育投入和家庭财富总量相关,在家庭财富总量变化幅度并不是爆发式增长的情况下,多生一个孩子所投入的成本也不会大幅度增加。

那对职业教育影响又几何?好吧,就算现在开始生,十月怀胎加上十八年成人,要影响到成人职业教育也得19年,别乐得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