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全社会的焦虑,最终还是要全社会各方一起面对和解决。而任何科技的进步,最终都应该回归人性的善和对人类真诚的关怀。

点题:家长对于购买基因戏谑的背后,是对当前教育不公现象的焦虑与忧思。
回顾: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由于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HIV。这一消息迅速激起轩然大波,引起学界和社会广泛关注,特别引发了法律和伦理方面的争议。2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学技术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三部门负责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表示:此次事件性质极其恶劣,已要求有关单位暂停相关人员的科研活动,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
这几天,微博着实忙,有人出轨、有人家暴、有人吸毒,有人忙着上演兄弟情深……娱乐圈贡献瓜的数量堪称历史之最,然而那点子事儿终究不敌科技圈儿一则消息来得爆炸——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然而这一“开创性”壮举并未带来多少荣誉,反而遭到各界的一致鞭挞,教育圈儿自然也没闲着。就在该条消息蔓延没多久,一则关于“你家宝宝微积分考了多少分”的微博迅速传开。

(微博内容)

透过基因编辑婴儿的争议,家长们可算是一诉衷肠:你看,教育它有多么不公!

教育有多不公?

从中西部地区来看,东部地区的经济水平优先发展起来,将中西部甩在了身后,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东部与中西部地区之间形成了巨大的文化水平落差。

城乡来看,有限的教育资源集中到城市,农村无奈“坐冷板凳”,教育资源“得过且过”。像城市的孩子抱着iPad上课、报着课外辅导班、寒暑假去国外游学的待遇,偏远农村的孩子很难享受的到。

从考核标准来看,中国34个省、超13亿的人口,出于历史遗留问题和因地制宜等因素的考虑,地区跟地区间的教材不一样,如岳麓版、冀教版;考试试卷不一样,全国卷分(一)、(二),还有五花八门的自主命题;连带着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也不一样。

就连在北京生活的人也能深深感觉到不公。

从整个国家来看,省跟省之间有差异,换在北京,就是区跟区之间的不平衡,一个机构“走穴”的老师这么说过,“我教过良乡的孩子,也教过海淀的孩子,同一份教案跟学案,良乡的孩子把我当个宝,海淀的孩子把我当根草”,你说教学水平差距大不大?

此外,重点学校的存在也让人牙疼。记得有次采访,一个创始人说道:“你看北京,就清华附小、北大附小、中关村一二三小,加上芳草地之类比较有名,于是老百姓就拼命往里挤,因为自家孩子只要进入这些学校就能进入名牌初中,进而进入名牌高中。毕竟,有名的初中、高中也就那几所,比大学还少,所以现在大学的竞争反倒不那么激烈了,小学的竞争变得超级激烈。”真正的僧多肉少,再加上划片入学制度的存在,出现奇葩的“天价学区房”也就不难理解了。

而要想上私立学校,还得摸一摸口袋里有多少钱。

还有不得不提的教培机构,最近国家政策对校外培训市场的整顿趋严,讲到要回归教育的本质,不能像做生意那样做教育,还有就是要整顿乱象,不能超纲啊、老师得有教师资格证啊、收费时长不能超过3个月等等,教培市场正在往规范化、秩序化方向发展。

为什么要整顿,因为人民群众需求量很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想上哪个机构上哪个机构,还是有人要考虑下腰包,然后委曲求全,退而求其次的。

更别提,非京籍的小孩儿一直在北京上学,或许还得回家高考,结果是你学的是北京的课本,考试还得按老家的来……说多了都是泪。

那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时代,在线教育的兴起一定程度上确实可以弥补教育的不公,让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孩子通过互联网接受一线老师的教学。

但同时,在线教育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打的是名师称号,其实是个普通大学毕业生,挂羊头卖狗肉;比如一些线上1对1机构资金出了问题,甭管你交了多少钱都要不回;更惨的,碰上教育机构跑路,血本无归。

这也就让线上教育纳入监管整顿范畴有了现实背景,如果鱼龙混杂,无法起到弥合教育不公平的作用,反而阻碍了市场发展。

再比如双师,这个打着“解决偏远地区优质资源短缺”旗号的新型教学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教育资源匮乏地区,优质师资稀缺的问题,让大山的孩子可以跟城里的孩子肩并肩,在知识的海洋里徜徉。

但与此同时,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不少落后地区互联网使用者的媒介素养并不高,对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认知是休闲娱乐(音乐、小说、交友、游戏等),而很多学生缺乏自制力。

同时,即便有优质的教育内容和学习设备支持,却得不到好的指导,那有了互联网也白搭。与之对应的是,发达地区学生的媒介素养相对好些,教育资源本身又较多,于是知识鸿沟就像是树的年轮,不动声色间越来越大,体现在表面上就是教育资源的不公。

所以,实现教育资源公平的问题,至少涉及到是否能得到资源、资源本身是否优质,以及怎么使用这些资源三个问题,在前两个条件满足的情况下,使用能力的高低决定了学习效果,也就是弥合教育资源不公平的实际效果。

现阶段,优质教育资源主要还是集中到占优势的地区和学校,剩下的只能“喝汤”,并且在这剩下的残羹冷炙中还得争上那么一争。尽管有了国家政策关注,各种科技的加持,但问题距离真正解决还任重道远。对基因买卖的调侃,不正是家长对当前教育不公现状的焦虑和无奈吗?

全社会的焦虑,最终还是要全社会各方一起面对和解决。而任何科技的进步,最终都应该回归人性的善和对人类真诚的关怀。

拓展阅读:

思想家 | 贪婪,是个毒苹果

思想家 | “自强者万强”都是被逼的?

思想家丨表情识别,穿金戴银的野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