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家庭教育的空白如何补齐,由谁补齐?需要怎样的手法,是否需要线上线下打通,还是可以玩出更多的花样?家长家创始人熊骁找准了一个好时机,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在教育行业里钻研了20余年的他将落脚点放在了家庭教育这片蓝海。

目录

二次创业,不走老路

从“每天三分钟”,到家长家内容矩阵

家庭教育的蓝海,需要线上线下融合?

 

导语

近日,《江苏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提请审议,以地方法规形式明确提出,父母双方任何一方缺位,都要承担法律责任。本是属于“私人”的家庭教育一下子上升到法律高度,背后恰恰折射出了国内家庭教育的缺失。

家庭教育是否也需要像义务教育一样需要统一的课本、统一的学习和考试,直至考试合格?事实上,作为家长,真的需要一份“合格证”。

在采访过程中,鲸媒体了解到,家庭教育的难点在于诸多的不确定性,家长明白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但是不懂得如何学、如何教育孩子;每个家庭都会有自己的一套教育方式,众多家长的需求点并不好满足;另外家长碎片化的学习方式造成了学习不够系统,也不易维持长久的学习力。

家庭教育的空白如何补齐,由谁补齐?需要怎样的手法,是否需要线上线下打通,还是可以玩出更多的花样?家长家创始人熊骁找准了一个好时机,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在教育行业里钻研了20余年的他将落脚点放在了家庭教育这片蓝海。

· 鲸媒体专访家长家创始人 熊骁 ·

 

二次创业,不走老路

与大多数教育创业者一样,有着教师背景的熊骁在老家做了五年中学老师之后,在1993年,抛弃铁饭碗奔赴下海大潮。“当时教育主管部门建议我办理停薪留职,但是我没有考虑,因为我不想给自己留后路。人性就是这样的,有后路就不会全力以赴。”

熊骁接下来的经历是在国内颇具规模的民办教育集团,从基础岗快速提至管理层,带着团队开辟新的区域市场,十几年下来,他身上挂满战绩但也充满疲惫,正逢当时民办教育市场低潮。好在在线教育的到来,让熊骁又燃起了新一轮斗志。

早在2000年,熊骁自己投资了一家公司,正好做家庭教育,当时的思路主要是卖课,但是以失败告终。当再次选择做家庭教育时,他也在思考,十几年前的老路要不要重走?答案当然是不。

2014年教育O2O风起云涌,熊骁在一个契机下参与了跟谁学的创业,2016年2月,获得了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的种子轮投资。

“可以说没有跟谁学这个平台,就没有家长家创业的动机。当时跟谁学有60多万名老师和10万多家机构入驻,我很明确要大力做C端,我要为跟谁学大平台输血,寻找更多的C端用户。当时我没有选择做课程研发,而是用互联网的流量思维重新定位新的创业,于是就有了家长家。”

所谓的流量思维就是让更多的家长能够知道、关注、订阅家长家这个平台。熊骁说道,当时他觉得自己对互联网、对教育、对家长群体的理解比较到位,但是真正把教育和互联网结合起来,能不能走得通?而且到了2016年,整个公众号的红利趋于下降,这个时候能不能争取到最后的流量,这又是一个问号?

二次创业时,熊骁的年龄让他不再属于年轻的创业者群体,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慎重,一定不能踩坑。所以在当时只有3、4个创始成员的情况下,熊骁只做一件事情,公众号增粉。

“有人问我怎么变现,怎么赚钱,怎么研发产品,我没有精力去想,所有的时间都盯着我的社群,盯着我的用户,因为家长们提的问题太多了,你只有解答每一个问题,并且要解答得让他满意,他才会传播,才会带动其他的用户进来。”

据熊骁介绍,从2016年5月4日家长家公众号发布第一篇文章开始,到2017年1月18日,家长家做到了拥有100万公众号订阅用户量以及60万的社群用户量。

“当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3、4个人能做到100万的公众号用户,而且同时做了1万多个社群和60万的社群用户量?其实没有什么其他方法,就是靠一张海报。用简单的方式去实现。”

最开始家长家公众号推出了家长家早课堂,内容完全免费,免费意味着降低了家长的学习门槛,他们参与的积极性也更高。

“每天三分钟,学做好爸妈”,这是家长家的slogan,用三分钟听完一段家长教育语音,家长就能学到一个家庭教育的方法。很快,这张海报传遍了朋友圈和微信群。家长扫码之后进入到家长家的公众号,点击菜单栏免费学习入口,就会自动进到学习社群。


(家长家公众号界面)

熊骁告诉鲸媒体,家长这个群体就是这么奇怪,他可以为了孩子的学习掏3万、5万。但是如果让他自己掏30块钱、50块钱去学习,太难了。家长群体有太多的不确定性。碎片化的学习时间带来的不确定性,是否能坚持学习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在在线学习的环境下,更难去管控。

“所以我无非就是用好的内容,好的音频,并且全部免费开放,广泛地传播,把这些因素都结合起来以后,每天都有几千人的流量进入,最多的时候每天能达到一万多人,再借助一些打卡的小工具,用户量可以呈现指数级的增长。”

大概不到半年的时间,家长家就已经实现盈利,“我们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广告收入,这很正常,当用户量达到一定级别,就会有广告主动找上门。”

 

从“每天三分钟”,到家长家内容矩阵

除了备受关注的“家长家早课堂”(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推出3-5分钟的家长教育音频)这一品牌外,家长家的另一大品牌就是“家长家大讲堂”,固定在每周三晚20:00开放免费的60分钟左右的家长教育专家讲座和适合孩子学习的学科讲座。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00多位教育行业的大咖来到《家长家大讲堂》举办了讲座,每次在线听课人数从1万到8万不等。

“我们当时靠3、4个人在半年多的时间内做了100万的公众号用户,实际上就是归功于这两个子品牌。目前《家长家大讲堂》服务号大概有20万的用户,同时在线听课能达到7、8万人次。”熊骁说。

在创业初期,熊骁会亲自请一些专家学者来家长家大讲堂讲课,但当单次听课人次达到3、4万时,事情发生了变化。“慢慢地有很多人会找到家长家,寻求在大讲堂讲课的机会。”

(家长家大讲堂公众号界面)

在2017年下半年,随着用户量的激增,需要有更多的内容来覆盖到更广的群体。于是,家长家在家长家早课堂、家长家大讲堂之外,建立了中小学阅读吧、家小学、家中学、小学大语文、小学奥数杯、小学流利英语、中小学朗读者、小学精品阅读、小学古诗词课堂、小学文学常识等十余个公众号,形成了家长家公众号矩阵。

从公众号的命名上就可以发现,家长家内容已从原有的家庭教育拓展至中小学语数外主课及相关内容,呈现形式上也由单纯的音频发展为音频与文字结合。课程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基于家长的需求,一类是基于孩子的需求。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其实是想覆盖到0-18岁孩子的家长,但是现在转移到0到12岁,原因在于12岁以后的孩子基本上步入了初中、高中,这时候家长的关注力基本上从家庭教育转移到应试教育、升学考试上。对于12岁以下的孩子,他们的可塑性会更强,他们的家长年龄较轻,容易接受新的家庭教育观念,而且在育儿上的时间也相对自由。”熊骁说道。

据他介绍,目前在家长家平台上的用户中,0-6岁孩子的家长占比在35%左右,6-12岁占比达50%,12岁以上占10%左右,0-12岁的家长群体占到了85-90%。

在家长家平台上,家长听得最多的是情绪管理方面的内容,“现在家长普遍焦虑,他很爱孩子,但是往往用错了方法,甚至以爱的名义干错误的事,比如吼孩子、责罚孩子,但是其实家长也很后悔这样的举止,所以针对情绪管理的课程,家长的点击量非常高。”

家长家的中小学朗读者、小学古诗词课堂、小学文学常识等公众号在寒暑假期间会形成流量高峰,“孩子的假期生活如何规划?他们可以学习好的课程,可以跟着我们的课程进行21天学习规划。在寒暑假高峰期,我们在一天内建立起的社群数量就可以达到2000个。”熊骁说。

“在一节课程产生之前,我们首先要做用户调研,在社群里抛出问题,看他们对什么类型的课程最感兴趣,第二,会对体制内的老师进行访谈、电话沟通了解教学中出现的难点。我觉得这个工作是必须去做的,你得了解你的产出是否真正匹配用户需求。”

调研完成后,将敲定下来的主题安排给相应的员工,他们开始写稿、由专家审核、审核通过后就进入到最后一个环节——录制。“我们会请专业的主播录制音频,有的专家也会自己写稿自己录制。目前负责内容生产的专兼职人数在20-30名,整个家长家专职团队始终控制在20人左右。”

 

家庭教育的蓝海,需要线上线下融合?

2016年11月,全国妇联联合教育部、中央文明办、民政部等多部门共同印发了《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应城乡发展、满足家长和儿童需求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

规划提出普遍建立家长学校或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城市社区达到90%,农村社区(村)达到80%。在中小学、幼儿园、中等职业学校建立家长学校,城市学校建校率达到90%,农村学校达到80%。大力拓展家庭教育新媒体服务平台,到2020年,基本搭建覆盖城乡、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深度融合的家庭教育信息共享服务平台。

当时文件出台的时间距离家长家创办不过半年,熊骁用“吃了一颗定心丸”来形容当时的心情。

规划里提出的80%、90%这几个数字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90%的社区要有家庭教育服务站,谁来做?家长喜欢什么?用什么样的课程来做?

“家长家公众号矩阵目前用户量达200多万,同时拥有4万多个社群和300多万的社群用户量,他们集中在二、三、四线城市,用户活跃度占比40%左右。我觉得我们对广大的二、三、四线城市家长的了解应该是比较透彻的。所以谁去填补如此大比例的社区家庭教育服务站的空白,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发展的最好时机。”

对于未来的规划,熊骁的设定是以建立城市合伙人的方式布局全国线下市场,“我的重心会放到线下,家长在线上听了课,这些知识到底怎么实践和应用?这就需要线下力量的辅助,比如今天可能是一岁孩子的妈妈一起做沙龙,明天可能是两岁孩子的爸爸一起在社区活动,这就是国家在规划里面所提的90%的社区要建立家庭教育服务站的体现,所以我们将来一定会培训成千上万的讲师,走到全国社区里边去,他们都是我们的合作者。”

熊骁也坦言,大力铺开线下的前提是打造出一套有体系、有特色、有实操性的符合0到12岁家长群体的家长教育课程。那个时候需要借助更大的团队和资本力量的推动。

也会有人把家长家与知识付费产品作比较,“目前要做到有一定水平高度的知识付费产品其实不容易,我个人认为知识付费的瓶颈在于能否有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以及持续续费,回归到教育本质,教育需要面对面的分享沟通和互动。”

“尤其是互联网时代下的创业,需要互联网思维,更要懂教育,懂家长教育,懂实实在在的内容,门槛就在于这儿。如果你只是想做一个项目,想做讲座、做课程、夏冬令营、训练营,这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这种也有风险,因为有太多的从业者,竞争激烈。其实专注做好自己现在的事情就足够了,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熊骁说。

 

拓展阅读

1、知识付费之风刮向青少儿,需求和难点是?

2、学习类APP屡次埋雷,未成年人网络安全谁来守护?

3、标准化难,难续班……炙手可热的大语文背后暗藏礁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