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借助教育分期,教育机构在一次性收到一年甚至更多的学费后,除去按月支付的如房租、教师工资等成本,教育机构手上有了一个变相的资金池,这成为教育机构持续扩张的资本。

刚刚过去的双11,李玲除了给马云爸爸做贡献,还给5岁的儿子预定了一个在网上学英语的课程——VIPKID少儿英语。但她坚称,英语课这一项没剁手,因为只是交了定金,而且上完12节课如果不满意可以退课,退定金,等于免费上十二节课。
实际上,李玲的定金并未直接打款给VIPKID,而是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使用腾讯的微粒贷借了2565元,如果听课后孩子反馈不错,定金就将作为学费的首期款付给VIPKID,之后的学费分期支付,0利息0手续费。而如果试听后效果不满意,定金原额退回,意味着12节课免费。全天候科技以家长身份咨询了VIPKID课程顾问。对方称,分期付费确实0利息0手续费,分期后的付款总数为2565(定金)+1102.3(元)*10=13588元,与一次性付费的额度相同。

但课程顾问表示,分期后无需支付利息,而是由教育机构贴息;为VIPKID用户提供分期贷款的是微众银行的微粒贷,因为腾讯目前是VIPKID的股东,所以支持力度更大。课程顾问还称,还款的时候,腾讯微信和短信都有提醒,不会因疏忽而出现逾期。

课程顾问告诉全天候科技,仅双11期间,VIPKID推出的活动已实现1.5亿的业绩。因为不收利息又不占用资金,这其中使用教育分期的人数占了半数以上。VIPKID自今年7月份推出分期业务以来,至今已有5万名学员选用了分期产品,按照人均13588元的单价,涉及贷款资金近6.8亿元。

只是,还沉浸在欣喜中的李玲并未注意到,由于规模疯狂扩张,已有多名用户抱怨VIPKID教师质量不稳定、约课难等问题。

李玲只是初步接触了教育分期,在她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因此踩到了坑里。

1
教育分期乱象
上海的李玲以为自己沾了便宜欣喜的同时,青岛的王玮正恨得咬牙切齿。他两年前通过智联招聘投递简历,应聘到一家叫“中软国际”的公司做WEB前端开发工程师,结果入职培训变成了教育分期,承诺的工作没兑现,反倒让他欠了2万多的债。办理入职时,中软国际的行政要求其提供身份证。之后,要求王玮边培训边工作。不过,这个培训可以分期付款,前6个月,王玮只需要偿还利息,正式上班后,再还本金。但蹊跷的是,王玮没有看到劳动合同和借款合同。王玮称,当时被公司告知,合同直接由公司保管。王玮还被告知,要按时还款,不还就会收到催收电话。

王玮至今保留着自己的还款记录。其中显示,他签约的贷款机构叫“贷贷熊”;他总计从贷贷熊借款19800元,最终还款额为22249.26元。前六个月,王玮每月支付136.29元的利息,之后每月偿还利息+本金共1785.96元,持续偿还12个月,今年初才算还清。

图片来源:教育分期受害者王玮提供

王玮称,中软国际曾向他承诺,培训结束后可以直接安排在公司工作, 结果却令他意外。“结果就是去上课,天天上课,承诺的工作等等一个都没兑现”,他说。王玮遭遇的骗局在业内被称为“招转培”。据他称,与他同期培训的至少有10个班级,每个班级人数在几十个人,他们还只是其中一期学员。而所谓的培训就是每天对着一台破旧电脑,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眼睛都差点熬坏了。培训的内容大都是一些在百度上就能找到的浅显内容,诸如PS、CSS、HTML之类。

“曾经有一个班学生去闹,但很快被压下去了”,王玮称,看到别人闹没效果,他们班的学生没去闹,但他个人曾咨询过律师,甚至求助过监管部门,至今没有下文。

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希望后,王玮带着一身债务退出了。

王玮当初在招聘网站投递简历时,中软国际(00354.HK)的背景介绍给他带来了信任感——国内大型综合性软件与信息服务企业,成立于2000年,2003 年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上市,2008年从港交所创业板转入主板上市;中软国际服务遍布全球包括中国大陆地区、香港地区、美国普林斯顿和西雅图,英国伦敦,日本东京在内的25个城市,员工52000人。

然而,在聚投诉网所做的2017年上半年教育业投诉排行榜上,中软国际(00354.HK)旗下公司—北京中软国际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榜上有名,位居第七。

在百度搜索与其有关的“招转培”事项时,显示有11900条查询结果,其中,大量都在指称其为“骗局”、“陷阱”、“猖狂”。
全天候科技就“招转培”相关事宜向中软国际求证,对方媒体关系部门的人士回应“不清楚、不了解”,甚至称有很多公司在冒充他们招生。王玮的欠款终于还完的时候,安徽的高峰刚刚入坑。一家叫“达内”的培训机构告诉他,学完后推荐就业,学费只要18800元,每个月只要支付200元左右的利息,其它的可以在工作以后从工资里扣,每个月扣1000多元,一年就能还完。

这次,为高峰提供教育分期贷的是中银消费金融。但之后因对课程不满,高峰要求终止贷款,中银消费金融则坚称须在培训机构同意后才能解除合同。但达内始终不答应退课,迫于征信压力,高峰付了2000多元的代价提前偿还了借款。

吊诡的是,高峰发现,达内的一些老师竟然是曾在那里培训后找不到工作的人;而一心要走的高峰也被达内认为口才不错,希望他留下来当老师。“这不是韭菜变镰刀手吗?这个活我还真干不出来”,高峰愤愤地表示。全天候科技曾以想要学习前端技术为由向达内的一名讲师咨询,对方称,学费目前已经涨到20000多元,但同样可以使用教育分期支付。“你今天咨询留下名字、电话,下次来可以直接优惠2000元,我们的学生毕业后可都是在市中心工作,很少去郊区”,这位讲师提到。

高峰称,这位讲师正是此前在达内培训过的学生,如今已经完成了身份的转变。

高峰不肯干的事,王玮却认真考虑过,他被骗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把钱再骗回来。“招转培“这种玩法骗的都是满怀期待、初入社会的年轻人。王玮称,这些受害者更容易变成施害者,和他一起培训过的人中就有不少人有过这样的想法。

但相比之下,高峰和王玮还是幸运的,毕竟,还有比他们更惨的——培训机构跑路。

学霸1对1人去楼空

10月9日,学霸1对1平台停摆,公司人去楼空。据媒体报道,“学霸1对1”的学费欠款达2000万以上,拖欠员工工资约500万元,且很大一部分学员家长选择的是类似“教育贷”的学费分期,海尔金控、米么金服旗下的分期平台被曝曾参与其中。2017年,也已经有小马过河、星空琴行、巨人时代等知名培训机构关门跑路,给一大批学员带来损失。
2
谁在推动教育分期?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560.2亿元,同比增长27.3%;预计之后几年将继续保持20%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19年将达2692.6亿元。这还只是在线教育市场,事实上,大量的线下教育机构如英孚英语、达内等也在使用教育分期贷。整个教育分期的市场潜力无疑是巨大的。多股力量成为教育分期蓬勃发展背后的推动因素。

教育机构是其中的积极推动者。目前,市面上专业技术培训的产品如IT教育单价均在20000元左右,刚毕业的学生通常难有能力付全款。即便是语言类或面向孩子的K12教育,客户支付能力强,但动辄数万的学费也会让人顾虑重重。如果选择教育分期,尤其是X(只付利息)+Y(本息合计)模式,负担会大大减轻,用户转化率也会提升,因此,很多教育机构在客户摇摆不定的时候,宁可贴息也要留住客户。

资金方消费金融机构也有颇高的积极性投身教育分期市场。在各种消费场景里面,教育分期曾是消费金融机构最喜欢的市场—尤其是在线教育,用户主要集中在一线、新一线城市及二线省会城市,以都市白领和年轻父母为主要用户群体,需求大、资金额度高、用户质量好。

海尔消费金融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海尔消费金融就主要选择在线教育行业的头部机构进行合作,“我们发现在线教育分期这部分资产质量也明显优于其他场景的资产表现”。该负责人还透露,目前海尔消费金融的线教育分期资产逾期率不足1%。

一个政策也无意中为教育分期发展提供了助力。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规范收费管理,要求培训机构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尽管《意见》主要约束义务教育阶段的线下培训机构,但各种培训机构包含线上的都会想办法说服家长通过分期付款,每月支付一次课时费避开《意见》的相关规范。

3
放贷机构开始收缩战线
让用户们或欣喜或咬牙切齿的教育分期,过去两年曾是多家消费金融机构争夺的“香饽饽“,如今却他们已经开始对这类产品提高警惕,甚至收缩战线。9月4日,度小满金融(原百度金融)CEO朱光在一次演讲时表示,度小满金融目前已累计放款2500亿元,其中累计为114万人发放教育分期贷款超130亿元,其中70万人是大专学历以下人群。

但度小满金融内部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教育分期仅占公司总体放款额的3%-5%,且目前已呈现收缩态势。由于之前市场上出现过一些问题,现在他们对合作教育机构的审核更为严格,把以前合作的质量差、规模小的机构大量淘汰,仅留下规模大、质量优的机构,且要求在合作过程中一旦发现异常,立即下线。

卢俊在一家教育分期贷款平台担任风控总监,这家公司采取了维持现有规模的策略。在卢俊看来,金主们动力减弱的最主要原因是教育分期变得不容易赚钱了。比如,放贷机构拿到的资金成本已高达11%,放贷的利率约在17%,再去掉逾期和运营成本,勉强打平,基本不赚钱。但只要有一家教育机构跑路,就足以让放贷平台破产,所以风控压力很大。

“逾期7天以内的都是由风控部门电话催收,我们风控部门每个人都有催收任务和电话指标”,卢俊有点无奈地说,“可我们的主业就是这个,别无退路啊。”

当然,巨头们还是有钱赚的。卢俊提到,中小放贷机构都羡慕度小满——规模大、资金成本低,对外放款的成本约在14个点甚至更低。“跟大的教育机构谈判时,我们毫无优势”,卢俊说。

度小满金融确实有让中小放贷机构羡慕的资本。公开信息显示,度小满曾与多家银行包含南京银行、济宁银行等合作,南京银行就提供了100亿的授信额度,除此之外,还可通过ABS等手段募集资金,相比同行成本资金更低,在与培训机构谈判时拥有更多优势。

10月19日,由重庆百度小贷作为发行人,度小满金融提交80亿规模的“天风-度小满教育贷2018年1-10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申请,并已回复交易所意见,等待后续审批。

去年,度小满也多次使用同样的方法募集资金,发行利率为6个点左右,这也暗示了度小满的资金成本,其官方公布的逾期率为1.65%,扣除运营成本后仍有可观利润。
卢俊提到,度小满金融的教育分期业务已经有所收缩。“教育贷业务肯定赶不上其它业务,比如现金贷,利息差不多,但付出绝对不一样,对大机构来说就是机会成本的问题,而且万一出事,舆论上影响不好”,他说。在聚投诉上,全天候科技搜索教育分期发现,除了英孚、达内、中软国际等知名教育机构的投诉,被投诉人还包含了百度有钱花、招联金融等教育分期平台。

为更好地规避招转培等风险,卢俊所在的放贷机构已在逐步减少IT教育类的市场,转向用户更优质的语言类、财会类、K12等领域。同时,他们开始向部分机构收取一定比例的保证金,以防止跑路风险。但这对于头部机构很难,因为希望合作的放贷机构太多了。

除了优选合作的教育机构及领域,放贷平台们为保证用户借款意愿真实,确保本人操作,堪称绞尽脑汁,如要求用户实名认证、人脸识别、风险提示,针对部分用户还会增加人工电话审核的环节。同时,严禁机构销售代用户操作贷款申请,一旦发现,就将对教育机构采取警告、整改、下线、停止合作等惩罚措施。

4
教育分期为何闹剧频出?
度小满CEO朱光曾说,“很多网民没考上大学,希望通过一技之长,将来能够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命运。但是,很多人看到了学费很贵,他就放弃了继续学习的道路,我们想做一种金融业务,能够帮助这些学生,让他们能够有资金把学习过程完成,从而有不一样的未来。”而教育分期从初衷讲本应是一个“三赢”的生意,学员通过培训机构报名,向消费金融机构申请分期贷款,找到工作后,学员再分期还学费;而针对学生的K12教育领域的分期贷,也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家长的经济负担。

为何这样一个产品会衍生出一系列的乱象呢?卢俊认为,模式本无问题,但每个环节的偏差和急功近利,硬是把“多赢“搞成了闹剧。

目前,不少培训机构的重心甚至已不再是教课,而变成了“拉客”,同时用教育分期让一部分没有偿还能力的人进入市场,留下后患。

借助教育分期,教育机构在一次性收到一年甚至更多的学费后,除去按月支付的如房租、教师工资等成本,教育机构手上有了一个变相的资金池,这成为教育机构持续扩张的资本。他们一旦出现经营危机或者卷钱跑路,对于放贷机构和学员来说都是灾难。即便没有跑路,教育机构的规模急速扩张后,业务能力也面临大的考验。

业内人士分析,一旦教育机构跑路,就演变成了学员或家长与金融机构之间的扯皮,其中,部分大的金融机构会迫于舆论压力为跑路的教育机构买单。即便教育机构未跑路,因规模疯狂扩张、教学能力又相对滞后,导致学员不满,也会引发退课、退费等一系列问题;而由于他们使用了教育分期贷,学员与教育机构的问题往往就会演变成学员与放贷机构的矛盾。

教育分期业务链条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玮、高峰、卢俊、李玲等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全天候科技,原作者: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