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课堂最核心的环节还是在班级,在区域和学校差异广泛受关注的时候,班级内每个学生个体间的差异是一个需要更深层探讨教育质量和教育公平的问题。

目录

政策背景下在线教育的新契机

龙之门智慧教学解决方案的初探

龙之门智慧教学解决方案的全力出发

教育本质是唤醒,唤醒学生主动学习的动机

精彩问答

导语

“课堂最核心的环节还是在班级,在区域和学校差异广泛受关注的时候,班级内每个学生个体间的差异是一个需要更深层探讨教育质量和教育公平的问题。”

“教育本质就是唤醒,唤醒学生主动学习的动机。所以未来我们认为教育的发展应该是人与AI共生。”

“过去的教学内容是注重知识,现在是注重能力;老师的角色也从老师为主体,变成老师为课堂活动组织者、课堂教学促进者;给孩子带来的也从学习总结变成了学习启发。”

10月31日,在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龙之门教育集团创始人&CEO黄向伟发表了题为《技术赋能打造班级个性化智慧学习》的演讲。


(黄向伟演讲现场)

以下为黄向伟演讲和采访实录,鲸媒体整理

 

政策背景下在线教育的新契机

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技术赋能打造班级个性化智慧学习》。

龙之门成立于2000年,如果按照业内定义的2013年为在线教育元年,那龙之门比这个元年提前出发了13年。就业务而言,龙之门从2001年和北京四中合作成立北京四中网校。发展至今,已经布局了对公业务、在线教学还有对辅导机构的赋能业务。

近5年来,我们能看到教学中的各种模式特别多,在线教育市场发展得也非常好。同时,这里追溯一个背景:二胎政策叠加,出现人口生育高峰,教育人口激增导致学位供给严重不足,基础教育面临极大压力,所以给了民办教育非常多发展机会。

传统教育方法的潜能已经到极致,亟需一场教育革命,这场革命就是教育信息化。我们看这两年国家也出台了非常多的政策,尤其是今年《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的颁布以及一些组合文件的出台,使得在线教育有了极具想象力的发展空间。


(黄向伟演讲现场)

《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的颁布和招生考试改革的出台从本质上明确了教什么更有价值,而从今年政府治理校外辅导机构的进展和情况来看,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这场治理最核心的一点是要治理一些与国家教育发展方向不符的现象,甚至与教育发展不符的行为。

 

龙之门智慧教学解决方案的初探

我用简短时间给大家分享了一下我们成立18年以来的一些经验和思考。

上周末我们和中国教育协会一起合作,承办了一个在成都的大会。在大会首日我们邀请了全国24名老师进行异地教课,所有课堂都采用平板教学,都是分课堂,堂堂精彩,大概有全国600多位校长和老师参加了这个会议。

其中有一个老师来自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思源学校,这是国家级贫困县,我为什么提到这个学校?这个学校跟我们一起合作开展智慧教学有一年时间,一年之间这个学校发生了非常多变化,尤其是今年学年末期末考试分数出来,我们可以看这个学校考试成绩非常好,怎么个好法?全县23个学校,去年排15,今年排第3。


(黄向伟演讲PPT)

当时由香港言爱有限公司捐资、地方政府配套投资,在全国建立了219所学校,每个学校投资过亿。思源学校就是其中一所。这个项目所有钱都是来自于邢先生,邢先生这些年捐了20多亿用来建学校。邢先生大家不熟悉,但是他的夫人大家都知道,是林青霞。

我跟大家讲个故事。有一次我们做教学培训的时候,言爱公司的人认识到我们,他们认为我们可以帮助教育资源的“再分配”、提升教学效果和教学效率。所以去年2月份邢先生亲赴北京,早上见了俞老师、白老师,晚上则说要请我吃饭,按照他原话讲是拜访教育大咖、帮助学校教育资源提升、打造教育先锋。他遴选各个机构希望做四个试点,一旦成功,他们就进行全国化复制。

我们第一个签约就在湖南的石门县,之后好未来、俞老师投资的Okay智慧教育,还有科大讯飞分别签约了河南、贵州还有湖北。一共是四个试点。

一个学期过去以后数据有了,成效有了,于是邢先生说不需要等很长时间,今年我们就去推广,于是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开放日”。这是我们在今年4月份开放日的现场,来自全国大概600多老师和校长都去观摩了公开课,每一个学生都采用平板教学,而在国内贫困县极少有这种现象。因为成绩好,石门县今年30所学校全面推广智慧教学。


(黄向伟演讲PPT)

那么从这个案例和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来看,我们思考了智慧教学的解决方案,我们认为在班级授课形式继续存在的情况下,课堂最核心的环节还是在班级;在区域和学校差异广泛受关注的时候,班级内每个学生个体间的差异是一个需要更深层探讨教育质量和教育公平的问题。

如今,在技术的驱动和引领下,关于教育的探讨又变成了从尊重个体差异走向满足个性化学习的智慧教学。但是我们说,课堂依旧是教学主阵地。有一句话叫“得课堂者得天下”,那么与学生成绩有更直接关系的是什么?应该是课堂上的几个要素: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教学准备、教学过程等等,所以我们智慧教学方案就依据这样一个思考而生成。

 

龙之门智慧教学解决方案的全力出发

· 四部分能力搭建

首先是资源平台,现在我们已经完成小、初、高,分年龄段所有学科同步教学辅助的资源。

然后是教学平台,这是满足老师在校内常态化使用的应用性平台、也是满足班内教学环节的平板教育平台。


(黄向伟演讲PPT)

再就是技术,2006年龙之门开始进军大数据,研究人工智能,恰巧那时候Knewton在中国,所以我们做了比较愉快的合作,最后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在去年我们完成了初、高中数理化学科的知识图谱,而该教育技术现在完全应用于我们的教学场景。

最后一个是技术和教学深度融合的教研能力,这也是最核心的一点。其实在我们看来,有了前面所说的这些平台、资源、工具是远远不够的,从我们调查和沟通实施经验来看,教育信息化最难推动的点是教师。

基于此,龙之门配套了一整套培训体系,包括教师的培训、学生的培训等等。我们方案是基于什么?基于建构主义认证学习理论,注重培养学生主动学习的能力。

班级个性化智慧教学改变了什么?过去从教学内容来讲是注重知识,现在是注重能力;老师的角色也从老师为主体,变成老师为课堂活动组织者、课堂教学促进者;给孩子带来的也从学习总结变成了学习启发。

· 三种智慧教学方案

目前,我们采取的智慧教学方案有三种:双师课堂、翻转课堂、智慧课堂。而这种智慧教学方案的结果其实可以从几个方面看到。

首先我们可以明晰这种课堂对老师带来的赋能:我们会告诉老师教什么、怎么教、教的结果是什么。

其次我们来看技术和教学融合的变化。从这一年(思源学校)的实践,思源学校老师的获奖情况也可以看到。

再次我们看给学生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我们认为多方面调动了学生的视觉、听觉,让学生在课堂上充分感受到兴趣和让学生有很好的想象力等等。

这些能力最后沉淀下来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说的核心思想以及具备的关键能力。这也是石门县的一个教研员和一个教育局长他们听完课以后,或者看完学校变化以后给的一些结论。比如说一个教育局长讲“现在课改提出培养学生关键能力,认知、合作、创新和实践能力,通过思源课堂这些能力确实得到培养,这是传统课堂达不到的”。

目前我们服务着全国3000所学校,6万多班级,300万个学生。

教育本质是唤醒,唤醒学生主动学习的动机

至于对教育现实的思考,我们认为教育公平和教育质量是教育改革的长期发展目标。推动教育公平的起点和结果应该是政府驱动的,而教育行业应该作用于什么地方?应该作用于过程。无论是作用于外部资源,还是作用于内部本质化的课程优化等等。


(黄向伟演讲现场)

例如在以老师为主导的课堂可以借助外部的资源,通过教研培训等等,帮助老师选择不同的教学方式;而在学生端口,学生希望网络时代既可以实现网上学习,又可以在课堂中参与老师的多种教学方式。我们觉得,这才是教育质量最终的目标。

在此之中,我们也在思考教育质量的关键是什么?结论是让每一个学生在有限的时间内更有效地学习。那中间又包括对技术进化的思考:我们认为技术的优势是标准、精准、速度。而机器可以更好地承担重复性的、程序性的工作;可以快速响应、不知疲倦、耐心解答。

但我们也应该清楚,教师同样具备优势,教师的优势是什么?老师是更懂得情感、更有温度、更有创新的群体。教育不仅仅是一个解惑的过程,机器可以教授知识,甚至可以教授方法,但是只有老师才更有境界,更懂生活。

今天上午很多人都在谈教育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我们认为教育本质就是唤醒,唤醒学生主动学习的动机。所以未来我们认为教育的发展应该是人与AI共生。

最后分享一下我们的一点点畅想和愿景。目前龙之门已经布局了三个应用场景:校内是智慧教学,校外是学生在家学习和辅导机构学习。目前我们已经把这三个场景的数据通道全部打通,形成学生全流程的学习数据理念。

至于大数据的应用,我们认为无论什么样的场景都应该指向学生的学习,无论是什么样的资源,什么样的数据都应该围绕学生的高效学习来布局。

龙之门打造的场景,以学生为中心,学生不需要穿越边界,可以达到任何一个应用场景,可以获得全流程的数据,同时学生也可以获得专属于自己的一个教学资源,我们把这样的系统定义为莫比乌斯教育生态。未来我特别希望跟更多朋友一起合作打造这个生态,我们的愿景就是做全流程智慧教学的引领者。

最后一句话就是“在新的时期,让每个课堂都精彩,让每个孩子都成才,应该是我们每一个教育者的应有之大义”。

 

精彩对话

记者:怎么看现在教育行业融资很热的情况,核心竞争力是在线上还是线下?

黄向伟:我觉得不同的赛道有不同的玩法,线上有线上的玩法,线下有线下的玩法,看你喜欢什么。但无论如何,就像我刚才演讲的时候提到的,与政府合拍是第一,中国教育首先要符合国家发展需要,然后才是满足个人发展需要。第二是要顺应时代,所谓顺应时代,过去我们讲叫互联网+,现在是AI+。其中,AI不一定自己做,我们可以从很多第三方公司直接采集过来。

其实看整个教育市场,有很多无效或者低效的、面临需要修正的地方。今年国家政策也在大力治理,其实不外乎几个因素:有些行为跟国家的教育方向不匹配,这是最核心的。然后就是一些机构的低效、无效或者资本很重等等。

记者:现在人工智能是交互形式的,在线教育在空间上看不到孩子,那么如何感受孩子的情绪?您接触教育20年,如何看到这20年教育的发展变革?

黄向伟:我觉得线上教育肯定会蓬勃发展,确实是在线教育跟我们以前的教法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认为线下教育的场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互这些是永远不可或缺的。

虚拟内容里有一个天生的缺失就是情感,我们再怎么去用微信、视频交流,它也不如现场我们这么面对面坐着,我们之间的眼神交互。同样,老师给学生现场辅导,那种影响其实能够打动他的内心。所以学习方式的选择将会有很多,但是作为学生成长,尤其K12,校园依旧是非常重要的场景。

记者:跟四中合作也是因为这种原因吗?觉得线下更为重要?

黄向伟:不是的。过去我们做在线教育的时候,大概在2000年、2001年左右,我们发现在线教育有它的一些弱点,尤其是如何解决群体孩子的自控能力比较弱这一问题。

所以当时我们就考虑怎么通过线下的形式来介入孩子的学习过程。所以在2009年,正式开始进行人机混合式学习,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这样一种形式,对标现在的双师课堂有点像,后来这个模式确实有很好的学习效果。

记者:您认为AI+教育可以应用到哪些场景中?

黄向伟:我觉得它适用于每一个场景,包括学生的学情、学习行为数据、专属资源推送等。

我讲透一点,假如说我们看一个孩子他是否具备很强的学习素养,将来是否能做一些很严谨的工作。我们就可以来分析他的学习行为数据,比如说这个孩子每天的作业时间是固定的,而另外一个孩子每天有很大的变动性。几年下来,每个人积累的数据是会明显看到不一样的。

记者:技术的应用改变了什么?

黄向伟:我在教育领域差不多20年了,过去老师教学,其实更多的是依赖于教学经验,那么现在有了技术、数据之后我们可以做什么样的事情呢?就是从依赖经验转移到依赖数据,通过数据去精准了解每个孩子的学习情况,也有利于老师更加了解每一名学生。以前都是主观报告,未来则可以提供数据报告。

 

拓展阅读

1、【鲸视角】黄向伟:龙之门为什么能活18年?

2、大龄美女寻找第二春?四中网校踏上蜕变之路

3、整顿重拳+ 资本寒冬来袭“双气流”施压,校外培训市场将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