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截至目前,小飞手已经推出了9类系列课程,包括无人机基础课程、无人机航拍课程、无人机进阶应用等。

目录
·课程先行,从中小学到职教市场

·赛事营地,延伸无人机培训边界

·与加盟商同行,下一步是开拓市场渠道

导语
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专业毕业后,朱妮经历了短暂的职业教师生涯,之后投身课外培训行业,先后任职京翰教育北京区域经理、360好老师副总裁、拼课网总经理等。

要不是丈夫是无人机行业专家,一直做文化课辅导行业的朱妮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与无人机结缘,而且她还发现青少年的无人机培训市场身处空白,还有大把色彩可以描绘。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置身教育行业的朱妮最终将砝码落在中小学无人机教育上,为了创办“小飞手”,她卖掉了一套房子,颇有破釜沉舟之势。

 

课程先行,从中小学到职教市场

创客教育经常被外界打上无课程体系、无优秀师资、无评价标准的三无标签。属于创客教育品类之一的中小学无人机教育更是因为刚刚起步、普及度低,风光似乎不如少儿编程、机器人等其他“同班同学”。

事实上,各行业无人机技术与应用正在超出我们的想象。而在教育领域里,不少无人机培训机构正在慢慢铺开市场,这其中不乏纯硬件提供商、课程服务提供商以及由成人无人机培训拓展至青少年无人机培训的从业者。

今年4月,面向中小学生的无人机创客类教材《青少年无人机——DIY创客飞行器》正式上线,这意味着学生可以通过学习,自己动手设计无人机。这本无人机创客类教材由北京小飞手教育出品。

截至目前,小飞手已经推出了9类系列课程,包括无人机基础课程、无人机航拍课程、无人机进阶应用、地面站基础课程、创客无人机课程、穿越机基础课程、单机图形化编程课程、无人机编程编队课程,以及最新推出的面向职业学校的无人机应用基础课程,而面向幼儿园阶段的无人机普及课程也在筹备之中,将于今年年底面世。

(图1:小飞手系列课程)

 

(图2:小飞手系列教材)

 

“从2016年5月成立时起,我们的主要精力就是放在课程研发上。”道理很简单,只销售无人机是容易的,但是光有硬件,没有配套的教材、课件、师训等一站式服务,学生不知道怎么学习,老师也不知道从何教起,因此,小飞手走的正是提供课程服务的路子,通过进公立校、校外培训机构,面向全国范围内的中小学生提供无人机教育培训服务。

小飞手每套课程都配有课件、学生教材、教师用书、模拟器套装、标准训练套装以及耗材包等,课程体系大都涉及到理论知识的学习、动手组装、设计创造、模拟器飞行练习以及实飞练习或后期拓展创作。

以最基础的无人机基础课程为例,学生先学习无人机的定义和分类、发展历程、各行业应用,了解无人机飞行原理及操控原理,然后学习使用模拟器,利用模拟器建立操控手感后动手组装无人机,通过亲手拆解、组装机械零件、联通导线、安装部件等了解无人机的各部件作用,同时也能在组装和实践中体会无人机飞行原理。

最后一步就是实际操控自己组装的无人机,完成基础飞行动作和航线飞行练习,利用配套的赛道障碍练习穿越障碍飞行,这样也可以为今后参加飞行比赛打下基础。

(图3:小飞手《无人机基础课程》套件)

 

而较复杂的无人机编队编程课程,其“精髓”是让无人机编队动作与艺术真正达到融合,它需要编程的基础,需要艺术的美化,也需要通过编写Python代码来控制多架无人机的飞行轨迹。“目前小飞手出了这本无人机编队编程教材,而且小飞手的一系列青少年无人机培训教材已经取得了著作权登记证书。”朱妮说道。

除了将主攻点放在中小学,小飞手也向上延伸到中职院校无人机教育市场,从小飞手最新研发的课程《职校无人机应用基础》可见一斑。

据朱妮介绍,小飞手正在准备面向幼儿园阶段的无人机普及课程,并计划于今年年底面世。“幼儿园阶段的课程研发会更费心一些,为了让孩子认识无人机,教材里的图片会多一些,趣味性会更强一些,器材也会设计得更加方便幼儿使用。”朱妮说,为了设计幼儿的无人机课程,小飞手曾于去年在中国科技馆做过为期半个月的幼儿体验。

(图4:小飞手《职校无人机应用基础》套件)

 

在小飞手的服务内容中,无人机教具、教材、师训三者必不可少。

我们不做招生,不亲自教学生,而是通过在全国各地定期为公立校老师做培训的方式进行无人机教育普及。

朱妮告诉鲸媒体,“培训的主要内容是带着老师把教材走一遍,让老师、尤其是一些零基础的、未接触过无人机的老师知道无人机的来源、原理及应用。我们更希望老师能向学生传递创新意识,让学生在潜移默化中建立对科学技术的兴趣,而不是简单地传输理论和组装器材。

 

赛事、营地,延伸无人机培训边界

2018年2月,教育部公布了将STEAM教育、创客教育列入中小学必修课程,无人机教育也属于其中的范畴,但要将无人机落进每个学生的心中并非一纸发文就可以实现,需要长期的航空教育的传输和灌溉。

在国内,通用航空产业在国人心中依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曾有专业人士表示“我国的无人机企业,面对的都是航空爱好者和业内人士,如果无人机企业要实现跨越、行业要实现繁荣的前提应该是让普通百姓也爱上飞行”。因为无人机的发展和航空文化的普及互相依存、互相促进。

在青少年无人机培训的从业者朱妮看来,从事青少年的航空教育应该从启发思维与培养兴趣两个维度出发。“通过赛事、参观、文体活动、公益讲座、交流会等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样才能推动行业的发展,也会有庞大的市场外延。

据朱妮介绍,从2018年开始,IARC国际空中机器人大赛组委会专门增设了青少年附加赛,由北京小飞手负责承接,以便让更多对航空知识与无人机飞行感兴趣的同学参与进来。

从2019年开始,IARC青少年附加赛会改名为‘国际空中机器人青少年挑战赛’,不再称为附加赛,并会推出青少年考级制度,来激励更多中小学生学习、应用无人机。”她透露。

此外,小飞手还协助地方有关部门设计、组织举办了中小学无人机区域赛,例如在宜昌、苏州、唐山、丹东、郑州、南阳、青岛、哈尔滨当地,小飞手已经陆续举办或即将举办区域赛。

除了策划、举办赛事之外,小飞手也将研学作为一个主抓手。“研学可以让学生的眼界更开阔,创客项目的研学活动通常会在游览名胜、名校的过程中植入动手实操的部分,做到边走边学。”

寒暑假是小飞手举办研学的黄金时间段。朱妮告诉鲸媒体,在今年暑假,小飞手每天都要接待来自不同地方的研学学员,小学员们可以参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物馆和飞行体验中心,实际体验K8战斗机、塞斯纳、小鹰500等的模拟飞行,在教室学习无人机的理论及实操等。

除寒暑假外,平时小飞手也会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小学生,作为短期研学之旅。有的外地学生希望来到北京之后再去别的地方参观,小飞手也会提前安排定制好。“无论冬令营还是夏令营,甚至平时的时间都是可以的。”朱妮说。

(图5:小飞手研学活动集锦)

很多大型旅游企业很早就开始发力研学市场,他们也需要一些可以真正落地的项目,因此他们可以把学生带到我们的研学基地进行学习,双方之间也有了共同的合作点。”朱妮补充道:“我们也会为像世纪明德、青青部落这样专门从事研学的机构提供服务,我们和他们的合作已经持续了两年的时间。”

另外,最近也有做成人拓展的公司和小飞手合作,成人拓展也开始加进了新的科技元素。“我们刚和中海油公司合作了一次,给他们的员工进行了一整天的无人机拓展培训。这种新的尝试取得了成功,也给全国各地的加盟商提供了一种新的业务可能。”

赛事、研学不仅能为机构带来知名度,也可以让产品获得更多人的关注,增加无形的商业价值。朱妮告诉鲸媒体:“赛事、研学旅行、冬夏令营通常面向的是小飞手服务的学校和学员,他们可以免费报名参加我们主办的赛事,而研学旅行、冬夏令营均为付费项目,且市场需求度高,增值空间相对较大。”

 

与加盟商同行,下一步是开拓市场渠道

朱妮告诉鲸媒体,小飞手创办至今已经有2年多的时间,期间也积攒了不少品牌名气。一些渠道商会主动找上门来谈合作。“目前我们的加盟商已经有了近60家,我们的目标是在接下来的一年要扩充到200家。

对于加盟商的选择标准,朱妮的要求是本身要从事教育,一些机器人培训机构、无人机成人培训机构也会是不错的考虑指标。“我们会为加盟商提供师资培训、教室设计、品牌推广活动、售后、技术服务等。”

当初为了从事青少年无人机培训,朱妮不惜卖掉房子,现在这股子蛮劲依然存在。“可以看到的是各地教育部门都在发文实现创客教育的全覆盖。在政策推动创客教育发展的大潮下,随着航空教育的深入,这块市场蛋糕还会呈指数级增长,我觉得青少年无人机培训市场马上会爆发。”

朱妮告诉鲸媒体,“我们的优势在于有深度的课程研发功底,因为目前在市面上要找到拥有一整套无人机课程体系的公司是很不容易的。”

当然,由于青少年无人机培训市场尚处在发展初期,依然有存在的痛点未解决。

“机器人教育已经推广了十几年,而无人机教育培训还需要加大普及程度。目前我们的学员大多集中在小学段,为了让更多的老师和学生接触到无人机,我们也向学校捐赠了不少教材教具。另外,各地专业从事无人机教学的老师是明显不够的,有的地区直接用体育老师、物理老师来代课,师资培育和培训任重而道远。”朱妮说。

对于近年来来自监管部门的一些禁飞、限飞措施是否会对中小学无人机行业发展带来一定的阻力,朱妮的回答是禁飞、限飞措施通常针对的是成人民用无人机等,我们的青少年的无人机教育课程绝大部分都是可以在室内完成的,最后的飞行练习有场馆的学校也没有问题,有的学校需要在操场飞行。

“相关部门如果出台一些教育类无人机培训规范对这个行业的的发展会更有利,因为我们对学校提供的一般都是拼装类或者需要学生自己动手制作的零散件,国家尽早规范,教育主管部门尽早打消顾虑,学校也会尽早布局、更好地开展学习。

目前,小飞手覆盖到的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达500多家,“我们服务的学校倒不一定都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我们在中东部地区所占的市场份额比较大,而中西部地区那里的学校、学生和家长对创客教育的需求也并不弱”。

“这两年多我们主要的精力就是课程研发,打破中小学无人机课程的空缺,并且完善课程体系。而从现在开始,我们会将重心放在开拓市场渠道方面。”朱妮告诉鲸媒体,“前期打的地基已经足够坚实了,下一步该对外发声了。”

据朱妮介绍,小飞手于2017年挂牌北京股权交易中心,同年获得过来自个人投资者的一笔投资。“虽然公司目前已经处于盈利状态,但也希望寻找到新一轮资金把自己做得更大更好。”

拓展阅读

重仓青少编程,揭秘达内“算盘”

建立IT全年龄产业链,传智播客“黑马程序员”的修炼手册

【鲸视角】从直盟走向综合性平台,这家公司这样打“农村包围城市”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