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兴趣之后与应试性相冲突的话题,罗剑显然也有自己的一番思考。“我的客户升到三年级之后是否继续用我们的产品,这个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因为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商业模式可以黏住客户六年、七年、八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目录

学习需要有趣

有趣的学习该如何做?

有趣的同时,如何有效?

精彩对话

投资人看学前教育赛道

 

导语

我们总在思考AI时代的教育会是什么样子,于是有人给出AI+教育还是教育+AI的探讨;有人提出AI赋能教学、提高教学效率的判断;还有人给出AI释放教师产能的思考……在10月31日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同样给出了自己对于AI与教育碰撞后的想象:科技让学习更美好。

去年11月份成立的火花思维,今年4月份课程上线,尽管成立时间只算得上“鲜肉”级别,但火花思维已完成了B+轮融资。除了山行资本、IDG资本、光速中国、金沙江创投以外,B+轮融资还加入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北极光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

备受资本青睐的火花思维,有何妙招?或许这就回到了“科技让学习更美好”的主题,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在学习过程中保持趣味性,而这也成为火花思维课程打磨的方向。罗剑甚至认为如果孩子对数感和数理不理解、不感兴趣,那孩子学习的这个过程只能称之为“计算、练习”。

而对于兴趣之后与应试性相冲突的话题,罗剑显然也有自己的一番思考。“我的客户升到三年级之后是否继续用我们的产品,这个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因为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商业模式可以黏住客户六年、七年、八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以下为罗剑演讲及采访主要内容实录,鲸媒体整理:

 

学习需要有趣

火花思维是一家从去年年底才开始做的教育公司,从我个人来讲,以前是个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没做过教育,所以算个外行。教育创想大会让我来分享一下科技如何能够让教育变得更美好,我想我也有一些深切的感受。

我自己有两个孩子,老大5岁多,老二2岁多,我经历过一次很美好的时光,相信各位都已经经历过了。因为如果你有孩子的话,如果小孩子在学走路、学说话、听音乐以及跟你一起哼唱的时候,那个时候感觉非常好,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能够感觉到孩子的成长跟你息息相关。但是一旦孩子开始正常的学科学习,大家就会发现美好的事情不在了。

有很多人会出关于家长辅导孩子的段子,但是数学就是个例外。有的父母甚至在怀疑对方的基因不好,导致孩子3+4=7都做不出来,每个人都很不开心,孩子也很无辜。为什么会这样?其实3+4=7在我们眼里看来是简单的算术,但在小朋友那边要经历很多的步骤。

他从最早的认识数字到理解数字的含义,再到理解加法的概念,再到会通过手指头、小方块、火柴棒辅助自己做计算题,最终到自己只需心算就可以算出来,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是大人不知道。所以当我知道我小朋友最简单的算式都做不出来的时候,我也很着急。

那火花思维去年才刚刚开始进入教育这个行业,一方面我很庆幸我作为父亲可以有更直观的感受,另一方面我也有很强的合伙人来跟我一起做这家公司。所以我们就在思考,到底是采用什么方式才能够让枯燥的学习变得美好?

大家知道有一个统计数据,学前教育以数学为例,数学课外补习只有不到8%的渗透率,而一旦步入K12,这个数据飙升到50%,为什么?其实数学这个学科很难做,它不像英语,爸妈会觉得自己教不了,而数学可能都觉得自己能教,毕竟就是个算术。


(火花思维演讲PPT界面)

但是一旦到了K12阶段,孩子一学习起来发现二年级要学乘法,那一年级暑假小朋友的任务是什么?就是背九九乘法表,可是他连学习的概念都不懂,只让他去辅导机构,那可能只是付出了时间和财力,买来了心理安慰而已。

包括今年也有很多校外辅导机构提出用科技手段赋能教师,监测小朋友的学勤。那我们为什么不从小就培养小朋友对学习的兴趣、培养他们锻炼自己思考的能力呢?当我儿子没有学过百以内的加法,只学过20以内的加法,但是能够在火花思维的题里面做出100以内加法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一点。

原因在于行业内大部分的教计算是先教十以内的加减法、二十以内的加减法,再教百以内的加减法,通过各种方式教,无论是进位退位等等。但火花思维不是,我们认为百以内的加减法和20以内的加减法是一样的。最关键的是让小孩子有数感,对数理能够理解,否则小孩子只是在计算,在练习。

 

有趣的学习该如何做?

关于我们如何让小朋友有兴趣,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我们其实没有AI,我们只是用了技术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自己本科硕士都是计算机系,曾经在微软工作,我可以吹一吹AI为我们公司做了哪些事情,但是很抱歉我们没有利用好AI,我们只是用科技技术手段提高了小朋友的兴趣。

首先我们采用小班制,让老师能够看到班级里的每一个孩子,这个跟一对无穷的网校不同,可能孩子大一点,那用一对很多的模式,对学习自我驱动力是有效的,但是对于小朋友,尤其是4到6岁的小小朋友来说,可能小班制会更加适合他。


(火花思维演讲现场)

第二,我们采用游戏式的交互课件,我们传统意义上在在线课堂上怎么听?基本是老师在那儿放PPT,用手写板在屏幕上画,小朋友可以在屏幕上画圈圈做标记,但是我们觉得那样做不到提升兴趣的作用。

第三,采用刚才几位讲到的技术手段赋能老师的说法,我们自己做课堂系统。课堂系统方面我想讲一下,我们一共有30个团队做研发,研发周期达8个月之久,每节课基本都要花费5周的时间,所以其实是一个很漫长的开发工作。初创公司是没有什么钱的,但是我们认为只有通过自己研发的系统才能给到老师最大的帮助。

大家通过视频应该能体会到我们是怎么教小朋友的,其实在学前教育阶段,小朋友是很难教的,无论是教研还是教学的师资力量都非常少,包括整体的教师薪资水平也是不高的。那在这么难教的状态下我们如何帮助小孩子打好基础?那就是教思维取代教知识。

比如说我们用了很多动画、游戏来帮助小朋友提升兴趣,当然这远远不够,这只是让小朋友愿意上我们的课。那为了实现真正地教“思维”,光好玩是不够的。

 

有趣的同时,如何有效?

我们怎么能做到除了好玩,还能真正地让这个小朋友学到东西?掌握自己的能力?我们通过三个手段。

第一,小朋友的测评和高年级的学生测评可能不一样,因为在小的时候,大家水平差距不会特别大,但是到了一年级,差别就会非常大。原因在于妈妈不同、学习的时间段不同、计算方式不同等等,所以我们在测评上面做了很多工作,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小朋友的学习状态、可塑性等等。

第二,小朋友的测评是当前状态和时刻的表现,但是由于我们是互动型的课件,我们可以搜集到小朋友的所有行为,那除了图像以外还能搜集到什么?比如说当一个小朋友在某道题上面的操作是自己摸索思考出来的,还是自己尝试试出来的?这个我们可以很清楚地得知。

利用这些数据其实我们在做一个事情,叫做分层教学。我们的4-6人的小班制天然地为我们提供了好的系统,这让我们实践起来更加便捷和有效。


(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

第三,测评之后的个性化教学。我们通过不停地游戏化测评,搜集小朋友的数据,可以实现同一个班里同时上课的小伙伴看到的课件不一样,这就实现了非常特殊的教学模式,不是在线下通过刷题的方式进行个性化推送,而是直接在课堂解决。

所以我们通过这种对学生学习行为数据的分析、搜集、整理,包括单元测评和指导报告,可以让我们的妈妈更了解她的小朋友在如何成长,让她们见证她们的小朋友如何从一个只会数数,对思维一点都不了解的小朋友成长为对数字、平面、空间、逻辑推理都感兴趣并且都能掌握的小朋友,而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未来,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技术手段、我们的上课形式,来让学习变得美好这件事情继续发生。

 

精彩问答

记者:数学的思维跨界融合,该怎么做?

罗剑:其实做思维也好,做其它也好,都是做教育嘛。每个人创业都有需求,我儿子那个时候就在上一些线下的数学思维课,但是学的效果也不好,而且线下有很多麻烦的地方,那我就想说既然别人没法满足我的需求,我就自己做一个。

所以我们组建了一支专门的团队来做这个事情。但是因为这个行业的市场还是很空白的,国内对于学数理理解为学计算,但其实在美国,数学涵盖了很多方面,包括空间、逻辑推理、生活应用等等,而国内可能就是刷题。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试着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从小培养思维能力,我们就做了这个公司。

其实没有跨不跨界,最终就是做事情嘛,可能需要的就是资源方面的帮助。

记者:教育资源从哪儿解决,partner吗?

罗剑:保持同样的教育初心,把做教育的团队和做互联网技术的团队结合在一起,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记者:数学思维的这个品类和小孩子到三年级以后产生应试需求,这之间冲突吗?会不会影响火花思维的转化率和识别率?

罗剑:我觉得是这样子的,从社会价值角度来讲,数学思维的学习一定是能够帮助以后的应试的,因为你培养出来的对数学的兴趣、对思考的喜爱、小孩子的思维能力等等,这些不可能对数学学习没有帮助,甚至可能会更好地有利于他学习。

从商业角度来讲,所谓的转化率那是三年级以后的事,我的客户升到三年级之后是否继续用我们的产品,这个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因为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商业模式可以黏住客户六年、七年、八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记者:火花思维现在的用户大多数是3-6岁的?

罗剑:我们开发的过程很慢,我们研发8个月以上的课程,目前只推出了中班和大班,也就是L2和L3层级,近期才推出L4。接下来11月份会推出另外两个Level。

尽管我们开发得很慢,但是可以看到一个趋势,就是以前线下最厉害的一家做数学思维的机构,他的L1的课程(即对应到幼儿园小班的课程)就满300个学生了。而我们还没有上线,其预报班就超过1000。所以这其实就证实了我们的课程是家长还有小孩子都很喜欢的课程。

记者:您说我们的课程孩子喜欢,家长也喜欢,原因在哪里?是不是需要添加很多的元素在里面?

罗剑:首先要激发小朋友喜欢相对比较容易,但是要让妈妈喜欢其实是个很难的事。因为现在的课外辅导很多,小朋友需要学的东西也很多,妈妈如果不喜欢是不会愿意把小孩子的时间给你的,她脑子里一定会有一个排序。

那么回到妈妈为什么喜欢,因为我们教的是思维而不是一个知识点。知识点妈妈也能教,但是妈妈发现小朋友学了火花思维以后,首先小朋友喜欢学这个;其次小朋友能应用,他能外化。

记者:火花思维一堂课多少钱?

罗剑:我们大概几十块钱一节课吧,其实在不同的阶段,你的定价跟竞争策略是不同的。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你要做一家有可预期发展的公司,在商业层面满足这家公司的诉求,你才能解决社会价值的问题。但另外一方面,你需要在一定阶段先丢掉一些商业价值,所以价值这个东西是个动态的。

记者:现在AI在教育方面的落地场景相对于金融、自动驾驶等领域,是不是比较慢?

罗剑:其实挺慢的,比如说为什么金融可以用科技、大数据、AI帮助贷款,是因为互联网上的所有行为它都可以收集下来,可以供这个公司和算法了解这个人是否有潜在的骗贷的嫌疑或者不还贷的可能性。而传统的银行它的审核复杂的原因就在于它对这个人一无所知,它需要客户去提供他的住房、工作等信息。那如果每一个人的工作都需要到公司里审核,那这个业务就无法做了。

但教育上的数据非常少,传统课堂上你是老师我是学生,我怎么知道这个学生上课的情况?不知道的,所以很少有数据被收集。

记者:您觉得最有可能将AI落地教育的是教育公司还是AI公司?

罗剑:这个不好讲,每个公司自我演变、自我演化、自我升级的能力不一样。但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教育交给科技公司来做也需要了解教育的本质。所以我们进入教育首先有很多懂教育的同学来做这个事;其次教育公司也可以招揽到很多在科技、技术上非常厉害的人。所以就看二者是否能够有机融合在一起。

 

投资人看学前教育赛道

作为山行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徐诗也曾带领团队于今年5月(火花思维的课程仅上线1个月)领投了火花思维。在此次鲸媒体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徐诗也是对学前教育、数学思维这一赛道,阐述了自己的一番见解。


(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

以下为徐诗采访实录,鲸媒体梳理:

我们觉得在教育领域里,年轻人对新品类重视的投入度越来越大,像偏艺术或者学前教育的消费需求,未来会有很大的增量空间,我们是这么来看这个市场的。

对于我们山行资本来说,我跟(杨)浩涌还有(朱)思行都是打硬仗出来的,是一支挣过一些钱的团队,我们非常看重一个团队综合壁垒的建设能力。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定位是all in未来,有三个事不会变。

第一以用户为中心不会变,我自己是产品经理出身,包括我认同赵总(赵征)讲的,产品的内核,包括服务运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是不会变的。

第二,技术的驱动持续带来整个效能效率的提升,在今天还是非常初级的状况,这件事改造的加速度会越来越快,包括未来更先进的一些技术手段应用、交互体验大量的创新、通讯技术5G场景的应用和加入,我相信这一块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第三个很重要的一个现象,线上线下数字一体化的融合,这也是一个不变的趋势。教育很难说完全变成一个纯线上的事,还有很多face to face教育场景需求,我们自己在最刚需的英语赛道、数学赛道之外,也会看一看赛道之外的一些城市的下沉场景的需求、一些教育数字一体化的应用场景。

而对于这个行业内创始人的出身我并不是很在意。我们最在意的是他的学习能力、自我迭代的能力是不是特别强。我们可能投互联网产品技术背景出身的CEO更多一些,但是我们也投教育产业背景的人,我们也投过这两个背景都不是的人。

比如我们投的火花思维,之前就是比较好的创业公司的一个CEO,也是创业老兵。所以更多还是看他的组织学习能力、对赛道的理解、迭代速度、以及在过程中对资本的使用效率、能否持续地去沉淀、对产品的理解是否足够到位等等。

 

拓展阅读

1、前赶集网CTO投身数学思维赛道,罗剑如何布局素质教育?

2、数学思维培训项目的4大爆发点、3个课程标配和3个壁垒

3、AI+教育的本质依然是爱(ai)!TEC嘉宾精彩观点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