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天,“2016 i-EDU教育产业投资人峰会”在北京举行,鲸媒体作为独家战略合作媒体,从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大波干货。峰会中沙龙环节围绕“教育产业一级市场投资机会与趋势”主题展开讨论。

今天,“2016 i-EDU教育产业投资人峰会”在北京举行,鲸媒体作为独家战略合作媒体,从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大波干货。
2I8A0792

(以下是峰会中沙龙环节围绕主题“教育产业一级市场投资机会与趋势”的现场记录,鲸媒体编辑整理。)

主持人:现在继续我们沙龙环节,主题是:教育产业一级市场投资机会与趋势,在这个环节当中邀请到的特别来宾是对话主持人王罡先生,来自Mfund副总裁,同时邀请到来自移动教育产业联盟合伙人以及移动互联网产业基金CEO尉迟道坤,以及沸点资本合伙人姚亚平蓝驰创投投资总监黄静净好未来教育高级投资经理郭晓乐

 

王罡:开场的时候请各位先介绍一下自己。

尉迟道坤:大家好,我叫尉迟道坤,现在是一个独立投资人,主要做教育和医疗跨界投资。

黄静净:我主要看教育这块儿,之前在二级市场多一些,现在往前走看看早期教育天使投资。

姚亚平:我来自沸点资本,我是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我们大概的投资规模是两三百万美金到一两千万美金,过去高原资本在中国八年投的非常少,只有十个项目,这十个项目差不多百分之七八十成功退出,我们回报有八倍,教育领域一直是我们比较重的一块,之前一直没有找到特别能投进去的,所以希望以后在这块儿有一些成功投资标的。

郭晓乐:大家好,好未来教育战略投资郭晓乐,我们主要是教育,目前自己也在募基金,更多从财务投资角度看其他项目,非常欢迎大家来交流。

 

王罡:谢谢各位,我问一个比较发散的问题,我们从尉迟开始,互联网教育投资从去年到今年像过山车,一开始很热现在又很冷,请教各位对今年教育是泛教育投资这个市场怎么看?今年趋势是怎么样?

尉迟道坤:其实我对移动教育的看法和移动医疗比较一致,教育和医疗属于供给侧改革驱动的市场,不属于需求驱动,我想学习跟我想生病一样,单纯从学习市场驱动一个产业,这个产业空间越来越狭窄,所以我认为从今年开始大家都认清从上游供给这个角度改变,不管教育还是医疗产品,我是科技派属性投资人,我非常看中科技属性和产品属性,从我个人角度来讲随着资本越冷,在未来三年左右资本出手IPO这种机会会越来越少,换句话讲2016到2018这三年是行业整理的阶段,大家可以消化吸收,甚至供给侧去多做一点文章,这个投资机会还是比较大。

黄静净:从蓝驰角度来看,虽然说资本需求有点往下,从今年开始很多同行关注点可能从偏在线、跑规模的方式转移到更多接地气的方式,比如一些进入学校里做课程贡献,我们可能比较关注,至于退出方面,我们倒觉得有些IPO对教育有机会,纯正教育企业在A股很少,我们尽快两条腿走路,一块把量做起来,二是把收入和利润做起来。

姚亚平:任何行业都有周期,被资本快速推动,对我们来讲我们是比较另类的投资人,我们比较反周期做投资,我觉得其实教育恰恰到了我们投资好一点的时候,意味着整个资本市场花VC更多钱,不只是拉动整个社会就业,还培养了一部分习惯,现在对我们来讲是收支性投资好时间

郭晓乐:第一教育这个行业需要耐心的资本二从2015年开始,在教育圈,创业者投资人中间越来越频繁提到技术,不管涉及大的人工智能,还是落到人工智能实现的识别,比如语音识别,人脸识别,基于所有识别最基层大数据等等,这是一类技术。第二类技术是这些技术真正落实在教育层面,对于教育本身的改变。技术从小孩子开始抓起这个趋势值得重视,技术我觉得从两个层面来看,第一现有技术怎样落地,能够改变现在教育。第二如何将它改造成一个迷你版,缩小版,幼儿版,这些技术怎么更早一点渗透小孩教育中这是一个关注。

 

王罡:第二个问题大家都是做投资,大家心目中最好的教育公司是哪几家或者哪一家?不可以说新东方,还有好未来,还有昂立大家都知道,请大家谈一下。大家都知道你们是最好的。

郭晓乐:投教育投的比较好的公司,还是教育领域。

王罡:现在肯把自己真金白银砸到幼教领域的公司,首先体现在决心,不是空谈口号,除了真金白银之外第二点看是不是真的搭队伍,建相关组织架构,想要改变幼教行业的现状,做到这两点首先不是一个追求急功近利,从经济利益角度做教育这件事情,幼教这个行业大家知道其实非常分散,非常缺乏标准化,谁现在愿意从刚刚这两点做大投入在我看来都是有情怀把教育这个行业从根上做好。即使目前没有达到一定体量,没有体现一定优势,但是相信做五年一定会出现好的趋势。

姚亚平:首先做一个好的教育机构还是一个好的教育公司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作为刚才郭总提到这个状况,他是作为一个教育从业者的角度,好未来是非常有情怀,整个投资战略布局做得非常好的公司,所以他更希望大家做一个好的教育机构,而我作为一个资本家代表,我会希望大家我能够提出来是什么样的好的可投资教育机构?第一,需要一定规模,这样公司才能够让投资人从资本市场退出。第二,消费品首先用户喜欢,第三,一定要产品过硬。第四,不接近,就是好的可投资的教育机构是要让用户以为有效果,你才能够在用户喜欢情况下跑得快,圈钱之后再来提高自己真正的效果。

黄静净:做教育不只是简单的培训,教育和培训本身不一样,我觉得就蓝驰来说我们对教育定义狭义一些。对于资本家来说有很好回报的公司是大家愿意付费。通过一个课程与各种各样中职高职,落地学校没有任何成本,这个专业出来以后正好顺应服务升级趋势,这个模式非常高效率。

尉迟道坤:我觉得一个好的教育机构有两个标准,第一个标准应该叫大众标准化的公司,第二好的教育机构应该是一个标准化的大后台跟个性化的小前端的应用,有一句话未来得教育50%一定不是靠着眼睛和耳朵所获取的,一定是靠着调动你身体元素获得的知识,而我们现在谈到很多学习无外乎靠眼睛,成为屏幕的奴隶,靠耳朵听名师讲课,这一点转了一个很大的误区,这是我对好的教育机构的两点所谓的建议。

 

王罡:谢谢各位,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都不太赚钱,我就想请问各位,大家对在线教育公司赚钱这个事情怎么理解?觉得怎么样才能赚钱?第二个姚总也说作为投资人出发点希望公司是赚钱有回报,但是作为家长如果选择一个培训机构或者是一个教育企业,如果知道特别赚钱,可能有另外一种不同心态,大家觉得教育公司在赚钱和教学质量或者说其他类似功利方面怎么平衡?

黄静净:延续刚才的话题,获客成本短时间难往下降,家长对价格不感冒。大家首要是看效果。互联网教育公司怎么挣钱?还是要效果说话,互联网上面教育和医疗有点像,只能做比较轻的动作,高客单价要在线下完成,互联网教育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很好把线下效果化东西搬到线上完成,才能利用互联网规模效应实现,做到最快的辐射化,不然有一定压力。

尉迟道坤:学习其实是私有化的方式,而不是简单碎片化获取,现在更多强调卖钱,卖课程,强调碎片化。我想现在教育很多赚钱的,其实都是流着家长的血泪,家长不愿意付钱,怎么让用户和客户完整统一,这是教育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反复强调这两点是二元体,其实你能够让孩子既愿意学习而且能够系统学习,这个掏多少钱都愿意。换句话讲哪怕再高毛利也不认为这样教育机构好。

姚亚平:先说获客成本,获客成本高的所有教育机构都不是好的投资标的。关于教育机构的盈利性问题,作为一个商业机构赚钱是天经地义,问题你能不能赚钱?作为教育机构有本事赚钱意味着别人心甘情愿把这个钱送给你,你有溢价能力,应该挣脱束缚做成市场竞争的垄断者。

郭晓乐:教育这个行业最有机会让大家不通过担心获客成本而获得好用户群,你只需要考虑一点事情如果真的把服务做好了,有的好的口碑,自然而然你的用户群就会增长。另外在想选新培训机构,更多不是网上搜也不是看广告,而是挑跟情况相像的朋友问你的小孩报了什么或者你当时选了什么课程?所以其实很多时候教育行业更多来自口碑,这样才是健康的,才是正常的。第二个问题跟第一个问题有关联,当你做到口碑非常好的时候,你赚不赚钱只需要横纵两个坐标,横坐标上找到认可你的人,纵向上面所服务每个人,横纵做得非常好,盈利和经济收益就不是非常需要担心的事情

 

王罡:今年在教育领域投资策略和偏好是什么?还有大家想投多少教育领域公司?

姚亚平:对我来讲在每个领域顶多投一个公司。至于什么领域对我来讲,现在没有这么细分。

郭晓乐: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战略投资属性更强,不太有数量限制,关键看项目本身怎么样,另外跟我们协同性怎么样。跟K12相关,能够提升效率的这些项目比较好。相关教育科技,但一定更落地务实,非常天马行空可以探讨,资本动作上面更谨慎一些。

黄静净:今年对教育加大关注,我们投的包括做美术,音乐的,做各种各样乐器培训的公司。另外一方面会大力看一些课程体系放进去有内容的项目,我们更关注大门禁闭森严的传统教育,非常好的团队进去做内容,通过内容获得两三门课内容,然后做平台,这是我们比较关心的一个方向。

尉迟道坤:我是一个独立投资人,跟机构投资有明显区别,机构投资主要走一些耳熟能详的传统渠道,独立投资人更加看重跨产业的机会,对于小的投资人来讲,可能更看重的是跨产业机会。

 

提问者:各位老师大家好,我来自山东,我们是做婴幼儿软件,校园家园互动系统的,公司大概有十年的经营经验,刚才听到老师说喜欢跨行业的,我们公司特点是有区域性,可能符合您的投资方向,希望您给我们一些点评,家园互动系统植入闭环的商业模式,谢谢老师。

尉迟道坤:教育不仅是学校教室的传统概念,大家一提教育沦落到教室,教辅教师,所以我觉得这种概念被投透支了,应该把教育改成学习,学习是终身学习,应该一直到老终身学习,给你一个建议,一个公司如果有价值的话,一定不是靠政策驱动,比如通过公关,进一些教育局,教育厅,跟学校打好关系进学校,做校园互动的产品。第二,不要尝试去走加盟的路线,好的教育机构一加盟水分比较大,通过直营建一个标准的后台加个性化的前台,这种模式去做比较好。

 

提问者:请教黄总,很多人一听到商业模式跟高校打交道,投资人第一反应很大,第二个反应高校水很深,难免想到中国现有产业政策环境下有台下面的交易,怎么看待?

黄静净:非常好的问题,这几年我一直探索的方向,其实我觉得大家把高校的事情,不管高校或者K12,把学校想的妖魔化,任何一个商业模式最重要满足谁的需求?通过我的观察台面交易永远不是这些人第一需求。举个例子如果是高校,预算不是自己控制,可能需要一些项目进去之后报预算,需要的是这个东西真有效果,每年互动教学占比例多少,去年30,今年50,我创新比别的名校创新在哪里,这些预算本来落不到自己手上。K12相对高校来说是比较难以攻克的堡垒,高校的学生有更多预算和自由,自己有更多觉悟愿意为自己教育和将来花钱。K12这块儿将来一定有机会,至于桌面的东西可能多多少少有一些,但一定不如大家想的泛滥,大部分做教育还是希望把教育本身做好,学生培养好。

 

提问者:想问一下姚总,比如从您投资的方向来说,如果一个教育社交平台公司是在三年之内没有盈利,但是前程不错,您作为投资者来说是不是考虑?第二您关心从一个投资角度来说更希望是债权投资还是股权投资?

姚亚平:不做债权投资,只做股权投资,这几乎所有VC的风格,这个跟我们结构有关,是对所有股权类投资人来讲不需要再质疑。关于社交东西作为教育,第一点这类东西你已有的池子多大?第二个池子属性是什么相关性?所有从做社交做变现来讲,中国互联网领域超过10美金有33家,只有五家做精神生活相关,作为社区属性毫无疑问面临变现问题。中国互联网变现,第一代卖品牌广告,第二精准广告,第三线上完成交易。过去都是做2C的事情,引导你做某一个消费,分广告或者销售的佣金,商业化做得好,商业化会增强用户体验,对你来讲就好象一个用户,我在整个环节里面你是第一道工序,后面有五道工序,如果五道工序都做了,这个问题我的观点就像刚才那样。

王罡:今天分享沙龙到这里,谢谢各位嘉宾。

主持人:再次掌声感谢几位嘉宾带来精彩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