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天,“2016 i-EDU教育产业投资人峰会”在北京举行,鲸媒体作为独家战略合作媒体,从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大波干货。

今天,“2016 i-EDU教育产业投资人峰会”在北京举行,鲸媒体作为独家战略合作媒体,从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大波干货。

 

富国富民投资董事长王世渝:中国做好海外并购,优秀的金融资本要先行
演讲主题:《全球并购,中国整合》
现在中国与全球产业和资本市场的关系叫做严重价值倒挂,所有高端装备制造,所有高端产业从研发到制造到成熟都在发达国家,中国缺技术,缺管理,缺品牌,还有全球所有的高端消费品几乎没有一个来自中国原创。中国所产生的所有消费品能够出口的都是贴别人的品牌出口,所以在中国大行其道所有高端消费品都是国际品牌,这种产业链和价值链关系导致中国今天产业结构必须要转型升级,必须要调整。方法是什么呢?我们发现两条路:一条路是往比中国落后的国家去,把过剩产能往“一带一路”北边一条线,南方一条线转移;还有一条路就是到发达国从事并购。要排除中国转型升级所遇到的障碍和瓶颈,就要去这些国家。同时,现在整个中国供给侧最大问题是中国人拿钱跑到海外消费,这个链条怎么扭转?最好的方法就是全球并购,通过“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方式,能够解决我们的结构转型的问题,才不至于让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或者是产业空心化。很多公司愿意卖给中国,但是又非常担心卖给中国人以后被搞砸,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提出创新商业模式,就是叫“金融在前,产业在后”。什么是“金融在前”?尽可能培育出好的金融资本,金融资本不应和产业资本产生冲突,然后把优良企业并购过来,再跟中国产业进行重组整合,这样才能帮助中国产业和企业管理水平的提升。“全球并购,中国整合”掀起的第六次并购浪潮,这个机会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对中国人来讲是非常难得的一次,可以说是“千年商机”。海外许多优质的教育项目,是很好的并购整合对象。

 

青松资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教育产业的四大痛点均催生新投资机会
演讲主题:《在线教育早期项目投资机会》

教育产业发展的驱动力,也就是教育产业有四大痛点:师资不均,学习枯燥、时间成本、经济成本。现在各个方向都围绕这些痛点来进行的。

对于师资不均的问题,市面上的解决方案一是同城师资匹配(家教O2O)、培训机构匹配(机构导流),二是跨区域师资匹配(直播录播、翻转课堂、在线1对1),三是弹性供给(众包、共享经济)。

对于学习枯燥的痛点,目前创业公司的解决方案主要是引入游戏化机制,包括攀比排名、社区机制、学习目标阶段化、形象化、寓教于乐、探索式学习、互动性学习。

对于时间成本的痛点,市面上创业项目的解决方案包括:一是优质师资匹配(家教O2O、直播录播、翻转课堂、在线1对1),提供教辅工具,实现课件共享、出题和作业管理,提供优质内容;二是LMS;三是学习工具(题库、答疑、自适应、个性化)。

对于经济成本的问题,创业公司的解决方案一是半解决方案(家教O2O机构缩减机构成本)、在线1对1缩减线下成本;二是提供优质内容(MOOC);三是技术驱动型的个性化学习(自适应)。

在教育这个领域的投资机会都是解决这几个方面的问题,关键要素是效率、效果、规模化。

 

贝塔价值投资合伙人、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人工智能适应学习系统将变身特级教师
演讲主题:《从AlphaGo看人工智能对网络教育行业的颠覆》

人工智能适应实现原理包括四个方面:知识分布(利用纳米级知识图谱和信息论,用少量题目精准探测出学生的知识点掌握状态)、动态监控(实时连续地根据学生学习数据跟新学生在各个知识点上的掌握程度)、智能推荐(根据学生当前知识状态和学习偏好个性化推荐学习路径和匹配学习内容)、数据挖掘(通过数据真正了解学生的学习过程并改进算法)。

人工智能适应的核心体系则是因材施教(根据学生的知识地图制定学习策略)、教无定法(智能预判,精准匹配教学风格)、有教无类(根据学生的学习效率、理解力、专注力等方面)和智能调节课程。

对于人工智能来说,你只要研发出这个(自适应)系统,虽然这个系统花费非常恐怖,但研究完以后,如果达到特级教师水平,学生用一百多块价格能够享受到课时费一小时八千块的老师的教学质量。

小孩子觉得学习这事儿枯不枯燥关键在于学不学得会。一个小孩考试从来不及格,自适应教学系统调到不要给50分孩子教90分的内容,能考50分孩子给他水平是52分的知识点,稍微学一下就会了,他发现这样的知识点总是考八九十分,然后我们再给他55分、56分的难度题,一步一步学上来,就会对学习充满爱好,每一步对弈都非常有趣。

我通过大数据的驱动和算法驱动,通过知识空间理论、贝叶斯网络、IRT理论,通过未来海量学生数据不断纠正乂学教育的智适应系统。我总是认为教育决定一个人人生的90%,基因只占10%,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广证恒生总经理袁季:K12教育信息化、幼教早教、职业教育——“三驾马车”跑得快
演讲主题:《挂牌及上市企业并购路径与策略》

我们关注教育三个方向,也叫作“三驾马车”,一是K12教育信息化——教育信息化建设升级,创新融合是趋势;二是幼教早教——幼教早教供不应求,分散布局亟待整合;三是职业教育——职业院校、职业培训、企业培训三座金矿有待挖掘。

为什么K12教育信息化大家关注投资比较高?K12教育信息化过程中相当多企业做的2B,2015年2B这个生意不那么被认可,那个时候不是关心你获得多少收益,而是关心未来市场战略多少?经过半年市场变化,大家重新调转过来,对这种模式认可度更高,这种情况下2B业务相对来说能够获取更好的确定性收益。

幼教早教突围路径我们认为分三步,第一步是跑马圈地,第二步是标准与内容统一,第三部是构建生态体系。

职业教育突围路径也分三步:第一步垂直深耕,第二步线上线下融合,第三部跨学科职业教育集团。

 

龙门教育董事黄森磊:龙门谋求转型,未来商业模式中或引入共享经济
演讲主题:《共享经济和教育创新》

龙门教育在创业的1.0时代,独创了“导师+讲师+专业班主任+分层次滚动教学+准军事化管理”的龙门“5+”特色教学模式,但是也发现了两个短板,分别是模式的全国复制和怎么做“互联网+”。

龙门教育谋求转型,2015年转型初战做了三件事。

第一是练内功,推教师合伙人制度(选一批优秀老师把他的形象照、视频广告片全部拍出来放到网上,学生自主选老师的课,选课以后老师跟学校进行分帐);然后还推龙门粉丝群、做口碑;同时,重视数据挖掘和动态教辅,过去开学之前编一个教材,教了一个月以后滚动一遍重新打补丁,教材按月更新,现在已经可以做到按周更新。

第二是转基因,推出拼课网,同时通过数据技术提高效率。

第三是引资本,德同资本领投了龙门教育的A轮。

未来,龙门要做一个升级版的培训机构,引入共享经济,实现“数据驱动、资源共享”,可以共享的包括师资产能共享、场地共享、在线教育平台共享、教研体系共享、用户资源共享、技术产品共享。

2018-2020年发展规划是计划覆盖直营城市40个,VIP中心校达20个,运营中心500个,O2O工作室5000+,创业教师100000+。注册用户1000万+,产品付费用户达100万+,服务级用户达到100000+,VIP级别用户达到50000+。

 

科大讯飞副总裁兼董秘江涛:科大讯飞语音云平台用户已超7亿
演讲主题:《人工智能改变教育》

人工智能机器和人类PK现在主要在三个领域:计算智能、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

2014年8月,讯飞在传统人工智能(即感知智能)领域取得突破的基础上,结合承担的863类人答题重点攻关项目,正式启动讯飞超脑计划,研发基于类人神经网络的认知智能系统。目前科大讯飞技术上的突破包括口语翻译达到英语六级水平,口语作文评测机器可代替老师,开放式主观题评测取得突破。

跟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比如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语音评测、人脸识别,还有跟认知智能相关的技术,科大讯飞放到讯飞语音云向开发者开放,开发者可以免费申请。现在讯飞开放平台已经得到开发者认可。去年语音云平台的用户4亿多,现在7亿多;日均交互以前4亿多,现在14亿;开发伙伴去年二月份4.3万个,现在已经是11万,在讯飞平台做应用。

人工智能技术的未来产业意义也是替代人类很多简单的脑力劳动,比如律师,比如医生,比如教师中间的一部分。

 

中国高科集团副总裁王洵:如何利用公立大学和民办大学资源做大做强高等教育市场
演讲主题:《一场非对称游戏》

高等教育是一场非对称的游戏。

公立大学在品牌、土地、财政拨款、师资等方面存在优势,但是行政色彩浓厚,培养目标较少考虑就业市场的需求,市场化程度低,效率低下,但是现在部分公立大学也在向市场靠拢,加强了经营方面的比重,去行政化,消除劣势。

民办大学虽然有不能盈利的历史包袱,优惠条件基本为零,且缺乏长期发展形成的品牌积累,但是民办高校性质 易获得资本市场支持,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渠道;在满足正常教学经营情况下,可以追求盈利性,可以采取企业管理模式,经营目标单一;可以通过市场渠道获得大量优质的管理人才;可以通过市场方式开展经营、融资、合作等。

在高校市场化的趋势下,这场不对称游戏,正在走向平衡。

中国高科介于公立大学与民办大学之间,争取两者的优势互补;运用市场化手段,避免两者的劣势,做大做强高等教育市场。

(注:中国高科还将继续购买民办学校和独立学院,从师资、招生、课程等各方面对这些学院进行提升改造,同时,还积极与公立大学合作,中国高科旗下有线上平台顶你学堂,合作公立的大学优质将继续丰富线上平台。)

 

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教育行业的四个发展阶段和哪些细分领域值得投资
演讲主题:《互联网教育行业的发展趋势和资本路径》

自90年代末,中国教育邂逅互联网开始,终于迎来2013年的“中国互联网教育新元年”。教育行业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在九十年代初,当时是中国互联网教育第一次初级互联网化,那个时候因为中国互联网刚刚出现,PC刚刚发展,所以很多教育形态跟互联网开始结合。第二个阶段到2010年的时候,产业第一次资本化,很多线下机构都赴美上市。第三个阶段到了2013年,是一个商业模式的升级,在13、14年出现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云计算,大数据,所以互联网教育出现了和传统网校不同的新的商业模式出现,这个时期是商业模式升级的时期。

第四个阶段是14、15年,这个时候行业开始产业升级。13、14年是互联网教育最热的时期,2015下半年随着二级市场下滑整个行业冷却,与此同时看到新的一些形态,比如说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开始退市,新三板,再有上市公司开始广泛收购并购,所以到这个时期是一个产业不断升级的过程,整个行业大概经历了四个阶段。

中国互联网教育有三个领域特别值得关注,高等教育是目前在互联网化这方面比重占的最高,超过50%。发展潜力最大的是K12和职业教育,K12发展增速最快占到39%,职业教育人口发展最大,拥有5.9亿人口。从投资吸引力来说,K12和职业教育最值得关注,这个趋势和全球趋势一脉相承。把14年和15年在市场上公开的投资和并购的案件统计发现,一共大约有250笔投资,其中大概可以看到K12就占了85个,而职业教育是33个,这也对应证明了刚才的结论。

 

立思辰互联网教育CEO黄威:借“智慧教育+教育服务”的双轮驱动战略打造千亿市值
演讲主题:《教育科技发展趋势》

立思辰2016年的重要战略升级。一是平台升级战略——通用云平台(学习大数据);二是产品升级战略——智能终端+学习体验;三是品牌升级战略——树立教育品牌内涵。

立思辰的互联网教育战略是打造“智慧教育+教育服务”双轮驱动的互联网教育平台。其中智慧教育包括综合解决方案和校内学科应用,教育服务包括互联网K12教育平台和互联网职业教育平台。

立思辰的目标是打造千亿市值的互联网教育公司。

立思辰和清科集团共同成立了清科立思辰互联网教育基金,基金目标规模为8亿元。基金投资于成长期和成熟期的互联网教育或与互联网教育相关行业企业。基金投资的项目若未来选择被上市公司并购作为退出渠道,则基金承诺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并入立思辰。最近立思辰也在考虑投一些早期项目。